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鸾歌和鸣【虐恋情深】──淳于嗣音28

时间:2021-06-06 02:13:43  作者:淳于嗣音28

 

 
 
左青鸾自责:她是被猪油蒙了心吗?一心只想跟朝歌加固师姐妹情谊。
 
直到身死化作游魂,亲眼见到玄弈跟朝歌卿卿我我,左青鸾忽然茅塞顿开,她是爱上朝歌了,不然怎会一看她俩亲密就心如刀割,难以忍受。
 
醋意翻腾,妒火中烧。
 
想通以后,左青鸾发誓不仅要得到朝歌的人,更要霸占朝歌的心,可是身为游魂这只是痴心妄想。
 
上天眷顾(作者安排),一朝重生,她又活过来了,一切都来得及。
 
靠近朝歌,保护朝歌,不停地撩拨朝歌,浪漫告白,结果被弯不自知的人狠狠拒绝了。
 
左青鸾生气了,我搞事业,不理你。
 
“比起左无尘我更喜欢左青鸾。”朝歌轻飘飘一句话她就丢盔弃甲。
左青鸾怒发冲冠:“狗作者,你给我出来,为什么解赤丹神珠必须生小孩,说好的绝世猛1,骗谁啊?”
 
作者君涩涩发抖:“五分像你,五分像朝歌的孩子,真的不要。”
 
真香从来不会缺席,左青鸾后来抱着孩子不撒手。
 
朝歌欲哭无泪。
 
1.同性可结道侣背景。
 
2.生子文。
 
 
 
第1章  左青鸾重生(定稿)
  幻境中,左青鸾跟凤舞和君临渊正生死较量,冰剑刺伤君临渊后。
  
  激怒了凤舞,凤舞手持凤鸣剑直刺她胸口,因为那两人配合默契,左青鸾没躲过去。
  
  “噗”
  凤鸣剑穿过左青鸾心脏,剑上的火焰舔舐她的血肉,凤舞狠心将剑拔出。
  
  一篷血花飞溅出来,左青鸾只觉心口发凉,而后伤口烫烫的,她反射性捂住伤口。
  
  心口痛到极致后反而失去感觉,只剩下麻木,她放肆大笑,迷影镜画面破裂再制造不了幻境,打斗的三人回归现实。
  
  左青鸾以为自己早已没人关心,不期然被人接住,是朝歌,果然是她,单纯善良,至情至性,周围的人巴不得她死,就朝歌还心疼她,值了。
  
  左青鸾喉间腥甜吐出一口血,明白大限将至,朝歌见状哭得像花猫一般,她用尽力气要去安抚朝歌,想告诉朝歌不疼。可是那手如有千斤重,朝歌带着哭腔道:“师姐……”
  
  “朝歌,你还愿意叫我师姐。”左青鸾渐感气弱,停顿一会才接道:“朝歌我不痛,别、难过……”
  
  再想说什么已是无力,能死在朝歌怀中,真好。
  
  朝歌眼看着青鸾的手滑落,泪如雨下,搂紧了左青鸾身子,帮她呼呼:“师姐,吹吹就不痛了。”
  
  少时,左青鸾每每被宫主责罚,朝歌总会帮她吹吹,很是受用,以至这种行为一直保留着,只是她们渐行渐远后,再没有了。
  
  朝歌注意到左青鸾一袭青衣,自胸口处像是被打湿了,凝神一看,却是鲜血染就,青色不显,所以像掉水里面一样,可是那明明是血……
  
  朝歌心里空了一块,师姐。
  
  再说左青鸾死后成了鬼,却发现自己出不了朝歌一丈之内,除了不能碰到朝歌,她还是很开心的,总算可以天天跟朝歌一起。
  
  朝歌为她连哭了好几日,她又是担心又是感动,后来朝歌慢慢地在玄弈陪伴开解下开朗起来,与凤舞也重修旧好。
  
  左青鸾想自己也没法继续守护,朝歌多一个朋友总比敌人好。
  
  她越来越讨厌玄弈,那个人不断地挤进朝歌的生活,更可气的是有一回他亲了朝歌,朝歌还一脸娇羞,左青鸾飘在那里做了无数个将玄弈拉开的动作却无济于事。
  
  她怒了,心里也痛:“朝歌怎么可以让他亲,连我也没如此亲密过。”
  
  左青鸾终于后知后觉明悟:她爱上朝歌了,在她死后才想明白,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
  
  原来朝歌修为不前是因为赤丹神珠所致,强行祭出可瞬间灵力大增,后果便是灰飞烟灭,看见那边还在聊天的两人,左青鸾很想杀了解气,正主全听完了,还做什么神秘模样。
  
  大伙力战魔尊的时候,她一直关注朝歌,千钧一发之际朝歌祭出赤丹神珠牺牲自己帮助凤舞拖延时间,她痛心疾首无人看见。
  
  玄奕拉着朝歌要一起面对时她妄想站在朝歌身侧的人是她,她就是拼死也不会让朝歌祭出神珠……
  
  再后来左青鸾感觉自己好累,仿佛好久没睡觉,倒在一团混沌里,不停往下坠,无休无止。
  “师姐,师姐,快起床。”
  
  左青鸾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睁开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去开门:“沐瑶,吵什么。”直到真真看清沐瑶才惊出一层冷汗,后退一步吃惊道:“沐瑶,是我对不起你,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吗?”
  
  “师姐,你在说什么,报什么仇,我那么崇拜师姐,怎么可能伤害师姐。”沐瑶连忙表忠心。
  
  左青鸾心念一转,用手扶了一下沐瑶,没被穿过,不敢置信,又看到地下两人的影子发呆,从她死掉后一直都没影子的,目前到底是什么情况,且问问再说。
  
  沐瑶发觉左青鸾呆呆的,完全没有平常的意气风发的样子,忙喊了一声师姐,左青鸾方回过神道:“沐瑶,找我何事?”
  
  “师傅吩咐我们即日下山去边境历练降服妖兽,拯救百姓。”
  
  “朝歌呢,她在哪?”
  “师姐,你忘了,朝歌月前就被宫主丢到元都了。”沐瑶已经习惯了师姐每日一问朝歌,心里酸溜溜的。
  
  “知道了,等我收拾行李,宫门前等我吧!”
  
  “师姐,可是身体不适,我们可以晚点出发。”到底是朝夕相处的师姐,沐瑶明显感到左青鸾心不在焉,而且行为举止透着怪异。
  
  “无碍,收拾好就来。”左青鸾已按下杂绪,神色恢复往常。沐瑶见师姐坚持便不再劝,告辞出去。
  
  左青鸾一时思绪万千,自己这是回到了三年前,刚刚拿到凤凰真血的时候,看到手上的冰镯,左青鸾内心激动,她回来了,一切都还有机会。
  
  只是时机有点不对为啥要回到这时候,一步错步步错,难道还是像前世一样,为了一滴对自己根本没用的血,伤害别人,被人利用,还保护不了朝歌。
  
  权势是好,上一世为了保护朝歌方贪念权势,结果出宫没能和朝歌相处几天。
  
  这一回我肯定得坦坦荡荡跟凤舞对决,不再使阴谋诡计。左青鸾快速打包好行李,带上配剑去宫门前与沐瑶碰头。
  
  元都客栈。
  “师姐,师傅叫我们去边境,为啥来元都。”沐瑶暗想“莫非又是为了朝歌”
  
  “我有话跟你说,你且叫壶酒来。”
  难道师姐有心事,沐瑶没敢多话,叫了酒菜回房,两人对酌片刻,左青鸾慢慢开口:“沐瑶,在你眼里,师姐是个什么样的人?”
  
  师姐这是要谈心,沐瑶坐直身体语气上扬道:“师姐是碧落宫最努力最刻苦的人,是所有弟子的榜样,更是沐瑶最钦佩之人。”
  
  左青鸾心里一横,放在桌下的手握成拳头,仿佛这样才有勇气:“可是沐瑶,那只是你看到的师姐而已,我做了两件错事,不配身为正派弟子。其一朝歌之前中毒,是因为吃了摆在凤舞房间的糕点,里面的毒是我放的,虽然我本意是害凤舞。其二我还趁凤舞灵力晋升之际暗算,取了她的凤凰真血,她灵力大减,还不肯放过,重伤于她,所以沐瑶你还是离我远一点吧,安全,我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
  
  沐瑶已经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大一会儿才道:“做了错事谁会说出来,你明明是那么好的师姐,我不相信。师姐是不是不想要我跟着你胡乱编的。”
  
  “句句属实,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我不想装了,太累!”
  
  “师姐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我要去寻朝歌,她灵力低微容易被人欺负,想办法为她解毒,然后把凤凰真血还给凤舞。”
  
  “可是师姐你好不容易得到的真血,为何突然要归还。”沐瑶跟凤舞不对付,只觉得是凤舞技不如人才被夺走凤凰真血。
  
  “那并不是我的东西,得来无益。”
  
  “人都会做错事,像师姐这样能改过自新怕是难以做到,沐瑶还是愿意追随师姐,做个行侠仗义,除魔卫道的人。
  
  “沐瑶你还愿意相信我!我允你一件事,只要能办到,我一定践行。”左青鸾神色激动,上一世她怕沐瑶泄密她修炼魔功,杀了沐瑶,所以这次便想弥补。
  
  “真的吗?太好了,可是我还没想到等我想到再说行吗”沐瑶差点跳起来。
  “当然可以。”
  
  山里空气清新,只见一个眉目清秀的胖姑娘在挖东西,收获颇丰,待装满一背篓药材便急急往市场赶去,朝歌好几天没敢吃饱肚子了,因为挣不到钱,只能省着点。
  
  朝歌吃不饱,做了一条简易鱼竿去钓鱼,鱼儿却总不上钩,后来她灵机一动在挖的蚯蚓里释放了一点灵力,果然好钓许多 ,一下午收获了七八条大鱼,些许小鱼全放生了。
  
  野生鱼市场上比较走俏,一会儿功夫朝歌就卖完了鱼,差不多得了五百文,刚要走被三个地痞拦住“在这里做生意,得交保护费。”领头的人把手伸到朝歌面前,朝歌自然不愿 ,想要留钱多吃碗面。
  
  “我不需要保护,不用交什么保护费。”
  
  “看来得给点颜色瞧瞧了。”
  
  三个地痞作势要围上来抢钱,乾元大陆有规矩,灵修不可以灵力伤人。
  
  朝歌无奈正要掏钱,一只玉手轻轻按住她手背,朝歌抬头一看“师姐。”
  
  左青鸾冲她一笑“让我来。”左青鸾转过身脸色马上冷起来,堪称变脸,沐瑶已是相当习惯,三个地痞倒是被吓一跳,只听一道清冷的声音如阎罗催命道“你们是自己滚,还是我帮忙。”
  
  说话间长剑出鞘,蓄势待发,地痞早已两股战战跑没影了。
  
  “左神女,你怎么来了。”胖朝歌变得自卑,说话都是看着自己脚尖。
  
  “担心你,我就来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现在住哪?”
  
  “没地方住,现在住的破庙。”朝歌语气低落,她本来天资极差被宫主娘视为弃子,自从中毒身体发胖,更不被待见,宫主把她赶出碧落宫,自然没有月钱,何谈住处,吃饭都成问题。
  
  左青鸾方察觉到朝歌所处窘境,本以为宫主会给朝歌足够银钱,却原来是要朝歌自力更生吗?
  
  都怪自己太粗心了,每次在碧落宫相聚,朝歌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左青鸾心里狠狠一揪,把胖胖的朝歌死死扣在怀中才心安许多。
  
  沐瑶在一边都酸成柠檬精了,果然师姐就在乎朝歌。
  
  三人找了一家客栈用餐,朝歌叫了阳春面,一碗接一碗,她吃得比较斯文但是速度不慢。
  
  沐瑶直愣愣看着朝歌吃过的一摞碗,朝歌为难解释道“自从中毒以后,肚子好饿,好久没吃饱了。”这回左青鸾没再叫朝歌少吃点,开心就好。
  
  “老板,两间客房。”左青鸾冷声道。
  
  沐瑶嘴里的三间咽了回去,更酸了,大师姐指定要和朝歌一间房。果然上楼后,左青鸾拉着朝歌进了一间房,还对沐瑶说早点休息。
  
  沐瑶见师姐将门关得飞快,狠狠一跺脚,回了自己房间。
  
  
第2章  毁榻同眠(定稿)
  “左神女,我单独一间房吧。”朝歌还是盯着自己脚尖。
  
  左青鸾心里难受得紧,朝歌总喜欢将她往外推,耐着性子道:“为什么,为什么叫我左神女?”
  
  朝歌怯怯道:“我现在已经跟碧落宫没关系了,不敢再称师姐。”
  
  “如此,叫我青鸾吧,你叫凤舞就挺顺口不是吗?”左青鸾闷声道。
  
  朝歌半天开不了口,左青鸾急了:“你心里只有凤舞,明明凤舞朋友众多,而我放在心上的只你一个。”
  
  朝歌心道不是这样的,嗫嚅道:“青鸾,我没有。”
  
  这一声青鸾让她高兴不已,左青鸾双手捧起朝歌脸颊让她正视自己:“我好开心,你知道吗,朝歌,你终于叫我名字了。”
  
  朝歌在她眼中,不管是胖是瘦都是最可心的人。
  
  两人对视片刻,仿佛回到儿时,又哭又笑闹了好一阵,朝歌装出来的冷漠渐渐消融。
  
  左青鸾洗漱好后,催朝歌洗漱,朝歌扭捏道:“青鸾,我想沐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