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竹马先生》【直掰弯】──林光曦

时间:2021-05-04 15:39:40  作者:林光曦

 

 
 
第1章 他的秘密
  “本次列车已到达t2航站楼,请旅客们拿好行李,有序离开。
  欢迎您再次乘坐滨港快线。”
  甜美的喇叭声在大厅上空响起,徐靖池跟在人流的最后坐上电梯,过完安检取了行李后,就点开手机的微信,看到郑卓圆的窗口有一条最新的语音:“我临时要去少年宫替一节课,可能要五点才能结束。
  你到了就自己打车回去吧,门锁的密码是8361。”
  徐靖池回了个【好】,拖着行李去打车。
  从滨罗国际机场到【水岸林栖】要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他坐在后座,看着跨海大桥上望不到尽头的壮阔海景,长途飞行的疲倦感逐渐被海风拂走了。
  他出国留学那年这座大桥刚开始建,现在也就三年时间,都已经通车了。
  进市区后又看到了不少变化,到家附近时因为突发电力事故在抢修,司机只得绕路走。
  他想现在回去估计是停电的,便让司机开去少年宫。
  下车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他拿着行李走到主楼接待处,道:“你好,我找郑卓圆。”
  接待小姐让他稍等,查了课程表后回答道:“郑老师在六楼上课,还有几分钟就能下课了,您在那边的椅子上稍等吧。”
  徐靖池谢过对方,把行李寄在前台就去洗手间,出来时听到了下课铃响。
  今天是周末,来少年宫的孩子们都是上课外兴趣班的。
  徐靖池在大堂等了一会儿也没看到郑卓圆,便打了个电话过去,那边没人接,他就坐电梯到六楼去找。
  这一层的孩子们几乎都走了,只有两间教室还有声音传来。
  其中一间有几个学生留下来收拾乐器,而最里面那间教室门则传来了古琴弹奏的声音。
  那是一首熟悉的《高山流水》,徐靖池听了一会儿就笑了,轻轻推开那扇虚掩的门。
  教室里坐着十几个不同年龄的小学生,每人的面前都放着把古琴,但没有人弹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讲台上。
  徐靖池也去看讲台方向。
  一位年轻人穿着白色汉服坐在木凳子上,外罩的大氅用灰色轻纱所制,后背织有飞鹤图案。
  广袖在弹奏时滑到臂弯,露出半截白皙的手臂。
  如果不是看到那张比三年前更加清秀的脸,他真的不会想到眼前这个温雅的人就是郑卓圆。
  不过侧对着他的脸部线条还有点婴儿肥,嘴角凝着淡淡的笑意,纤长的睫毛有规律地眨着。
  徐靖池靠在墙上,抱着手臂看他演奏,直到旋律声停下来,他开始指导学生们。
  徐靖池是知道他在少年宫做义工的事的。
  虽然没拿到职业教师的资格证,但他的古琴造诣是从小跟随名师练出来的。
  他绕着教室走,看到有个六年级的女生弹奏的不对,就弯着腰,握住女生的手指拨弄了几下,再弹出来的旋律明显动听多了。
  看着女生脸上甜甜的笑容,郑卓圆也笑得温柔。
  摸了摸女生的脑袋继续看巡了,回到讲台附近时终于看到了门缝外的人。
  徐靖池冲他挑眉,然后就看到他脸上一下而起的惊喜表情,但是马上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
  转头对学生们讲解了几句弹奏的重点以及练习时的注意事项,宣布下课了。
  学生们整齐地起立,说了句“郑老师再见。”
  然后陆续离开了教室。
  徐靖池让到一旁,等学生们都走光了才进去看讲台上的人:“三年不见,我们卓圆不但变得一表人才,还成老师了。”
  徐靖池笑眯眯地说道,郑卓圆不去看他,只低头整理着讲台桌上的教案:“你别笑我了,这里上课有着装要求,我也是没办法。
  你等一下,我马上去换掉。”
  说完就要往外面走,路过徐靖池身边时被拉住了。
  一别三年,徐靖池已经比他高出一个头。
  那双俯视他的眼睛也褪去了高中时的青涩感,不但成熟了,而且更显英气。
  “这衣服是少年宫发的?”徐靖池问道。
  郑卓圆摇着头:“我自己买的。”
  “很适合你。”
  徐靖池扶着肩膀让他转了一圈,看白襦裙的下摆缓缓飘起,上面还有若隐若现的远山沧澜图案,不禁夸赞道:“我推门进来的时候还怕认错了人,要不你别换了,就这么走吧。”
  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是他们经常会通过社交软件聊天,彼此间并不会生疏。
  “不行。”
  郑卓圆拒绝道:“这样穿出去回头率太高,你还是等我换下衣服,很快的。”
  这次郑卓圆没再让徐靖池抓着,溜到更衣室去换了。
  十几分钟后穿着短袖t恤和运动裤回来,少了刚才斯文的气质,却多了几分阳光的感觉。
  他把手机和曲谱等东西放进背包里,对徐靖池道:“不是让你直接回家吗?怎么过来了?”徐靖池跟他一起往电梯走去:“家附近在电力抢修,我们吃了晚饭再回去吧。”
  进电梯后,郑卓圆拿出手机来看:“那你想吃什么?”“中餐吧。”
  徐靖池道:“找个能吃鱼的地方,你爱吃鱼。”
  郑卓圆打开美食软件,听到这话笑了起来:“可我已经不爱吃鱼了。”
  徐靖池愣了愣:“你不是从小到大都离不开鱼的吗?”郑卓圆的笑容淡了几分,跟他一起走出电梯:“医生让我尽量不要接触海鲜,不然容易过敏。”
  徐靖池还想问为什么,结果瞥到他左手肘位置上的疤痕时反应了过来,道:“是因为去年住院吃药的缘故?”他去前台取了徐靖池的行李,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是啊,那药要长期吃。”
  “那除了不能吃海鲜外,还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徐靖池继续问。
  郑卓圆的脚步一顿,条件反射地想到了一样东西,但他故作轻松地回答:“没什么,都好的差不多了。”
  他俩在附近的商场吃了顿丰盛的中餐,快吃完的时候徐靖池接了个电话,讲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郑卓圆就拿出手机来看。
  估计是电力抢修导致交通限行的缘故,原定于今天要送的快递被延迟到明天了。
  看着屏幕上那箱被滞留在站点的东西,他心里有点焦虑了。
  这东西是最近刚推出的新品,因为形状和材料都跟目前市面上的完全不同,所以非常热销,国内暂时买不到货,他还是找代购帮忙的。
  不过想想徐靖池不算外人,所以就算没有这东西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的。
  等徐靖池接完电话后,他俩走出餐厅,去了负一楼的超市买生活用品。
  这次回国读书,本来徐靖池该住在自己家里的。
  但他家已经有三年都没人住过了,他爸妈跟郑卓圆的爸妈又都在国外,双方家长一商量就决定让他先住在郑卓圆那,反正两家是邻居,这样还可以做个伴。
  郑卓圆在一周前就让保姆苏姨买好了大部分的生活用品,不过徐靖池这人比较挑剔,卫生用品要自己选。
  郑卓圆推着车跟在徐靖池旁边,看他拿这个拿那个,很快就把推车堆满了一半。
  本来两人随口聊着天,但在徐靖池拐进卫生纸区的时候他停下了,扶着推车的手指也不自觉地握紧。
  徐靖池没发现他的异样,径直走到卫生纸的货架上选购。
  他的目光追随着徐靖池而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鬼的缘故,觉得徐靖池动作好慢,不就是一卷卫生纸吗,至于选来选去的?他又开始焦虑了,捏着扶手的手指都掐白了,在徐靖池终于选定一款后松了口气。
  正想转头走,发现徐靖池又转身看起了后面的货架。
  那一排货架是跟卫生纸货架面对面的,有六层,尽管包装的琳琅满目,却都是同一种物品。
  刚才的他一直不让自己去看那货架,这会儿控制不住了。
  他紧张地盯着徐靖池,虽然知道他的秘密不可能被发现,但还是心虚极了,以至于手心都开始冒汗。
  徐靖池依旧没发现他的异样,打量完那些货品后就朝他走来。
  (设定非双——性)较大的国际机场内会有机场捷运列车,不明白的话可以百度一下~
 
 
第2章 他的秘密(2)
  徐靖池把手里那袋卫生纸放进推车里,感叹道:“没想到现在国内的纸尿裤品种这么多了,我在外面都没见过几款。”
  郑卓圆还是没松开紧捏的手指,不过他的神情没什么异样,只是声音有点哑:“走吧。”
  徐靖池又去看另一边的货架:“好,买得也差不多了,你有没有要买的?”“没有。”
  郑卓圆目视着前方道。
  徐靖池的注意力没在他身上,就没发现他的步伐比刚才快了些。
  等结完账坐上车,他的情绪已经完全平复下来,又跟徐靖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滨罗是临海城市,市区由岛内与岛外两部分组成。
  岛内基础设施完善,但因为地域大小限制了发展,因而又有了岛外的繁华。
  徐家与郑家的房子就在岛外能看到海景的锡兰路上。
  郑卓圆把车开到【水岸林栖】的入口处,按下车窗,让保安看到副驾驶座上的徐靖池。
  确认过身份后,保安通知郑卓圆,电力抢修还没好,今晚的电压可能不稳定。
  郑卓圆说知道了,拐了几个弯道后,将车停在一栋联排别墅左边那户的大门前。
  徐靖池先下车,去后箱拿了自己的行李,顺便看了看一墙之隔的另一扇大门。
  他家和郑卓圆家就隔着一道墙壁,三年前两家移民的时候郑卓圆也有去,但是不到半年就回来了,原因是不适应外面的环境。
  “苏姨每半个月就会去你家那边打扫一次,你要不要进去看看?”郑卓圆走到他身边道。
  “不用了,先进去吧。”
  徐靖池道。
  虽然刚到六月,但是滨罗地处南方,气候又潮湿,在没有空调的环境下很闷热。
  由于电压不稳定,郑卓圆就没到地库停车,也没坐电梯,而是从玄关进来。
  他拿了双新拖鞋递给徐靖池,换好后,他想帮徐靖池把行李拿到二楼,徐靖池道:“我自己来,行李很重。”
  “没关系,我帮你拿点。”
  郑卓圆接过两个小箱子在前面带路。
  这里的联排别墅是两户一栋的,地下两层地面三层。
  徐家和郑家当年是一起买房子一起装修,所以两家的格局很相似。
  徐靖池跟在郑卓圆后面上楼梯,到了二楼后,郑卓圆打开走廊左侧的那间房,道:“这间的景观很好,对面就是海,你就住这吧?”他俩从小一起长大,对彼此的家都非常熟悉。
  徐靖池听完就发觉了不对,问道:“这不是你的房间吗?”“我已经不住这间了,我住对面。”
  郑卓圆解释道。
  “好好的干嘛换房间?”徐靖池惊讶地看着他:“该不会是为了让给我吧?”郑卓圆道:“你想得美,我是去年就搬了的。”
  徐靖池打开斜对面的房门来看,这间房的布置确实是郑卓圆的喜好,不过落地窗对面的不是辽阔海景,而是住宅区内的景观。
  虽然也不错,但比起海景差太多了。
  徐靖池想不通他好好的换什么房间,但他不想谈这个话题,拉着徐靖池回到海景那间,问徐靖池满不满意新换的家具和壁纸。
  他了解徐靖池的喜好,挑选和布置的自然合心意。
  徐靖池走到床边躺下,把双手枕在脑后感受了一下,满足道:“这床居然比我之前趟过的都舒服。”
  郑卓圆笑着打趣他:“满意就好,我妈千叮万嘱过,可不能让徐少爷住得委屈。”
  徐靖池和他对视一眼,也笑:“巧了,我妈也千叮万嘱,让我一定要多陪陪郑二少爷,免得他一个人在国内寂寞空虚冷。”
  在耍嘴皮子的本事上,郑卓圆从小就没赢过徐靖池。
  这次也一样,一看到徐靖池那副讨打的表情他就不继续说了,过去打开浴室的门,道:“你看看浴室里还缺什么,明天跟我说,我让苏姨帮你买。”
  徐靖池瘫在床上没动,只懒洋洋道:“明天再说吧,我昨晚就上飞机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好好睡过,累死了。”
  看徐靖池打了个哈欠,郑卓圆便道:“好,那你早点休息。”
  “晚安,你也早点睡。”
  徐靖池说完便坐起来,也不等郑卓圆出去就开始脱衣服。
  郑卓圆本想再交代他两句,一回头看到他赤裸着上身,入眼皆是匀称而健硕的肌肉线条,顿时又说不出来了,只好先离开。
  他俩在穿开裆裤时就是非常好的关系,彼此的身体都见过。
  但那都是高中之前的事了,而且那时的徐靖池跟现在的感觉也完全不同。
  郑卓圆回到自己的卧室,锁上门后就去浴室脱衣服洗澡。
  明天早上他有课,但是因为徐靖池回来,所以他的设计稿还没做,今晚要熬夜了。
  他走进淋浴间,路过洗手台时瞥了眼镜中的自己,脑海中又浮现出徐靖池的好身材。
  比起他的细胳膊细腿,徐靖池才叫男人。
  如果可以,他多想像徐靖池那样自由出入健身房,还有游泳,他都一年没去过泳池了。
  他低头看了眼罪魁祸首的部位,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也不知道还要吃多久的药才能完全康复。
  由于要倒时差,接下来两天徐靖池都没出过房门,三餐是苏姨给他送到房里的。
  他睡醒了就吃,困了又继续睡,就这样迷迷糊糊到了第四天才算调整过来。
  早上7点的时候闹钟响了,他起床洗漱,换好白衬衫和便裤,将镜子里的人打理得干净又帅气后才跨出房门,到一楼饭厅去吃早饭。
  在郑卓圆六岁的时候,苏姨就来郑家做保姆了,所以跟徐靖池也是很熟的,见他下来了就道:“徐少爷今天要出门吗?”徐靖池笑道:“苏姨,这里没长辈,你还是叫我名字就好,那么叫太别扭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