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纯情太子爷一亲就冒烟gl【天作之合】──李仲

时间:2021-05-04 03:22:41  作者:李仲

 

  女扮男装总裁东方幸vs甜美医学生裴酥
  纯情假正经vs腹黑真温柔
  古代女扮男装的太子东方幸,被人刺杀,重生成现代东方家族继承人。
  给她冲喜的老婆竟然是她上辈子的太子妃!
  还绑定了一个寿命系统,让她完成羞耻任务。
  【系统:请为妻子唱出早餐,有rap版,深情版,碎碎念版……】
  【系统:请用成语向妻子表达爱意。】
  【系统:请阅读阴阴调和之术。】
  东方幸冷脸,耳根却红的滴血:放肆!她糖糖太子,怎么可以轻薄太子妃!
  太子妃可是仙女!是放在心尖尖上的!
  过了一段时间……
  【系统:请宿主不要过分解读任务,宿主的寿命已恢复正常,宿主可以选择离婚。】
  东方幸抱紧怀里的人,生怕跑了:你在教我做事?
  东方幸两辈子的人生,如同牢笼,她生活在不见光的泥潭,无喜无悲,身后的无数双眼睛盯着她,让她身形麻木,步步谨慎。
  有一束光照亮她的暗黑。
  #光在脸上,裴酥在心上#
  裴酥有一个秘密:十四岁那年,她发现做梦时会穿越到古代裴家次女身上。
  有昏睡症的裴次女同她长得一样,只有在她入梦才会醒来,她还入宫成为了太子妃。
  1、sc,古穿今,双向暗恋
  2、沙雕文,全私设
  3、杠我我就笑死你
 
 
第1章 
  〔系统提示:绑定宿主意识,正在与宿主大脑进行沟通,请宿主不要排斥。〕
  ‘你是何物?’
  东方幸头痛欲裂,听到了飘渺的冰冷机械声音。
  〔系统提示:宿主在上个世界的寿命已经用尽,完成系统所下发的任务后,会增加相应的寿命时间。〕
  东方幸本是南楚国的太子,因皇室子嗣单薄,皇后所处,只有她一女,她便从小背负起了储君之位,女扮男装。
  然而父皇离世,她的弟弟们便蠢蠢欲动,在她登基之日,朝廷中竟然流传了她是女儿之身,她的三弟提剑上来行刺,文武百官,竟无人阻拦,为国为民操劳一生,当真是可笑。
  〔系统提示:宿主目前大脑细胞僵直,全身气与血的运行极为缓慢,整体表现为不能言语,不能动。〕
  东方幸:……
  〔系统提示:简单的解释就是,宿主目前的生理活动状态为植物人。〕
  〔系统提示:正在连接宿主大脑,传输记忆。〕
  这个世界,她是东方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东方家族百年基业必须由男儿继承,才能世世代代繁荣昌盛,所以这辈子她依旧是女扮男装。
  只不过前三个月出了一场车祸,导致她昏迷不醒。
  想起上一辈子的事情,东方幸并没有多大的遗憾,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那娇纵的太子妃。
  在她身死之时,唯一挡在她面前的,是她从小有嗜睡之症的太子妃,裴家次女。
  那个胆小,有些笨笨的太子妃。
  最初做她伴读时,被人欺负了,连话都说不清楚。
  后来她才知道她的太子妃是仙女,因为仙女不能在人间停留太久,所以时常是昏睡着的。
  东方幸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发现浑身无力。
  之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似乎在轻轻的擦拭着她的身体。
  她费力的将眼睛睁开,看到一个女孩儿正在温柔的拿着帕子为她擦拭脸庞。
  东方幸由于自小就是女扮男装,生怕自己的身份秘密被泄露,不喜与其他人的亲近,就连前世的太子妃,也从未这样亲密过。
  她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一旁的心率显示器发出了声响。
  裴酥感到异常之后,微微直起身子去看向一旁的心率监视器。
  东方幸看清楚了面前女孩儿的脸,心中一跳,她的太子妃?
  不对,心情平复下去之后,东方幸将眼睛微微眯起来,偷偷的观察着。
  面前的女孩儿身形比她的太子妃要大上一点,脸庞也没有那样稚嫩。
  东方幸心里涌上了淡淡的失落,她看到面前的女孩重新拿起了帕子,这次似乎又要落在她的身上。
  东方幸开始紧张了起来,她不喜欢别人触碰,这时候她要不要醒来?
  “没想到这东方家的大少爷还真的成了植物人?你这种赔钱货也就只能嫁给这种废人!”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打破了屋中安静的气氛。
  “妈,干嘛让我来这里?看到东方幸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真是晦气。”
  白蕊脸上写满了不耐烦,都怪她这个死表妹裴酥,从小就是个扫把星,克死了自己的爸妈不说,还把她们家的运气都给克没了。
  本来东方幸是要和她联姻的,东方幸长相英俊,虽然身形不如男模那样高大,但是有一股书香气,冷清典雅,周身充满了高贵。
  没想到这婚约刚和东方老爷子定成,东方幸就出了车祸,成为了植物人。
  她才不会嫁给一个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男人!
  这才让裴酥有了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可能,不过这两个人都已经结婚三个月了,东方老爷子为什么还要让她来看东方幸!
  裴酥也听到了吵闹声,脸上没什么表情,没来得及注意到东方幸已经睁开的眼睛,将手中的湿帕子放下,朝着门口好声好气的说。
  “表姐,你别这么说,会被人听到的。”
  裴酥声音柔柔的,不急不缓,是那种和人吵架都会是温柔的声音。
  “都已经成废人了,怎么能听得见?”白蕊一边趾高气昂的掐着腰,一边抬着下巴,快速爬着楼梯,一脸不屑的看着裴酥。
  “怕是东方老爷子看不上你,所以还想妄想让我嫁给东方幸!我才不会看上一个废人!倒是你一个扫把星,和植物人相配的很。”
  白夫人和白蕊走到了二楼,气焰嚣张的直接闯入了东方幸的房间。
  东方幸微微皱了皱眉,她通过这个世界的信息了解到,她现在的身份是东方集团的继承人,为何到她的房间,都没有仆人拦住这两个来胡搅蛮缠的泼皮妇人。
  白夫人看到东方幸床边监控器上数字的跳动,皱了皱眉,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拉了拉白蕊的胳膊。
  “妈,你干嘛拉我?我说的不对吗?都是这个死丫头连累了我们家,你看什么看,你怎么不去死?!”
  白蕊越说越气,甚至想动手掐裴酥。
  东方幸听着那些污秽词语,不悦的皱眉。
  〔系统提示:宿主的剩余寿命时间为30秒,发布随机考验宿主本事任务一,猝不及防的清醒,以病房中白夫人与白蕊的惊吓程度为任务成功衡量标准。
  其惊吓程度越高,宿主手获得的寿命时间越长。〕
  两世的记忆冲动在东方幸的脑子中,导致她现在神思混乱。
  〔系统提示:宿主的寿命只剩十秒钟,十……九……〕
  这回容不得东方幸思考,她只能腾的一下,人如同弹簧一样,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连带着脸上的呼吸器都扯了下来,在一旁连着她心脏的监视器呼隆一声掉在了地上。
  刚刚说话还不心虚的白蕊,被吓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直直的跪到了裴酥的面前。
  一时间,白夫人,白蕊,裴酥,齐齐愣住,呆愣愣地看着如同诈尸一般的东方幸。
  东方幸沉着声音,“平身?”
  突然,白蕊鬼叫了起来。
  白夫人倒是最先反应过来,连忙跑出去叫人。
  裴酥倒显得最为淡定,只是看着东方幸,眼里突然闪烁出亮光。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宿主寿命时间增加五分钟,宿主寿命剩余总时间为五分钟。
  宿主果然人中龙凤,发布系统试探宿主真实能力任务二,让白蕊感受到同样的侮辱,将您夫人的所有屈辱全部奉还给她。〕
  然而,东方幸看到裴酥的脸,愣住了。
  像,实在是太像了!
  她与太子妃成亲两年,她从未碰过她,为了保护自己是女子之身的秘密,所以她不同于任何人亲近,太子妃乃清白之身,她心怀愧疚,所以为了补偿,东宫从无侍妾,全听太子妃做主,她的太子妃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等何况,在满朝文武冷漠之际,当她三弟不顾亲情,将冰冷的剑刃抵上她的身前时,只有她这唯唯诺诺,胆小如鼠,身子嫩的跟春日里的娇花一样的太子妃,在她死后,抱着冰冷的尸体,掩面失声痛哭。
  东方幸扯下脸上的呼吸罩和身上乱七八糟的贴纸管子,看到自己微微露出的锁骨,皱眉,想立刻把自己的扣子系好,却有些不熟练。
  笨手笨脚的模样,让裴酥上前,两个人挨得极近,东方幸甚至能闻到裴酥身上淡淡的奶香味,和上辈子一模一样。
  怎么会有人如此相像?
  她的太子妃肩膀上有一处小痣,若是这个姑娘身上也有,这是不是就是佛家所说的转世?
  白蕊回过神来,看到裴酥跟丫鬟一样似的伺候东方幸,又管不住的嘴欠,捏着自己卡屎一般的嗓音开口道,“东方大少爷,您终于醒了,你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多久,日日吃不下,睡不好,这脸上长了诸多的痘痘,我妈日日为您诵经,就期望您平安醒来。”
  白蕊一边装哭,一边观察着东方幸的表情。
  这男人没有表情,日老子的,她该怎么观察?试探点的向前,试图挤开裴酥。
  东方幸醒了,裴酥本来就是替嫁,她若是博得了东方幸的好感,东方夫人的位置,岂不还是她的?
  〔系统提示:宿主,寿命时间只剩下两分半,请宿主好好把握,切莫浪费。
  额外温馨提示,宿主不能被外人看出您的异常,千万不要使用您在上辈子的词汇哦~〕
  “别碰孤……孤寡了半辈子,终于遇到真爱的我!还知道自己满脸痘?这种容貌不羞愤而死,竟然还敢大大咧咧的以自己的脸见人。”
  东方幸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高冷的气质险些被打破。
  裴酥和白蕊皆是一愣。
  东方幸皱眉,伸出手微微揽住了裴酥的腰,让两个人的身子更近了一些,底底的在她耳边开口道,“没说你。”
  “白小姐!请自重!”
  白蕊被东方幸那两道冰冷的目光射的不敢向前,不甘心的咬了咬唇!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慌忙的脚步声,白蕊心下一计,眼珠子一转,立马朝着东方幸的跟前儿扑过去,顺手还要将裴酥给推走。
  “东方少爷,你要明白我的苦心,当时的决定是我父母逼迫我做的,我心里还是爱慕您的,都是裴酥这个不要脸的,她蛊惑我的父母,让我们珍爱错失良缘……”
  〔系统提示:宿主还有一分半的时间~〕
  东方幸在白蕊扑过来方向,敏锐的踹了她一脚,并且拉过被白蕊推走的裴酥,惯性使裴酥一下子坐在了东方幸的怀中。
  白蕊被踢到了墙角,踉跄了好几步,坐了一个大屁蹲,满脸的错愕。
  这时候东方老爷子,东方幸的二叔东方晋,还有白蕊的父母都出现在了门口。
  东方幸眼神冷漠,看着心中各揣心思的人们,幸好她脑子里知道这群人的身份,明明这么多人在,那两个人进她的房间却无人阻拦,怕不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
  东方幸冷呵一声,“白小姐这出京剧变脸还真是变得飞快,我躺在床的时候白小姐一口一个废人,那愤恨的模样,怕不是快希望我死去?”
  白蕊被吓傻了,她没想到东方幸居然听到了她说的话。
  “堂堂东方夫人竟然被你说成了扫把星,白总,我到是想请问你是如何教导女儿的?那辱骂时说得流利词语,扫把星,废人,极为相配……怕是说过千遍万遍,以至于到我的耳前,都这样毫无顾忌。”
  裴酥也是一脸震惊,两只杏眼瞪得溜圆,眼神一直落在东方幸身上,一刻也不曾移开。
  白天挺着大肚子,油腻着一张脸,弓着腰,连忙的朝着东方老爷子认错,“老爷子,大少爷估计是病刚醒,有些糊涂了,小女虽小,有些顽劣,但万万不会说出这种话的。”
  东方幸一双桃花眼,危险的眯起,“放肆!25岁的人还小,爷爷若是不信,床底下有录音器!今天的事务必要白总给出一个交代!”
  白天这下也冷汗直出,不敢再辩解,只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妻女,“大少爷,您说怎么做?我这不懂事的女儿任凭您处置!”
  东方幸,“让她给孤……”
  〔系统提示:宿主……嗯?〕
  “给孤寡了半辈子,好不容易遇到真爱的本少爷的太子……”
  〔系统提示:宿主,不要玩火……〕
  “本少爷的太子……太子糖味的夫人跪下认错!必须行三叩九拜之大礼!”
  白蕊一脸狰狞,“我不要!”让她给这个扫把星下跪!她死都不要!
  “不要?”东方幸看着裴酥胳膊上被捏出的红痕,脸上浮现冰冷,“那就中断东方家与白家的一切合约,白总女儿有辱我夫人,至此,我夫人与白家再无瓜葛!”
 
 
第2章 
  一时间空气剑拔弩张。
  白天看了一眼自己不争气的女儿,心中几番计较。
  车祸昏迷,虽然现在人醒了,但是身体能否恢复如前……这也说不定。
  总结的来说,一个半残废的人,有什么好嚣张的?
  “东方少爷不必这么动怒,若是伤了两家的和气,对我外甥女也不好……”白天脸上带着陪笑,却眼里含着着威胁看了裴酥一眼,“既然是姐妹之间的打打闹闹,那么问问我这外甥女的意思,如何?”
  春日的风从窗户中徐徐吹进,将裴酥的散落的发丝吹起,拂在东方幸的脸庞上。
  白天看着裴酥,眼里有这一丝威胁,“小酥,你姐姐心直口,你是知道的,所以你不会怪你姐姐的,对吧?你姨母与我含辛茹苦将你养大,我们最是了解你的,你快和东方少爷解释解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