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穿书成救世的修罗族公主【重生】──沈洲

时间:2021-05-04 03:24:55  作者:沈洲

 

迦忱在图书馆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书中的修罗族公主。原主被自己所爱的师姐出卖,灭族身死。
一朝穿书、弱小无助,内有细作,外有强敌,看到荒凉的修罗界,还有受苦受难的族人,迦忱开始了她的救世计划。
重生醒来的玄清辞,打算弥补过错,却发现原本爱她的师妹,居然不想再见到她了…她只能开始她漫长追妻路。
不吃回头草的小攻跟天性凉薄的追妻受
--------------------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修罗界难得的热闹景象。
“来!来!来!公主比武招夫啦!”
“我要报名!”玄清辞看到宣传告示,赶紧赶来报名,整个修罗界,谁还打得过她啊!
“不好意思,女人不得报名!”
“为什么?”玄清辞哀嚎,好不容易逮住的机会又打了水漂。
主持人丢了份通告给她。
上面写道:输了的族人,要跟她一起开荒种树,挖地引水,建设美好家园。
这不是变着法抓壮丁嘛!
 
 
  ☆、种蛊
 
  
  嘴里湿湿滑滑的异物带来的血腥味让迦忱不舒服的睁开眼,脸颊痒痒的像有鼻息洒在脸上。她眨了眨眼,脑子清醒了一点,好像有人在啃她的唇,眼前是一张被放大到只看得到模糊轮廓的脸。反应过来的她,猛地用尽全力把身上的人推开!
  迦忱赶紧坐起身,她倒要看看是哪颗葡萄,竟然敢趁她睡着偷亲她!
  “呸呸呸!”嘴里都是血腥味,她赶紧用袖子擦嘴。
  可一看到袖子,她却傻眼了。这身上的衣服不是她今天穿的那身,而且,这不是古装吗?这层叠的宽袖粉裙,绣着朵朵落花,一动就跟着翻飞飘落,外加白色薄纱,俨然一副朦胧春景。这屋里也是,雕花绣漆悬着纱帐的罗汉床,带着铜镜的梳妆台子,矮桌上面冒着烟的熏香炉。这些都不是现代的装饰。
  她记得今天是周六,她例行去泡图书馆,可是挑书的时候被一本书砸了脚,她捡起来之后就顺便看了起来。还没看完她就睡着了,所以她现在应该是在图书馆才对啊!
  还没等她想明白,那个被她推倒在地的人重新爬了起来。居然是个女人。
  如今这世道可真是乱啊,连女人也爱绑架女人了。可是绑架她有什么用呢?她一没钱、二没权、三没色。而且还把她带来这种地方,给她换古装,这是什么癖好。
  “你是谁?”穿着古装的迦忱冷静地坐在床边,看着坐在地上扫灰土的女人,倒像是个在审讯犯人的女王。就是这粉嫩的颜色看起来不够威严,甚至有点可爱。
  女人抬头不解的看着迦忱,好像是在问:你不知道我是谁?
  女人抬头的瞬间,迦忱就看呆了。老李的“秀色空绝世”,是不是就是如此。
  迦忱又抬袖擦了下嘴,如果这时候流口水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看到迦忱害羞别过眼的样子,女子脸上浮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师妹可是还想亲?”
  迦忱窘迫得一时无语,这是什么虎狼之词,这么直接的吗!虽然跟这么好看的人亲嘴她是不介意的啦,但是哪有人这么露骨的问出口的。还有,这个人叫她师妹。迦忱面色不显,心里却满是疑问。这个人玩的什么把戏?把她绑来玩角色扮演吗?
  地上的女人站起身,抖了抖长袖,抖到一半却停了下来,直盯着手腕看。
  迦忱好奇地眯眼看去,还好她是老花眼,要不然都看不清那手腕上的红丝,就跟头发丝一般细。
  女人突然一边开心地笑着一边往迦忱走过去,“师妹,师姐还想再亲亲你!”
  “你、你别过来!我会揍你的,我打人可疼了!”迦忱吓得站起身就要逃,却被女人长手一捞,又被压在了床上。
  她好惨,为什么睡一觉醒来会遇到变态!虽然是这么好看的变态,但也不行啊!
  “救命啊!”迦忱怕得要死,她活了二十年,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一点经验都没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人把迦忱压在身下,抓着她胡乱挥洒的手,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眉开目笑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勾引人。
  迦忱在心里叫苦不已,为什么要长得这么好看,她都要心甘情愿就范了!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好不好?”迦忱带着颤抖的哭腔哀求,死她也要做个明白鬼,好歹让她知道她是要跟谁胡作非为啊。
  “我是你师姐啊!”女人更是笑得一脸春心荡漾。
  “师姐!”
  就在迦忱快要顶不住的时候,突然脑海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话来:“师姐,愿我们永生永世,永不再相遇。”
  这是她看的那本百合文里,女主说的最后一句话。她猛的再次用尽全力把人推开。
  迦忱半坐在床上,颤抖着手指着再次躺在地上的女人,难以置信地问:“玄..清..辞...吗?”
  女人委屈的抬头看着迦忱,似在说:你怎么会问这么傻的问题!
  迦忱打了个寒颤,她穿书了?穿到图书馆的那本书里,穿成了那个爱情脑女主!!!
  迦忱来来回回做着深呼吸,忍住汹涌的泪意,却怕得全身不住的颤抖。眼前这个人,是那个卑鄙无耻、害得原主被灭族、含恨而死的师姐。
  可是这两个人的下场都太惨了,原主死后尸身还差点被人利用,还好有个远在佛界的师父来带走了她的尸身。而玄清辞到原主死后,才知道了她自己一直被天界利用,也才明白她自己对师妹的情意,可是一切已经晚矣,成魔的她被天界所不容,最后悲惨死去。
  “你能不能放了我?”
  “忱儿,你别怕。”玄清辞原本还委屈的坐在地上,看到迦忱吓得苍白的脸,颤抖的身子,她也跟着怕起来。想接近迦忱,却看到迦忱更加惊恐的眼睛,她赶紧停住脚步,焦急的站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你出去好不好?”迦忱看到玄清辞不再接近,底气涨了几分。
  “我不亲你了,你别怕。”玄清辞一重生醒来就看到迦忱,她实在是控制不住才会如此激动。
  她以为她在天雷中被撕得粉碎,已经无力回天,只能认命的陷入黑暗中。可是她实在心有不甘,她还未亲手杀死那个人。这一世,她做了太多的错事,她本就没奢望能有好下场,可是她欠了师妹许多,她真想能有机会再跟她重来一次,可是她入了魔,连来世的奢求都再无可能。
  她再次看着自己,她以为一切只是幻境,可是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身体里的魔气,那都是真切发生过的事情,只是她不知道怎么重生了。天肯见怜,让她回到了与师妹初吻的时候。这次,她要改变上一世的命运,她要好好待师妹,把欠她的都给她。
  玄清辞不再妄动,让迦忱冷静许多,她努力的回忆书里的情节。她醒来是因为玄清辞在亲她...
  书里,她们只有一次亲吻。这是原主再一次跟玄清辞表明心意,玄清辞这次反常的没有回避,而是回应了一个吻,这也是她们之间唯一的一次亲密接触,原主到死都还记着。然后是原主借着情意,央求玄清辞带她回天界。她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天界,她想去看看玄清辞小时候生活的天界是什么样子的。
  当时玄清辞答应了,她借着这次机会,传了消息回天界。只是沉浸在恋爱中的原主没有注意到,一心只在游玩上。也是那次之后,玄清辞对原主越发的疏离冷淡。
  迦忱看着玄清辞的脸,明白为什么原主会那么喜欢她师姐了,这张秀色可餐的脸,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如果不是知道了玄清辞的真面目,她也定是要陷入这张脸里无法自拔了。
  “清辞...”迦忱喊出口才惊觉自己口误,书中原主都是喊玄清辞师姐。可一想到惨死的原主,她又无法跟着喊师姐。现在只能顺坡下驴,让自己显得是惊吓过度后的失控反应。
  她声音柔弱地说:“我累了,你让我自己静一静可好?”
  玄清辞期待中的迦忱喜悦的央求她带她回天界的画面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竟是迦忱排斥着要赶她走。可她却沉浸在那声不经意间喊出的“清辞”中,仿佛在她的心里投了颗不大不小的石子,溅起一朵小小的水花,再落下去,荡开来。
  玄清辞看着这离床不过两三步的距离,生生让她有种可望不可即的感觉。她长袖一挥,迦忱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连人带床到了她身边。
  “你要干什么?”迦忱警惕地看着玄清辞。按书中所写,玄清辞对原主一向冷淡至极。她刚才那样说,按理玄清辞应当是转头就走才对,怎么会是现在这般反应?
  “我明日要回天界,想带师妹一同回去见见族里的人。”她久久凝视着迦忱,好像要把错过的日子一次性的看回来。
  “这...恐怕不太妥当吧。”迦忱原本想好好利用玄清辞不待见原主这点,躲过这劫。可她没想到她没说,玄清辞居然主动提出来了。
  “有何不妥吗?既然我们有了肌肤之亲,那定是要早日见双方亲人,早日成亲才好啊!”
  “什么?”迦忱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这剧情不对啊!玄清辞不是一直不愿意跟原主成亲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她看的那本书吗?
  “我们现在是在修罗界吗?族长是我妈?”
  玄清辞好笑的看着迦忱,“族长是你母亲,不是你。你想当族长还早着呢!”
  迦忱欲哭无泪,这没错啊!可是为什么这个玄清辞跟书中的玄清辞差别那么大!作者真是欺人太甚,怎么可以骗人...
  这次她要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不让自己死得太早、太惨,就千万不能跟着书里走。她灵活的脑袋瓜快速的运转着,“我头晕,不舒服,不适合长途奔波。”
  “啊,那刚好,去天界找我阿姐看看,那灵丹妙药极多。”
  理屈词穷的迦忱抬头刚好对上玄清辞眷恋的眼眸,试问这世间谁能不被深情打动,她也仿佛痴傻了一样,陷在这眸光里无法自拔。
  玄清辞低头在迦忱的额间落下一吻,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跟她成亲,“那便说好了,我待会再来接你。”
  迦忱坐在床边看着玄清辞走出门外,却依然无法回过神来,那个最后杀人如麻的魔君,居然要跟她成亲?
  玄清辞站在屋外,神色复杂地看着缠在手腕上的红丝,没想到一醒来就是在给迦忱种情丝蛊...
  
 
  ☆、情丝蛊
 
  迦忱在屋里不停的踱着步,她已经把门反锁了,可还是觉得不放心。她又把屋里的矮桌挪了过去,抵着门。她本来是想把梳妆台子拖过去的,可惜太重了,拖不动。她只能又把几把小凳叠在矮桌上。
  她站在门前,觉得应该能拖上一时半会吧。
  她开始思考自己的后路,可她想来想去,想得头发都快白了,还是不知道自己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该怎么办,总不能永远待在这屋里不是。
  “师妹。”没一会,玄清辞来了,迦忱好像听到了她推门的声音。她站在门里,一动不敢动。
  “师妹,大白天的怎么还锁门呢?”玄清辞见门被锁了,一个转身,穿墙进到屋里,站在迦忱面前。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迦忱目瞪口呆的看着好好的站在她面前的玄清辞。
  “这有何难!”看到迦忱害怕又好奇得目光炯炯的样子,玄清辞起了逗逗她的心思。她一挥衣袖,身处的屋子就不见了,两人置身于一个水波碧绿的湖面之上。
  迦忱吓了一跳,扑进了玄清辞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攀着她的肩膀。心砰砰跳得贼快,却高兴得嘴角止不住上扬。她抬头看着玄清辞,明亮的眼里满是欣喜。是她忘了这是有仙妖鬼魔的世界,更有各种法术跟绝学。
  玄清辞没想到一个小戏法就能让迦忱这么开心,心中更觉上一世真是亏欠她太多。她揽着迦忱的腰,两人顿时紧贴着,她附在她耳边,笑容明媚地说:“我带你!”
  玄清辞一个御风便在千里之外,又直上云霄。迦忱像只鸵鸟一样,把头埋在玄清辞的怀里。可是过了一会,没有耳鸣也没有风的阻力。她小心翼翼的探头,发现身边连轻风都没有,更没有想象中被风吹得龇牙咧嘴的样子。
  迦忱看到她们在一个散着光彩的圈里,她踩在玄清辞的脚背上,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这么近,手不攀着肩都没地放了。
  “我们要去哪?”她的声音细若蚊吟。
  “去天界。”
  迦忱这才反应过来,她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壳,真是没用,就这样又被轻而易举的带拐了!明明下了决心抵抗到底的,现在人都在天上了。
  看着底下的山川河流,那是坐在飞机里所看到的不一样的感觉。
  没有窗户的阻碍,就像容在这天地之中,一切都仿佛触手可及。那些远的山或近的湖,好像都会打招呼了似的,只要一靠近,就像看到它们在动。
  一开始迦忱以为是她的错觉,可是刚刚从一座山前经过的时候,明明看到它转了个背?四周飞扬的尘土形成了雾霾,把那座山都罩得朦朦胧胧。
  她忍不住问玄清辞:“刚那座山是不是动了?”
  “嗯,它嫌东面太晒,转了个背对着。”
  迦忱点点头,又问:“这么有意思的山,该有个名字吧?”
  “嗯,”玄清辞也点点头,看着远处继续说:“它叫不周山。”
  “不周山啊!相传它是人界通往天界的唯一路径,怪不得与众不同呢!”
  玄清辞扑哧笑出声,问迦忱:“你知道它为什么叫不周山吗?”
  迦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玄清辞。
  玄清辞低头看了迦忱一眼,她发现这人越来越可爱了,总有种让她忍不住想亲的冲动。
  “你看到那漫天的尘土没。它为了不晒太阳,一天转两次背,早上一次,下午一次,每次都是尘土漫天,所有妖物、动植物都不愿意待在它的周围,久了就得了个不周山的名号。”
  “呵呵~原来不周山这么不合群啊!”
  “到了。”玄清辞停了下来,放开迦忱。
  迦忱站在一片白茫茫之中,什么也没看到。她正疑惑间,手又被玄清辞牵着往前走。迦忱记得书中玄清辞带着原主到天界之后,把原主交给了一个小宫娥便不管了。迦忱看着这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就像站在大雪之后广袤无垠的平原上,入眼只有一片雪白,看久了更会眼睛发酸、胀痛,像得了雪盲症一样。她打了个寒颤,赶紧牵紧玄清辞的手,如果把她丢在这里,找不到路还是其次,人估计会疯掉。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