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三碗过岗

时间:2021-05-04 03:20:06  作者:三碗过岗

 

  被军界誉为“帝国之鹰”的omega陆召结婚了,对象白历是个废了一条腿的退伍alpha。
  一夜之间帝国论坛吵翻天,无数omega为偶像嫁给废物浪荡公子哥儿而落泪,无数alpha对白历娶了一个剽悍的军界红人嫉妒得咬牙切齿。
  这场婚事已经不是鲜花插在牛粪上,而是鲜花插在混凝土上——不仅没有美感,而且还不如牛粪能提供养料。
  婚礼当天,白历喜提国民称号——“帝国混凝土”。
  好在白历一定是最帅的那块混凝土。
  —
  很多年后白历作为家属参加陆召的庆功宴。
  记者:“白先生,请问您对别人说您吃软饭这点有什么感想?”
  白历:“软饭真的好吃。”
  记者:“白先生,请问您对一些人指责您放任omega伴侣在外工作甚至参与机甲战的事情有什么感想?”
  白历:“软饭真的好吃。”
  记者:“……白先生,您有没有一点身为alpha的尊严?”
  白历:“你们这些人,就是吃不到软饭就怪我吃得多。”
  ※
  记者:“陆先生,请问您对别人说您太强势不温顺这点有什么感想?”
  陆召:“我能打,没办法。”
  记者:“陆先生,请问您对最近外界指责您太过抛头露面这点有什么感想?”
  陆召:“我能打,没办法。”
  记者:“陆先生,请问您对您的伴侣alpha吃软饭这点怎么看?”
  陆召:“我能打,没办法。”
  记者:“这您也能打??”
  陆召:“嗯,他不想吃,我硬让他吃。”
  吊儿郎当油嘴滑舌alpha(白历)X能打能刚沉稳内敛omega(陆召)
  先婚后爱。温馨日常。
【排雷】
1.无生子剧情。
2.星际背景,ABO设定,有私设。
3.攻是穿书者。
4.文笔烂。
5.不喜勿喷,本人玻璃心,虽然不敢反驳,但会猛男落泪。
6.作者本人写东西有带口音的臭毛病,在改在改,改不了您多包容,包容不了您弃文就成,就别特意通知我了,您累着了我也不好受。
7.不适合一定程度的攻控/受控食用,为避免影响您的心情,快跑!!
 
 
第1章 
  陆召结婚当天,帝国大半贵族都来参加典礼。
  关于这位少将的婚事的帖子在帝国论坛娱乐版块的热度高居不下,omega们唏嘘强悍如陆召少将这样的人也不可避免屈服于自身性别,不得不和一位没有感情基础的alpha结婚。而alpha们则带着一丝酸味儿的议论着就算是地位爬的再高,陆召少校也始终是个omega,和一位alpha成婚才是他最后的归宿。
  这些态度高高在上的alpha们无疑引起omega们的反感,两方在论坛上吵得不可开交,相较于这两方讨论者,一些Bata们倒是更关心那个即将迎娶陆召少将的走了大运的alpha,也不知道他借着和陆召的关系能往上升几个台阶。
  这场婚事似乎遮遮掩掩,陆召本人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就连那个走狗屎运的alpha是谁都无人得知。这就让娱乐版块的那篇猜测贴子更加火爆,各位贵族家的年轻alpha们被各位网友们猜了一遍,始终没有得出一个令所有人信服的结论。
  直到半个月前帝国论坛上才正式公布了陆召的婚礼日期。
  庆贺贴喜气洋洋的两个名字,一个是陆召,另外一个名字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
  谁也没想到,陆召少将这位赫赫有名的帝国之鹰竟然砸进了白家的院子里,成为了白家那位早早就退居二线了的公子哥白历的法定omega。
  这简直就是一朵鲜花硬塞在混凝土上。
  不仅没有半分美感,甚至还没有牛粪有养料。
  一夜之间白历的资料就被扒出,他早年的经历被曝光,没落的白家到了白历这一代,除了他早就没别人了,白历本人也在多年前一场战斗中受伤,左腿差点废掉,这让他无法再驾驶机甲参战,白家也从此在一线军团中没有了位置。
  这位公子哥早年流连花丛,与数位omega传出绯闻,据说帝国提出要他退出第一军团时,他本人几乎毫不犹豫就点头同意,当晚就打包了自己在第一军团的私人物品,开着他那辆骚包的悬浮跑车去了一个omega的私人住所。
  白历的资料在论坛上被扒的一干二净,omega们怒火冲天,陆召少将作为一个omega,年纪轻轻就凭借不输给alpha的实力夺得第一军团少将之位,可以说是无数omega心中的憧憬和梦想。
  嫁给这样一位alpha,陆召可以说完全没有了夫家的支持,而白历自己也因为身体原因注定无缘前线,更别提有什么功勋。
  白家空有一个贵族的名头,内里却早就败落的一塌糊涂。
  陆召少将怎么能和这样一个alpha结婚?!
  无数omega愤然落泪,连大部分alpha们都难以接受不如自己的同类却能和陆召结婚,他们或是愤愤不平,或是妒火中烧,纷纷涌进白历的帝国博客账号下留言,叫嚷着要他主动退出。
  论坛上也是一片吵闹,陆召这个名字就像是一个标志,他代表着荣耀与热血,这位少将没有家世背景,靠着自身实力在战场上拼杀才换得如今的荣光,让许多不甘于居于alpha之下的beta和omega们看到了希望。
  而白历,他的资料倒也有些功勋,那都是在他还未负伤之前。那些功勋在陆召闪闪发光的战绩映衬之下显得格外单调,大家看到的更多的还是他的花边新闻,说句实话,白历能拿得出手的或许就只剩下他那张脸了。
  对于这一点,白历心知肚明。
  他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两条长腿悠闲的搭上了茶几,摆弄着自己的个人终端浏览网页,他被论坛上对于他和陆召婚事的讨论贴逗得哈哈大笑。
  虽然鲜花强塞混凝土这件事的确是一出悲剧,但对于混凝土来说,这倒是一桩美事。
  白历笑的肚子疼,觉得这事儿还可以更好玩。
  他光明正大的用自己的账号在论坛上发了一张自拍照,并打上一句话:“老子肯定是最帅的混凝土。”
  点击发送。
  几秒钟后他的个人终端的信息提醒声响的像是打鸣。
  白历一个帖子收获了无数谩骂。
  他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拍腿大笑。
  敲门声响了两下,陆召推开门,一进来就看到白历捂着肚子栽倒在沙发上,笑的像是羊癫疯。
  白历看见他,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泪,招呼道:“鲜花,你来啦。”
  陆召没听懂,不过也懒得问。他的目光扫过白历,淡淡道:“别把头发搞乱。”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的笑意没有消退,不过好歹没再笑的像是犯病。他站起身,随意整了整自己的黑色西装,朝陆召抛了个媚眼:“鲜花,您看我这样还成吗?”
  陆召仿佛没听出他语气里的调侃,认真将他打量一番,走过去顺手抹平了他胳膊上的一道衣褶:“元帅要见我们。”
  “我‘们’?”白历对着墙上的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头发没乱,“他还要见我?”
  陆召道:“道贺。”
  白历想了想,明白陆召的意思是元帅要道贺,那当然要见到两个人。
  他没所谓:“行啊,走呗。”
  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陆召没动。
  白历回头看他,跟陆召那双平静的眼睛对视,恍然大悟,立马伸出自己的胳膊:“忘了忘了,咱俩得好好配合。那什么,您挽着我呗?”
  陆召还是没动,隔了几秒才开口:“你刚才说‘鲜花’是什么意思?”
  “啊?”白历没反应过来,愣了愣,才没忍住又笑起来,“他们都说你配我,是鲜花插在混凝土上。”
  陆召对这个答案感到有点无趣,他一巴掌把白历伸到他眼前的胳膊拍掉,率先拉开休息室的门,对白历道:“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遵命,”白历笑嘻嘻的凑过去,“陆召少将。”
  白历的身形高大笔挺,他的确生了一个好皮囊,笑起来多少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好在英俊的五官将他笑容里的痞气遮盖不少。
  陆召站在他身边,两人的身高相差无几,光从身形上看,实在看不出他是个omega。他的脊背挺起,眉目硬挺,多年的军人生涯削弱了他脸上属于omega一些天生的柔和圆润,透出些凌厉果敢。
  “陆召少将,白历先生,”门外站着陆召的副官霍存,正倚着墙发呆,看到两人出来便站直身体道,“元帅现在已经在正厅。”
  陆召微微点头,朝着正厅的方向走去。
  走了两步又停住,等白历跟他并肩了才说道:“我需要挽着你胳膊吗?”
  白历愣住了:“怎么这么问?”
  陆召道:“我不知道其他omega婚礼时是不是需要挽着alpha的胳膊,我第一次结婚。”
  白历指着自己的脸:“我看着像二婚吗?”
  陆召看了看他的脸,客观道:“看着像会懂要不要挽胳膊的那种。”
  白历:“……”你说话可真好听。
  两人因为要不要挽胳膊的问题放慢了脚步,连累着霍存也得慢腾腾的跟着走,还得听他俩讨论这种问题。
  陆召道:“你平时没参加过婚礼吗?”
  白历想了想:“参加过,但我又不关心结婚的那个omega,我只关心上来勾搭我的。”
  陆召问道:“那你一条胳膊够挽吗?”
  白历:“你求知欲还挺强。我跟你说,我不仅有两条胳膊,我还有两条腿,你看够不够?”
  跟在后面的霍存没忍住开口:“白历先生,陆召少将打人很疼的。”怕你不知道,给你提个醒,挨打了别跟我哭啊。
  陆召倒是没生气,他其实也不太关心白历以前的个人生活问题,只把话题撤回原点:“说正事儿。”
  “挽胳膊算正事儿?”白历乐了,他觉得陆召挺逗的,不像之前打听到的那样冷淡强硬,“行吧,你想挽吗?”
  陆召顿了一下:“问我?”
  “啊,不然呢?”白历道,“你乐意就挽,不乐意就不挽呗。就一条胳膊,还真当正事儿了。”
  陆召沉默几秒:“我只是听说omega表现得顺从一些比较好。”
  白历看他一眼:“那你愿意吗?”
  陆召摇头:“不愿意。”
  白历“哦”了一声:“那就不挽呗。”
  霍存跟在后面,看看陆召又看看白历,两个新婚男人都挺自在,还理性讨论无聊问题,除了不像一对伴侣外,真是半点毛病都没有。
  可他俩偏偏要成为法定伴侣。
  霍存觉得真是挺有意思,他还真没想到陆召的结婚对象是这样的。
  正想着,那边白历又说:“要不这样,为了显得我们感情很好的样子,我们可以勾肩搭背。”
  然后立马把胳膊放到陆召肩膀上,“好兄弟!”
  陆召掰着他的手腕差点给撅骨折。
  白历疼的龇牙咧嘴:“放放放!不敢了!”
  陆召又掰了几秒才松手,很平静的告诉白历:“抱歉,我没忍住。”忍不住就打了。
  白历还挺委屈:“我这不是跟你交流感情吗?”
  陆召连话都懒得回了。
  跟在后面的霍存替白历尴尬,只能低着头当啥也没看见。
  这么一路到了正厅,前来道贺的贵族们站满了整个场地,典礼交换戒指之类的仪式早就过了,现在是贵族们自由活动的时间。白历和陆召的婚礼现场,就是一场贵族和军界的交流结交会场。
  元帅被几位贵族世家的家主簇拥着站在显眼的位置,看到陆召和白历就露出笑来:“看看,我就说你们俩很配。”
  白历和陆召并肩走来,正厅明亮的灯光将两人的轮廓映得格外清晰。
  从典礼结束之后,两人这是第一次近距离出现在正厅。陆召少将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不在军界的贵族们难得能看到他本人。他的确不是帝国上下受大众喜欢的那类柔美长相,套在那身白色西装里的躯体也跟娇小可人挂不上边,五官和气质是不输于alpha的硬朗沉稳。
  他自远处缓缓走进,来往典礼上的各位贵族和军官们不由再次想起论坛上上不得台面的讨论,没有人能幻想出这位少将雌伏于人时,这张脸上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这话题曾让无数alpha感到热血沸腾,咆哮在血管里的征服欲却不得不屈服于陆召不可蒙尘的光辉战绩。
  时至今日,这位帝国之鹰终于有了自己的法定伴侣。
  “白历,我们好几年没见了吧?”元帅已经不年轻了,但言辞间总还带着年轻时的爽快飞扬,他朝走在陆召身边的男人大步走过去,“你小子还是这么……嗯……引人注目。”
  毫不夸张的说一句,元帅的形容倒是已经带了几分委婉。
  白历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
  据说白家代代都是好皮囊,但随着白家的没落,这些好皮囊也逐渐被称作“高贵的花瓶”,实在是没有除了脸之外拿得出手的地方。
  白历无疑继承了家族的长处,长了一张及其张扬的英俊面孔。剑眉星目,薄唇带笑,到底是早年在军中打滚过的人,身材高大健壮,没有如今贵族alpha的疲懒之态,这气质让他的脸看起来更多了几分侵略性的美感。他走起路来悠闲从容,那条据说差点残废的左腿看不出半点毛病。
  光从外表来看,白历倒是这一批贵族出身的alpha里顶尖的人物。
  看来他本人也十分清楚自己长了一副好皮囊,丝毫不遮掩自己对长相的得意,对每一个看着自己露出恍惚神色的omega都回以笑容,瞥来的一眼眼角含情,压根不把其他alpha的愤怒警告当回事儿,态度张扬跋扈,嚣张自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