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我的兄长都大有问题【重生】──夜光异瞳

时间:2021-05-04 03:08:37  作者:夜光异瞳

 

  ·第一卷 ·战国白书已完成√ 
  ·第二卷 ·魍魉奇谭已完成√ 
  ·第三卷 ·番外·轮回梦魇(蛊王追弟火葬场)已完成√ 
  ·第四卷 ·忍者时代(穿原著)进行中…… 
  许多年后,浅川辰跨越了时空,来到最后一个宇智波面前时,他们开始谈论起自己的哥哥。
  最后的宇智波:“我哥为了确认自己的器量把全家杀了,留了我一个,现在我要找他去复仇。”
  浅川辰:“我的第一个哥哥想消灭所有咒灵,所以决定把所有人类就杀了,为了证道,他杀了全家人,包括我。”
  最后的宇智波:“?”
  浅川辰:“我的第二个哥哥想统治世界,我帮他做到了,结果他忽然想不开,在毁灭世界前先把我杀了。”
  最后的宇智波:“??”
  浅川辰:“我的第三个哥哥是义兄,他把我杀死后,准备拉着全世界做美梦,以此让世界真正的迎来和平。”
  “???”正在弑兄路上的宇智波怀疑自己遇到了神经病。
  “你被杀了三次,为什么还能在我面前说话?”
  浅川辰看着他,微微的勾起嘴唇。
  “啊,因为我现在是个杀不死的咒灵了啊。”
 
 
第1章 两位哥哥
  穿越到遍地是忍者的战国时期,浅川辰唯一庆幸的是这回自己没有哥哥。
  在很早很早之前,他还没落入这些异能和怪物满天飞的世界时,他一直都很羡慕自己的青梅竹马天天有哥哥接送,有个近乎完美的哥哥够他吹来吹去。
  浅川辰被哥哥一词洗脑的同时也酸成了柠檬精。
  于是连接着几年,他一遇到生日,就给自己买个蛋糕,在安静到不像话的单身公寓里许愿,希望自己有很多又温柔又帅气,能天天挂在嘴边吹他牛逼的哥哥。
  在某天生日过后,他的愿望实现了。
  他穿越到了异世界,有了第一个哥哥,夏油杰。
  夏油杰的眼睛细长而狡黠,大大的耳垂上戴了个耳钉。他留了一点长发扎在脑后,额前总有一束管不住的刘海落在左眼边,看上去很像个五官端正的艺术系文艺青年。
  他的哥哥确实优秀,不过性格有那么点恶劣,偶尔会对他做点恶作剧。
  比如往他的饭里加他一吃就想吐的茄子,给他吹头发时趁机把他的长发编成冲天麻花辫,或者故意在半夜讲些让人睡不着觉的鬼故事……幼稚得根本不像个哥哥。
  还有一件事。
  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他的哥哥体质特别,似乎能看到一些他看不到东西。
  刚上小学的某天,他像是被诅咒了似的厄运缠身。
  乘坐的电梯会忽然失灵,靠近建筑会有花盆当头砸下,过马路则有车辆立刻刹车失灵撞向自己……
  那天晚上回到家中,哥哥看到倒霉的他,忽然怒气冲冠地跑了出去,又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身上的新衣服变得破破烂烂,膝盖也磕出了血。
  父母吓了一大跳,询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
  而当天晚上,夏油杰在睡前忽然对他说,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哥哥都会保护你。
  第二天,那些厄运再也没有找上他。
  所以哥哥上了咒术高专时,浅川辰一点都不意外。
  好在浅川辰的身体素质和反射神经都异于常人,只要有办法让他看到那些被称作咒灵的东西,他也是能帮得上忙的。
  浅川辰平安地混到了初中,直到毕业典礼当天,原本答应要带着朋友来给自己庆祝的哥哥没有来。
  他在深夜忽然回了家,面色阴沉地扬言要创造一个没有非咒术师的世界,一边大笑一边杀了全家。
  浅川辰就这么不明不白地领了便当。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眼睛一闭一睁,他又有了新身份,新的家人,以及第二个哥哥,白兰杰索。
  白兰杰索其实是他的堂兄:这一次,浅川的父母在他幼年时被卷入了黑手党火拼,过早离世,于是他便被接到了国外的堂兄家生活。
  白兰杰索顶着白色的刺猬头,有点像斯文败类,总是笑眯眯地摆着扑克脸,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一开始,浅川辰和白兰杰索并没有多熟,因为上辈子被夏油杰杀了全家,再加上这一次的家庭在枪林弹雨中破碎,他变得忧郁阴沉,不爱讲话。
  转到新学校后,浅川辰被欺凌了。
  虽然以他的实力想教训几个小屁孩很容易,但打了贵族学校里的纨绔子弟会给堂兄家带来麻烦。
  浅川辰忍了,白兰杰索没忍。
  他偷偷领着几个朋友去了欺负浅川的小屁孩家,砸开窗户把收集来的蜂巢丢了进去,然后无比熟练地跑路啦~~
  在这之后,白兰又是慷慨地把他的朋友介绍给浅川辰,又拜托父母给他们买了游戏机,窝在电视前玩90坦克大战。
  浅川辰在电子产品和电子游戏上都有天赋,杀起敌军的坦克毫不含糊。
  而白兰杰索,居然因为一时紧张,转错了手柄方向,对着自家基地疯狂开火,直接提前结束了游戏。
  浅川辰当场捧腹大笑,白兰杰索居然抢在敌人之前把自家的家给拆啦!
  两人混熟之后,浅川辰发现白兰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但成绩优秀,体育万能。之后白兰考了个不错的大学,交了个能和他推心置腹的好友,生活顺风顺水。
  浅川辰也放下心,这世界没有什么摸不着的小怪兽要打,有也和自己无关。
  所以他这回弃武从文,继续干起技术宅的老本行,上能剪辑直播当UP,下能编程代码当骇客,在网络名声四起。
  直到有一天,白兰杰索心血来潮建立了一个黑手党家族,又跟入江正一勾肩搭背地邀请自己一起干一番事业。
  浅川辰被薪资待遇高、报仇有望、我们需要你等一系列话术忽悠得找不着北,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下来,成了家族里的情报部部长。
  几年后,浅川辰如愿地报了父母的仇,白兰也不知从哪偷来了大量从未面世的技术和知识,杰索家族的建设发展像是乘了火箭。很快,家族又跟基里奥内罗家族合并,改名密鲁菲奥雷。
  家族成员们也因此拿到了神奇的戒指,可以用自身觉悟给它点火、战斗,召唤小怪兽……听说黑手党的世界早就有了这种科技,名叫死气之炎。
  而他们家族拥有的玛雷戒指,同彭格列戒指和七个奶嘴一道,被合称为七的三次方,是为哺育生命而制造出来的世界基石。
  作用是维持地球上的生命均衡、并使其朝正确方向进化。
  而白兰杰索想凑齐它。
  长年因家族事务忙成傻子的工具人浅川辰,在某天闲下来之后,终于感觉到哪里不对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身边的画风越来越奇幻了。
  白兰杰索厉害到不需要自己拉着人挨个吹了。
  说好的走向人生巅峰,也忽然变成了走向世界之巅,统治世界,让白兰成为新世界的神了……
  为此白兰还绑来了基里奥内罗的年轻boss尤尼小妹妹,还风轻云淡地摧毁了她的心智!
  这作风怎么看怎么不对!这特么不是想统治世界,而是想毁灭世界吧?
  上辈子被杰哥的忽然发神经打了个措手不及,这辈子总得尽到一个弟弟的义务吧?
  中二晚期也是病,得治啊!
  浅川辰想了想,作为情报部长,总不可能亲自泄露机密情报,就算送了,还在家族里没处理的卧底叛徒一二三四也只会怀疑是个陷阱。
  他一咬牙,干脆瞒下了入江正一这个胳膊肘往彭格列家族拐的小叛徒,又给拥有同一个梦想的六道骸暗中稳好了马甲,让他们行动得更顺利。
  可惜白兰杰索技高一筹,不知什么时候发现他的动作。
  入江正一忽然升职,备受信赖,对白兰的警惕性降到了最低。六道骸的马甲身份古罗·基西尼亚更是一举升为了白兰的私人秘书。
  而浅川辰,被白兰杰索托付了一个重要任务:去剿灭唯一可能与当前的密鲁菲奥雷抗衡的家族——彭格列。
  如果拒绝了就是有反叛之心,但如果接下委托,认真执行,唯一阻止白兰的希望就会消失。
  浅川辰叹了口气,带着一帮人前去暗杀彭格列首领。因为自己提供了错误的情报,再加上下不去手,浅川辰受到了重创,并被彭格列作为人质关押,用于日后谈判的筹码。
  而彭格列的十代目首领沢田纲吉是个不可思议的人:他竟然能信任身为白兰弟弟的自己,还跟着入江正一想出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即毁掉世界基石之一的彭格列戒指,然后跑去诈死。
  对方甚至还委托入江正一把十年前的他和守护者们一起拉到这个世界修炼升级打白兰……
  听完这个整个不靠谱计划的浅川辰不断反对,白兰可不是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能怼死的。但沢田纲吉却对过去的自己有着谜一样的自信。
  浅川辰被气了个半死,而实际上他也确实离死不远了。
  他身上的重伤很诡异地无法被治疗,再加上没过多久,白兰就打着替弟弟报仇的名义,杀进了彭格列。浅川辰被白兰派来的人趁乱杀死,彭格列估计也因此死伤惨重,沢田纲吉也顺理成章开始装死了吧。
  浅川辰并不知道这之后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只是觉得离毁灭也不远了。
  就是有点可惜死前没能把白兰揍成猪头。
  哥哥,你们可真是我的好哥哥!
  他当年许什么愿不好,非要许愿当个弟弟?
  综上所述,浅川辰很庆幸这次在战乱纷争的年代重生之后,他没有一个坑弟的哥,不然他真的要考虑一下大义灭亲啦!
  虽然坑弟的哥没了,但战国时期也不太好混。
  这个时代的忍族互不通婚,除非有着联盟的关系。
  而浅川辰的父母一个来自漩涡,一个来自宇智波。
  宇智波和漩涡没什么仇,但是漩涡一族的亲戚千手却和宇智波是世仇啊。
  于是浅川辰苦逼地跟着父母做了最卑微也最受歧视的流浪忍者。
  浅川辰六岁的时候,父母跟着商队走海路,为躲避正在四处游荡的海贼,准备抄一条危险的近道。
  那条近道之所以被所有人忌惮,是因为沉睡着一只三条尾巴的尾兽。
  这支愚蠢的商队执意要趁着它打瞌睡时悄悄通过。
  然而打瞌睡的老虎依旧是老虎,进了人家的领地,对方可不会管来人有何目的,它只会觉得被冒犯了。
  三尾咆哮的瞬间,整片海域都在颤抖。
  一阵海啸过后,整片海域被染成了血色,而浅川辰则被恰巧投食过的小鲨鱼救了一命。
  浅川辰委托小鲨鱼去找他的父母的尸骸,但没找到,恐怕他们已经被卷到深海之中了。
  在这片海域磕磕碰碰地逛了几天,浅川辰告别海里的小伙伴,捡走了所有能用的武器和忍具,一路往西南走去。
  这一带忍者交锋频发,等争斗结束后,浅川辰总会趁机出来捡个漏。如果仔细在尸骨边翻找一番,至少能找到几个难吃的兵粮丸。
  填饱了肚子之后,浅川辰有些良心不安,就找了几把宽大的破刀当铲子,将那些尸体埋了起来。
  过了一晚,他所停留之处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地。
  浅川辰干脆就地睡死过去,在乱世中,这种地方反而是安全的。
  浅川辰走走停停地躲过战乱,希望能找到一个收留他的村落。
  不过在他找到村落之前,他在一片森林里被一群浑身腥气的忍者给围住了。
  怎么?他成天从尸体上翻食物翻忍具防身也能遭到杀身之祸?他可是很有良心地给他们立碑了啊。
  浅川辰立刻丢出几把手里剑,瞄准年纪最小的一个,暗中蓄力,胁差出鞘。
  对方反应极快,做好了随时向他反击的准备,但浅川辰又不傻,一个四岁的孩子跟一群身经百战的忍者战斗,怎么看都没有胜率。
  拔刀不过佯攻,在冲到小个子身前的瞬间,浅川辰贴着地面压低身体,抓住空隙冲出包围。
  他立刻丢出烟/雾/弹,玩命似地朝树林里跑,而身后那群黑发忍者穷追不舍,就这样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
  累疯了的浅川辰被逮了个正着,一把银刃干脆地朝着他的脖子抹去。
  他想,真不甘心啊,上辈子被两个哥哥捅刀,而这辈子找不回父母的尸骨不说,连给他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就又要死了吗?
  他也没得罪人,凭什么要不明不白地被杀?
  生死攸关间,一股莫名的力量游走全身,浅川辰感觉时间的流速变得极为缓慢,他借着身形矮小的优势极速闪避,两步并做一步,闪到那人身后,眼疾手快地夺下对方腰间的苦无,朝着他背后狠狠刺去!
  得手了!浅川辰感应到了刀刃入肉的阻滞感,却迟迟没有嗅到血腥味。而周围也静得可怕,仿佛除了他们就没有其他生物存在一样。
  这个空间……哪里不对!
  浅川辰睁大了眼睛,而眼前的世界忽然破碎,又回到了最初被围堵的景象。
  他抬起头,人群中的一个忍者正红着眼,瞳中的勾玉中滴溜溜地转啊转。
  嘶……这不是写轮眼吗,他刚刚中幻术了!
  浅川辰还在发懵,而眼前的宇智波们则纷纷打量着他,最终点了点头,看着他评价道:“这小鬼能用。”
 
 
第2章 野生团扇
  哈?什么能用?听着真不舒服。
  “小鬼,你的父母是谁?”
  浅川辰循声瞄了过去。询问他的人顶着一张老成严肃的脸,不怒自威。
  他后来才知道,这个人叫宇智波田岛,是现任的宇智波族长。
  虽然刚刚袭向他的杀气和幻术不过是试探,对方目前也对他没有敌意,但浅川辰依旧不能放心。
  乱世之下人心惶惶,托付于人的信赖可以瞬间决定数百人的生死,尤其是以族为居的忍者。他们唯一相信且承认的家人,是朝夕相处的血亲。
  于两族夹缝中出生的忍者,注定不受期待。
  除了父母,没人会在乎他们的人生,他们也不可能得到任何一族的承认。
  不,想得到承认的方法是存在的:比如弑杀另一方的亲人,来换取容身之地。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