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在妖管局兼职后我脱单了【 强强】──淮以

时间:2021-05-04 15:48:07  作者:淮以
 
 
第1章 
  夏天的夜晚,吹来的风就像是过了一遍暖气,又热又闷。
  屋内中央空调的冷气挟裹着往门外跑,驱散迟暮一身的燥热。
  迟暮捏住领结,白皙修长的指节微微用力扯开,松垮挂在脖子上,崩开的扣子处锁骨若隐若现,宛若精品瓷器。
  他去浴室冲澡,站在花洒下仰起头,双手扒拉着发丝捋到脑后,任凭水流冲刷过他英俊的脸庞。水流在他高挺的鼻梁处绽开水花,顺着两颊缓缓流下,温热的水让人身心舒畅。
  只是这种舒畅不过片刻便变成刺骨的寒冷,硬生生冻的迟暮哆嗦了好几下。
  “怎么回事?”迟暮眉头微皱,关掉花洒的开关再次打开,冷水又变成热水后他才冲完这个澡。
  客厅大亮灯突然闪了几下,无声播放的电视画面正放到男女主角进行激烈的争吵,女主那生气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要掀翻男主的天灵盖。
  紧随而至的是屋里冷气突然凉彻入骨,让人从脚底板直上心头的发寒。
  迟暮被冷的差一点想原地变身,最后还是选择默不作声地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觉得不是那么冷了之后才回房间,躺到床上却突然收到来自妖管局友情提醒的短信。
  妖妖灵:【各位神兽请注意,各位神兽请注意!天气逐渐变热,死亡率直线下降,妖怪们也都在忙着避暑!如若不是我局工作人员,遇上偶尔那么一两件求愿事件,请尽快上报妖管局,我们会派出专业人士处理,望告知!】
  “……”迟暮每年都会收到这么一两条叮嘱短信,庆幸的是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再遇到被求愿,所以看过短信之后完全不放在心上,倒头就睡。
  缺角的月亮藏匿在云层之后,让这片在深夜依然热闹的城市陷入更深的黑暗。
  迟暮沉浸在迷蒙的睡意中,意识忽高忽低的沉浮,恍惚之间似是而非的听到一阵非常有规律的敲击声。
  隐隐约约的十分不真切,就像是他的幻觉一般。
  咚,咚,咚。
  沉闷的敲击声逐渐加重,沉浮的意识倏然破出海面,迟暮睁开双眼。
  时间正好是凌晨十二点半。
  除了送他这个房子的胡自狸,迟暮想不通还有谁知道他在这个新屋子,所以他本能的以为是胡自狸半夜来找自己的不痛快。
  身为大明星,居然还有整人的恶趣味呢?
  想到这里,迟暮翘了翘唇角,眼中的锐利已然消失,他整理了下面部表情,换上不爽和傲慢的表情翻身下床去开门。
  可是大门外空荡荡,别说胡自狸的人影,就连一只蟑螂都没有路过的,只有走廊上的灯光洒满整个空间,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白色灯光照在雪白的墙壁上,在瓷砖的折射下投出无数刺眼的光晕。
  迟暮摸了摸下巴,把门关上。
  咚,咚,咚!
  就在他刚转身离开,门上又传来三声极有规律的敲击声。
  这一次和之前不同之处在于快而急切,力道重的仿佛敲在人脆弱的心脏上,让人心惊肉跳。
  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几秒,迟暮觉得有些不妙。
  别是有妖怪或者死魂找上门了吧?
  他没有离开,站在门前,看向猫眼,只有看到一片血红,根本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猫眼坏了?
  迟暮收回视线,想到今天浴室的水毫无征兆变冷,空调突然极速降温,再加上这个猫眼还什么都看不清,迟暮一个没忍住,在听见门上又传来三声敲击,立即隔门骂道:“敲敲敲,敲什么敲!你要是再敲门,被我逮到头都给你拧下来信不信!”
  中气十足的吼完这一句,迟暮耐心的等了一分钟,没再听到敲门声后,心想自己的威胁够劲儿,是妖怪是死魂都消停了。
  他心满意足的回房睡觉,只是在意识沉浮沉浮间,踏入梦乡只差临门一脚,迟暮敏锐的感觉一道视线在看着自己,那目光黏黏腻腻的,泛着森冷的阴寒和空洞,让人感觉十分不舒服。
  到底那一脚还是稳当入球,迟暮心大,很快睡着。
  …
  第二天清晨。
  身为多金又帅气的霸道总裁,迟暮非常自律。
  洗漱完毕他看了眼猫眼,发现这猫眼没坏,看的清清楚楚,只是打开门后,迟暮看到门上爬了无数的血手印,这就唬了他一跳。
  他凑近闻了闻,还真是血的味道。
  昨天迟暮还在想自己可能用不上喊妖管局,没想到这就要联系妖妖灵的节奏了。
  他哼着歌,开着跑车风驰电掣到公司,推开办公室门的同时,不忘吩咐跟在自己身后的助理:“联系妖管局的,去一趟我家。”
  “好的迟总。”单于公事公办的语气,“是胡先生送的那套房子吗?”
  迟暮点头:“对。”
  记录好这件事,单于又面无表情的说道:“董事长让你今晚回家吃饭,说如果你不回去,他就把你老巢砸了。”
  迟暮把车钥匙随手扔在桌上,手搭在单于肩膀上,搂着对方脖子把人拉近,衣袖微微上提间隙露出百达翡丽昂贵的一半钻石表盘,语气吊儿郎当:“咱俩可是表兄弟对吧?干嘛要把上下属分的那么清楚呢,那位董事长不也是你的姑父吗,你说是不是?”
  “你想说什么?”单于把迟暮的手拿下来。
  依照他的经验,只要他表哥露出咱们哥俩好的样子,他就会倒霉。
  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听见迟暮一脸冠冕堂皇的说道:“害,这不是昨天睡了胡自狸送我的房子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还总觉得有人在看我,觊觎我的美色,我脆弱的小心脏一晚上都在砰砰直跳,你看我绝美脸上这深深的黑眼圈,是不是特别大的败笔?”
  单于:“???”
  “按照老迟给我安排相亲的频率,今天指不定又是一场相亲宴。”迟暮叹口气,非常体贴,“但是我怎么能让人家娇滴滴的千金小姐看见我迟大少爷这么丑的一面呢?简直有损老迟脸面!所以你今晚记得去我家,好好的和你小姑姑、姑父以及人姑娘吃顿饭。”
  单于:“……”
  不等单于回答,迟暮哎呀一声,伸长了手让衣袖撩高,钻石表盘露出全貌搁在眼前看时间:“就这么说定了啊,都十点了,今天早上不是还有个会吗?赶紧的,开完它我要去找胡自狸,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单于:“……好的呢。”
  恨就恨他没有迟暮脸皮那么厚,嘴那么会说,不然他怎么可能让他溜的那么快!
  ……
  风和日丽,阳光普照的炎热下午。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毫无保留的散发暖气,哄的人汗水直流而下,站着不动都能原地蒸桑拿。
  作为公司老总,迟暮翘班翘的毫无心理负担,驱车直往影视城,不费吹灰之力找到胡自狸所在的剧组。
  习惯性的给全剧组定好下午茶,迟暮靠着自身强大的身份光环进到剧组毫无压力。
  导演一看到他就知道是来找胡自狸的不痛快,想着这祖宗怎么又来了之余,还有点庆幸今天胡自狸不在剧组。
  听到导演说他不在,迟暮略得意:“他是不是知道我要来找他麻烦,所以怕我了?!”
  “这倒也不是……自狸早上还在呢,下午请假去拍杂志封面了。”所以根本就不是怕你,而是工作需要。
  奈何迟暮根本不管原因,叹口气表示理解:“行吧,我知道了,他就是怕我了。”拍拍导演的肩膀,迟暮叮嘱他,“那死狐狸回剧组后记得告诉他,冲着他躲我那么积极的份上,今天我就不找他麻烦。”
  导演微笑:“……好的,我知道了迟总。”
  他到时候就怕这话说了,胡自狸第一个就要冲到他CM公司。
  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回事,据说从小一起长大,但是特别不对付,双方仿佛别着一股劲儿,没事儿就爱斗。
  从胡自狸出道开始,这两人上热搜的方式简直五花八门,简直不忍直视,但是要说两人那么水火不容也不至于,这不是过生日一个送住宅,一个送别墅,听着就让人羡慕。
  迟暮没有找到胡自狸,也懒得去杂志社堵人,自认大人有大量的饶他一回,找了几个朋友打了一下午麻将吃了顿饭才回家,甩手掌柜当的十分得心应手。
  出了电梯,他对已经洗干净的门表示了强烈的满意,结果他一打开门,就看见屋子里面到处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手印,房间里面更是充满了一股血腥的刺鼻味道,呛的人难受到无法呼吸。
  这些手印都一样大小,不止家具和地板、墙上、甚至是天花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手印,让人背脊发寒,仿佛来到凶宅。
  这要是一般人,指不定给吓出了心脏病。
  还好迟暮不是人。
  他关上门,慢悠悠的去打开窗户散味道,掏出手机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怎么了?”接通电话的胡自狸声音有些疲惫,“我今晚有戏,有事赶紧说。”
  “看不出来,你还挺忙。”想象着电话那头胡自狸俊美的脸隐在暗处,眉心微微皱起,好看的眉眼泛着淡淡慵懒,迟暮哼了一声赶紧打住脑补画面。
  胡自狸轻声嘲讽:“毕竟我是演员,年纪轻轻就拿影帝,比你这种继承家族企业还只知道游手好闲的富二代不一样,我是有职业操守的人。”
  瞧瞧这话,说的好像他自己就不是富二代一样。
  迟暮满不在乎,并且骄傲道:“谁让我招财?我就算是不在公司,公司照样能赚,你不在剧组,那剧组还能拍戏吗?”
  胡自狸:“……”
  这人脸皮真是厚的没边了。
  “不跟你废话了,就想问你这两天有没有什么情况?”
  “什么情况?”胡自狸不解。
  迟暮瞬间放松下来:“我怕你想我,所以赶紧打个电话来问问,让你听我的声音增加想念。”
  “……”胡自狸低骂一句,“神经病。”
  然后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嘟嘟声,迟暮眉梢微挑。
  他和胡自狸一起长大,两人小时候总是会被妖怪或者死魂缠上求愿。迟暮是无所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胡自狸这个普通人也会遇上,还总是一起,所以这次迟暮才不得不留个心眼。
  得知胡自狸那边没情况,他瞬间舒了口气。
  三下五除二洗完澡,迟暮开了瓶红酒拿上杯子,躺床上边喝边看电影。
  电影太过让人沉浸,迟暮一时喝的有点多,逐渐上头,迷迷糊糊的关了电视睡觉的时候不过才十点左右。
  只是他睡下去的时候,又敏锐的感觉到仿佛有什么人正在盯着自己。
  依然是那股非常粘腻的视线,又特别冰冷森寒,仿佛只要找到那双眼睛与之对视,就会坠入万劫不复。
  凌晨十二点,迟暮似是有感的坐起身,看了眼窗外黑的仿佛只有一层幕布的天空。
  只见一个穿着红色喜服的新娘子悬空在他的窗外,精致的蓝底绣花鞋掉了一只,上面绣着精巧的两只鸳鸯。她皮肤惨白又青紫,透露着一股死气沉沉的灰败之气,一双没有眼睛的眼眶周围糊满鲜血,正从黑黝黝的眼中缓缓往下流着血红色的泪,贴着她的脸颊,一路滑到她微弯的唇角边,转瞬没入她黑色的唇。
  她沾满鲜血的左手贴在窗上,指甲黑且长,而右手食中指并拢,正在有规律的在窗户上缓缓敲击,一敲,便留下不少的血迹。
  夜幕将她红色的身影映衬的诡异又可怖,而迟暮仿佛没有感觉一般,只是冷冰冰的看着这个女鬼冲着自己悲戚的又哭又笑。
  迟暮一脸冷漠,他都不是人,还会怕一个来找他求愿的死魂?
  难怪猫眼没坏,他昨天却只能看到一片血红。
  只不过是因为他都是隔着猫眼在和这个女鬼对视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另一本文已经完结,可宰。
 
 
第2章 
  空间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下一瞬被女人再次敲响的窗户打破,她缓缓地抬起双手,毫无顾忌当着迟暮的面开始剥自己脸上的皮。
  黑色的尖利指甲宛如上好的刀片,只是触碰便轻而易举的划开额头,破开一道没有流血的人皮缝隙,紧接着她慢条斯理的用指甲捻着皮,向两边缓缓剥下,露出皮下的森森白骨,以及攀附其上正在蠕动扭曲的蛆虫。
  女人剥着自己的皮,又哭又笑,声音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你想要我帮你剥皮吗?”
  明明是隔音的玻璃,可是她的声音却冲破了窗,直达迟暮的耳膜,仿佛这声音就在他的耳朵旁一般,说出口的时候他似乎都能感觉到森冷寒气吞吐在自己脖颈上的感觉,就像毒蛇一样缠绕自己。
  迟暮淡定的瞧着她把自己的皮剥到脖子后,那原本还有点醉意的脑袋瞬间被蛆虫恶心清醒。
  这一言不合就恶心人的操作是怎么回事?
  迟暮翻身下床,迅速拉上窗帘,隔绝那空中的恶心玩意儿,眼不见为净。
  也几乎是瞬间,迟暮感觉到那股粘腻的视线在他身后盯着他。
  下一秒,他耳边传来女人悲伤又毛骨悚然的声音:“为什么不剥皮?”
  靠!
  老子长那么帅,也能让你剥皮?
  迟暮转过身,就当没看到她,秉承着‘不回应就不惹麻烦赶紧让妖管局的来处理’的心态,忍着恶心绕过,随手捞起沙发上的衣服穿好,准备走人。
  明明他已经九年没有再遇到这种事了,为什么突然又有死魂找上门?
  哪里出问题了?
  迟暮想不通是哪里出问题,总之打死不搭理。
  女人如影随形的跟在迟暮的身后,剥完脸上的皮,她又开始抠自己原本就没有的眼珠,她像是要掰开自己头骨一般的狠劲,一下又一下,动作缓慢又血腥。
  见迟暮不理自己,她就宛如疯了一般,肢体开始抽搐,那只剩一只绣花鞋的脚弯出了诡异的弧度,她缓缓的趴到地上,像一只变型的蜥蜴,只不过片刻的时间,她就在客厅的墙壁上光速爬动。
  迟暮刚拿上车钥匙就看见这幅光景,也总算是知道为什么天花板上都会有血红的掌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