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被穿的假少爷回来了【成长】──叶霖川

时间:2021-05-04 03:19:05  作者:叶霖川

 

有一些人被称为炮灰,但纵使他们再无能再坏,也没有人有剥夺他们身体的权利。
被穿后发现自己世界是篇豪门狗血抱错文,自己还是书中的假少爷炮灰。
 
暴躁别扭攻&死对头闷骚受
 
*
食用指南:
1.第三人称主攻&单元剧形式系统文,系统可能只是背景板
2.主角有好有坏,都会慢慢成长
 
 
  ☆、现代(1)
 
  周文皓拿起桌上的笔转起来,漫不经心地看着会议室门口。
  这两年周文皓开始慢慢接手家里的公司,今天他是代表周氏来和裴氏集团谈合作的,一想到等下要见到裴云成,周文皓转笔的手顿了顿。
  S省的圈子不大不小,老牌豪门就那几家,周氏和裴氏就在其中。
  周文皓从小就叛逆,爱和圈子里那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整天飙车喝酒游戏人间,而裴云成则完全不同,从圈里的二代们叫裴云成裴总,叫他周少就可窥一二。
  周文皓是出了名的脾气臭,行事张扬不知收敛,和裴云成的性格可以说是两个极端。
  裴云成性格冷淡,对谁都是一张冷脸,好像没什么事能让他有情绪变化,在周文皓眼里就是这人真能装。
  最开始的时候周文皓看裴云成也没有这么不顺眼,但两个人不知道是什么孽缘,初中、高中都同校,裴云成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第一,而他就是那个万年老二,裴云成这个人仿佛就是为了克制他而存在的。
  高二文理分科,他和裴云成被分到了一个班,也不知道他怎么裴云成了,和别人说话还好好的,一对上他裴云成的神情就冷上几分。
  周文皓性格霸道又心高气傲,见不得别人对他摆脸色,时间久了,很多人都知道他和裴云成不对付。
  听说裴云成要去S大,他毫不犹豫报了N大,谁知道到裴云成不仅去了N大,还和他一个专业。
  在大学发生的事,让裴云成直接升级为周文皓的死对头。
  一想到这,周文皓的心里就梗得慌,手里的笔也不转了。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来人身着精工裁剪的灰色高定西装,领带系得一丝不苟,就连衬衫纽扣也扣到最上面那一颗。
  裴云成个子很高,五官深邃,天生就带着睥睨众生的气场。
  周文皓应声抬眸,裴云成那张英俊硬朗的脸猝不及防闯入他的视线,对上他的视线,裴云成轻点了一下头,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地情绪。
  裴氏项目的负责人对着PPT侃侃而谈,有专门的助理记录会议的内容,周文皓随意地翻阅即将签订的合同。
  他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往裴云成的身上瞥,周氏和裴氏的合作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今天只是合作的开端,之后的一段时间,他肯定少不了和裴云成打交道。
  这个认知真是让人不爽,周文皓一双英挺的剑眉微皱。
  像是注意到他的视线,裴云成也偏头朝他看了一眼,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周文皓微微挑眉正想看清,裴云成就低下头,睫毛垂下,让他看不见眼中的神色。
  见状周文皓也收回自己的眼神,把注意力放在合作上。
  之后的洽谈进行得很顺利,双方确定合同的细则无误后,初步签订了合同。
  ——————
  周文皓这边刚结束就接到了季泽的电话。
  他挑眉接通电话,“喂,有事”
  季泽:“周哥,下午要来镇七山跑两圈不?自从你去公司了,兄弟们好久没看见的的英姿了。”
  周文皓嗤笑一声,“你小子有什么话就直说。”
  季泽嘿嘿笑了两声,“还是周哥懂我,还记得徐见吗,这家伙上次在我们这丢了脸,今天想找回场子。周哥你的车技我们都知道,那是车神再世...”
  周文皓打断了季泽下面拍马屁的话,答应下来,“行了,我待会就来。”
  挂断电话后,周文皓就对上助理张玥欲言又止的脸。
  张玥打量着周文皓的神情,小心翼翼地说:“周总,待会还要和裴氏那边还有个饭局,您看...”
  他对饭局本来就没兴趣,这种虚与委蛇的事他向来不喜欢,更何况还有裴云成在。
  周文皓的指尖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桌面上轻敲,他漫不经心地随口回道:“帮我随便找个什么理由推了。”
  看着周文皓潇洒离开的背影,张玥真是欲哭无泪,之前那些小公司的饭局推了就算了,这可是裴氏。
  她在会客厅的门口停下,开始踌躇不决。
  张玥担任助理才一年,她大学毕业就到周氏应聘,本想着慢慢干积累经验,没想到直接成为周总的助理,后面和前台混熟了,她才知道周总随心所欲惯了,脾气又不好,前面已经有好几个助理辞职不干了,实在是招不到人,才让她这个刚毕业的人补上去。
  张玥第一次见面就被周文皓惊艳到了,乌黑柔顺的头发,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但又带着少年的英气,不说话的时候就像是安静的小天使。
  虽然她现在已经认清了周文皓这条喷火龙的暴躁本质,但还是会被那张脸欺骗到,这可能也是她能给周文皓当一年助理的原因。
  颜狗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周文皓平时人很好是真的,但任性起来让他们这些人很难做也是真的。
  就在张玥犹豫不知道怎么开口时,会客厅的门打开了,裴云成走了出来就看见在门口踌躇的女子。
  他记得这是周文皓的助理?
  裴云成上前询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裴云成的眼眸漆黑明亮,眉梢带着几分锋利,面相又高冷,常常给人一种不好相处的感觉。
  被他锐利的眼神一扫,张玥下意识站直了身体,她张了张嘴,在思考要怎么组织语言。
  裴云成见张玥不说话,他犹豫了一瞬,补充说道:“我和你们周总是大学同学,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说。”
  张玥的眼中快速划过一丝惊讶,她还真没看出来他们周总和裴总是大学同学的关系。
  对上裴云成那双漆黑的眼眸,张玥心里有些发憷,下意识说了真话,“我们周总被约去赛车,他让推了今晚的饭局。”
  说完后张玥懊恼地捂住嘴,虽说裴总和周总是大学同学,但她怎么就把真话不过脑子地说出来了。
  完了,张玥开始在心里哭嚎,可能她在周氏的助理生涯要在今年结束了。
  看出张玥的懊恼,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裴云成语气放柔了几分,“我知道了,裴氏这边我会去说的。”
  张玥惊讶地睁大双眼,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下来,她对着裴云成连声道谢。
  周文皓的助理离开后,裴云成的眼神才低沉下来,想到待会的饭局上见不到周文皓,他抿了下唇,情绪低落了几分。
  他的眼眸微垂,黑羽般的睫毛轻颤,赛车吗,那应该会去那里。
  ——————
  在S省圈中的太子党里,周文皓是出了名的玩得疯,越刺激的他越喜欢。
  周文皓享受飙车的生死时速,他的骨子里似乎天生流淌着不安分的血液,拽的好像谁都入不了他的眼。
  因为性格他在圈子里也得罪了不少人,但碍于周家家大业大,大多都选择忍气吞声。
  周文皓一出现就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他站在银白色的跑车边,对周围的喧闹声置若罔闻。
  周文皓天生一副好皮囊,又身高腿长,这样随意的一站,就是一道风景线。
  季泽搭上周文皓的肩,朝徐见的方向挤眉弄眼,“周哥你看那小子一副得意样,待会给他点颜色看看。”
  周文皓剑眉一挑,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有上扬的眉眼能看出他的自信与张扬。
  徐见刚从国外回来,对周文皓飙车疯只是有所耳闻,上次在酒吧被周文皓他们下了面子,今天就想借着飙车找回来。
  他冲着周文皓挑衅一笑,示意上车开始。
  周文皓无视徐见的挑衅,长腿一迈坐上跑车,徐见在他眼里只是跳梁小丑,今天有兴致才陪他玩玩。
  银白色和红色的跑车并排在起跑线上。
  周围的欢呼声、起哄声、加油声混杂在一起,还有几个出名的纨绔少爷搂着美女,吹了几声口哨。
  “轰——”
  两辆车飞驰而出,速度快得只留下两道残影。
  安静了一瞬,看台上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声。
  镇七山以连续弯路山道闻名,这种飙车赛道主要的赛道主要的赛点在最后一节。
  “周少今天怎么回事,还让徐见给超了?”
  “别急呀,你接着看,临近终点的四连发卡弯道就要到了。”
  “一听就是才看周少比赛,他当年可是凭这段弯道一战成名,连职业赛车手都对他称赞连连。”
  最先发话的人惊讶地双口微张,他喃喃道:“弯道漂移超车吗?可这段路并没有护栏啊?”他迟疑地看向赛道上的银白色跑车,还是不相信里面坐着的人敢在弯道连续漂移。
  被徐见使技巧超了,周文皓也不急,他饶有趣味的弯起嘴角,瞳孔微微放大,兴奋与疯狂在他的交织出异样的神采。
  “到四连发卡弯道了!”看台上有人喊到。
  周文皓握紧方向盘,踩下油门,银白色的跑车加速朝弯道冲去。
  别人也许不敢在这里飙车,但是他周文皓敢,他再次踩下油门把车速提到极致,除了眼底残留疯狂,他的脸上冷静极了,他在享受这种心跳加速的刺激。
  被银白色的跑车超过后,一开始还胜券在握的徐见变了脸色,这里还敢加速,真是个疯子。
  徐见咬紧牙关,要是这就怂了他的面子要往哪搁,他也踩下油门追了上去。
  从后视镜上看见后面穷追不舍的红色跑车,周文皓嘴角咧开,他踩下油门,擦着最后一个弯道进行了一个大幅度的漂移,将红色跑车甩在身后。
  看台上响起剧烈的欢呼声。
  “周少牛逼!!!”
  当看见银白色跑车极速冲向最后一个弯道时,徐见就知道自己输了,他瘫坐在驾驶座,冷汗从他的额角滑落。
  太疯了,这种不要命的跑法,他输得心服口服。
  然而银白色跑车在冲过终点线后并没有停下来,看台上也有人发出疑惑的声音。
  “周少怎么还不停车?”
  周文皓在开过终点线后就准备减速刹车,但就在这时,他的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被劈成了两半。
  紧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弯,周文皓强忍住头部的剧痛,踩下刹车。
  但因为之前的车速过快,跑车根本来不及停下来。
  “砰——”
  跑车与护栏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跑车直接翻成底朝天。
  惯性让他整个人往前甩,头盔与方向盘狠狠地撞在一起。
  周文皓一阵头晕目眩,他用力眨了眨眼,试图清醒一点。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后,他的意识逐渐模糊,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挤出了他的身体,再然后他的世界就陷入了黑暗。
  目睹了这一切的裴云成连忙冲下看台,声嘶力竭地喊道:“周文皓!”
  这边离去赛场的门有一段距离,还好护栏不高,裴云成也没有想这么多,他双手撑在护栏上翻了出去,迫不及待地跑向翻倒的跑车。
  看台区一片哗然,乱作一团。
  与此同时,徐见也抵达终点线。
  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瞪大了眼睛,他下车后摘下头盔,腿软了一下。
  完蛋了。
  周文皓要是出事,周家一定不会放过他。
  他朝安保组吼道:“动作都他妈给我放快点。”
  
 
  ☆、现代(2)
 
  周文皓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梦里他的灵魂被另一个未知的灵魂挤出了身体,他飘在自己的身体旁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抢走自己身体的人用他陌生的神情和他的朋友、家人交谈。
  那个人就像是有他的记忆一样,一开始和他周围的人相处还很生涩,后面越来越自然。
  但抢走他身体的人还是有很多和他不同的地方,无论是性格,还是生活习惯,比如他不吃榴莲,连榴莲味道都闻不得,而这个人却很喜欢吃榴莲。
  最明显的不同还是性格,周文皓脾气暴躁,天天拽着一张臭脸,这个人的性格却很温柔,根本伪装不出他原来的样子。
  那个抢走他身体的人独处时偶尔会自言自语,从那个人的口中,周文皓得知这个世界是本书,更好笑的是,他还是书中的炮灰。
  一开始还有人对他的变化感到意外,穿书者解释说是经过这次车祸,生死之间突然就幡然醒悟了。
  性格反差这么大,这种鬼话有人会信?
  令周文皓没有想到的事发生了,所有人都接受了穿书者的这个说法。
  后面周围的人逐渐适应了那个“他”,就像之前的他没有存在过一样,仿佛他周文皓就该是那软趴趴的样子。
  真是群傻逼,他气得怒火中烧,但只能飘在一旁动弹不得。
  梦是断断续续的,周文皓对这些事都只有大概的印象。
  之后的梦就更加离谱,由于实习护士的失误,周家和蒋家抱错了孩子,他并不是周家的太子爷,而是一个偷了主角人生的炮灰。
  周文皓从小就被周老爷子溺爱,被惯得无法无天,在他的眼里周家的一切都是他的,这个认知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根深蒂固这么多年了,现在说要让他把这些东西还回去,在他眼里只有两个字,没门。
  尤其是蒋阳那个人让他不舒服极了,笑得假兮兮的,周文皓向来讨厌这种虚伪的人。
  想起穿书者曾经说过的话,他嗤笑一声,也许这就是炮灰对主角的本能厌恶。
  但那个穿书者不一样,他不仅对周家的家产不感兴趣,还去跟蒋阳献殷勤。
  圈里的那些人明里暗里都在嘲笑他,说他没了周家就是条落水狗,那真少爷蒋阳就跟他主人一样。
  这些话听得周文皓怒不可遏,他恨不得亲手把自己的身体给掐死,也好过看着穿书者用他的身体对蒋阳做出这副讨好的姿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