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孟婆想要恋爱【CP完结+番外】──吐唯

时间:2021-05-04 03:09:57  作者:吐唯

 

是個閻王帶著地府員工打副本的故事。
以及孟婆自己喝了碗孟婆湯的故事。
 
 
第1章 
  但是在地府这里没有人跟他谈恋爱,所以他自请下放到阳世。
  我说,地府还是有很多人可以跟你谈恋爱,比如鬼差,比如判官,我们有几个新近的鬼差小伙子挺帅的,比如隔壁的城隍爷。
  不然我也可以,我提醒他,如果他这么想跟人谈恋爱的话,我勉强也算个人。
  但孟婆说,城隍们都太老了,鬼差们都是老粗、判官们都是懦夫,他看不上眼。
  而且重点是,我们都是爷们,他也是爷们,他不想跟爷们谈恋爱。
  孟婆没有说他看不上眼我,我应该感到庆幸。
  我问孟婆:为什么忽然想谈恋爱?
  孟婆说,他在奈河桥旁两百年,每天工作,没有特休,已经很累了。
  我说,那我给你放个长假,你想放多久都行,但别去阳间。
  但孟婆不肯。他说,他在醧忘台上给人喝孟婆汤,有时还得给人做做心理咨商,做到心里有点不大平衡。
  因为常有亡魂不肯喝,说是还惦记着前世的冤孽,有些是父母、兄弟姊妹、有时是朋友,有时是一件遗憾的事,有时是恨着什么人。
  但多数抗拒孟婆汤的人,孟婆说,都是惦记着他们心里唯一的那个人。
  他说,很多人在喝汤前会问他,如果他喝了,把一切都忘了,到了下一世,还能见到他所爱的人吗?
  如果孟婆实话实说,那亡魂多半就会摔了他的碗,不肯喝汤。
  最近醧忘台已经换成了塑料碗,这磁碗数千年来给人摔了又摔,那经费烧的啊。
  孟婆多半会给亡魂辅导一下,他会拿出孽镜台,播放亡魂心系之人的画面,跟他说:你瞧,你惦记着的那一位,在你头七没过就娶了新妻,你下辈子还要跟他在一起?你确定?Are You Sure?
  不然就是:你看看,你同居女友七劈呢!连送货到你家隔壁的司机都是她入幕之宾,别哭了,快把这汤喝了,忘了她,下一站幸福。
  或是:你老公是Gay,他骗了妳四十年,干快放生他。
  我知道孟婆很辛苦,常常加班到半夜,那张外表只有二十五的帅脸上都是黑眼圈。
  人要他忘记生前所有的事情,是件不容易的事,就算一生没什么值得留恋,真要叫他放掉一切时,他又会忽然珍惜起过去那些从不曾在意的事物。
  以前我公务有余暇,就会带着好酒,到奈河桥旁找孟婆,和他聊聊天、谈谈心,听他抱怨一下职场甘苦。
  像孟婆这么能干的员工,万一他忽然不干了,我会很困扰。
  但我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孟婆的态度很坚决,他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拿着辞呈,一副如果我不答应他,他下一秒就要跳转轮台的架势。
  在没有转生企画书的状况下跳转轮台,转轮台会随机决定去处,那我就再也找不到孟婆投胎到哪儿了。
  之前地府有个被性骚扰的侍女,在性平调查委员会询问途中忽然跳了转轮台,结果一转转到阿拉斯加变成北极熊,转轮了两世才找回来。
  之后我们就帮转轮台加装了栅栏,放止掉落物和人身事故。
  我看着孟婆的眼睛,我从小看着他长大,知道孟婆这样看人的时候,就是他已下定决心的时候。
  于是我叹了口气。
  「要去阳间可以,要谈恋爱也行,但是不能辞职。」我说。
  孟婆不懂我的话,我忙补充。
  「我给你放个长假,你两百年没放假了,也有点违反那个什么劳基法,就三天,阴间三天,相当于阳世三年,三年足够谈很多恋爱了。」
  孟婆显然不满意,「三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至少二十年。」
  我原本就预留了空间,这是老板和员工谈判技巧之一,不能一下就退到底线。
  「那么这样,给你五天,每两年生一个,可以生两个,两个孩子恰恰好。」
  「十五天。」
  「八天,不能再多了。」
  「九天,王爷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辞职。」孟婆很呛。
  我同意了孟婆的条件,但我有点好奇。
  「多那一天,你想做什么?」
  孟婆耸耸肩。
  「工作这么多年,我也想休息一下,听说谈恋爱很伤神,也不知道会遇上什么人,剩下那天我要自我疗愈一下。」
  孟婆放长假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醧忘台两百年没有人休假,上一次出现空缺,已经是孟婆他娘投胎那时的事。
  孟婆的娘也是忽然有一天,说想变回普通人,过凡人的人生。
  但她没来找我谈判,直接就跳了转轮台,到现在都没找回来。
  就说转轮台很危险了,唉。
  孟婆那时才九岁,被打包送进王爷府,眼睛鼓溜溜盯着我转,不让眼泪掉下来的模样,我到现在还记忆深刻。
  我找不到代理孟婆的人才,只得拜托判官们排班。
  反正只有九天,一人一天,多少还是顶得住的,再不行也有我。
  再怎么说,孟婆还小的时候,都是我手把手看着他端汤的。
  我还算是他师傅呢。
  我问孟婆:「你想转生成什么?」
  只有九年的时间,不够让孟婆从小开始投胎,只能用转生的方式。不然到他销假上班那天,谈恋爱都还是犯罪,这太杯具了。
  孟婆想了很久。「普通人就可以了。」
  「普通人有很多种,有钱的、贫穷的、聪明的、愚笨的、衔金汤匙出生的、在垃圾堆里长大的、好人、坏人、异性恋、同性恋、无性恋……」
  孟婆又想了一下。
  「不然,就总裁吧!」
  我吃了一惊,孟婆你这普通还真够普通。
  「之前新年时,在你房间追了很多剧,里面男主角都是这个职业,感觉这职业容易吸引到女生,也容易谈到恋爱,可以吗,王爷?」孟婆问我。
  孟婆既然都要求了,我就没有说办不到的道理。
  我打开生死簿,系统跳出今天预定大限将至,要来地府报到的名单,洋洋洒洒有三百页,我开始明白孟婆为什么想休假了。
  我手一挥,选了「用资力排序」的选项,系统就把今日亡魂按照生前财产总额顺序列了列表。
  我挑了前面十名出来,一一检视他们的身家、长相、亲属和身体健康状况,毕竟是我可爱的孟婆要投胎的地方,可不能让他受到委屈。
  我千挑万选,终于选中了一个长相顺眼、家世也让我看得上眼的男性。
  他是某个大型财团现任总裁的长子,感觉以后就是总裁接班人,也算符合孟婆的要求。
  他本来预定在今天晚间十一点四十分,因为在前往海边的途中出车祸,送医急救后不治死亡,刚好给孟婆捡来用。
  按照规定,所有转生的人,无论是重新投胎还是半途穿越,都得喝下孟婆汤。
  当然孟婆也不能坏了规矩。
  我端了一碗孟婆汤,拿到孟婆面前,孟婆看着我,歪了下头。
  「非喝不可?」
  他问了很多亡魂会问的话,让我不禁笑了。
  「你不喝也不是不行,毕竟你是地府员工,我让你自己决定。」我说。
  「我再回来的时候,会想起之前在地府发生的事吗?」孟婆又问我。
  「可能会、可能不会,因为不是在阳世产生的记忆,孟婆汤的效力可能会减弱。但按照之前地府员工自行投胎的经验,就算不会忘记,记忆也会变得稀薄,像是发生在前世的事情一样。」
  孟婆沉吟许久。
  「所以,我会把你也忘了吗?」
  我还没回答孟婆,孟婆便接过我手里的孟婆汤,像在喝蛮牛一样,仰头一口气饮尽了。
  我骗了孟婆。
  如果是地府的普通员工,喝下孟婆汤,确实对记忆会有所影响,因为多数地府员工都是人类亡魂粼选出来的,孟婆汤对人类的记忆非常有用。
  但孟婆的母亲跟我一样,是从开天辟地开始,就在地府工作的神明,孟婆身为他血脉相传,当然也是。
  孟婆汤只在神明转生成人时,才会有效果。等孟婆恢复神明之子的身分,就会失效,孟婆会连我小时候跟他一起洗澡都事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承认我有坏心眼,想看孟婆知道可能忘记我时的表情。
 
 
第2章 
  但我有点失望,果然男大不中留啊,唉。
  孟婆顺利通过轮转台,转生到总裁的儿子体内。
  我在孽镜台里观察状况,总裁的儿子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从半夜一路急救到凌晨四点。
  本来医生都叫来所有家属,包括总裁儿子的爸爸、疑似他爸小三的阿姨、两个弟弟、一个姊姊,还有儿子的保镳都找来床前,连放弃急救同意书都已经签好了。
  我确认了下生死簿,孟婆投胎的这家人姓黎,孟婆自己叫黎日雄,两个弟弟分别是日翔和日勇,姊姊则叫日晶。
  老总裁就生了四个孩子,但日雄、日翔和日晶是已故大老婆生的,只有日勇是小姨子生的。
  典型的豪门生死斗舞台,很符合孟婆平常追剧喜好。
  黎日雄今年二十六岁,十九岁时被家里送到国外念书,最近刚拿了个硕士学成归国,准备进老爸公司学习接班人的工作。
  没想到回来才没几天,就发生这种憾事。
  据说发生车祸地点,就在距离黎家不远的海边。
  要不是黎家大姊下班开车正好经过,看见熟悉的车子倒在路边,花容失色赶快报警处理,现在黎日雄的尸体可能还躺在海滩上风干。
  我看了看床边人反应,老总裁隐忍着泪,握着拳头咬着唇,看来是真内伤,让同样当过现成爹的我都鼻酸了。
  老总裁时不时责备旁边的保镳,问他为何没把人看好,半夜去什么海边,保镳则一直低头捱骂。
  他大弟脸上没有表情,还有那么点兴灾乐祸。
  看上去还是小孩子的么弟倒是哭得很真切,趴在总裁儿子床前眼泪掉个不停。
  哭得最大声莫过于那个二姨,我看她一直抽卫生纸吸鼻子,那哭声浮夸的连路过护理师都探头进来看。
  但孽镜台里看得分明,她眼睛里根本没眼泪。
  最让我玩味的莫过于总裁儿子的姊姊,她看起来不单悲伤,还很害怕,扯着裙襬的手一直微微的抖。
  护理师本要来给总裁儿子盖上白布,但这时孟婆的手指却忽然抽动起来。
  二姨太第一个看见,她惊呼:「尸、尸体在动!」
  我想黎日雄尸骨都未寒呢,就忙着叫他尸体了。
  但这一叫让整个病房注意力都集中了,我看他们盯着孟婆,先是动手指,然后动手臂,孟婆灵魂素质一向很好,以前在奈河旁跟他赛跑,十五岁后我就跑不过他了。
  孟婆从病床上蓦地坐了起来,满眼的茫然。
  「你们、是……?」
  这下整个医院都震动起来,大姊跌坐在地上,小姨子和二弟当场傻眼,小弟冲出去叫医生,医生连袍子都没穿好便冲进病房,满脸不可思议。
  「这、这违反医学原理……」
  医院替孟婆的身体做了精密的检查。总裁儿子本来受伤很重,毕竟是连人带车翻下悬崖,头都撞破了,骨头也像破布娃娃一样七零八落,能有完尸已是奇迹。
  但因为孟婆是全新的、健全的灵魂,更新了黎日雄身体的机能,因此伤虽然不能一下子好全,但医学仪器检测结果就是「已无生命危险」。
  我看老总裁一下子掉下泪来,他应该很久没像这样哭过,还怕给儿女看见,一个人躲到走廊角落抹着眼泪。
  我为他感到高兴,虽然也有点抱歉,因为我只给孟婆十一天假。
  十一年后,黎日雄这肉身还是得尘归尘、土归土。
  孟婆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把伤都养好了,被黎家人盛大地接回家里。
  这一个月里,我和孟婆都慢慢弄清楚了这家人的人际关系。
  小弟黎日勇是最常来探望孟婆的,知道孟婆车祸之后失忆,还费心拿了家族相簿来,给孟婆一张张讲解。
  黎日勇今年刚升高三,是准考生,但成绩似乎不太理想,脑子不好使。
  我从他和孟婆的对话里知道,黎日雄以前只要在家,都会专职给小弟补习。
  也因此小弟相当崇拜黎日雄,看着孟婆的眼里都是星星。
  除了黎日勇之外,这家跟孟婆最亲的人,大概就是那个贴身保镳了。
  名为保镳,实则是贴身仆人加伴读。黎日雄从高中三年级就被送到国外,这位保镳就一直跟着。
  黎日雄上学,保镳就跟着上学、黎日雄参加球队,保镳就跟着打球、黎日雄去喝酒,保镳就跟在旁边倒酒,就连黎日雄交女朋友,保镳也跟着一起出门约会。
  黎日雄以前叫保镳「阿蓝」,知道孟婆忘记过去黎日雄的一切时,阿蓝还问:
  「您真的什么都忘了吗,少爷?」
  那表情,简直被遗弃的狗狗,有过之而无不及。
  二姨太来看过孟婆很多次,每次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拉着孟婆的手话家常,彷佛深怕孟婆不知道过去她待孟婆多好。
  虽然孟婆失忆了,但个性还是孟婆。这孩子最讨厌人家啰唆,小时候我只要多念他个两句,孟婆就一脸嫌弃地躲进灼热地狱的锅炉里,半天不出来。
  我看孟婆每次都不动声色的抽开手,对二姨太的表情也是虚应故事,只差没下逐客令。
  但二姨太还感慨地说。「哎哟,我看人死过一次就是不同,少爷你成熟多了,变得稳重了,以前阿姨我一开口说话,您就扔东西要我滚出去呢。」
  从家人的反应中,我看得出来,黎日雄以前恐怕个性真的不是太好。应该说是很不好。除了小弟日勇外,黎日雄的家人都不太喜欢他。
  二弟尤其如此。二弟黎日翔在老总裁的公司工作,比起大学就去国外深造的大哥,他是最常陪在老总裁身边的亲人。
  但不知为何老总裁似乎不太看重他,连正眼都不瞧他。
  之前有次老总裁带全家人来看孟婆。黎日翔从一开始就站得远远的,眼睛紧盯着孟婆,好像孟婆是肺炎病毒化身似的。
  大姊也是,黎家的长姊黎日晶,据说是念艺术的,大学毕业后已经七、八年,却没见有什么发展,之前曾搞了个艺廊,但名气也不响,多数时间都一个人关房里画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