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落红【江湖恩怨】── 浅野舟

时间:2021-06-04 02:34:06  作者:浅野舟
在贴吧看到一位姐妹发的文梗借来用用,感觉很有意思,大家伙看着乐呵乐呵
手动狗头艾特@咕咕狼
大概是固氮短文,名门小少侠倾慕魔教教主已久,迫于父母的压力装作卧底混进了魔教,其实整个心都快扑在魔教教主身上了。
稍微改动了一点点,因为我坚信日久生情(狗头)
短篇,1v1,he,大家不要带着脑子去看,双洁,弱攻强受
半社恐害羞纯情内心
 
 
  ☆、初遇⑴
 
 
  巫楚南百无聊赖地坐在枫树下歇息,赏着满山红野之景,不禁感到心情舒畅。
  江湖上人人都道,这凤岭山是最可怕之地,万万不可来!可等巫楚南亲自来了凤岭山,才发现说这话的人在放屁。
  柔和日光透过层层红枫,盖出稀稀碎碎的影。片片浮云遮羲和,影也时暗时明。和风掠过红枫,枫叶随风舞动,在连绵不断的山谷里荡出一袭红海,红浪滚滚。
  凤岭山是江湖上知名的阎王庙,因为这里扎根着一大批修魔人,他们自称此处为魔教,非修魔之人请勿靠近。
  他们皆是无恶不作,心狠手辣,癫痴成魔,在江湖上兴风作浪,烧杀抢掠。江湖上的武林各派纷纷对他们恨之入骨,试图剿灭魔教。
  结果他们斗了几百年,却也未能将魔教拿下。此等鬼地方被人们传谣,都道:
  “魔教之人青面獠牙,活脱脱的阎王爷!”
  “魔教之人没一个好东西!一肚子坏水!”
  “凤岭山不是什么好地方,死也不能去!”
  巫楚南打小便听这样的话,耳目熏染,自然也不愿来,但他现在是被他爹娘逼着来的。
  巫楚南有一兄长,名为巫季。巫季从小天赋异禀,爹娘对他十分有期望,很疼爱他,花了家里全部银子让巫季去青琼门当弟子。本领学倒是学了,但去年听闻青琼门被魔教攻打,掠走了一大批人,其中便有巫季。
  于是,爱子心切的巫爹巫娘便逼着巫楚南混入魔教救出巫季。但巫楚南没有任何本领,去了也是白搭。
  于是巫楚南同爹娘和气解释,让有能力之人去救,省的白丧人命,可惜两位老人家很有意见。
  巫魄将刀架在旺财脖上道:“你去不去?”
  “去去去!”巫楚南二话不说收拾包袱滚进了凤岭山。
  巫楚南摸着旺财毛茸茸的脑袋,叹气道:“旺财,咱们都进来半年多了,怎的还没探出些话来?”
  旺财是一只可爱的小猫。它懒洋洋趴在巫楚南怀里,眯眼享受着他的抚摸:“要我说分明是你不积极,多主动一点找人搞好关系套话啊。”
  “我不敢,更何况这里是魔教。”巫楚南微垂眼帘,他不太擅长和别人打交道。
  旺财摇摇头,无可奈何:“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找钟霜吧,找他比较省事,你可以只套他一人的话。”
  一听“钟霜”二字,巫楚南深深叹气:“旺财你若想让我死便直说。我现在进来如此之久也未曾没见他一眼,更何况靠近他了。”
  始初巫楚南听到钟霜此名,以为是在说哪位貌美姑娘。可他从龙葵那听来说这是位长得特别妖娆的男子,他是魔教教主。
  魔教教主叫钟霜!巫楚南咬舌头,他那么笨,万一露了破绽,到时定然会被钟霜反手一玉笛捅死!
  旺财见他这般没出息,生气地摇摇尾巴,尾巴轻轻扫过巫楚南的下颚:“你看你这幅样子,要对自己有信心。你长得如此精致或许可以□□,然后我再暗中告你如何说话便好。现在机会来了。”
  “啊?”巫楚南问道,“什么机会?”
  旺财从巫楚南怀中跳到地上:“我感觉到他就在这附近。”
  巫楚南闻言立刻起身拍落身上的枫叶:“他在何处?”巫楚南东张西望,试图赶紧找地方躲人。
  “不要躲!”旺财生气地拍他,“就在远处落红亭!快点给我去!”这魔教待着一点都没家里舒服!
  巫楚南苦着脸,小步小步走向落红亭。临近落红亭,巫楚南乍然又不敢了,他躲在草丛里。传闻中的那位妖娆教主钟霜正坐在落红亭里品水果,赏风景。
  巫楚南哆哆嗦嗦不敢去,欲要回头再偷偷溜走。旺财不干,它动用灵力狠狠推了一把巫楚南。
  巫楚南一时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旺财一掌推倒在地。
  钟霜正在对着远处天空发愣,听到有动静,转头一看,是个小家伙摔在地上,草丛里还有一只灵猫。
  钟霜挑挑眉,看着巫楚南。
  巫楚南站起身抹把眼泪,好疼,鼻子没塌吧?待他红眼抬首时,泪眼对上了一双含笑双眸。
  这紫眸当真好看,巫楚南看呆了。此人一身黑衣轻轻披在身上,黑发及地,肤白唇红,正在笑吟吟看他。
  巫楚南见钟霜正在看自己,立刻下跪行礼:“教,教主大人……小的没有眼色,一时顶撞了大人,罪该万死……小的,小的这便下去,先行告退!”语罢,他便站起转身急急忙忙离去。
  “慢着。”钟霜从容捡起一颗葡萄放入嘴中,“我让你起身了吗?”
  巫楚南又立刻跪下,将头埋在地上不敢看他:“小的该死,不该擅作主张!”
  “把头抬起来。”钟霜笑道。
  巫楚南颤颤抬首,钟霜打量了下眼前的人儿,缓缓道:“名字?”
  “回大人,小的叫巫楚南……”
  “巫楚南。”钟霜细细品道,“姓巫,这么说来,你会巫术了?”
  “回大人的话,小的并不会巫术。”巫楚南道。
  “千百年前有一羌族会巫术,他们便姓巫,还曾跟我交过手,很厉害,只是现在灭了。”钟霜拖着下颚慵懒道,“你是他们的后人吗?”
  巫楚南觉得这位教主大人耳朵不太好,应该去看大夫。他道:“大人,小的不会巫术,也不是什么羌族后人,令您失望了。”
  钟霜盯着他看了会,把巫楚南紧张得汗水如雨下,心里怦怦跳,生怕他喜怒无常吃了自己。
  良久,钟霜又开口笑道:“长得不错。”
  巫楚南默默在心里接道:“吃起来一定鲜嫩可口。”
  “你家人是谁?”
  “回大人的话,小的父母已故双亡。”巫楚南小心翼翼道,一人不够吃你还想吃我一家?
  钟霜蹙眉,他突然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起身瞬间到了巫楚南身前:“起身,将头抬起来。”
  巫楚南抬首。这时他才注意到钟霜眉心中间有一道灵符。钟霜不知念了句什么话,伸手在巫楚南眉心一点,慢慢引出来一股黑烟。
  黑烟在钟霜皙白的手边绕来绕去,然后化为一团黑雾在钟霜手中被捏得散尽。
  手好凉。巫楚南心道,这是什么?
  钟霜笑道:“巫楚南。”
  “小的在。”巫楚南赶快道。
  “这名我叫着不太顺口。”钟霜笑道,“从今往后,我叫你楚楚可好?”
  “可怜?”巫楚南脱口而出,随后瞬间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立刻伸手捂住嘴。可恶,旺财,不要控制他的嘴!
  “小的该死!”巫楚南说着又要下跪,钟霜拦住他:“怎得动不动便下跪,我有那么可怕吗?”
  光瞧这张脸倒不害怕,可一想到实力……巫楚南感觉自己有些站不住。
  旺财暗中同巫楚南道:“楚南,抓住时机,表现的傻一点,男人都对这种性格欲罢不能,相信我!”
  巫楚南心里默默流泪,放过他吧!他开口委屈道:“教主大人,小的,小的感觉您太好了,小的配不上和您说话……”
  钟霜又一挑眉:“为何这般觉得?”
  自己哭着挖的坑,死也要填上。巫楚南道:“您看您长得如此美,您如此有才,还有实力,是人都对您的魅力无法抗拒啊!”说到最后,巫楚南隐约带上了点哭腔。
  放过我吧!巫楚南在心里大喊,他现在只想跑回屋里钻进被窝大哭一场。
  好机会!旺财趁机又控制巫楚南,巫楚南身体不受控制,狠狠扑进钟霜怀里:“大人,小的便是其中之一!实不相瞒,我已经对您芳心暗许许久了!”
  钟霜被巫楚南这一抱吓到了,几百年没人碰过他,猛然贴上的体温让他感到不适应:“楚楚,你好好说话……你我二人才见过几面……”
  “您只见过我一面,可我是一直默默跟着您啊!”巫楚南说着便不怀好意地将手伸进钟霜的衣里,他没穿多少,竟真是只披了件薄袍。
  旺财你在干什么!我会死的!巫楚南内心泣不成声嚎啕大哭,声音都隐约带上了颤声:“大,大人,小的喜欢您很久了……”
  钟霜将他试图再往里摸的手抓住:“楚楚,你先停一下,我受不住。”
  巫楚南此时此刻一用力,终于拜托了旺财的控制,他红脸嚎啕大哭,甩头离去。走时长发不受控制的抽了钟霜一脸。
  “好疼。”钟霜揉揉脸。他突然对此人来了兴趣,转头对婢女道:“去查他的来历。”
  语罢,钟霜便跟着小灵猫一路追了过去。
  巫楚南蹲在地上捂脸大哭,旺财过去轻轻拍他一下,巫楚南耍脾气道:“你别碰我!我以后怎么见人啊,我是不是死定了……我,不行,我现在便回去收拾包袱走人,从此江湖不见,我要回家……”
  旺财正想安慰他,却骤然见了不知何时在巫楚南身后的钟霜,它吓得全身炸毛,飞快跑了。
  巫楚南却没有注意,依旧自顾自的说道:“以后他走他的光明大道,我走我的小独木桥;我啃我的窝窝头,他吃他的美人肉……”
  “独木桥多不好走啊,不如和我一起走光明大道。”钟霜笑着用玉笛轻轻一敲巫楚南的脑袋。
  巫楚南被钟霜吓到,也不打算装了,破罐破摔吧!他今天便是反魔教教主第一人,希望武林盟主能记住他!
  巫楚南哭着大吼:“钟霜!”
  钟霜识趣地听他继续说下去。
  谁知巫楚南碰上钟霜的眼神,气势便逐渐弱了下去:“你不要以为我好欺负!从此以后,我,我……我,我就走了!”
  钟霜默默看他一会,后用笛子给他吹了一曲。缓缓笛声渐渐弱下去,巫楚南的哭声也渐渐弱了下去。
  “不哭了?”钟霜笑道。
  “不哭了。”巫楚南抹掉眼泪,“要杀要剐随你便吧,吃的时候记得给我配天下最好的厨子,做的好吃点。我死而无憾。”
  钟霜哑然失笑:“你以为我吃人?”
  巫楚南惊道:“难道你不吃吗?”
  钟霜道:“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巫楚南心道,那巧了,改天他便去茅坑吃饭,还必须拉着钟霜一同去:“那您……早说啊,是吧?”
  钟霜不紧不慢道:“楚楚,我觉得你挺好玩。”
  好玩到死。巫楚南点头,钟霜继续笑道:“正好我缺个服侍我的人,不如你来吧?”
  “啊?楚楚可怜!”巫楚南大惊失色。
 
  ☆、初遇⑵
 
 
  巫楚南感到害怕,他若是拒绝,可能会引来钟霜的勃然大怒,之后他死得不明不白;可若答应,那岂不是急着往虎穴里钻?
  巫楚南一时进退两难,只能低头不语,以沉默回答钟霜。
  钟霜见他这般模样,也不强求:“不愿意便算了吧,我只要心甘情愿的。”
  眼前的魔头竟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巫楚南闻言仍不敢轻易放下戒心,如此更好。他方要开口谢钟霜,可恶的旺财又控制他道:“哪里哪里,小的很乐意,求之不得啊!”
  说完,巫楚南便睁大了双眼,鼻子酸涩,甚至想一头撞死在树上。他改日得闲必定要尝尝猫肉究竟是不是酸的!
  钟霜挑眉,这不是眼前小家伙的真话,可能是灵猫操控着说的。他也不拆穿,只是道:“好啊,跟我来。”
  于是巫楚南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钟霜来到他的住所。住所竟是相当朴素了,一座小木屋孤零零的建在半山腰。
  巫楚南还未进屋前,觉得这里面一定别有洞天,可进去一看,这环境还没他家好。
  钟霜似乎看透了巫楚南的想法,他倒茶道:“不喜欢?”
  巫楚南摇摇头。钟霜又道:“山顶有个洞,那里才好,这只是个……嗯,半幌子。”
  半幌子又是什么鬼?巫楚南不懂,也不想揣摩。他恭敬道:“大人,那我以后给您做什么?”
  最好不要太过麻烦,他还要去找巫季呢。
  钟霜坐在太师椅上,拖鄂跷腿,眼中含笑道:“嗯,你想做什么?”
  “……大,大人想让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我便让你做什么。”
  “……”巫楚南这辈子再也不想和别人交谈了,他急道,“大人,您别折煞我啊!”
  钟霜觉得这小家伙越逗越有意思,最好还是会哭的那种,稍微脸带点潮红……嗯,可爱得很。
  “好吧。”钟霜道,“倒水,更衣,陪我聊天。”
  “没了?”巫楚南道。
  “怎么,难不成你还要陪我睡觉?”钟霜见巫楚南羞得将脸别过去,又笑了,“我觉得可以。”
  “小的并不会……陪.睡。”
  “看你也不会,我可以教你。”
  眼看巫楚南快要哭出来,钟霜终于不逗他了:“好了好了,不用,就生活起居,陪我解解闷。”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