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攻略冷漠大佬后我真香了【强强】──南胡唐

时间:2021-05-04 15:44:14  作者:南胡唐

 

 
 
第1章 历石山
  烟雾袅袅,莲池万里,百花摇曳。
  天边一尾银白小龙飞过,发出一声响亮的龙吟。
  清池的荷华连忙微低了嫩红的花尖,朝着小龙离去的位置缓缓绽开。
  池边的几个小仙婢恭敬的也行了个礼,直到那阵龙威消失才直起身子,叽叽喳喳起来。
  “小殿下今天好像又长大了一些呢。”
  “听说昨日望日涯的莫仙尊与小殿下表白了!不过小殿下又拒绝了。”
  “害,我都习惯了,莫仙尊是这周第五个了。我们小殿下一心向道,一片冰心在玉壶,大约对于感情一事格外淡薄吧。”
  “小殿下这般的端庄禁欲,今后也不知继承帝位之后有何人能入她身侧呢?”
  神界无趣,一丁点儿八卦都能让人磕个不停,几个小仙婢讨论到小殿下的未来伴侣话更多了起来,一会说这个一会说那个,好不热闹。
  还未走远的明栩五感灵敏,几人的话遥遥传至她耳边,她却好似听的不是自己的八卦绯闻般,听的津津有味,就差拿出瓜子来听戏了。
  莲池距凌霄殿并没有多远,明栩飞至宝殿前收起脸上的懒散,将将变得端庄威严起来。
  明栩的父亲乃天地共主,她是父母下唯一的小殿下,从小便被教导,言行举止需得有度,出门在外便代表了天家威严,即使明栩本身是个活泛的性子,见了人也免不得压下来些许。
  凌霄殿内约摸是刚刚散去朝会,空荡荡的只余天帝与帝后两人坐处,似在闲聊些什么,气氛温存,明栩在门口清咳两声,一时引得二人注意。
  “父君母后,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明栩笑眯眯的调侃道。
  此处没有外人,她也就懒得再装样子了。
  天后嗔了她一眼,将她拉到身前来,忍不住说道:“才多大的人,就会笑话父君母后了。”
  明栩撑着腮帮子,一副没骨头的模样靠在天后身上撒娇:“我可不敢,父君最是护着您,我若笑话你们,他肯定又要找机会作弄我了。”
  天帝和天后自天地初开相识,相伴过苍海沧田,感情依旧好的宛如热恋。
  天帝年轻时性格顽劣张狂,这么多年下来只算是稍微收敛了一丝,龙族孕育子嗣不易,五万年前才喜得明栩这一尾小龙。
  对于天庭众神来说她是新的继承人代表着天地安稳,对于天帝来说,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小崽子不可劲儿折腾那将毫无乐趣。
  岁月漫漫,即使有天后作伴,向来喜闹的天帝也难免会觉得无趣,有了明栩,他便将一腔父爱带着闹腾浇灌这棵新新出生的小嫩芽。
  一直到两万岁,明栩都常常跟在天帝屁股后头瞎胡闹,上山下海,将三十六重天从上往下闹了个翻天覆地,日日与天帝斗智斗勇,从被可着劲儿欺负的小崽子成了偶尔能坑一坑天帝的小崽子。
  这样的日子直到她母后实在看不过去两人瞎胡闹,将天宫搅的不得安生,一手捏着天帝的耳朵回凌霄殿处理政务一手拎着小崽子把她丢去离恨天的兜率宫内请太清道德天尊好好教导才算结束。
  不止结束了,明栩的苦日子还来了。
  太清道德天尊学识渊博,为人端庄严格,时时刻刻教导着明栩为君之道,需得沉静内敛,不可堕天君之威严。
  她母后生怕她再长成个和天帝一般的张狂顽劣之人,言辞恳切的请求太清道德天尊好好管教她还不算完,还顺手请了温和普善的慈航真人偶尔来为她授课,在她几次妄图逃脱后又加派了两名镇天元帅在旁看管。
  可大抵明栩还是随了天帝,半点没遗传天后的温婉娴静,这令人头疼的性格只能自己收敛而无法磨灭掉一分一毫。
  不过可喜可贺的是几万年的唠叨和教育还是颇有成效,起码在外人看来,明栩小殿下端庄威严,光风霁月是个顶顶优秀的人儿,几乎让人忘了她两万岁之前是如何的调皮捣蛋。
  *
  天帝这回没想着作弄明栩,唤她来倒是真的有正事。
  天帝身为天地共主,上管六十四重天,下辖七十二重地,此外又另治三十亿万大法世界,近些年来事务越发繁忙,为了减压也为了锻炼继承人,常常将部分移交给明栩完成。
  这回便是下界的灵山历石山出了些怪事。
  本该长于西洲五百年一开花的蔓髓花不知为何开去了历石山。
  这蔓髓花乃是天帝的姐姐云昭帝君羽化陨落时一滴精血所化,有活死人肉白骨,助魂灵转世修行得证大道的功效,每每一出现总会引起一阵争端,这本是正常的,可历石山界内向来和平,西洲的争端被带去了历石山,毁坏的便是那处的和平,当地的地仙和凡人帝王层层上表到天宫,天帝便想着派明栩前去解决。
  明栩听完事情原委应了声好。
  这样的任务她近百年完成过好些,处理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她面色稍微严肃的了解一番详细情况,等心里有了主意这才拜别天帝天后要往外走去。
  走到一半她又转身,巴巴的冲两人说道:“下个月就是女儿生辰,父君母后可别忘了准备礼物。”
  天帝没好气的冲她摆摆手,“没忘没忘,你每年都提前两三个月日日念叨,就想着从你父君这扣些宝贝去,几万年了谁能忘。赶紧办事去吧。”
  明栩闻言放了心,这才懒洋洋的往外走,走到门口又想起了被师父们的唠叨支配的恐惧连忙站直了身子。
  天后望着明栩洋溢着愉悦活力的背影,忍不住掩嘴笑起来:“咱们明栩看着长大了,实际上还是个孩子呢。”
  *
  历石山位处中洲,明栩一阵腾云驾雾便到了此地。她神识散开便见四周时不时的分散着些散仙,地下也或坐或立着些许凡人修士,想必就是为这蔓髓花而来,幸亏当地土地公为护一方安稳,在发现异态后提前打开了护山大阵将此地封存,令一众前来寻宝的人望而却步。
  明栩用神识与结界接触,待得了它的允许后方才入内。
  历石山分阴阳两面,阴面多砾石,阳面则遍布黄金,明栩作为一条血统纯粹的小龙崽,天生便热爱追逐亮闪闪的东西,她果断的选了阳面降落,落地后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璨黄金块一颗接一颗的累积着,由小到大整整齐齐堆成了数座小山,小的约摸指甲盖大,大的却有一人高,堆积在一起高耸入云,忘不见尽头。
  地上更是铺陈着厚厚一地黄金细粉,数丛低矮的荆芑从中长出,连嫩绿的叶子上都带着细闪。
  明栩被这亮闪闪的景象激的精神恍惚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了此处的异常。
  龙作为天地宠儿,身而为神胎,蛋中便汲取天地精华,与天地有感,只需将神识四散便可知晓生态万物,可她此时却感觉不到除面前几颗荆芑外的任何生灵。
  一只动物都没有。
  明栩谨慎起来。
  蔓髓花由她姑姑云昭帝君精血所化,虽只是一滴精血却也合该继承龙族秉性,钟情于华丽贵重之处,明栩在阳面一阵搜寻,果然在五座高耸入云的金山间寻到了它的踪迹。
  深绿的藤蔓蜿蜒在其中霸道的占了一地,粗壮处几乎需两人合抱才可握拢,细瘦方也有手腕粗,盘虬卧龙间却只开了朵手掌大小的五瓣小花,红的妖艳,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光。
  和她那素未蒙面的姑姑气质简直一模一样。
  据说她姑姑云昭帝君乃盘古开天后混沌之时的第一条真龙,父母均在诞下她和几个兄弟后随旧世界离去,她感万物生灵而生,与天地同寿,生而便法力强大,在初开时的那段混乱时间,她便为天族第一战将,张扬霸道,弑魔降妖,一下一下打出了神族和人族的地盘,生生将曾经属于强势的妖魔两族打去了西北西南贫瘠湿冷之处。
  云昭帝君不喜权势,醉心修行,在天地和平后万神万民欲拥立她为帝,她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推出她同样劳苦功高,从小接受她社会毒打,性格几乎与她如出一辙老不情愿上位的傻二弟也就是明栩她爹来当这天地共主,自己却闲云野鹤乐得自在。
  直到四十万年前,她提早算出天地浩劫,干脆的舍身化龙骨于天,填补天之漏洞,剩下的血肉皮麟则四散于七十二地煞及三十亿大法世界,造福万民,至今上六十四重天去还能见着穹顶处的龙形状星石,那便是云昭帝君龙骨所化。
  明栩见这中间那朵小花摇曳蔓蔓,却又不失残余龙威,不禁神情一肃,恭敬的拜道:“侄女明栩拜见姑姑,今日一来,为护送姑姑精血所化之蔓髓花回西洲,还中洲平安。”
  那花似乎听懂了她的话,花心冲着她,花瓣散发的光却柔和了些。
  明栩来此之前便想过解决方法,蔓髓花长于西洲,而西洲民风彪悍人数众多,早已习惯了争夺宝物,甚至为了宝物不惜杀人夺宝。
  而要让西洲民众不再扰乱此处的平和只需要将蔓髓花移回东洲织越山便可。
  明栩倒没想过直接带走了事,毕竟蔓髓花便是姑姑留给凡人散仙们的一线机缘,最终总要自行选择渡一人得道的。
  这么想着,她便要靠近藤蔓,将藤蔓连根带土移植走,可才刚到了边缘便有一阵金光冲她打来,明栩闪身躲过,这才见着拥护蔓髓花的五座金山已然成了阵。
  金木水火土,各表其方位,其中自成一小天地,忽而落雪满地,忽而落英缤纷,又忽而绿草如茵,最终成了银杏枝头,竟是幻化为四时之景,美妙绝伦。
  明栩眉头微蹙,这一阵法精妙无比,结合天地阴阳生生不息,既能掩盖生物踪迹,又能抵御侵入之人,破起来有些难度。
  这也代表了此次蔓髓花换址乃是有人刻意为之,自然可形不成这样的阵法。
  她仔细观察了一会这个阵法,干脆的祭出了自己的寒霜剑,立于阵前打算破阵。
  此时,阵内却突然现出一阵低吼,悠长深远,紧接着一只身长七尺,白首虎爪,碧眼竖瞳,形似狸猫的妖兽缓步走向她。
  明栩盯着它,下意识握紧剑,神色逐渐凝重起来。
 
 
第2章 
  太清道德天尊授课严谨,认为未来天帝需得海量万物,上至六十四重天,下至七十二地煞,乃至三十亿大法世界都得了解透彻。
  于是便日日逮着生无可恋的明栩学海天地质,英雄烈史。
  历石山只是渺渺万千事物中的沧海一粟,可明栩却在学习过程中对它印象深刻。
  只因四十万年前,导致她姑姑陨落的那场天地浩劫起因便是这历石山蕴化的梁渠兽。
  梁渠兽六十万年出一只,集历石山之精华伴生,每一出世必定诱惑人心搅起一地战乱,它便从这战乱中汲取力量,转而搅起另一场战乱。
  被诱惑的范围从人界,到修士,再到妖族,再到魔界神界,所过之处从无安宁,天宫为维护世间和平自天庭建立之初便派神将一名在梁渠兽诞生的前三万年开始镇守,一旦梁渠兽出世立刻抹杀。
  四十万年前派去镇守梁渠兽的是烈日真人手下的俾敏,此人好大喜功,轻视于梁渠兽,反被它所伤,令其逃走。
  因惧怕责罚,回天时瞒报此事,只道梁渠兽已灭,然后忧心忡忡的独自前往凡间打算击杀梁渠兽亡羊补牢。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仅仅一日的功夫,梁渠兽却在人间挑起了十来场战乱,力量得到充沛,从人间溜到了修士处,引得他们自相残杀丧失人性,百十来年间竟再无人飞升得道,待俾敏赶到时,此处已乱的不像样子遍地残骸。
  他这才感到自己犯了大错再瞒不住,连忙往天宫传讯,自己继续追梁渠兽至鬼界。
  可他却不知梁渠兽此刻早已不是他所能匹敌。
  梁渠兽拦住了他往天宫的传讯,并将他困在妖界妖神九转林二十年,缓缓将他折磨至死,然后令人将他的遗体抛至南天门示威。
  天庭这才知晓此事。
  可惜为时已晚。
  这二十年来梁渠兽在神族无法触及的妖界魔界反复横蹿,暗中发展自己的势力,被天庭发现时,它已说服魔妖两族与神人两族开战。
  一时间生灵涂炭,四面烽火。
  可它最终的目的却远非挑起战争这般简单。
  梁渠兽感天地而生,天生便知晓该如何摧毁天地。
  它要报的是自己族人这万亿年来还未出世便被抹杀之仇。
  于是在神魔妖大战,无人有□□之力时它率自己的势力偷渡到六十四重天,打死守护神兽,妄图毁去补天石与顶天柱,到时天塌地陷,万物重归混沌,待恢复清明之时,它们方可逆天改命,不再一出生便伴随灾祸。
  幸好闭关的云昭帝君在关内突感天地异常,算出梁渠兽真正目的,孤身一人提剑前去,与已有妖王实力的梁渠兽大战一天,日月失色只余她一片红色衣影,终于枭首其与剑下,保下了顶天柱。
  可此刻补天石被毁,山河即将倾斜,日月即将流转,她坐在补天石洞下喝了壶酒,最终只是一笑,化出金黄龙身,一声长吟后以其龙骨填补天际空缺。
  明栩初读这段历史时满心激荡,直觉那梁渠兽属实凶恶,而自己的姑姑真乃女中豪杰,风华绝代,自己若能有她万千分之一的光彩就好了。
  如今她便握剑遇见了梁渠兽。
  梁渠兽的长相并不凶残,甚至可以说是可爱,一身厚实的皮毛油光水滑,走近了人竖瞳便成了圆眼,除了体型大些。
  可明栩知晓这家伙的凶狠,哪怕刚出生的幼崽都战力强大,能重伤身经百战的天将。
  明栩并没有把握能打过它,可既然发现了就不能放过。
  她一边给守在历石山结界外的土地夫妇压缩传音,令他们将梁渠兽提早二十年出世的消息传去天宫,一边提着寒霜结印与梁渠兽对视着蓄势待发。
  梁渠兽的攻击就在一瞬间,它圆而湿漉的眼突然变的通红,跳出小结界与明栩缠斗起来。
  明栩初时还能保持风采与它战个五五开,一把长剑耍的刀光剑影,招招取它要害,可随着梁渠兽对她招式的领会,逐渐躲避开来,宛如一只滑不留手的鱼。
  约摸半柱香的功夫明栩身上开始挂了彩,再半柱□□夫她便被梁渠兽一脚踹了出去,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梁渠兽见她受伤惨重,发出阵嘲笑般的低鸣,走近就要了结她,却不妨瘫在地上的明栩唇畔突然挑起抹笑,在它走近的一瞬间,直起身子,口中念念有词,寒霜一剑刺入了梁渠兽眉眼间,梁渠兽轰然倒地,血流了满地。
  一击毙命。
  她就没想过自己能正大光明赢过梁渠兽,前边一直被压着打就是为了蓄这最后的大招趁它不备全部喂给它。
  明栩扶着剑起身,见梁渠兽真死的透透的了才呼出口气,这么一阵打斗她全身上下里外就没一处不痛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