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莫笑一世倾【江湖恩怨】──沽酒影

时间:2021-06-05 14:23:44  作者:沽酒影

   

第1章 死而复生
  你说你想遨游天下,我陪你,你说你想独步武林,我帮你,你说你想血染江湖,那么为了你杀尽天下人又何妨?
  可是为什么,你如今要用这样嫌弃的眼神看着我?
  “肮脏。”
  肮脏?肮脏!你竟然说我肮脏!用那么平静的语气说出来。
  难道你忘了我这一身的血气是因你而染的吗?
  “不要在让我看到你了!”说完袖子一甩背过身去。
  就因为他人的一些话?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就那么低吗,陈潇,你,变了。
  “你怎么还不走?你还要待多久?”
  走?怎么走?我的腿已经废了,你要我怎么走。
  “洛君琪,你给我滚!别给我在这里死不要脸的!”
  是啊,我是死不要脸,陈潇,我滚了就再也滚不回来了。
  洛君琪扶着木桥的围杆支撑着起来,用已被血染红了的眼看着陈潇的背影。
  洛君琪闭上眼睛,向后倒去,跌落于水中,露出了洛君琪这辈子最后一抹笑容。
  这水是急流,曾经我们四海为家时,你说这里风景独好,水流湍急,不像那些院子里的池塘,只是一潭死水没有生命,然后我为你在这里为你造了房、建了桥。
  却没想到,如今是这急流送我离开了这里。
  不知道这水流的尽头是哪儿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琪琪……”陈潇悲痛的眼神望着水流的远方。
  对不起……
  一袭青纱为谁染红衣,是谁斩断了这情节,故事就此终结。
  “醒了?”
  洛君琪缓缓睁开眼睛,这是……被人救了?
  用手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简单看了眼房间,而后就一动不动了,眼里是一片死灰。
  “我说你呀,真是的,要寻死别往这条河里条呀,这肯定会被冲到我这里来的呀,你不知道吗?”
  路音醉不等洛君琪开口,又自话自说道:“哦,我忘了,你肯定不会知道的。哎,冲到这里来我不把你救了这小霜霜肯定会把我劈成两半的呀……”
  对于这名带着面具的少年说的一大堆废话,洛君琪没有给出一点动静,仿佛失去了生机,双手抱着双膝,呆呆地望着前方。
  “算了,不说了,我叫路音醉,是一位救死扶伤的大夫,你呢?”路音醉侧坐到床边,拍了拍洛君琪的肩膀。
  “……”
  “是吗,”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路音醉双手撑着床边自顾自地说道,“那么你愿意重新开始吗?以前的你已经死了不是吗?”
  “……”
  “投江寻死……从瀑布落下来……落江而下……落江……江落……江落!”路音醉激动地站起来。
  然后转身对着洛君琪展开灿烂的笑容:“江落,江家三小姐,邵将未婚妻怎么样?”
  床上的人终于有了反应,侧过头盯着路音醉,过了一会儿微微点了点头,又慢慢躺下去,然后背对着路音醉。
  江家三小姐江落吗,挺好的。洛君琪死了不是吗?
  “你的脚完全没问题,没多久就可以自由的行走了,保证健步如飞。”路音醉自信满满地说道。
  走出木屋,路音醉面朝瀑布,在门口伸了个懒腰,脸上紧紧地带着一副白色狐狸面具,只有右眼在狐狸面具的绒毛下微微可见。
  一身麻衣麻裤,红色的绳子束紧袖口和裤口,同样的绳子将头发随意的扎起来,麻红色的外衫里面还斜背了一个麻布包。
  哎!终于把小霜霜的媳妇给找到了,不然我还不得躲他一辈子,伤心。
  他竟然这样对我,我不就杀了他一个未婚妻嘛,拿了几百两黄金,当了几十种瓷器嘛,竟然派人追捕我。
  不过,算了,还他一个媳妇好了。
  又可以到他那里蹭吃蹭喝了。
  池塘,竹林,清风吹过卷起枯叶,树下一名男子在细细品酒。
  “小霜霜!我回来啦!”路音醉十分狗腿的粘过去抱住邵霜月,“想我不?”
  “你还真是有脸回来。”邵霜月淡定地推开路音醉。
  “小霜霜,你看我真挚善良诚实天真活泼可爱的眼神,猜我要和你说什么好消息!”路音醉坐到邵霜月的腿上,双手扶住他的脑袋,“真诚”地看着他。
  邵霜月平淡地看着路音醉,将路音醉的手拍开,站起来拍了拍衣衫,这张狐狸脸突然看到还是会吓一跳,措不及防的路音醉差点从他腿上摔了下来。
  邵霜月眼角抽了抽,上一次路音醉说的好消息是把邵霜月花了三个月才杀了的人给救活了。
  上上次是清风阁的来讨债,说是路音醉在清风阁以影月楼的名义白吃白喝白住了一个月。
  上上上次是百花楼的来找人,说是路音醉带走了百花阁的头牌小怡。
  上上上上次薛家小姐找上门来,说是路音醉在她婚礼那天抢亲,抢的还是新郎。
  再有上次……
  “这次真的是天大的好消息哟!”路音醉坐到刚刚邵霜月坐的位置上,拆下面具的下巴处,抿了一口酒,接着说道,“送你一个媳妇儿哦!”
  “哦?是吗?你送的妻子本将还真是接受不起。”路音醉送的东西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哎呀,江家三小姐不是马上要和你成亲了嘛,她不小心死了,总不可能让你和尸体成亲吧,是吧是吧!”
  “老哥!你是不是又偷喝我的酒了!”突然院子的木门被一抹黄色的身影踹开。
  “小豆丁你来啦!许久不见想死你了!”路音醉朝邵梓令冲过去,想要抱住她。
  邵梓令单手撑住路音醉的头,使路音醉没办法抱住她。
  忽然邵梓令眼珠一转,想把路音醉脸上的面具给摘下来,路音醉往旁一躲,逃过了邵梓令的魔爪。
  邵梓令失望的砸吧了下嘴。
  这路音醉看着定是极好看之人,只是,也说不准,毕竟从未见过他面具下的容颜。
  邵梓令拿路音醉没办法,便又转向邵霜月,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七七,为兄下月初五便要成婚了,府中没有女眷,也不知如何装扮……”
  “什么?卧槽,你怎么不早说!”邵梓令急忙离开,跑去准备去了。
  成婚可是大事,一定要红红火火喜气洋洋的,到现在还没有准备怎么可以。
  也不是邵霜月不早说,城主赐婚的时候邵梓令不知道溜到哪里去玩了。
  况且他也没想过这婚还能结,毕竟人都被路音醉砍了,虽然江家只是以为人失踪了,外界也无人知晓,但总归没人结不了这个婚。
  “说吧,她到底哪里来的?”邵霜月优雅地坐下,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清竹小屋救的,被瀑布冲下来的。”路音醉坐到石桌上晃着双腿。
  “敢脏了剁了你。”邵霜月一脸淡定地摇了摇酒杯。
  “所以我这不救了她嘛!要不是我恰巧在那里,你的宝贝地儿早脏了!”路音醉假装气哄哄地说道。
  “让她代嫁的原因。”邵霜月用手指有节拍地敲着石桌。
  “她之前是洛君琪哦,不过已经死了就是了。”路音醉朝邵霜月用仅剩的右眼抛了个媚眼。
  他当然知道什么“因为杀了你的未婚妻所以赔你一个”这种理由邵霜月是不会相信的。
  “嗯,随便你了。”邵霜月应着。
  他当然知道洛君琪是谁,也知道她的能力,但不是因为这些,而是相信路音醉,问这些问题只是想稍微了解一下而已。
  “那……半个月后的武林会谈要去吗?”路音醉忽然从石桌上跳下来侧过身对着邵霜月。
  “去。为什么不去。”敲打石桌的声音戛然而止,邵霜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啊……啊……又要易容了,真讨厌。”路音醉边说边朝门口走去,一副很苦恼的样子,离开了院子。
  武林会谈是江湖人士发起的谈话,不仅是促进各帮派之间的友谊,还能探讨各种江湖事件,一同解决。
  “月主,属下觉得路音醉……”一名男子拱手站在邵霜月背后。
  “不可信……吗?”邵霜月双手放在背后望着那幽幽竹林。
  如果不是路音醉他又怎么活的到现在呢?
  邵梓令又怎么活的到现在……
 
 
第2章 第一婚-新生
  江家三小姐失踪之事江家自然不敢宣扬,希望早日能将三小姐找回来,以免城主怪罪。
  江家世代效忠于乔天城,江家大小姐现为新城主之妻,江家的势力自然是不必说的。
  邵老领将战功赫赫,为老城主守护一方领土,手握重兵,虽战死沙场,但邵小领将子承父业,年纪轻轻却身手非凡,率领军队镇守南方,号平南将。
  乔天城主多疑,对邵家尤为忌惮,江大小姐为此献计,将自家小妹嫁于平南将,邵小领将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乔天城主细思,觉得此方法可行,既可以稳定江家,又可牵制平南将,便下旨赐婚。
  未想赐婚后的几日,江家三小姐竟无故失踪,如被乔天城主得知此事,定会以此为由削弱江家势力,只好暂时瞒下此事。
  路音醉确定好让江落代嫁,便想办法把江落安插进去,易容成江家小厮的模样进去江家。
  “我说这三小姐恐怕在大婚当天不知道还回得来回不来。”路音醉对着与自己一同的小厮说道。
  “回不来了回不来了。”那名小厮摇摇头一脸神秘的表情,“等等,你哪位,怎么以前没看过你?”
  “额,我是新来的,这都不是重点啦,为何说三小姐到时回不来?”路音醉好奇的问到。
  “府里都传遍了,你竟然不知道,对了,我叫扫云,你呢?”扫云看着用真挚的眼光看着路音醉。
  “我叫醉意,什么消息传遍了?我才刚来还不知道。”路音醉真的没想到这个小厮的思维那么跳脱,不过他们府里都传遍了什么。
  “三小姐都咔了。”说着还用手比了一个死亡的动作,“不过你的名字可真好听。”
  “谢谢哈,你的名字也挺好听的,可我听说三小姐已经回来了,因为三小姐的房中常有动静。”
  “你别吓唬我,真是的。哎呀,地都没扫完,都怪你要和我说话。”扫云赶紧的拿起扫帚清扫这地下的枯叶。
  “……”路音醉也拿起扫帚默默清扫起来,思考着要不要多找几个人聊一聊,不然这消息恐怕传播不到江家家主那里去啊。
  不过虽说这扫云是跳脱了点,不过也是个好八卦的人,丫鬟小厮平常唠唠嗑,这个事也很快就传到了江老太太耳朵里。
  江老太太传来主管询问江三小姐房中的事,主管皱了皱眉头表示并未注意,赶紧去江三小姐房主查看。
  竟真的在江三小姐房中的衣柜里传来阵阵声响,赶紧打开衣柜,竟发现江三小姐赫然被绑在衣柜里,连忙将江三小姐救出,当然,这位江三小姐是江落。
  在大家手忙脚乱的一番查看后,确定江三小姐并无大碍,就松了一口气。
  大家却又深感疑虑,如果江三小姐已经死了,那这位江三小姐又是谁?
  江老太太来到江落身边旁敲侧击问了一会儿,觉得这是江三小姐无疑。
  也询问了为何前段时间失踪,江落也只是说自己什么都不清楚,清醒后就在衣柜里了。
  当然,所有的说词都是路音醉告知江落的。
  江老太太虽还有疑虑,但婚礼之事不必再愁了,便也没再多问,赶紧让江落先好好休息。
  而后江老太太吩咐主管让知情人士全部闭口,无论是知道之前江三小姐死亡的,还是这次江三小姐在失踪而归的。
  江家能有今天的地位,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此等大事绝不可掉以轻心。
  乱葬岗内,路音醉拿着三炷香拜了拜,随意的插在的一处,说道:“扫云小兄弟啊,我真是对不住你啊,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是啊,就算我没和你说,照你这八卦的个性也早晚会知道的,还是逃不过的,下辈子好好投胎,千万别做八卦之人。”
  转身离开了此处,决定大吃大喝三天以表内心歉意。
  大婚当天,江落身着婚服,从此只是江落。
  平南将大婚普天同庆,十里红妆声势浩荡。
  江落坐在轿子内,听着路边敲锣打鼓之声,静静地坐着。
  和陈潇相识了六年,都没能有一个婚礼,如今这盛世大婚却是与一个自己从未谋面之人。
  没想到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
  稀里糊涂地走了一遍流程,江落进了婚房,坐在新床上,还是觉得如此的不可思议。
  等邵霜月进去婚房,江落已经靠着床沿睡着了,邵霜月把江落叫醒,让她先洗漱完再睡。
  待江落卸完繁琐的发饰,洗漱好躺在床上的时候,才恍然清醒过来,对于等会儿的事有点不知所措。
  邵霜月洗漱好走到床边,看到江落一脸紧张的躺在床上有点好笑,难道她和陈潇那么多年都没有行过夫妻之礼吗?
  邵霜月掀开被子躺下,说道:“睡觉。”
  然后就真的闭上眼睛睡了。
  感受到身边平稳的呼吸,江落也慢慢放松下来了。
  第二天江落醒来,邵霜月已经不在身边,松了口气,穿好衣物,随意把头发扎了起来,洗漱完毕后出了房门。
  刚出房门就遇到一名下属拦住自己,“夫人,邵将说请夫人多加休息,食物已经准备好,这就送来房内。”
  江落只好又回到房间。
  用完膳江落在王府逛了逛,发现整个王府内都没发现女眷。
  连续两天都相安无事,晚上自然是同床而睡的,不过也只是睡觉而已。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