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一觉醒来成剑灵》【强强】──繁花转

时间:2021-05-04 15:42:22  作者:繁花转
 
  ☆、剑灵
 
  应州府,为江南粮仓。此地有十里红楼,满城烟柳。熙熙攘攘的人群,沿街的叫卖声,无一处不显盛世之景,和平之相。
  但从小巷中传来的叫骂声,让人推翻了念头。哪怕是盛世,这泼皮无赖还是不少。
  “ 小傻子,把你爷爷我的剑交出来。要是不交出来,看你长得眉清目秀,爷爷送你去南风馆享受。”无赖中为首的一个人踩着脚下的小乞丐,洋洋得意的说。像是自豪自己,想出来个不赖的主意。旁边的泼皮无赖,纷纷大笑响应。
  被踩在脚下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麻衣少年,身形瘦小。踩在身上的泼皮无赖,满身横肉,有十足的分量。少年卷缩着身体,牢牢护住身下的东西。
  这东西就只是一把铁剑。无赖想要它也不是因为它是什么宝贝,只是见这小子成天像护珍宝一样的护着它。喜欢践踏他人的无赖,怎么能不捉弄一番。
  而且这少年刚来的时候,虽然一身麻衣。却风姿天成,宛若玉树临风前。可惜来着应州府不足三日,便浑浑噩噩疯疯颠颠,抱着一把破剑游走于街上。
  欺压这样的人物,让无赖更觉痛快。“小子跟你说话,怎么,不回话?”无赖加重了脚上力道。
  少年发出一声闷哼,手上护剑的力道却未曾放松。
  为首的无赖,自觉有些丢脸。旁边的小弟一看,立马叫嚷起来“大哥,这人敬酒不吃罚酒!本来就是个傻子和他讲这么多道理,全是大哥心善。直接抢了,把人给卖了。”说罢,就抓向少年。
  少年已经几日未曾用餐,体力严重不足。被几人这样一抓,就算再不想放开剑,也被迫放开。
  少年漆黑的眼眸,盯着把他抓开的人。那几人心中打了个寒颤,觉得这小子邪门。
  铁剑落在了青石板上,却未发出声音,这把剑竟然没有重量。
  为首的大哥惊奇的握住了铁剑。下一秒却发出渗人的惨叫。
  “不,不,放开我。救命啊!快帮我把这该死的剑拿开!!”
  其余几人心中一寒,他们看到大哥手死死的粘在剑上。从连接处开始,一点一点的腐烂,烂肉却消失不见,没落到地上。
  甚至一滴血也没有,倒有红色的血雾,绕着那把铁剑一点一点的变淡。
  几人想跑,却发现无法控制自身。有一股森冷的寒意,萦绕在他们的四周,手足僵硬,无法动弹。
  血色的雾消散时,那位大哥不见了。剩下的无赖心里清楚,那也会是他们的下场。
  铁剑剑身上漫出一股黑雾,缠绕上了他们,开始默默的吞噬。一声惨叫,也没有发出。在场的另外一个人,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眼中充斥着迷茫和欣喜。
  没过多久,黑雾消散,铁剑悬空而立。充满铁锈的剑身上,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白光凝聚成人形,那人一身黑色的广袖长袍,玄玉冠束起墨发,俊逸的不似凡尘人的长相。真不禁让人感慨,这是哪家春闺梦中人。
  这春闺梦中人带着笑,那种特别好看的笑。搁平日早有怀春少女,按耐不住羞涩的眼神,注视过来。
  只可惜这巷子里的活人只有一个,还是一个痴傻的少年。但少年看他的目光,其中的热度不逊色于怀春少女。
  司律伸手握住空中的铁剑。
  这把剑,他不可能认错的。这把剑,是他花费百年之久,专门为和那个人交友论道打造的剑。
  噬魂剑,极夜魔尊涂生的配剑。
  为什么会在一个凡人手中,而且自己还成为了其中的剑灵?
  难不成阔别了这么久,那人为了救自己发生了什么不测。  
  想起记忆中那个俊秀沉默,对活下去极其执着的人遭遇了不测。司律一贯的笑容从嘴边消失。
  不对,噬魂剑是他的本命魔剑。噬魂剑尚存,他也必定无事。想到这一点,司律放下心打量面前这个小乞丐。
  一身麻衣,蓬头垢面,身材瘦小,就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小乞丐。而且因为手持魔剑,这小乞丐魂魄不全。
  司律从空中落到地下,庆幸这小乞丐神志不全。不然就他这个样子,非得当妖魔鬼怪打。
  完全不方便他的诱骗,不对,是交流。
  司律嫌弃的看了一眼黑衣,随意门三师兄“风流潇洒”爱白衣,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但此时他灵力不足,只能穿这身自带的。内心忧伤叹了一口气,表面温柔的看向小乞丐。
  “小孩,你饿吗?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他现在首要是安顿好小乞丐和他自己。然后探听消息,再考虑接下来怎么做。
  小乞丐目不转移的盯着他,漆黑的眼眸似要把司律印在深处。听到司律说的话,默默的点头。
  乖乖巧巧的样子,司律笑着揉了揉他的头。他在随意门,一向是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所有的小孩见到他就跑,难得碰到这么乖的孩子。
  出了巷子,外面到处的吆喝声,带着独属于红尘的烟火气。
  带着小孩买几身衣裳和一些必需用品后,司律拉着小孩走进距离城门最近的客栈。
  一进客栈,小二就连忙招呼:“客官,您是打尖还是住店?”
  司律拉着小孩坐下:“先用膳,来碗金丝粥。”
  “好嘞,您稍等”
  在等粥的同时,司律也没闲着。散发出神识,光明正大的听墙角。
  客栈边的茶楼,几名散修吃茶讨论修真界的趣闻。
  角落桌边的两人引起他的注意。儒家的修士和一位盗家的修士在一桌,莫不是有什么大事?
  “谢家老太爷,何等英雄人物,渭水河畔一剑斩邪魔,万花谷前笑言红尘客。奈何这等英雄人物,与情感家事上也拎不清。偏心疼爱天赋平平爱妾之子,无视正妻所生天资绝佳的嫡长子。”其中枯瘦老头喋喋不休,双眼中散发着八卦的光芒。
  “谢老太爷金丹巅峰的大修士,寿五百载。现在已临近寿终之时,但爱妾之子,不久之前生下天资绝顶的重孙子。”
  “我滴个乖乖。老童生,依我之见,这小妾生的死定了。”同桌的猴脸男子也忍不住张口。
  “不是老童生!”枯瘦老头恼羞成怒的纠正。
  “对,你连童生都没有考上。”猴脸男子往嘴里丢了颗花生米。
  这两人竟然是在一本正经的聊别人家里的八卦。
  司律收回了神识,刚刚探听到消息已经够多,除了没用的八卦。
  粥上来了,看小孩乖乖喝粥的样子,满足了司律一腔无处安放的慈父心。
  在客栈要了一间上房,用来小孩休息。至于这钱的来处,当然来自于地痞流氓。
  入了客栈的上房,司律叫小二抬来水,他打算让小孩洗个澡,换身衣服。
  小孩乖乖的坐在窗边,眼睛的盯着司律,从见到开始他就这样。
  不一会儿,房门响了。司律起身开门,是抬着水的小二。
  小二抬头一笑“客官,这水给你备好了。”司律点头示意小二出去。
  小二却并未离开,他神神秘秘的一笑,对司律说:“ 客官,我这有一些好东西,你要吗?”
  司律皱眉,心中有些不好的感觉。这人笑容猥琐,目光不正,灵台污浊。能有什么好东西?
  正要让他出去 ,就见小二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手指着小孩儿悄声说“想必客官也知道这人是个小傻子,但姿容确实不凡。也有其他人打过主意,但无一人像客官这样,能够哄得他进了客栈。毕竟这小傻子跑的还挺快。”
  “不过客官得明白,这人毕竟是个傻的,没有轻重。为了让他听话,还得靠这个。”小二将瓶子往司律前塞了塞。
  司律怒火直冲灵台方寸之地,一直带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窗边小孩漆黑干净的眼眸,和眼前这个龌龊恶心的俗世人。都让他胸腔内的怒火愈发旺盛,司律对小二道了一句:“滚!” 
  小二没料到一直带有笑意的客官会发这么大的火,还吓人的很。
  看这客官的穿着非富即贵,不敢得罪。只能点头哈腰连连告罪的离开。
  司律想起他带小孩进客栈时,掌柜和周边人的眼神,原来如此。
  他不懂这世道是怎么了?竟然有这样的误解,却不阻止,还有人帮忙促成。
  司律眼眸一暗,一道凡人不可见的灵气符文,悄然没入刚才所有心思不纯的人体内。
  包括现在在走廊上骂他的小二。这符文不会让他们吃大苦头,只是会精神萎靡一段时间。
  司律感觉袖子被一扯,小孩从窗边走到他的身边“司司,别生气”。司律顿感安慰,这小孩果然招人疼。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他转头震惊的看向小孩,不对吧,你怎么知道我是谁的!
  
 
  ☆、解惑
 
  
  司律狐疑的看着小孩的脸,却发现根本看不清楚。
  小孩面容上满是灰尘,身上的衣裳已经破旧不堪。司律拍了拍额头,是他疏忽了。
  他拉着小孩的手,走到浴桶边上。用灵力先快速的给小孩洗了个澡,再换上新衣裳。
  在洗澡途中,他也发现了小孩的怪异之处。小孩身为凡人,流浪的这几日。身上仅沾染上灰尘,而不生一丝污垢。这分明是有高深修为才能做到的无垢之体。
  司律让小孩坐到床上,打量小孩俊秀的容颜。怎么有些熟悉的感觉。
  “小孩,你怎么知道我的名有一个司?”司律把玩茶杯,温柔潇洒的姿态,宛若春月柳。
  只可惜姿态潇洒,暗含杀机。若换成从前的他,可能会并不当成一回事。
  但五百年前的那场师门大祸,葬送了曾经那个毫无戒心的他。
  现在的他碰到什么都要先怀疑三分,能够毫无怀疑的带着小孩来客栈。还是因为再三探查过,没想到自己却忘了凡人与修士的不同。
  无垢之体看多了,就以为凡人也是无垢之体,自己简直是愚蠢。
  司律眼神一暗,若这孩子给不出自己一个答案,恐怕自己真的会下杀手。
  少年目光澄澈的看着司律,一派理所当然的开口“司司就是司司,我是涂涂,要保护司司的涂涂。”
  少年这相当于什么也没回答的话,让司律整个人一震。
  他仔细观察少年的容颜,去除眉眼之间的天真之色。这张脸,简直就跟涂生一模一样。
  他差点自家人打自家人了吗。
  呸,不对,不是自家人,是朋友。
  看着涂生神色中的坚定与天真,司律眨了下眼睛。凭借自己的身高,将少年圈入怀中。
  涂生茫然的眨巴下眼睛,又闭上眼睛,蹭了蹭司律。怀抱凉凉的,有一种可靠安心的气息,好舒服。
  “疼吗?”轻轻地询问声响起。
  “肯定疼。”没等涂生回答,司律就自己回答。
  阅览万千道藏,博学多识的天枢宫宫主奉天都自愧不如的司律。
  联想到自己变成了噬魂剑剑灵,他怎么猜不到这傻小子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救了自己。
  噬魂剑吸收他的主魂,再用修为护住主魂。涂生又撕扯下自己的神魂,将之硬生生化为最纯净的魂力,用来供养司律的神魂。
  那怎么可能不疼,他二师兄只要有一点疼,都会要师父来哄。可涂生这么疼,却没人来哄他。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忍受着这样的痛苦从曾经修为臻至化神期的绝世魔尊,跌落成现在的普通人。还有些肮脏恶心的人,对他起不轨的心思。
  司律眼神一冷,他觉得着实太便宜那些人了。他现在恨不得让那些所有对他起过不轨心思的人,魂飞魄散。
  平复了激荡的心绪,司律感受着怀中的少年的温度,想起了他和涂生的初见。
  那是在云梦大泽,司律斜歪歪的靠在白云上。和其他自己御剑飞行的修者完全不一样。
  他伸手打了个哈欠。想起随意门山门上,用眼泪攻击强逼自己出门采药的师兄。
  真是够了,为了逼自己出门,真的是什么办法都使得出来?
  要不,幻梦灵草自己找个人买得了,就不必去云梦大泽深处自己采摘了。毕竟还要飞那么远,实在是懒得动。
  脑筋一转,拿定了主意的司律,正准备返航,眼睛就被晃了一下。
  等等,幻梦灵草,通身晶体化,偶尔会出现在云梦大泽的外围。
  难不成自己的运气这么好?司律暗喜,驾着白云悠悠的飞向闪光处。
  等靠近了司律才发现,那个闪光不是什么幻梦灵草,是一把匕首。
  一个少年单手持着匕首,将匕首插在悬崖上,防止掉下去。但少年头已经微垂。
  明显已陷入半昏迷状态,但那只手还紧紧的握着匕首。
  看着少年腰腹上的利爪撕痕,司律不得不惊叹,少年求生意志之强。
  碰巧遇到他,那便是少年命不该绝。
  司律将少年抱到云上,从储物袋中掏出一瓶灵露,掐了个春风化雨决。
  露水随法决而动,浇在了少年的伤口上。很快伤口就长出了新肉,开始愈合。
  新肉长出的瘙痒感,刺激少年彻底醒过来。
  那双眼睛可真好看,比永夜都还暗,却又比晨曦都还亮。
  是个挺好看的少年啊!司律笑眯眯的看着少年。
  看到司律,少年松开了一直紧握在手的匕首。“在下涂生,多谢恩人救命大恩。还请恩人留下姓名,让涂生报恩。”
  “在下司律,平日里不出门,今日乘着云来云梦大泽,看来可能是天道叫我专门来救涂生的。”司律坏心眼的点出了乘云而来。
  涂生才注意现下的情况,竟是飞在空中。
  俊秀的脸上出现了茫然。又被坚定覆盖:“恩人,我知你意。但恩人相信我,恩一定会报。”
  少年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司律记了很久。
  司律将涂生圈的更紧了点,下巴抵在涂生的头上。低声笑了两声:“那时就觉得你,是个很坚定有几分可爱的人。”
  涂生感觉头上有一点湿意。
  后来听说,正魔道那边出了一个天才。名为涂生,是个半途入道的人。但修行速度日进千里,不足三百岁便已结成元婴,是个真正的绝世天才。
  当着他面说这话的人,是在暗讽司律明明被誉为修真界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三百岁了,才只是金丹中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