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迷路警告》【花季雨季】──辛逍遥

时间:2021-05-04 15:40:59  作者:辛逍遥

 

 
  ☆、第一章
 
  “是这边吧?”
  一个头发长的披在肩上的路痴拿着手机看导航,一会左看右看。
  “东城驿站......应该是这吧?”他有些迷茫,看着眼前这个不怎么熟悉的城市。中午,人挺多,暑假快过去了,但天还是很热。
  文件寄错地方了也不应该寄这么远吧?沈宣心说,问路?
  他看见身边有个应该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男孩子,轻轻拍了拍他,“你好,请问你知道东城驿站在哪里吗?”
  那人比沈宣高一点,脸陌生又堪称漂亮,他看着面前的男孩子:“在前面那里左拐然后再往前走。”
  沈宣:“谢谢,你能带我过去吗我不认路。”
  陌生人:“你不怕我卖了你?”
  “唔......不怕。 ”
  卖小孩的: “......好,跟着我。”
  说完就带着某个姓沈的路痴去找驿站。
  到了地方,那人指着前面不远处的建筑物:“就这里。”
  “哦,谢谢。”
  “不用谢。”
  沈宣拿完东西,一个普普通通的和别的差不多的文件,这么长时间才拿到,沈宣拿着封文件,外面裏起来了,看不到里面,怎么感觉被坑了沈宣心说。
  西城离东城挺远。回了家,温桑在厨房跟仆人学做菜,沈应在工作,还没回来。
  沈宣把差点让他找不到家的文件放桌子上,跟温女士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二楼自己房间去。
  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沈宣拿皮筋扎着头发,收拾着开学、住宿要用的东西。收拾好后,他走到床旁边,弯下腰,从床下面搬出一箱东西,是一堆卷子...提前囤的......
  沈宣从里面挑了几套卷子,放在行李箱里。然后又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手机响了,是几条消息。
  [池闻] : 老宣你到家没
  [池闻] : 没找不着家吧
  沈宣看着这两条消息,莫名来气。
  [SX] : 你他妈才找不着家
  [池闻] : 开个玩笑,别当真
  看完消息,他把手机随手扔床上,去洗了个澡。池闻是沈宣发小,之前当过邻居,后来沈宣家搬走了,搬到了现在这里。
  洗完澡,沈宣擦着头发,手机又多了几条消息,他被拉到了一个群聊里,“高二四班......”不知道是谁把他拉了进去,群里一阵沸腾。
  [同学1] : 我分到四班了哎。
  [同学2] :额。
  [同学3] :这么快就要开学了吗,我操/我作业还没写完!
  ............
  “什么东西?”
  学校贴吧楼也盖了不知多少层,基本都是说谁谁谁分到了几班,沈宣对这些没什么兴趣,就没仔细看。
  “这些人都在聊什么?”
  他感觉自己好像有点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
  微信一直在响,是一堆加他微信的,沈宣:“ ......”
  沈宣学习很好,属于上课睡觉也照样满分的那种,学习好的校草谁不喜欢?打架还厉害,但偏偏他自己却认为自己长的不好看。
  学校离家挺远的,他住宿,虽然是四中,但怎么说也是重点。南沿四中一直激励学生住宿,说是让学生独立自主,宿舍也弄得很好,两人宿舍,独卫,连电视都配上了,为了让住宿生跟上社会的脚步。还配了个小型沙发。但住宿的依然很少,上学期一栋宿舍楼住的不超20个人。
  这次分班,学校把班级弄得乱,有的同样年级,这个班在这楼,那个班在那楼。
  沈宣感觉这次又要找不到班级了,路痴还脸盲,其他都还行。
  温桑叫沈宣吃饭。沈宣“噢”了一声。
  他坐在餐桌前,沈应也回来了,“爸,那文件干什么用的?”“别的公司寄来的,谈合作。”沈应回答他。“噢。”沈宣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他想知道的是,一个多重要的东西能让他差点回不了这个美丽的家。
  餐桌上一桌菜,还有一盘黑不拉几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沈宣: ......不用问也知道,那是温女士做的。
  “啊,没学好,这盘放一边,吃别的吧。”温桑说着便把“黑暗料理”往边上推。
  三人: “......”
  开学当天,沈宣大清早的往行李箱里塞了一堆衣服,跟温女士打个招呼就去学校了。温女士本想让司机送他,可沈宣走得快,一下子没影了。他坐公交车。
  还是那个宿舍,虽然一暑假没回宿舍,但还勉强记着宿舍在哪。
  沈宣的宿舍原来是自己住的。他推开宿舍门,多了个行李箱,人却没了。
  “ ............”
  他把自己的定西整理好,放这的放这,放那的放那,看着没打开的电视屏幕,知道有人要搬过来和他住一间宿舍了,沈宣不喜欢有人和他一起,但又不想跟主任申请换宿舍,于是什么都没想,拎起书包去找新班级。
  “四班......”沈宣挨个班看看,一路上,一堆女生看着他,也不知激动什么。
  学校好几栋教学楼,他出了教学楼,上操场上,看着微信,“也没个人在群里说说班在哪。”沈宣去另一栋教学楼里找,一楼绕到四楼,又绕回去。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心里骂了一万句“我艹”。
  看到不远处有个同学,走过去,从他背后拍了拍,问:“同学,你知道高二四班在哪吗?”
  同学看着他:“我正要去,你也是四班的吗?”“嗯 。那人心说,怎么感觉这孩子有点眼熟?江颜回想了下:“哎朋友,这么巧,是你啊!”
  沈宣脸盲,“我...我怎么了?”“你之前也跟我问路来。”沈宣想了想,想起来了,就是眼前这个人说要卖了他,这么巧?!?他有点懵,“走走走,去教室。”江颜说完就拉着他去教室,“你别拉着我。”沈宣想挣开他的手,可江颜的手却更紧了,一路上,一堆女生看着他们。情绪激动,不知在说什么。
  江颜也是学校一根草,学习也很好,就是爱惹麻烦,打架一流的,所以被同学们灌上了校霸的标志。
  现在是A市时间早上6:12。
  同班同学去得都比较早,基本都到齐了,位置也基本被占光了,只剩最后排角落里的两个位置。
  老师还没来,大早上的同学们都挺兴奋,都在谈论着。
  四班有个私群,除了老师和两位大佬没在里面,其他人都在群里。
  [同学1] : 俩大佬都分咱班来了...
  [同学2] : 我去,完了完了,这是要炸学校的节奏啊!
  [同学3] :[失血过多当场倒地]
  .........
  江颜牵着沈宣的手出现在教室的门前,没有松手,先抬手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全班同学看到这一幕:“............”
  好家伙,我踏马直接好家伙。
  沈宣立刻挣开江颜的手。男孩子白净的皮肤被握的有些发红。
  只剩后面两个位子了,沈宣心说,我他妈还要跟他同桌?这么巧?江颜走到位子前,把书包随手拎在桌子边的挂钩上,坐下了,沈宣看看周围,“......”没有别的位置了吗?
  没有了。
  江颜拍了拍旁边的桌子:“坐下啊,愣着干嘛。”
  他坐下,发了会儿呆,老师还没到。沈宣看了看身边的江颜,其实仔细看看这张脸,感觉比那天看到的还要更好看些。江颜看着手机,在屏幕.上来回滑,也不知在看什么。
  过了五六分钟,一个男同学走到讲台前,“同学们,来来都转过头来啊,呃,我叫丘明,这学期担任你们的班长,哎北排倒数第三排的那个男同学,转过头来,后面有什么好看的啊,还有,我要说......”
  还没等他说完,老师终于出现在教室门前,中年人,大概三四十岁的样子,喘着粗气。他走上讲台,“对不起啊,同学们,路上有点堵车,来得有点晚。”
  这是同学教训老师还是老师教训同学。
  “老师你不用这么客气。”一个女生说。然后班里又一阵起哄。
  “我叫尤杭,怎么叫我都行。哎上课的时候都别说话,先来自我介绍。”老师说。
  然后一个同学接一个同学 上讲台前自我介绍。
  “我叫许易,是学习委员,嗯......如果同学们有问题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叫董希,英语课代表。”
  “我叫丘明,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啊,就这样。”
  “我叫段程,体育委员。”
  “我......”
  一番生硬、基本都一样形式自我介绍后,到江颜了,他走到讲台前:“江颜。”一共说了两个字,然后就回座位了。
  沈宣: “......”惜字如金啊
  都介绍完后,尤老去办事了。走之前,跟四班的同学们说:“同学们都在教室里老老实实的啊,别闹事,认识认识新同学,我去办点事,班长谁来着,上前面看着。”
  “老师再见。”
  江颜还在滑着手机,沈宣看了一眼,“狗血玛丽苏小说........”
  “嗯?怎么了?”江颜问。“没......没什么。”沈宣说。
  现在人都喜欢看这个了吗?
 
  ☆、第二章
 
  一天下来,沈宣心里只有一个字:懵。
  刚放学,他拎起书包走人,回到宿舍,那人还没回来。
  沈宣没多想,桌子靠着床头,他随手把书包扔床上,拿出套卷子在那做。虽然老师还没讲,但沈宣已经预习会了。
  过了十多分钟,宿舍门“咔嚓”一声开了,因为楼里人少,所以睡觉前沈宣不经常锁门。开门的人嘴里叼着根棒棒糖,单肩挎着书包,校服不好好穿,解开了颗扣子,和当今的小/混/混没什么区别。
  不是别人,正是江颜。
  鬼知道他怎么考的重点。
  沈宣侧着头,仰着脸看着他,心里骂了一万句“卧槽”。
  江颜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书包扔在自己椅子上:“这么巧啊,同桌。”沈宣“嗯”了声,心里想的却是:巧个der啊,故意的吧?!!
  他继续做着卷子,侧头看了看坐在床上的江颜,江颜手里拿着手机在那看,不时响起少女游戏的声音。
  沈宣:“......”我去。
  他没多看,接着做卷子,做完卷子就抱着本厚书在那看。沈宣原本扎着的头发散着,散在肩上,手腕上套着皮筋。
  傍晚11:35
  “哎,小孩,帮我看看选哪个好。”江颜把手机拿到沈宣面前。
  “别叫我小孩,我不小。”沈宣看着手机屏幕。“......”屏幕上几个选项:
  [总裁约会迟到,你会怎么说]
  [责怪他为什么迟到]
  [原谅他]
  ............
  “...选第二个吧...”沈宣没眼看了,随口一说。
  “叮——”通关了......
  现在人都喜欢玩这个吗?
  “喂喂喂,都能听到吗,同学们,都听好了,下面我说个事昂。”一大早,谈主任开始了自己的演讲,大概意思就是提醒同学们这两天学校办什么事情。
  这学期住宿的学生挺多。
  “上学期还没讲够吗怎么这学期还讲?!!”
  “大清早的演讲让不让人睡觉了?!”
  “才4点啊。”............
  宿舍楼里的一片混乱。
  几乎每周一次“演讲”。
  沈宣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从手机上看了看时间:“才四点半......”
  他把手机放下,对面床上的还睡的跟尸体似的,谈主任的“演讲”就跟没听见一样。
  沈宣用被子蒙住耳朵。
  “同学们,早起是一种好习惯,让我们一起养成好习惯!”谈主任的声音在整个学校里回响着。
  一直说到五点。
  睡的跟尸体似的的江颜终于被吵醒了,他坐起来:“......”
  睡觉是睡不成了。
  江颜干脆把头埋枕头下面,差点闷死继续睡。
  沈宣从被窝里爬出来,头发乱糟糟的。整理好后,江颜终于“活”过来了。
  四中管的不是很严。
  学生们都去校外,不去食堂,有的学生还给食堂出了句标语:少一分颤抖多一份关爱!
  “慢点走等等我。”江颜慢跑追上沈宣。
  “就你睡的跟死了似的,快点要上课了。”
  “我这不是陪你买早餐。”江颜喝完最后一口豆浆,扔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抛进了垃圾桶。
  班里的同学乱哄哄的说着话。
  “英代!第四题第二小题选几?”
  苏徐隔着大半个教室喊董希。
  “啊,第二小题选C。”董希回他。
  一堆问题的,不,应该是抄题的。
  两人进了教室,江颜听着这群年轻人聊天,“这题还需要问吗?”江颜说了句。
  沈宣拿出课本放在桌子上:“你会总有人不会,别管这么多。”
  被训了的江颜:“......哦。”
  数学老师毛余的眼睛神不知鬼不觉地透过门玻璃观察着全班同学。
  不知是谁先发现的,全班一下子安静了,毛余推开门。
  “才刚开学就疯了啊,放假是不是还把脑子放坏了……”毛余说了一堆。大概说了七八分钟才停下。
  “后面那个,把空调开开。”
  毛余翻开书,“翻开第四页............”讲着课,枯燥无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