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不要在沙雕文里捡男朋友》【都市情缘】──乔舒亚

时间:2021-05-04 15:41:36  作者:乔舒亚
  ☆、【01】谢晨洲x傅盛
 
  傅盛昨晚醉酒被人给睡了,彻底跟他的处男生涯说拜拜。
  该说不说,他25岁了,却一场恋爱都没谈过。这绝非他貌丑无颜,相反他腿长腰细,容色偏盛,器宇轩昂,又出身豪门傅家,出门谁都得给几分面子喊一声“傅总”。
  小时,傅家还不是圈内豪门,顶多算暴发户。为免养废傅盛,他爹妈带着他捡了一周垃圾,语重心长再三叮嘱好好念书将家族企业做大做强,未来继承家产。
  后来,进小学那年,他爹妈领养了个小他三岁的女孩儿——傅湘。傅湘软糯可爱,会跟在他后面一口一个“哥哥”喊得他心花怒放,他带傅湘出去玩儿,逢人就介绍:“这是我妹,可爱吧!”
  ——于是,周围渐渐响起了一种论调:傅盛,是个妹控。
  从小学到高中,傅盛都悲催的没能跟傅湘一个学校。他决战王后雄薛金星,以高分次次碾压第一名获得无数荣誉,被同学霸妹妹次次瞻仰。情人节时,傅盛桌子里塞满了情书巧克力,表白的人掐着他得空的点就来一通伤春悲秋的诗词歌赋。但在感情懵懂发芽的年级,傅盛眼睛里只有数据,统一回应:“我只跟年级前十谈恋爱”。
  学霸的世界,没有爱情。
  特别是,他得给妹妹做好榜样,不能让小妮子春心萌动被小男生骗走了。
  等大学时,爹妈催他去谈恋爱,傅盛沉迷学业敷衍了事。等进公司实习从底层做到经理,爹妈催他去谈恋爱,他沉迷搞事业敷衍了事。跟他一样的,还有傅湘。
  可是,傅湘十八岁这年,圈内豪门谢家递了帖子,谢家少爷谢晨洲欲跟傅湘联姻,结秦晋之好。
  谢家在业内是商业巨擘,轻易得罪不得,他爹妈不敢贸贸然拒绝便一个拖字诀。但傅·妹控·盛回家一听这状况,觉得谢晨洲二十三岁就企图对十八岁小女生下手,简直禽兽不如。
  傅盛要扒掉他那层人皮,正当退婚!
  多番打听后,他知晓谢晨洲将接手谢氏分公司。于是,他请假两月乔装改扮了下去应聘总裁助理职位,顺利拿到Offer,可惜他压根没机会见到谢晨洲。
  谢晨洲不让人进他的办公室,下达的一切命令都由御用传声筒秘书李维斯传递。初见李维斯,傅盛瞧着他宽肩摘腰,就是鼻梁上粗重的黑框眼镜使得他瞧上去极好欺负似的,温和好说话的样子。
  傅盛第一眼以为他就是谢晨洲,腹诽“衣冠禽兽”,还喊了声:“谢总好。”
  李维斯微愕,望着他笑道:“我是谢总的秘书,李维斯。”
  傅盛的工作简单,打打杂送送文件,坐在总裁办外面遥遥望着闭门不开的总裁办。沉迷事业的傅盛矜矜业业工作了两日摔了买的咖啡反应过来,他是来调查谢晨洲的,不是来给他禽兽打工的。
  突破不了那扇门,傅盛就把目光盯在李维斯身上。下载了攻略手册,愣是对李维斯一通操作,猛献殷勤,请吃饭带早餐,嘘寒问暖,糖衣炮弹……
  很快,他两就找到了共通点——都很讨厌谢晨洲。
  那会儿,李维斯感冒发烧,傅盛跟秘书室交代了几句就将人送去医院,可偏偏李维斯拼命爬起来还要批文件,傅盛劈手夺过,将人摁在床上不耐低吼道:“谢晨洲那混蛋给了你多少钱你命都不要了!?”
  禽兽!简直是压榨员工的禽兽!
  李维斯躺在床上,望着他怔了下,笑容有些微妙问:“……你好像很讨厌谢晨洲。”
  “从名字到人,就没有不讨厌的地方,”傅盛批着文件,望着他愤愤不平:“你都成这模样了,估计也没少压榨折腾你,足见他就是个禽兽!”
  李维斯笑意更浓,单手撑着头横躺着看他道:“之前你跟我打听谢晨洲,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呢。”
  傅盛凉飕飕瞥了他一眼,震惊又无语:“怎、么、可、能?”
  “那你跟我聊天总问我他的事情。”
  “……那我跟你除了谢晨洲也没的可以聊了啊。”傅盛强势圆谎,干咳了一声真诚望着他道:“毕竟,我们才刚认识,我也不知道我两我还可以聊什么。”
  接着,他又用同样的方式转移话题道:“其实,之前我见你进总裁办呆那么久,薪水一般还任劳任怨,我也以为……你喜欢他。”
  李维斯敛眉,望着他探究片刻,笑道:“不会,我也挺讨厌他的。”
  友情,在两人同时讨厌某个人时能极快建立起来。李维斯甚至会热情的送傅盛回家,傅盛写满抗拒也没用,被李维斯强势的摁在了驾驶座上,他临时瞎编了一处同学家的住址,在楼下抵达后招招手感,目送李维斯离开。
  然后,他坐两个小时公交车回家。
  傅盛以为李维斯也就一时心血来潮,可李维斯下班后天天送他回家,睡眠不足直接导致他上班浑浑噩噩,上班就倒下睡了过去,好在工位在李维斯对面,外头的人看不见。
  李维斯没叫醒他,将助理的工作递交给了别人。
  好不容易周六周末,傅盛以为能补觉,被李维斯叫去海洋馆,他不想去,李维斯就用睡觉的事情威胁他,且提醒道:“你知道的,谢晨洲恨不得压榨所有人,要是看到你没被压榨,肯定是要把你开了的。”
  傅盛喝了两杯咖啡提神去海洋馆,约莫是他懒洋洋,且又是个路痴,两人差点被行人冲散,好在李维斯看出他的窘迫,拉着他闲逛。
  中午去高档餐厅吃饭,下午去湖边划船,晚上李维斯才将傅盛送回去。
  傅盛心底拔凉拔凉下车,望着黑黢黢的小区,无语凝噎。等李维斯走了,他又打的回家,决定速战速决,扒出谢晨洲,正面对决。
  可他好不容易趁着李维斯离开,摸进总裁办,愣是个人影子都没见到,不禁大失所望。但他又不肯轻易离开,于是继续在李维斯接送噩梦中度过一日日,周末去玩儿的地方愈发多了。
  可傅盛实在玩不动了,蹲在地上就不肯走了,李维斯似乎也意识到将他当职业陪玩有点过分就背他;傅盛被睡眠缺失折磨的几周后,坐在车里调转了思维表示去李维斯家住一晚,李维斯短暂犹豫了下,笑道:“好啊。”
  似乎,还有点高兴。
  李维斯住的公寓比得上总统套房了,装潢是淡淡的冷色调,干净整洁,纤尘不染,倒不会让人感觉不舒适,至于床就一张。
  那晚,李维斯睡沙发,主动出让床榻让傅盛睡,傅盛好不容易睡了个好觉。
  周六时,李维斯拉傅盛去泡温泉,傅盛难得有个喜欢的项目欣欣然前去,脱了衣服泡在温泉里,闭着眼享受。李维斯跟他同一个浴池,也下了水,缓缓朝他游过来,像是没控制好游泳的姿势般,不小心跟他肌肤相贴在一起。
  待傅盛掀开眼睛欲将人推开,后脑勺却被人扣住,李维斯的脸逐渐扩大,唇瓣猝然贴上了他的。唇间软软的触感让傅盛吓到了,胸腔砰砰直跳,慌张将人推开,可他被当前状况吓得够呛,手脚再没力气也拼命从浴池里爬出来,扯了浴衣跌跌撞撞朝外面跑。
  被人亲了!
  后面李维斯焦灼喊他的名字,追了上来。
  傅盛回房穿衣的当口,李维斯冲进来将他抵在墙上,似乎有些焦躁不安:“你跑什么?!”
  这会儿傅盛还光裸着上半身,被咋然强盛的气势一压,他稳了稳心神对视回去,“那你又亲我什么?”
  不可否认,傅盛对李维斯是有好感的,但他以为两人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突然被亲有点被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做出逃跑的举动。
  “明明是你天天勾引我,上次去我家穿着浴袍里面还什么都不穿,你不是暗示我是什么?你说你喜欢泡温泉,我才包下温泉旅馆,想给你最好的第一次!你说我亲你什么?!”
  傅盛听得都懵了,脸红脖子粗,梗着脖子瞪他:“你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明明是他洗完澡没带多余的衣服啊!
  “你在公司天天哪天没粘着我?我追你你就没拒绝过,约会你每次都特别高兴,我拉你手你没拒绝,我抱你你没拒绝,我送你回家你没拒绝,我约你来温泉旅馆你也没拒绝!难道你不知道来温泉旅馆是做什么得么?”
  被这么一通质问,傅盛望着李维斯眼眶猩红,眼底闪烁着疯狂和偏执,他被那眼底森森然给吓得朝后墙壁靠了靠,辩驳道:“我、我就是来泡温泉的。”
  “我就不信,你没有一点喜欢我!”李维斯逼近他质问,两人的距离都能清晰察觉到对方扑腾在脸上的呼吸。
  傅盛只觉李维斯那双眼睛锋利至极,像要将他扒光给彻底看穿似的,可他又是人生中第一次被这么情感浓烈的表白,又不能用“考年级前十”来婉拒,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可李维斯却不等他,他凑上来重新吻住傅盛的唇,问:“你真的不喜欢我对你这样么?”
  傅盛懵了,耳朵尖都红了,可又觉得羞耻和难堪,他失措的推开李维斯,慌慌张张只想逃,他捡起衣服就朝外面冲,也不顾后面李维斯叫他。
  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会在公司经历尴尬、和解和重回友谊。
  但,傅盛没有这个机会。
  因为,在打的回家途中,一辆大卡车失控朝这边闯过来,硬生生将出租车给撞了个稀巴烂,而坐在车里的傅盛被这么一撞成了植物人。
  一睡,就是三年。
  一觉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脑子里刷拉拉画面以十倍速播放着,将傅盛的脑子都快炸裂开了,他彻底接受完信息才察觉自己竟然活在一本真假千金文里,是个一句话“出车祸成植物人”的炮灰,家里被他从小宠到大的妹妹傅湘是被人抱错的真千金,亲生父亲是豪门谢氏,将跟假千金上演一桩桩装逼打脸的戏码。
  可惜,作者笔力垃圾,没写出苏爽甜,倒写出了憋屈,疯狂被骂。
  而现在,恰逢傅湘血检被发现是谢家被抱错的真千金,而傅家又需要谢氏的资助,不得不委屈求全让女儿回家。这会儿,楼下两家人真正谈这事儿……
  
 
  ☆、【02】谢晨洲x傅盛
 
  
  鉴于信息量庞大,傅盛死撑着从床榻上爬起来,跟报废的机器人似的往楼下走,边整理了当前状况:
  ①谢晨洲娶不了傅湘,荣升亲兄。
  ②谢晨洲以前要抢他妹妹,现在还要跟他抢妹妹。
  ③因他车祸导致爹妈遭受打击,傅家一落千丈,濒临破产,投资委实难拉。
  等他步履蹒跚,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楼梯下楼,遥遥便见客厅里无声硝烟,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坐得似轻松般,尽管没瞧见那人神情,但依旧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气场,仿似无人敢随意反驳他的话。
  他说:“傅湘是谢家人,我们谢家十分感谢傅先生和傅夫人,如果傅湘回家,谢家和傅家以后一定会成为世交。”
  那只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指尖下,压着份合同协议。
  是给即将破产的谢家的注资资金合同。
  “我们傅家还没卖女求荣的嗜好,”傅盛挪着僵硬的身体,好不容易扶进客厅,冷了脸色道,“请谢先生拿着协议离开这里。”
  谢晨洲。
  敢跟他抢妹妹,就算是亲哥哥又怎么样?
  傅湘被欺负的时候,是他冲去揍坏小子的!傅湘每一句哥哥喊的都是他,从小到大傅湘生病哪次不是傅家精心照顾?!就连闹腾、祝福、生日、过年、游玩……这些全是他傅家人陪着的。
  现在,谢家人前脚碍于上流社会的脸面来抢他妹,后脚宠着假千金变相欺负他妹,还让傅湘在娱乐圈受尽委屈……越想,他握着的拳头就硬了。
  客厅里傅爸傅妈、傅湘齐齐抬眼看他,眼眶俱是红红跑过来扶他,他稍稍安放了下虚弱又僵硬的身体,丝毫不怯朝沙发上散发着骄矜贵气的谢晨洲望去。
  谢晨洲慢条斯理起身,缓缓转过头,望见他那张器宇轩昂的脸上闪过不敢置信,薄唇微动似想说什么,迟疑问:“你是傅盛?”
  “不错,我是傅湘的哥哥。”傅盛眸光锋利望着他,眩晕又一阵阵袭来,他死撑着道:“只要傅湘一天是傅家人,一辈子都是傅家人!谁都别想把她带走!”
  还没等谢晨洲说话,他眼前一黑就彻底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他细细瞧了眼谢晨洲的脸,莫名觉得傅湘亲兄长得竟跟李维斯有四分相似,不过李维斯戴着厚重得黑框眼睛刘海微长显得有些阴沉斯文,跟谢晨洲这种斯文败类绝不是一挂的。
  等傅盛醒来从医院回来,协商监护权一事被搁置,傅爸傅妈放鞭炮让他跨火盆去去霉运,风风火火吃了顿火锅。
  但谢晨洲对夺监护权一事志在必得,不管傅爸傅妈在不在家,日日造访送补品,被傅盛阴阳怪气招待。傅盛对于谢晨洲献殷勤心里门儿清,知晓他是先贿赂他,打通关节好将傅湘监护权抢走。
  隔两日,傅盛就买了十几条狗,但凡谢家人上门就放狗。
  傅家当下需要尽管拉投资,傅盛没敢在病床上继续躺着,先后跟不少人接洽,但处处碰壁,似乎都不太看好傅家。
  谢晨洲播电话来同意注资。
  他没给傅盛拒绝的理由和机会,声明暂且不谈傅湘监护权一事,傅盛在商言商答应下来。
  谈钱不矫情,谈情那才矫情!只要不跟他抢妹妹,什么都好说。
  扯上谢晨洲,他便想起在温泉跟他表白的李维斯,静下来时便常常想起跟李维斯在一起的日子,还悄悄路过好几次谢氏分公司想上去找李维斯,可一睡几年也不知该见还是不见人,然后又循着记忆跑到李维斯家小区晃悠……
  在温泉旅馆里,他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被吓到了,无措下选择了逃跑。
  那时候懵懵懂懂不知,但他确实是喜欢李维斯的。且跟李维斯在一起,他觉得舒服愉快,丝毫没藏着掖着本性,可谁知道他一睡睡三年,李维斯几乎有足够的时间忘记他,重新开始新恋情了。
  不过,在分公司门口买咖啡时,他跟小妹妹提起李维斯,才知晓李维斯已经两年多没来买过咖啡了。
  既然谢晨洲成了谢氏的掌权人,那小跟班李维斯也应该是总裁秘书了。
  恰巧去谢氏集团跟谢晨洲签约,傅盛找遍了秘书室都没瞧见李维斯踪影,跟个女秘书打听,她满脸疑惑表示没听过这号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