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妖怪又把我抓走了【灵异神怪】──金筠

时间:2021-06-06 02:17:33  作者:金筠

  

  陈炜作为一名应届毕业生,面试途中直接被人推下地铁,一命呜呼。
  再醒过来,发现自己人在唐朝,身份光头小和尚,家住金山寺。
  陈炜:谢邀,正在考虑下山考科举三元及第,走位极人臣路线,还是开火锅店卖肥皂造水泥吹玻璃,当大唐第一首富。
  结果庙里的住持给他起了一个法名:玄奘
  陈炜:???你说大声点,我是谁?
  住持:唐三藏。
  ………………
 
  我叫陈炜,出生之日天降佛光,有大功德者从西天而来,入我身,他说他有宏愿要做,暂借我身。从此我日日看着他成长,看着他名声渐起,看着他收了三个奇形怪状的徒弟,历经九九八十难,
  直到他在通天河内弃我肉身,带上三名徒弟度过最后一难,得道成佛,我才得以自由。
  他不知,我也已度九九八十一难,第一难是出生之日被他夺走身体,一世不得自由。
  这一日,他成佛,我重得自由,从此神佛不惧,妖魔避让,永享长生行走世间。
  世人皆唤我得道高僧,唤我唐三藏,只有我知,我不是他,我是陈炜。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握话筒:我又开新书啦!用力鼓掌(啪啪啪啪)
  事先说明重点:攻受前期一体双魂。
  受陈炜×攻金(唐)蝉(僧)子    江水滔滔,宽数十丈的江面上,一块半人高的木板被人从岸边用力拖拽进水中。
  陈炜醒来时,只见一位满脸泪痕的阿姨弯腰抱起了他。
  “?”
  他为什么会用抱这个词?
  陈炜感觉自己好像变得很小,轻而易举的就被人抱了起来,靠近那阿姨,离的近了他能够看到对方身上穿着古装,脸上的眼泪好像也是真的。
  近距离观察下,对方没有化妆的痕迹。
  殷温娇抬手,抚摸着怀中刚刚睡醒睁开眼睛注视着她的婴孩,哭泣着将一封信塞进了包裹着陈炜的小被子里。
  “孩子。”
  “这是你的生辰八字还有姓名,记住你爹是陈光蕊,你娘是殷温娇,你是陈炜。”
  下一秒,陈炜就不明所以的被人放在那块木板上,他努力抬头往外看去,瞧见那滚滚江水,大惊。
  “不会我想的那样吧……这位阿姨你是什么意思?”
  满腔的疑问发出声,变成了“啊啊啊啊”单音节。
  陈炜:“???”
  殷温娇将孩子放在木板上,最后看了一眼那睁着眼睛呆呆注视着她的婴孩,撇开头落下一串苦泪,弯下腰去双手按住木板边缘,咬牙用力推向江中。
  木板承载着那篮子里的婴儿,在重力下猛地晃了一下,随后晃晃悠悠的往江水中飘去。
  陈炜一口气差点没吸的上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推进了江中,他企图站起身来,可伸出来的手却变成了一只软绵绵,小的像只小笼包一样的手掌。
  才醒过来的人,瞪着自己那只小的还不如灌汤包的手掌,怀疑自己在做梦,用手抓了一把自己的脸,是疼的,可是眼前的世界还是没有变化。
  他只记得自己之前是在等地铁,看到列车快过来时,后背好像猛地被人推了一把,当时陈炜回了一下头,只见到几张惊恐的脸,下一秒他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过来,就是眼下这个情况,刚才那阿姨穿着的衣服还是古装,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随大流的穿越了。
  陈炜探头,看向木板外侧的江水,有些心疼自己的命运。
  “这也太惨了吧,刚重新投胎就再死一次。”
  江水流动极快,陈炜往刚才过来的岸边方向看过去,企图让那位丢弃他的阿姨良心发现,将他重新拉回去。
  很可惜这个想法,在看到江岸边空荡荡的画面,也宣告破灭。
  最后一线生机断绝,陈炜佛系了,躺在木板上顺着江水晃晃悠悠的想着,自己大概是有史以来死的最快的投胎人士。
  半人高的木板在波涛汹涌中的江水中不断起伏,陈炜已经很快发现自己的后背全湿透了,可惜对此他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也企图爬起来寻找逃生的路线。
  可他这个身体也不知道出生才多长时间,抬抬小手,踢踢脚是没问题,可是坐这个动作就很难了。
  陈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坐没坐的起来差点把木板揭翻,江水一下子灌到他口中,喝了几口水的人直接老实下来等死。
  平躺在木板上,也不挣扎了,睁着眼睛望着满天的星空;“这个世界的空气好干净啊,一看就是没有污染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神仙。”
  话应刚落,从西方闪过一道亮光,直接划过整片星空。
  “哇,流星耶。”陈炜注视着那道闪亮的光芒,隐约觉得对方好像是在往他这个方向飞?
  数秒后,海浪汹涌的江面中,陈炜惊恐的看着那越来越近的亮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不会吧!真的是冲着我来的???”
  他不就是穿越一下,然后马上就死的命运吗?怎么老天还准备颗星星撞他?
  这是怕他死的不够彻底?
  被那颗闪亮到眼前一片光圈的星星撞上后,陈炜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了,隐约听到耳边有一道特别好听的男性声音“咦?怎会有灵魂出现?”
  陈炜昏昏沉沉中抓紧身上的小被子,心想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你。
  对方也不在意他的回答,一道温暖的光芒包裹着木板上那具身体的全部,随后那声音道:“抱歉,我有宏愿要做,暂借你身,你是贫僧命定的躯壳,只能如此了。”
  下一瞬,陈炜只觉得自己的地盘好像被人挤进来一样,那种滋味很难形容,就好像一张属于他的一米二的小床上,有一个人强行挤过来要跟他一起睡。
  偏偏此刻他轻飘飘的,根本阻止不了对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挤上来躺好,随后他也跟着晕了过去。
  ……
  “师傅,这孩子这么小我养不活,不如送到山下找一户人家吧。”
  陈炜意识逐渐清醒时,就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这孩子跟我们金山寺有缘,你若是养不了,就让觉明照顾。”法明晾着碗里的米汤,等米汤的温度降下来时,低头就瞧见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充满好奇的望着他。
  “醒了,正好来吃饭。”
  一勺子特意煮的米汤,温度适中的抵到陈炜唇边。
  陈炜望着眼前的两颗闪闪发亮的光头,下意识张开口含住了那勺子。
  “你看多好养,当初你可比他难养,喂你什么都不肯吃,喂米汤一天打坏了我三个碗。”法明将勺子抽出来,又喂了一勺子过去。
  还不忘嫌弃自己的大徒弟以前娇气。
  觉醒斜眼看着床榻上喝米汤的未来小师弟,对方有所感应的看向他,然后冲着他咧开没牙的嘴巴:“呀呀。”。
  陈炜只觉得这位光头好像不待见自己,为了小命他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跟对方打招呼。
  就是效果看起来不怎么样,对方一直虎着脸盯着他,那眼神看的陈炜有些紧张。
  觉醒盯着未来小师弟那张脸,再三打量数遍后,抬头看向法明:“师傅,我怎么觉得他好像听得懂我的话?”
  “是么,那多好啊,还是一个聪明的天才。”
  法明又喂了一勺子的米汤,淡定的仿佛徒弟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
  “算了,师傅你高兴就行。”
  觉醒改变不了师傅的决定,捏着鼻子认下了这位未来小师弟。
  陈炜就这样住了下来,一连三天他连房间都没有出去过。
  那夜在江中他的后背全部都被打湿了,后来那道从天而降的亮光更是直接让他整个人掉进水中,也不知道是怎么活着被人救下来的。
  这三天来,陈炜一直在发高烧,昏昏沉沉中只记得那满口苦涩的药味,还有觉醒不时念叨的声音,还有他总觉得很挤,哪怕迷迷糊糊中醒过来了,想身上的小被子踢下去也还是很挤。
  等他的意识再次清醒,已经过去了三天。
  这一日醒过来的人,脑袋终于不难受了,眼前的世界也不花了。
  陈炜睁着眼睛跟上方吊在房梁上的小蜘蛛,眼对眼。
  小蜘蛛瞪着一双复眼盯着眼前的人类,双眼发亮发直:“兄弟,你身上的佛光冲天呀,这是哪位大佛轮回转世?可否让在下蹭点佛光?”
  睡了三天才醒过来的陈炜,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他好像听到了一个东北味很重的声音,而且那个声音还从眼前这只蜘蛛身上发出来,更可怕的是他还听得懂!
  “唉,大佛轮回转世也不会留下记忆,神仙也好惨咧。”
  蜘蛛精失望了数秒,就重新振作了起来,它直接咬断了自己的蜘蛛丝,将身体降落在陈炜的鼻尖上,小黑蜘蛛在这位佛子的鼻子上转了一个圈后,八只脚摊开,身体全方位的在这位佛子脸上滚动起来。
  “好舒服啊,好舒服啊,没有记忆好,没有记忆妙,让我蹭蹭,再蹭蹭!”
  小妖怪当陈炜的脸是摇篮一样,在上面从眉峰滚到鼻梁,再从鼻梁滚到脸颊上。
  陈炜垂着眼,瞅着自己脸上那个黑漆漆的蜘蛛,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
  “嘿嘿,不要这么小气嘛,就一次,就再一次。”小妖怪一边说一边躲开那只手。
  大病三天的婴儿怎么也抓不住那只脸上滚动的蜘蛛,被迫任由对方在他脸上全蹭了一边。
  小蜘蛛精来来回回滚了三趟,将自己身上滚的全是佛光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嗝,吃饱了,兄弟下次再见啦。”
  吸了超多佛光的蜘蛛精摇摇晃晃的爬上人类的鼻梁,用脚勾住自己还挂在半空中的蜘蛛网,跟喝醉似的爬上去,窝到房梁上去呼呼大睡了。
  全程工具人的陈炜眯着眼睛盯着上方的房梁,将今天这个仇记了下来。
 
 
第二章 
  觉醒端着米汤推门进来,瞧见床上的小人已经醒了过来,眼神好奇的注视着他,放下米汤先伸手摸了一把陈炜的脑门。
  “你可算好了,再不好庙里都没钱给你请大夫。”觉醒感受着那股正常的温度,将米汤端过来用勺子喂他。
  一边喂一边自顾自的道:“这三天你一共花了十一两银子,还好上次买的米还够吃上半年,不然你现在连这个米汤也喝不到。”
  陈炜将一口没什么味道的米汤咽下去,心底嘀咕,“看来自己是被和尚救了,住在寺庙里头,怪不得那天醒过来会看到两个光头。”
  而且这家寺庙听起来还很穷,估计连香客都没几个,不然也不会因为自己生病三天,就在自己面前念叨着米汤喝不到。
  他现在已经适应了自己的身体,每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东西,偶尔那位觉醒和尚会将门打开让空气流通。
  每次这个时候,陈炜就努力靠在厚厚的被子上将脑袋垫高,然后往门外看去。
  青石铺的小路,外墙有些破旧掉色的围墙,掉色的形状有点像前世的大熊猫。还有几棵高大的认不清品种的树木。
  每隔三日,外头就会传来三道响亮的钟声,有时也会有一个陌生的和尚从门口经过,探头对上陈炜的眼神,看了一眼没说话扭头就走了。
  陈炜望着门外的景色,又开始困了起来,脑袋一点一点的往下坠着,最终“咚的一声”跌落在厚实的床榻上,睡着了。
  ……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号阿弥陀……”
  从睡梦中猛然惊醒的人,抬头看向前方,一座慈眉善目的菩萨垂眸注视着他。
  陈炜低下头去,瞧见自己穿着僧袍,跪坐在蒲团上,双手捧着一本老树皮一样色调的经书。
  “!?”
  上一秒还在望着门外风景的人,望着自己此刻的模样,凭肉眼可以看出来这个身体最多四五岁的样子,可他的记忆明明还在喝米汤,难道他又穿了?
  “江流?”
  一道熟悉的嗓音传来,陈炜不明所以的抬头,只见到那个每天喂他喝米汤的和尚,皱着眉头看着他;“怎么不念了,可是困了。”
  困?
  陈炜立马揉了揉眼睛,装出一份非常困的样子。
  手里捧着的经书也掉了下来,被觉醒拿起合上;“困了就回房间休息,不要在这里睡。”
  地上跪坐着的人不敢吱声,低头揉着眼睛口中模糊不清的应了一声;“嗯。”
  说完站起身来,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围,也不知道这个身体住在地方是什么身份,陈炜找到大门的位置走了出去,抬头就看到了斜对面的围墙后面掉了几块砖,露出一大块难看的土墙。
  可陈炜却轻轻松了一口气,那块墙他喝米汤的日子里,可是看过无数回,虽然现在破的比以前更严重了,可是他还是能够一眼认得出来那只大熊猫。
  不如先去看看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情况好了,陈炜环顾四周,确定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抬脚往斜对面的大殿后方走去。
  陈炜很快顺着之前看的角度,找到了自己还在喝米汤时住过的禅房,四周无人,他小心将房间门推开。
  房间很小,一眼就能够看到尽头,还看清楚了房间内所有的物品。
  床还是那张他记忆中的床,只是多了一张长方形的书桌,上面还整齐的叠着四五本书籍,一道笔墨纸砚都规矩的摆放在桌子上,正厅里还多了一个小饭桌。
  床尾叠放着几套用来换洗的僧衣,除此之外这个房间跟他之前看到的,没有任何区别。
  “江流,不是困了么,怎么不上床睡觉还站着。”
  门外,觉醒经过,余光瞥见那道站在房间中央的小身影,扬声问道。
  陈炜猛地回神,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背对着来人,弯腰将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爬上了眼前这张小床。
  他根本睡不着,也没弄清眼下这是什么情况,可是怕觉醒看出来异常,只能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思考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听起来,这个叫做江流的小孩住的就是这个房间,那他呢?他去哪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