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朝朝暮暮美人妆【强强】──全是套路

时间:2021-05-26 13:27:23  作者:全是套路

 

 
  ☆、第 1 章
 
 
  这是4444年,政府公布search计划,派遣人员寻找新能源来维持世界运转。在这个共同目标下,为方便管理且可以获取足够多的派遣人员,一套全新的价值标--VALUE准应运而生。世界法典变为一部,评价着每一位公民的价值。。。
  你想要活下去吗?
  你想要令自己升值吗?
  VALUE为你量身品值,帮助你充分了解你自己,发挥你真正的价值!你的一切都可以被准确计量而出!
  那么一个人的感情价值多少?
  这便是我们今天的故事,故事发生在近代的一个国家内。。。
  魏国内。。
  这茶馆客栈往往是江湖人来来往往的地方,有人的地方,自然少不了几句饭资杂谈。这不,已近晌午,日头大盛,只见几位公子缓缓下楼,挑着一个角落歇息准备用餐。小二端着茶水上前,抬眼便看见了对面日头下的那位青衣公子,咦,生的真是好看,简直可以说是,怎么说来着,记得那个说书大爷用过这个词,啊,像神仙一样,对,仙人之资。真是一个漂亮的郎君。那小二却是眼都看直了,连茶水溢出来了都没有察觉。
  却见那青衣美人突然冲着自己一笑,“茶水洒出来了。”小二的脸更红了,等等,他是说茶水洒了?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赶紧给客官您擦一擦。”小二低头一看,可不是,赶紧拿布擦拭着,余光一扫却看见桌子边青衣美人的手按在身边一位墨衣少年的手上,那墨衣少年分明是想拔剑。小二吓得不清,连桌子都不管是否抹干就慌不择路地跑了。
  “算他跑的快。”
  “还不是你吓得。”
  “那还不是因为这小二长得便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这般看着白泽你,真是不知死活。要不是你拦住我,我真想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人只是看一眼,也没有什么损失。出门在外还是不要太招摇。”
  “还是白泽你人好,嘻嘻,长得也好!”
  “赵梓敬,安静!”一男生打断了少年的声音。
  “严之初,你说什么?”赵梓敬便要拔剑
  一旁一直不说话的男子按住了赵梓敬的剑,比了一个闭嘴噤声的动作,后又指了指身后的人。赵梓敬安静了下来。。
  声音传来,隔着几桌,传来了几个游人谈话的声音,只听见几人围住的一名男子慢慢悠悠地说着。。。
  近来,魏国接连发生好几件大事,先是墨宗擒获冥宗四大护法之一的谢君愿,逼着冥宗交出墨宗独门秘术典籍,冥宗却半分动静都没有。后是墨宗主一门全家被杀除却那墨宗尹家老二尹长信一人生还。因为这件事江湖上对冥宗更加忌惮,本就非魏国宗门,乃是边境传入的异教门徒,怎么敢如此嚣张。更有好事想要扬名立万者打着要替□□道的旗号,攻上冥宗山门,当然是连护宗大阵的第一关溺水河也过不了,少数轻功优异者也败在了那毒林迷阵中。哎,难啊,真是不知死活。
  岂有此理,难道就没有人可以管一管这冥宗吗?一个番外□□居然敢如此对待墨宗,是不把我们武林放在眼里吗?
  欸欸欸,打住!打住!你这么义愤填膺干什么?这件事本来就有一些疑问。首先墨宗虽然是武林第一机关巧械宗门,冥宗进入武林的时间是晚了些,但是人家后来居上啊!反倒是墨宗一直都没有什么能术出来。所以这个偷盗一事我觉得倒是为可而知!而且,冥宗可是朝廷亲口承认的,是和朝廷有合作的,不要一口一个番外□□。
  笑话,难道堂堂墨宗宗门还会反口欺诈不成,再说人证已在。有合作又如何?谁不知道朝廷那些狗官是如何勾结迫害我们武林中人的,我还会相信他们说的狗话?
  欸,兄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或许冥宗是番外而来,但不一定是□□啊。这件事,我最近还听说了结局,那墨宗一门不是只剩下一个半身残疾尹长昭吗?江湖上本来都以为这墨宗是要消沉了。嘿!你猜怎么着?在新一届的武林大会上,那尹长信带着门徒硬生生从正大门走进了大堂,怎么样?想不到吧,墨门还有这般巧术!那尹长信在大会上直接便解释清楚了,这件事和冥宗无关,乃是门内叛徒勾结闵国,想要偷盗秘术贡献给闵国军,所幸被冥宗护法谢君愿识破拦截,只是被墨宗主误会,所以便擒获了谢君愿。叛徒见偷盗不成,便里应外合,构建闵国杀手,这才造成了墨宗惨案!所幸谢护法不计前嫌,及时赶到才救下了墨宗独苗尹长昭啊!怎么样?人家墨宗主都亲口这么说了!说明冥宗的确不是□□啊!。。
  话还没有说完,一个小石头就投进了这位看官嘴巴里。
  “谁?哪个敢偷袭?出来,敢偷袭还不敢承认了是吧!”
  众人哄堂大笑!
  “就是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梓敬!”
  “梓敬!”沈白泽想拉住赵梓敬,人却早就起了身。
  “我。。我错了我错了。”天啊,是苏北剑传人赵梓敬,那人一听到这名字,便怂的只敢认错。
  “错了,知道错哪了吗?看你这样子,我赵梓敬,在这里告诉你们,不管那冥宗是如何动作,如何与朝廷勾结,再怎么修建边境,建造关门,都改不了它本身就是□□的事实。你们为了如今的一点功绩就可以忘记当初冥宗是如何迫害我魏国人们,是如何欺辱我中原武林的吗?这是耻辱,怎么能忘记?小爷就是要你们记住冥宗,无论如何洗白,都是□□的事实!如果我再听见一句今天这样的话,休怪我苏北剑无情!听见没有!”
  “听见了听见了。。”众人只敢点头。
  赵梓敬坐下,歪头看着沈白泽,“白泽,我干的好不好?”叫他们欺辱你。
  “好。”沈白泽良久无言,只一句好。的确好,冥宗怎么会是正道呢?如果冥宗是正道,那么被冥宗灭门的我们沈氏一族又是什么?□□吗?
  一旁的严之初却是拉起了沈白泽的手,却见掌心指甲划破了皮,沁出流血。哎,不由轻叹。“小心些!这个仇我们一定会为你报的。”说完便取出续骨膏为其涂抹。
  ”是啊,白泽。不用担心,等我们治好你的病,我们就一起攻上冥宗,为伯父伯母报仇!”
  这时一位黄衣公子走了过来,“任南星!你怎么现在才来!”
  “我不是去给白泽买糕点了吗?快尝尝,新出炉的枣香糕!白泽最喜欢的甜糕!”
  “都快吃饭了,你现在买过来有什么用!”
  “买了怎么没有?”
  “别吵了。我喜欢,谢谢!”沈白泽拿起一块糕点,“很好吃!谢谢!”冲着任南星一笑。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任南星羞涩地摸了摸头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赵梓敬不服气地双手环抱。
  客栈里不准提江湖之事,还不能提风月之事吗?
  “听说没有,那含香馆今日来了一位头牌,那身姿样貌丝毫不输女子,就连芙蓉园里的花魁都比不上。”
  “你逗我的吧,一个男人能好看到哪里去?”
  ”嘿嘿,能好看到让你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看是你没见过世面,拿这种小破地方的小倌馆和京都名满天下的芙蓉园比。我可是见过芙蓉园里的娘子的,那一个个身段婀娜多姿,面貌妍丽脱俗,那花魁娘子更是难得一见的貌美,见之一面可三日不食。”
  “三日不食?我看是你的钱包让你不食吧。”
  众人哄笑。
  “去你的,见花魁娘子一面可是千金难买。我还是一次偶然,花魁出街去拜佛才看见的,那样貌身段。。。”
  “口水口水!你难见到花魁娘子,但是这小倌是不难见到的啊!而且听说样貌的确不一般,一直被那含香馆藏着掖着,半分面都没有漏过,就是为了今晚,初夜拍卖~”那话音到了最后竟是下流了起来。
  “那可得好好看看了。嘻嘻嘻”
  
 
  ☆、第 2 章
 
 
  大厅里,这谈话声愈发龌龊,几人听不下去了,便上楼休息。严之初要出门采买药物,需要一人帮忙拿东西,就把任南星带走了。
  车上的垫子似乎可以加厚些,因为这几天路上的石头有点多;可以买些熏香,白泽似乎这几天有点难受;还有一些话本,白泽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严之初看着眼前跑来跑去的任南星,一点点看着这人手上的东西越来越多,到底谁是过来帮忙搬东西的人。两人还去了一趟药铺,将药品补齐。出来的时候,任南星端着大包小包,严之初拎着一袋袋的药。
  突然一个人影冲向了严之初,严之初直接一转身,那人跌倒在地上,头巾滑落,地上的人抬头望了过来,露出了一张艳丽无比的脸,眼角通红,一滴泪不由滑落。前方的任南星听见 声音,回头瞥见了地上的人儿,不由地晃了神,这真是一张令人难忘的脸。却见地上的人爬了起来,继续向前跑着。后面追上了几个家仆打扮的人,冲开严之初和任南星两人,把跑着的那人压倒在地上,抓了起来往回走。那人挣扎地厉害,眼泪不停地流着,任南星看见没由来有些同情,听说是含香馆里逃出来的人,要被抓回去。路过两人的时候,那人咬脱一人的手,扑到了严之初的腿边,抓住严之初的腿,望着严之初,越是向上望那眼泪越是溃堤,像是在挣扎求情,嘴里啊啊啊的叫着,好不可怜。任南星想着,原来还是一个哑巴。
  可是,严之初丝毫不为所动,一抬脚将那人踹开,那人便被仆人拉走了,走得时候还在叫着,流着泪不停挣扎。仆人跟严之初道了谢,离开了。任南星有些不忍心,想要叫住那些人,却被严之初拉住了手,“别多管闲事。”
  两人回了客栈。忙完了一切,严之初回房准备洗个澡睡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少谷主玉佩不见了,明明是挂在腰间的。严之初去了任南星的房间,也没有找到,两人一回想,同时想到了下午的那个被拖走的人。严之初铁青着脸出了门,任南星想起了那人泪淋淋的脸,怕严之初控制不了脾气会对那人动手,别最后惹出事端,便跟着严之初出了门。
  两人去了含香馆,馆里真是好风光。今天真的很热闹啊,听来往的人说,馆里今天要举办初夜拍卖,老鸨可是准备了好些美人。严之初招来一个仆从,打听到下午逃出去的人,原来那人也是要今晚拍卖的。严之初想见那人,可说是仆从却说见不到,如果想见面必须拍下,否则今晚是见不到面的。可是明天,便要起身离开了啊,时间可等不了一个晚上。严之初决定偷偷上去看看,任南星跟着严之初的身边,严之初回头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两人躲着人,来到了那人窗口外,透过半掩着的窗,看见了里面的景象。任南星便看见下午遇见的人站立在一个看起来像是老鸨的人的面前,老鸨叫那人将自己的裤腿拉起来,那人磨磨蹭蹭地拉起,老鸨拿起一根竹条直接抽上了那人的小腿。那人像是承受不住,跌倒在地,拉着老鸨的裤腿,灯光下淌着泪。任南星还没有见过有谁哭着的样子也这么好看的,目光不知道放在哪里,别开脸,却见到严之初一脸冷漠绷着脸的样子。那人被老鸨叫人拉起来扶着,老鸨像是生气了,抽那人小腿的力度更大了,鞭鞭透着红,甚至有血丝泛了出来。任南星看不下去了,怎么这样打人,便要冲进去,却被严之初叫住了,“走吧。”
  “可是,那人。。”
  “。。”严之初没理睬任南星一眼,转身直接离开。任南星看了一眼房间里的人,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跟着严之初下了楼。
  “你就这样放任不管吗?里面这般欺凌也唤不起你的同情心吗?”
  “你有同情心为何不进去?不要说得这么好听,我们这趟出门就是为了白泽的病,你一个外来者,想加入白泽同意了,现在你要去惹是生非,请不要带上我们,我们还不想节外生枝。你现在就可以为了你的正义上去解决,但是当你一旦决定了,就不要再跟着我们了。我们不希望带着这么一位正义人士。”
  “你。”
  “怎么?要上去吗?”
  任南星却是没有动作了,不可以,白泽的病的确更重要。就算严之初如何冷漠,却也是说的有道理。
  “尽然任大侠不想上去,那么我们便在这台下等等吧。”
  严之初和任南星等在了台下,看着台上来来往往的美人,任南星脑海里却不由地回想起房间里那人抬着头,流着泪的模样,也不知道那人现在怎么样了?挨的打还疼吗?任南星还是没忍住,转头想问问严之初,可不可以把那人救出来。却看见严之初坐在椅子上,淡定地闭目养神。周围人窃窃私语。
  “这就是你说的头牌?”
  “急什么,还没有结束呢”
  “哎,美人在哪呢?”
  台上报幕人,宣布着下一位演出着,顾京,带来一曲剑舞。任南星没了兴致,又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却见那人从楼上缓缓走下来。观众席上原本还闹哄哄的,却是突然安静了下来,像是生怕惊扰到下楼的美人。
  那人身穿一身红衣,墨发被束起,额间贴上了一个火凤花的红色花钿,脚步轻缓,仿佛步步生莲。任南星觉得他还从没有见到过可以将红衣穿的如此好看的人,这人真真是极衬红色的。顾京在台上踏着鼓点舞着剑,鼓鼓生风,清正的身姿,却映着一张娇艳的脸,看起来别具美感。突然,顾京一个站不稳,跌倒在台上。任南星这时才发现顾京红色的裤腿早已紧贴着小腿,身下沁出了血滴。原来,顾京脸上的汗不是舞剑太辛苦流的,而是腿伤太严重流下的冷汗。顾京的脸色惨白,皱着眉头,眼角微红,似乎有眼泪要流出,可嘴唇抹着唇红艳丽无比,额间的花钿衬着细白的脸更加娇艳,好一副美人蹙眉图,勾得人想要上前保护,又充满了凌虐感。
  这一跌,台下的人又开始闹起来了,纷纷心疼不已。任南星再也忍不住了,上台去将人扶起。顾京抬起脸,看着眼前的人,不由得一愣。一滴泪恰时从眼角滑落,美人垂泪,任南星更加怜惜了,忽略了顾京的呆愣,可能是美人没想过会有人来扶他吧。
  台下的人看见有人冲上了台,纷纷想效仿,老鸨赶紧制止了众人,把任南星赶下去,却见严之初也上了台拉住了顾京的手。于是掐住声音,说道,“这位客人,想要包下顾京的初夜,也不用这么心急嘛。可以等竞选结束,拍卖获取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