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Mafia渣男手册【综漫】──藤原欣

时间:2021-06-06 02:21:54  作者:藤原欣

 

  宫崎佑树,一个外人看来格外成熟,极具绅士风度的男性。
  事实上——他是个渣男。
  *****
  被他渣过的人:黄头发打篮球的(已完成)、长发后剪头发的酒厂假酒(已完成)、银色长发真酒(已完成)、某侦探社社长(已完成)、黑泥精(已完成)、神之子(已完成)、影帝暗夜大魔王(已完成)、伏西米(已完成)、赤之王权者(未完成***)……(支持推荐番外人选)(爱他就渣他,不来一发吗?)
  *****
  1.主攻,曾经的交往对象很多,非C
  2.男主很帅,很帅,很帅
  3.每段恋情开始之前前一段都分手了!
  4.应该会有拆官配,各种ooc,不适者点叉即可。
  5.结局无cp,所以大家随意嗑。
  6.杠者你说的都对,听你的。
  7.放飞自我之作,只是想要爽而已!!!
 
 
 
第一章 
  [前]
  宫崎佑树,二十岁,目前是东大普普通通的一名大学生……表面上。
  至于暗地里……宫崎佑树回到公寓扔下书本,脱下那还有着学生气的衣服,换上了黑手党的三件套,抓起了风衣和手.枪就匆匆赶回了横滨。
  第 一 章
  “真是的……这种时候出这种乱子你要我怎么办才好?”满是消毒药水味的医院病房内,黑发的男人双腿交叠,将手上的黑色手套脱下,随手从果篮中挑出了一颗苹果来,握着锋利的小刀有条不紊的削着。
  病床上躺着的以为还处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女性,她有着一头美丽的橘色长发,面容艳丽,却神色悲戚。
  她眨了眨眼睛,声音平淡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宫崎佑树抬眼看了下她,“你说呢?听到你出事了,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女子,也就是目前港口黑手党一员的尾崎红叶叹息了一声,说道:“你不应该回来。”
  宫崎佑树笑了笑,“早晚都是要回的。”
  尾崎红叶看着窗户外的蓝天,像是只是在陈述今天吃了什么的口气说道:“首领杀了他。”
  宫崎佑树手下的动作一顿,轻轻“嗯”了一声。
  尾崎红叶笑了一下,只是她笑着的时候那双明亮的眸子泛着光,她说:“首领还说,他很看好我,只要我愿意回头,我就是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了。”
  宫崎佑树沉默了一阵,说道:“你想怎么做?”
  尾崎红叶转过头来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那双眼睛渐渐的失去了过去的明亮,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宫崎听到她说:“我再也不要希望了。”
  *****
  宫崎佑树从尾崎红叶那里离开,转道回到了港黑的大楼去面见首领,路上见到宫崎的黑手党纷纷弯腰,直到宫崎离开之后才重新站直。
  港黑的顶楼,是首领所在的地方,也是戒备最为森严的地方。宫崎佑树经过一路的检查,卸下了身上的枪械,才终于得以走到首领所在的楼层。楼道之中每隔三米就有两位持枪的黑手党守卫着。宫崎佑树走到房门前,正巧遇上了从里面出来的森医生。
  据说首领目前格外的信任这位医生。
  宫崎对他点了点头,便走近了已经打开的房门内。
  一个月不见,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变了很多,那下陷的眼窝,布着红色血丝的眼睛,还有那泛着青色的眼下,都显示着他的身体状况并不好。
  宫崎当做这一切自己都没有看到,单膝跪了下去,恭敬向他提醒着自己的到来,“BOSS。”
  坐在宽大椅背上的男人并没有立马的让他起来,而是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细细的打量着他。
  好半天,宫崎佑树才听到他问道:“佑树,你来港口黑手党几年了?”
  宫崎佑树回答说:“十年。”这个身体从十岁起就因为父母离世加入了港黑。
  “很好。”他顿了顿,又问:“红叶想的怎么样了?”
  宫崎说道:“她愿意继续效忠BOSS。”
  男人哈哈大笑着,笑着笑着却又咳嗽了起来。这表明他身体在衰弱的现象让他十分的愤怒,于是明明上一秒还极为高兴的他,下一秒看着身前恭敬跪着的年轻人又愤怒起来了。
  “港口还有许多不愿意效忠我的人,佑树,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啪”的一声,一袋文件被扔到了宫崎面前。
  “名单都在里面了,没能完成我这里可就留不下你了。”
  “是。”宫崎捡起那厚厚的文件袋,什么话也没多说的就拿着离开了。
  等到从顶楼下来,回到自己在港黑的办公室,宫崎才拆开这袋文件看起来。
  越看他眉头就皱得越紧。
  因为这上面的名单……大多都只不过是很普通的人罢了,根本就起不到威胁港黑的地步,这些人甚至也不是什么组织的,只是说了一些言论罢了。
  宫崎打开手机,拨出了电话,“喂红叶,我晚上去不了了……嗯,BOSS给了我任务……好,你早些休息。”
  挂断电话后宫崎计算了一下自己的课业时间,还有答应下来的其他的活动,勉强挤出“工作”时间。
  尾崎红叶算是宫崎的后辈,她小了宫崎两岁,所以宫崎一直以来也都把她当妹妹照顾。后来红叶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宫崎就慢慢的退开了。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到底不是红叶的亲生哥哥,但没想到红叶打算和他喜欢的人私奔,还被港黑的首领抓了回来。红叶喜欢的人也被首领给杀了……
  宫崎揉了揉眉心,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觉得横滨大概是要乱了。
  *****
  神奈川,海常高校校庆日。
  篮球部,海常的超级新人黄濑凉太百无聊赖的练习着投篮,然后见到了极为前辈兴高采烈的从篮球馆外走进了。
  黄濑凉太赶忙凑了过去,问道:“前辈,发生了什么事吗?”
  笠松幸男看了眼黄濑,说道:“篮球部的前辈要过来看看。”
  “嗯——”黄濑凉太发出了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并不感兴趣。
  笠松幸男一手臂勾住黄濑凉太,“你这家伙,到时候要记得好好的问好知道嘛?”
  黄濑凉太并没有直接的答应了下来,而是问道:“他很厉害吗?”
  “当然!”笠松幸男细数起这位前辈的光荣史,“当初就是有宫崎前辈,我们海常篮球部才拿下冠军的。不止如此,他的成绩还格外的好,现在在东大就读。怎么说呢……我当时的目标,就是成为像宫崎前辈那样的人。”
  黄濑凉太将手中的篮球抛起又接下,眼睛有些亮了,“那他会和我们打一场吗?”
  这一下就将笠松幸男问住了。
  “不太可能吧。”森山由孝说道,“宫崎前辈其实并不喜欢篮球。”
  黄濑凉太眨了眨眼,“不喜欢篮球?”
  笠松幸男不得不承认的点了点头,“宫崎前辈当时是被上一任部长拉过来帮忙的,但是没想到意外的可靠,明明是初学者,却很快的就掌握了技巧。”
  森山由孝咳嗽了一声,“不过,那时候说实话我们和宫崎前辈也并不是很熟悉。”
  黄濑凉太好奇地问道:“为什么?”
  笠松幸男想了想,“果然还是因为那个吧,那个。”
  “到底是什么啊笠松前辈?”黄濑凉太有些不满的说道。
  森山由孝说道:“因为那个时候宫崎前辈每隔一段时间,回到学校就会有很多伤……学校里说他是不良,所以和他熟悉的同学很少。而且那时候他也是我们的学长。我们一年级的时候,他是三年级。”
  笠松幸男挠了挠头发,“我听到的更多的还是说那些伤……是家里带来的。”
  几个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笠松幸男看气氛不对,于是连忙轰着大家去训练了,但心里还是在想怎么一不小心就说出来。
  那些杂乱的想法在笠松幸男看到篮球馆门口出现的身影时完全的消散了。因为那个他曾经憧憬的学长此时看上去过的很好。
  那是一个有着黑色碎发的男人,面容是堪比演员的英俊帅气,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的女气。一米九的身高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能够给人带去压迫感,可他脸上架着的眼镜框抹去了那些尖锐的冲击力,而是多了几分儒雅的意味。
  他嘴角习惯性的带着浅笑,显得极为随和。
  就连皮鞋踩在篮球馆地板上发出的哒哒声响也带着股韵味似的。
  “好久不见,笠松。”
  “宫崎前辈。”笠松幸男扬起笑容,弯下腰鞠躬道。
  断断续续的,篮球馆内其他的成员也都过来了,见一见这位篮球部的前辈,包括黄濑凉太。
  宫崎佑树的目光在扫过黄濑凉太的时候有轻微的停顿,但那样的停顿对于普通的学生来说是不可能察觉到的。
  “难得回一趟神奈川,校庆结束了,我就请篮球部的大家一起出去吃个饭吧,笠松你们今天有空吗?”
  “本来是有训练的……但是既然前辈你这么说,就只有今天一天……休息!”
  宫崎佑树笑了笑,和笠松幸男一起说说笑笑的到了一旁,聊天的内容不外乎篮球部的一些事情。
  黄濑凉太凑到了三年级的森山由孝身边,“笠松前辈好像很喜欢这位宫崎前辈?”
  森山由孝摸了摸下巴,点头,“嘛……喜欢宫崎前辈的有很多,不奇怪。”
  当天篮球部聚餐,笠松幸男拉着黄濑凉太和宫崎佑树坐在了一张桌子上,说道:“前辈,他就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新人,很厉害哦。”
  翻着菜单的宫崎佑树推了推眼镜,温和的笑了笑,“我记得是叫……黄濑对吧?”
  笠松幸男应道:“是的。”
  黄濑凉太盯着宫崎佑树看了看,然后好奇的问道:“宫崎前辈以前是打的什么位置?”
  宫崎说道:“控球后卫……不过其他的位置我也都能打。怎么了?”
  黄濑凉太耸了耸肩,说:“因为听前辈说宫崎前辈很厉害,其实有些想要和宫崎前辈打一场,但是好像不太可能。”
  宫崎听了这种要求倒是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他想了想说:“如果黄濑君想要打一场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章 
  宫崎佑树对待长得好看的孩子一向都很温柔,至少正常状态下一直都是如此。
  他这个人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什么特别讨厌的,每天也就是按部就班的活着,和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没有什么差别。
  像是黄濑这样好看的孩子,他也很乐于满足一下他这样并不苛责的想法。
  宫崎佑树招了招手,将自己手中的这一份菜单还给了服务生,“秋刀鱼定食,以及一份味增汤,谢谢。”
  服务生红着脸低头记下,收下了菜单鞠躬离开。
  宫崎佑树有些迟钝的问道:“刚才说到哪里了?”
  黄濑凉太指了指自己,提醒道:“说到和我打一场了哦。”
  这样少年气的做法让宫崎佑树抿唇笑了笑。他说道:“嗯,不过今天大概是不行了,黄濑君想的话过几天就可以。”说完,他又看向笠松幸男,“笠松要来吗?”
  笠松立马点头,但又有些犹豫:“可以吗?前辈。”
  宫崎佑树失笑道:“只是一场球赛而已,不要太有负担。而且……或许我会输也说不定。”
  笠松一听,神色有些别扭的说:“不,我有些想不出来宫崎前辈失败的画面。”
  黄濑凉太不满的鼓了鼓脸颊:“笠松前辈——”
  这笑闹着,宫崎佑树的手机响了起来。
  “抱歉,我去接个电话。”他对面前的两位后背欠了欠身体,这才拿着手机走到一边去接听电话。
  笠松幸男看着宫崎佑树走远,冷不丁的被突然凑近的黄濑凉太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没什么。”黄濑凉太往后一靠,“就是觉得前辈好像很看重宫崎前辈。”
  笠松幸男问道:“怎么了?”
  黄濑凉太看着远处男人接听着电话,神情从最初的轻松,然后慢慢的皱紧了眉头……
  黄濑凉太说道:“我感觉啊,只是感觉他和我们不像是一个世界的。”
  笠松幸男听了,并不觉得奇怪,“宫崎前辈一直都是这样。”
  黄濑凉太摸了摸下巴,怀疑道:“他真的只有二十岁吗?”
  笠松幸男笑了出来,“怎么样?看上去像是很成熟对吧?有种成功人士的魅力。”
  黄濑凉太身体打了个颤,“这种话从前辈你的嘴巴里说出来还真是有点难接受啊。”
  这边,宫崎佑树挂了电话还是觉得有些迷茫。
  他应该没有做错什么才对,但为什么被分手了?
  但身处神奈川的宫崎也做不到立马的赶到东京去,所以他只是暂且挂了电话,回到了饭桌上。
  周围是海常篮球部部员们笑闹着的声音,宫崎佑树也很快的就收敛了那些杂乱的思绪。
  笠松体贴的没有多问宫崎那一通电话是什么。后来他们继续说着和黄濑约战的事情,宫崎佑树就和黄濑凉太交换了手机号。又说到海常接下来今年的比赛,笠松问宫崎要不要来看看。
  但宫崎佑树考虑到港口那边的事情,不能够保证,只说如果有空就去看看。
  聚餐结束,宫崎佑树将这一群学生送到了街上,等他们全都走了,他自己才换了个方向回东京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