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红尘意【玄幻】──顾言

时间:2021-06-06 01:40:08  作者:顾言
  “别求神了,求我吧。”
  ……
  盛钊找了份新工作,是给新区一幢独栋公寓楼当物业管理员。
  交接工作的那天,他的前辈宝相庄严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交代了他的主要工作内容。
  水暖有专人负责,保洁有专人负责,安保有专人负责,他的主要工作在——给住七楼的大佬送饭。
  盛钊:哈??
  ……
  刑应烛曾奉命在人间等“机缘”,他等了千年万年,直等到沧海桑田,风云变幻,平地起高楼,一度觉得对方在诳他的时候……他的机缘就那么普通地出现了。
  盛钊自己也没想到,他只是普普通通地找个工作而已,结果不但搭上了这辈子,还搭上了千年万年的整个余生。
  ……
  上岗三个月的盛钊:“我是个唯物主义者,你莫驴我。”
  上岗三年后的盛钊:“其实说实话,我是个唯刑应烛主义者。”
  【酷爱奶茶脾气忽上忽下(看似)高冷口嫌体正直大妖怪攻X薛定谔的胆量擅长自我攻略人类受】
  【刑应烛X盛钊】
 
 
第1章 求职
  “前方到站,福兴路口,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有序——”
  中年司机性子急,没等播报结束就按了停止按钮,然后顺手捞起挂在档杆的湿毛巾搭在了自己左手小臂上。
  五月份是个尴尬的时节,明明还没入夏,商都市的日头却已经毒了起来。明亮的阳光洒在柏油马路上,已经开始隐隐带上了点“炽热”的味道。
  老旧的公交车上没有空调,只有装在车厢顶的老旧电风扇吱嘎吱嘎地转动着,兢兢业业地往外吹着热风,还不如大开的车窗来得有用。
  工作日的中午十一点半,街上车少人少。628路公交车走的是环城线,车上大部分乘客都在离开市区之前下了车,只剩下零星几个还坐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倒数第二排靠窗的座位上坐了个身穿白衬衫的年轻男孩,他看起来大约二十四五岁的模样,面相很和善,耳朵里塞着有线耳机,怀里抱着个灰扑扑的双肩包,正靠在车窗上睡得正香。
  阳光直直地落在他身上,混着初夏的风,将他身上烘得暖意洋洋。
  他似乎也被这种暖意所安抚,脑袋抵在车窗上一点一点的,睡得很执拗。
  六分钟后,628路公交车到站停靠,带着些许方言口音的到站播报响起,男孩的脑门顺着刹车的力道往下重重一点,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男孩皱了皱眉,偏头躲开了明晃晃的阳光,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坐直了,拉开双肩包的拉链,从里头抽出一本薄薄的文件夹。
  公交车结束了上下客,前后门同时关闭,慢吞吞地向前悠了一下,然后离开站台,又重新驶向主路。
  男孩翻开文件夹,将里面夹着的简历拿出来,趁着还没到目的地,又从上到下看了一遍。
  他越看越心凉,越看越发愁,看到一半就放弃了,把文件夹一合,抵在车玻璃上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生活可太难了,盛钊想。
  盛钊今年二十四岁,大学刚刚毕业。他在商都念了个不上不下的普通本科,大学四年平平无奇,最大的课外成绩就是在校联谊会上被女同学叫去帮忙搬桌子。简历上除了基本资料和学习经历之外,大部分“获得荣誉”和“工作经验”都是空白的。
  临近毕业季,盛钊身边的同学大都各有各的着落,要么是已经有了offer,要么就是在收拾考研,余下一些像盛钊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也大多数都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去考公务员了。
  盛钊错过了春招,又不想回老家,于是只能趁着毕业之前这段时间撒网似地往外投简历,想看看能不能先找个工作落脚。
  可惜现在的用人单位活像是精神分裂,招聘信息上一边写着“招收应届毕业生”,一边又要求“有一到两年全职工作经验”。盛钊半个月内跑了二十来家公司,几乎每一家的HR都是温温柔柔地告诉他“如果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思及此,盛钊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面试不顺,他只能把原本的求职条件放宽再放宽,想着好歹先找到个工作再说。
  今天面试这家公司地址离市中心很远,在新开发区附近。商都不像北上广深那样实力雄厚,虽然应和时代发展划出了个“新开发区”,但实际上已经“开发”了六七年了,还没开发出个名目来,除了几片想抢占先机的房地产商在那里零零碎碎盖了几栋楼之外,就只有一个修到一半的大型游乐场孤零零地立在那,修了拆拆了修,三年多都没个进度,更像个条件不上不下的郊区。
  要是盛钊自己选,他其实不爱跑这么远来面试。从他的大学到这家公司足足要两个多小时,光公交车就要倒三趟,通勤成本极其恐怖。接到电话时,盛钊本来想婉拒面试邀请,还是听那边的HR说可以包住宿,才改了主意,准备来看看。
  这家公司在招聘APP网站上的信息很少,是个规模五十人以下的小物业公司,混在一堆高新科技招聘中极其不打眼。盛钊接到面试电话时还愣了一会儿,匆匆忙忙翻了一下简历投递历史,才勉强把这家公司的信息翻出来。
  锁玲珑物业公司——盛钊当时还腹诽了许久,心说什么奇奇怪怪的名字,老板的审美水准和文学素养真是堪忧。
  但腹诽归腹诽,对盛钊这种着急找工作的大学生来说,只要对方开得起工资,别说叫什么“锁玲珑”,就是叫“锁妖塔”他没法有意见。
  离这趟车的终点站还有二十多分钟,盛钊将简历收起来,靠在车窗上刷着手机。
  简历投递的历史列表里有一大半都已经显示完成,还有一小半亮着。盛钊没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今天,于是顺手又回复了两条APP内的面试邀请,准备如果今天不行,明天还能去别家碰碰运气。
  盛钊正有一个没一个地划着弹窗,还没等挑拣完,屏幕最上头便跳出来一条新短信,来自陌生号码,问他现在走到了哪里,能不能找到面试的地方云云。
  盛钊下意识端端正正地坐直了身体。
  他们定好的面试时间是下午一点半,距离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盛钊不担心迟到,就是奇怪对方怎么好像比他这个找工作的还着急。
  “已经在路上了。”盛钊双手捧着手机,老老实实地打字道:“还有二十分钟下车。”
  那边的回信来得很快,盛钊点开新消息,发现对面给他发了一个小区地址,附赠了一句“找不到可以随时打电话”。
  盛钊没多想,回了一句谢谢,那边便没再有回音过来。
  二十分钟后,公交车稳当地停在了终点站的站牌前。
  盛钊作为这辆公交车上的最后一位乘客,下车的时候还收获了司机大叔一句礼貌的“别落东西”。
  盛钊将先前消息框里那行地址复制进导航软件,发现那小区离628路的终点站大约有个一公里多点,说是小区,但其实周围也没几栋楼。
  导航软件自动切换到步行状态,盛钊端着手机在原地转了一圈,选定了前进的方向。
  他先是给对方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已经下车了,然后拔下耳机卷了卷揣在兜里,顺着导航指引的方向向前走去。
  新开发区这边比起市内要冷清许多,马路修得又宽又新,可没几辆车在街上跑。
  马路两边的商户也没几家,放眼望去只有几栋盖好的高层,瞧着像是住宅楼,可马路边深蓝色的施工建筑板还没拆,显然还没交付使用。
  路两边栽着粗壮的悬铃木,现下正是夏日,树叶长得郁郁葱葱,盛钊嫌弃阳光太晒,便专挑着树荫底下走。
  他顺着主路走了约莫有十分钟,然后根据导航的指引向左拐上一条小路。
  面试公司给的小区地址离路边还有一小段距离,盛钊七扭八拐地绕过两排门市房,才看到了目的地。
  离着老远,盛钊就看到那个名为“碧园小区”的大门口站了个男人,正探头探脑地往他这边瞅。
  盛钊本能地觉得对方是在等自己的,于是路过他时迟疑地放慢了脚步,多看了他好几眼。
  那男人显然跟他想得差不多,眼神跟盛钊几经对视,主动开口道:“请问,是盛先生吗?”
  “是是是。”盛钊连忙停下脚步,用一种近似于特务接头的语气,迟疑地问道:“请问您是……锁玲珑物业公司的李经理吗?”
  其实不怪盛钊犹豫,实在是这位“李经理”跟他想象得差太多了。
  这男人个不高,大约也就个一米七左右,身材圆滚,穿着一身亚麻布料的长袖开衫,左手腕子上缠着一串拇指大小的紫檀佛珠,笑起来眼睛眯缝着,面相很是和善。
  “是是是。”李经理笑了笑,说道:“咱们这不好找,我寻思出来接接你呢。”
  盛钊从找工作开始就没遇见过这么和善的HR,一边觉得受宠若惊,一边心里又有点打鼓,心说他不会找了个什么传销组织之类的小作坊吧。
  好在“李经理”没听到盛钊的心声,他和善地冲着盛钊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他一边往小区院里走,一边说道:“你面试的是什么职位来着——物业管理员?”
  “啊,是。”盛钊说。
  他拽紧了背包带,一边跟着男人往小区里走,一边环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凭心而论,这里的环境比他想象得好多了。这座小区虽然房子不多,但胜在都是新盖的高层,小区内环境绿化做得也不错,楼与楼之间的间距很大,有地下停车场也有小区花园,还有小区内置的购物超市和健身房,看着不像是什么不正经的烂尾楼盘。
  盛钊的心略微放下了一点。
  “管理员是管这个小区吗?”盛钊问道。
  “不是。”那男的笑了笑,说道:“你应聘的职位在后头——这片小区有别的人在管理。”
  “哦。”盛钊挠挠头,问道“那我应聘的管理员是管什么的?”
  说话间,男人已经带着盛钊走到了小区侧门。他摸了摸身上的几个兜,然后从右边裤兜里掏出一张门卡刷开了门。
  盛钊一头雾水地跟着他往外走,等到拐过一个僻静的弯儿后,只见男人指了指旁边一栋灰扑扑的七层小楼说道:“管这个。”
  盛钊刚刚放下的心登时又悬了起来。
 
 
第2章 “你的工作就是负责给他送饭。”
  比起小区内的新建高层,盛钊面前这栋楼堪称简朴。
  这是栋独栋的公寓楼,制式半新不旧,加上一楼大厅一共七层,盛钊下意识往上一瞄,发现其中有两家的窗户还开着,显然里面已经有人入住了。
  “这个……”盛钊指了指身后的小区,问道:“也是碧园小区的楼?”
  “这不是,这是单独的。”李经理说。
  他领着盛钊又往前走了十几步,带着他来到一间类似保安亭的活动房,摸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活动房里放着张办公桌,桌上散落着几份文件。两张可折叠的椅子分别放在办公桌内外两侧,大概是办公和待客用的。
  盛钊曾经去某建筑施工地面试过后勤文员的工作,那的工作环境比面前这个活动房还简陋,于是盛钊接受得还算良好,没产生什么心理落差。
  李经理坐到办公桌后头,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先坐吧。”
  盛钊有些拘谨地坐下,然后从包里拿出自己的简历递给了李经理。
  抛开工作环境和公司规模这一点来看,盛钊还是对这个工作有所期待的。招聘信息上写着的月薪虽然中规中矩,但好在工作稳定。而且最重要的是——盛钊的宿舍快到期了。
  李经理翻开盛钊的简历,走过场似地扫了一眼,然后抬眼看了看盛钊。
  盛钊有点紧张。
  他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开始疯狂地在心里默背面试的技巧一百式。
  “资料上写的生日是九五年十一月十一号?”李经理问道:“是阴历还是阳历?”
  “是这样,我选择这个工作的主要原因是——啊?”盛钊听他一张嘴,就条件反射地开始回答面试套话,说到半截时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不好意思,我听错了。”盛钊干咳了一声,说道:“是阳历生日,阴历十月初一。”
  好在李经理没在意,他笑了笑,放下手里的简历,客套道:“生日挺好。”
  盛钊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他面试了二十来家公司,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开场白的,心里稀里糊涂的。要不是来之前他留了个心眼在APP上查了查公司资质,他都要以为这是传销来的了。
  “是这样,咱们这的待遇你应该都清楚,实习期工资三千五,转正后四千加奖金,交五险一金。”李经理一本正经地说:“但是这的工作稍微有点特殊,有时候得需要加加班,你看能接受吗?”
  盛钊一点都不奇怪,毕竟公司包住宿又不是白包的,加班这种事儿他有心理准备。
  “请问加班的次数多吗?”盛钊问。
  “还好。”李经理说:“不太多,说是加班,其实工作很清闲,只要值班就行,你可以随便打打游戏上上网之类的。”
  盛钊只当这是客气话,但这条件对他来说已经不错了,他身边有几个去了互联网公司的同学,别说加班,人都快住到公司工位上去了。
  “那行。”盛钊说:“我觉得可以。”
  李经理显然很高兴,他合上盛钊的简历,从办公桌后头站起身来,说道:“那既然没什么问题,你什么时候能开始上班,现在可以吗”
  “……啊?”盛钊还从没见过这么雷厉风行的面试官,整个人有点懵。
  “所以,我的面试通过了?”盛钊指了指自己:“不需要再问我点别的什么吗?关于我的工作经验或者找这份工作的原因之类的。”
  “找工作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缺钱吗。”李经理奇怪地反问道。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