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和师兄大战前》【完结】──灰灰灰常野

时间:2021-05-30 15:55:41  作者:灰灰灰常野
 
 
第1章 
  逍遥派内皆知,万星之和他的大师兄沈流不对盘。
  身为传闻中的男主角,本人曾亲自回答过这个问题,“你们不觉得他长很欠揍吗?”
  有师兄弟当即不解,“沈师兄剑眉星目,风姿特秀,万师弟你是眼睛不好使还是脑子坏了?”
  本人很无奈,“师弟,你就不觉得沈师兄嘴角扯平,手一背,就跟那个老是对我吹胡子瞪眼的执教长老一样样吗?”
  “我真的很讨厌沈流,尤其是他被沈震海那老头当成标杆夸,得意的像他亲生儿子一样。”
  “往往这个时候,震海老头就会阴阳怪气我一顿。”
  “反差太大,恕在下不能接受;讨厌一个人,那就要厌屋及乌!我,万星之,从不给自己留退路!”
  而传闻中的另一个男主角嘛……我以为沈流会冷哼一声表示不屑,抑或一张冷脸表示无关,但都没有。
  流传度最广的,是沈流面容平静地澄清:“没有这回事。”
  没有哪回事?
  我从未受到如此大的屈辱,沈!流!我!要!给!你!好!看!的!
  傍晚,我就摸黑去厨房把属于沈流的那碗白菜排骨汤里加了一勺盐。一满勺哦。
  晚上,我站在院子里等沈流来兴师问罪。
  嗯,院子四周宽阔,逃跑的方位多。不错,不错。他要是打我,我就大喊起来,非得在众人面前揭穿他不可!
  我从吃的很饱,一直等到饥肠辘辘,沈流都没有来。
  这么看不起我吗??!!气得我当即跑回屋子吃完了二师兄特意给我买的芙容斋三花糕。
  气死了。一盒甜糕就这么被我吃完了!
  气死了气死了!沈流还钱!
  -
  “星之,你怎么要回去?我来晚了?”
  月怜师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动听,等等,有什么不对!
  “徐月怜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她好得瑟,我面无表情甚至非常平静,“你鞋子是不是垫内增高了。”
  “绝对是!”
  我怎么可能是本门最矮的一个呢!怎么可能比我小的都比我高了!
  一定是因为我昨晚没好好睡觉,看走眼了。沈流!都怪你!
  “哎!怎么就跑了呢……”徐月怜气愤地跺脚,“我又要站在第一排了!”
  我不是不乐意接受自己最矮的事实,真的。
  我不想进去,是因为昨天把沈流晚餐变得巨咸无比。沈流昨晚没来,就会秋后算账。从今天起,我要时时提防他。
  至于师父的安排,大可不必听。我虽为内门弟子,但资历尚浅武功一般,正常情况下只需留在门内好好练功,浑水摸鱼。
  门派事务自有冤大头操心。沈流,不要对号入座。
  -
  我错了。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我宁愿在一众同门前被公开嘲笑,也不会逃走。
  如果我没有走,我或许可以当场耍泼打滚求着师父我不要历练……而不是无助地接受这个噩耗。
  “历练同行是沈流?!”
  “是啊。童师姐陪月怜师妹,大师兄可不陪你嘛!”李二师兄好笑地看着我,“至于这么激动吗,嘴都合不拢了。”
  那是痛苦、悲愤,以及无助。二师兄的眼睛不好使。
  “师兄,你呢?”
  “我另有要事。”或许是看到我心碎的拼都拼不起来了,李见青决定装出个知心师兄的样子,“大师兄还是很可靠的,起码你的人身安全有保障。”
  不!不会的!他肯定会趁机报复我。比如让我喝满碗盐水,或者下泻药!甚至死在外面,不明不白……
  总之,我要出了什么事,他一句“意外”就可以打发。
  “星之,你对大师兄是不是有什么偏见?怎么感觉你很怕他……”
  我看着傻不啦叽的二师兄,心里一百个清楚我不能告诉他真相,“他对我很凶。”
  “嗯?怎会?”他明显是不相信我的说辞,故意逗我,“他哪里凶你了,我给你凶回去。”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二师兄唯一的长处就是跑腿。不然何以沈流“嗯?”了一声,他立马就开溜了。
  沈流是聪明人,他没选择在青天白日下对我施以毒手,只是勾起一个残忍的笑通知我,“明日寅时便出发。”
  我哭了,“师兄,辰时可以吗,我起不来QAQ”
  他竟然同意了!
  我决定把小本本上沈流的九九八十一条大状划去一条。
 
 
第2章 
  出门历练真的太可怕了。
  晚上竟然要和沈流睡同一张床!
  “以防万一。毕竟你,修为尚浅。遇事无力抵抗。”
  我真诚地看着他,“师兄你睡地铺成吗?我不习惯旁边有人。”
  抛开我的成见,沈流长得实属俊美,纵然一丝不苟却也有让人心神摇曳的风姿。但性子着实恶劣,“钱是我出的。”
  “我可以出钱。”为了(远离)你,我可以把私房钱拿出来。
  但我立马又领教了一回,“不许去。”
  “凭什么!!”
  沈流真的很不讲道理,是不是?
  但他这回没话说了,我喜滋滋地准备起身。
  嗯?
  沈流你拽我袖子干嘛?衣服要是破了烂了,我可就找你赔。
  我看见沈流凝视着我,我看见他正气凛然又坚定沉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迷茫,“星之……我们之间,关系什么时候变差的……”
  这话有歧义,不等我反问,他又说,“你小时候还要我陪你睡来着。”
  我错了。
  我就不该和他说话。
  “有吗?我不记得了。”
  “就是你刚入门的时候。那天晚上,我看见你……”
  够了!不要一本正经地提人黑历史!
  我捂住了沈流的嘴,不想听他叭叭。但由于心情迫切,一不小心坐在他大腿上了。
  有一个明显的事实是,我远远打不过逍遥派大师兄。沈流一把抓住我的两只手,一把握紧了我的腰。
  姿势有点让我不适,说话人却很平静,“星之,你对我有敌意。我不知道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知道哪里冒犯了你。”
  “之前忙于门派事务,四处奔波,没能跟你好好谈谈,我希望今晚能把话说开……门内师兄弟,总该和气相处。”
  “况且,”他停顿了一下,开始追忆,“我和你都……”
  “师兄,”我不想提这事,“我不想你可怜我。”
  “星之,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坚强。”
  我知道沈流在想什么,想起师父当年抱着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的我,告诉他们我们村被一股来历不明的势力灭门了,只余一个躲在柜子里的我为他所救。
  村子受了无妄之灾,被罗门牵连。我真是可怜啊,全村人都死了,但我又何其幸运。所以师父教育我要心怀善念。
  我实在不想谈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不知道沈流为什么这么没有眼色,“我没什么好可怜的。懂吗?”
  沈流眉头紧皱着,目光深沉起来,看上去没懂。但我拒绝谈心,“好困,想睡觉了。”
  ……
  敌不动,
  我动也。
  我万星之,向来是一个机智善变、审时度势、能言善舞的人。
  我放松身体,把身子都压在他身上,用头在他颈窝蹭,“我们和好和好。求求你喽,师兄,我好困呐~”
  我感到沈流身体变得僵硬,心里窃笑他恐怕没见过我这种场面,傻傻的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于是,继续在他颈边嘟囔。嗯?沈流身上为什么有一种该死好闻的味道?
  他果然受不了,咳了一声,不自然道,“你快睡吧。”
  我麻溜地脱下外衣,走到床里边。
  沈流也躺下了,平躺着。
  如果旁边是二师兄,我大概会忍不住叭叭:平躺着睡舒服吗?师兄你这么一丝不苟吗?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像躺尸吗?你躺尸多久了?谁教你的啊?
  但旁边是沈流。我不禁去想一些更复杂、更有意义的事情。
  -
  我打死也不愿承认自己醒来的时候是扒着沈流的。
  沈流眼睛闭着,应该还没醒。
  外面透着白白惨惨的月光,帐内光线昏暗,而凭借良好的视力,我可以看见沈流鸦翅般的长睫。沈流的睫毛很不衬他,是美人摇扇般勾人心痒,活活让金刚的怒目变得亲切温和。不过,沈流的性格还是非常少林寺的。
  我忽然就想起了那个月光昏黄慵懒的夜晚。沈流是个好人,他很善良。
  该睡觉了。
  我翻过身,强迫自己浅眠。
  因为我很怕自己说梦话吵醒沈流。
  -
  令人惊喜地是,我居然睡到了自然醒?
  并且发现自己竟然有卷被子这项技能。
  沈流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似乎在调息。
  “沈、师兄,我饿了。”
  沈流真是个好师兄。
  凡是把饭菜端在我面前的,都是好师兄弟姐妹。太体贴了!
  如果没有一边吃一边说,“星之,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就更好了。
  我讨厌别人怜悯我,并且自认不需要。可是眼前这个人我打不过,只能乖乖接受了。
  “谢谢师兄。”
  童师姐说我长得是桃花眼,笑起来眼睛就像月牙儿,可爱又无辜。希望能让沈流相信我的诚意。
  沈流却忽然站了起来,整个人像一张绷紧的弦。。
  师兄你有事?
  还是,我表现得太没诚意了?
  我当然瞪了回去,脑子里飞速寻找怎样让沈流相信我的办法。但沈流却不和我玩了,他肩膀松懈下来,坐回去,还给我夹了一块糖酥饼,“你多吃点。”
  呼。“谢谢师兄。”
  我给沈流夹了片青菜。
  不是我不识相,“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的道理我还是晓得的,只是沈流早上都只吃白米饭、青菜和鸡蛋的——报恩要往人心坎儿上报才对。不然何以是“报之以琼琚”而不是“报之以土块”?
  我不得不再一次感慨,我真聪明,我真棒。
 
 
第3章 
  但聪明的我此刻却参不透这次历练的意义;也问不到师父,他老人家每次开会前后都无影无踪;至于掌门,是会不干涉的。
  一路上既没有行侠仗义,又没有去拜访其他门派。总之很无聊。而且是徒步行走,沈流说这是修行,但我更想骑马,坐车就更好了。
  沈流安慰我,“没有行侠仗义的机会,说明江湖太平,是好事。”他让我再忍耐些,会带我去金陵城见见世面。
  “金陵城是不是有很多漂亮姐姐和好吃的?”我问道,沈流冷着脸回答,“我不会给你钱去玩的。”
  我“哦”了一声,然后乖乖巧巧地继续烤鱼。
  我才不担心到时候没钱呢。
  但是!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来,毕竟白嫖很快乐(此处和后面他俩睡了,受觉得白嫖不快乐了,因为到时候编,如果花钱,就能随时随地),“好师兄,你带着年弱的师弟住荒郊野外,良心不会痛吗?不觉得需要给点赔偿吗!”
  沈流沉默了。我想他肯定没有痛哭流涕地捶打自己的良心,并且醒悟给他的师弟一点银子做补偿,因为他说,“我从前都是这样过来的。”
  初秋的夜晚薄寒料峭,夜风吹得我有点冷。
  “盖着吧。”
  沈流仍别着脸,却向我递出自己的外衫,“晚上冷,你将就下。等到了村镇,就住客栈。”
  作为一个良心尚在,且真气出了点问题的人,我还是说了句“谢谢师兄”才接下。
  -
  夜很静风很柔,篝火簌簌地烧,头顶星子如海沙,我又睡不着了。
  可能是因为沈流在身旁吧,近得一勾手就能碰到。他和他衣服的气味让我有点窒息、茫然。
  而我一闭眼,满眼是斑斑驳驳的血,在墙上、地上蜿蜒成夺人性命的蛇。嘶,嘶——
  我好怕。我当时好怕的。怕的哭都哭不出来。
  “星之,你怎么了?”不知不觉中,沈流抓住了我的肩膀,想来是发现了我的异样“你,很冷吗?”
  “有点儿。”我真的有点儿委屈了,毕竟我对风餐露宿这种事还是很陌生的。
  童大师姐曾说我是少爷命,皮滑肉嫩,娇里娇气。她这话只有中间一句对,我的确天生丽质,但我不爱撒娇(是因为没有人能让受撒娇,沈流很久不理会他了)。况且平心而论,逍遥派绝对没有一个人把我当金贵的少爷对待过。
  我听见他问:“要我、抱着你吗?”
  ?说实话,我有点紧张,并且想拒绝这种亲近。
  沈流却误把我的沉默当默认,抱住了我,让我刚好能够靠在他的胸膛上。
  啊他好主动,算了,就抱着吧。
  算了,这样确实暖和点了。我有点烦躁。
  “星之。”这种低沉且略带柔和的声音是讲故事的必备,像春风吹过树叶的沙沙,但沈流只说了句“快睡吧。”
  我有点想哭。但我很好地隐藏了鼻中的酸意,合上眼睛,让自己回归黑暗。
  -
  我睡觉一向不大安稳,况且心事缠身,天刚放亮我就迷迷糊糊地醒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