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在最高学府谈恋爱是种什么体验【校园】──不割

时间:2021-05-04 02:50:11  作者:不割

 

我什么都不会,只是会做题罢了。
郑同尘在上T大之前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让他发现,原来自己也能做很多事情。
但一件事情他还是做不到,就是让这个人和自己好好谈场恋爱。
PS.两个全国最高学府的英文首字母分别是T和P,而不是Q和B。
 
 
第1章 离家出走
  深夜,去往首都的列车上,郑同尘很困,但是站着的他完全没法睡。
  他本来买的是硬座票,但是下午上车的时候,发现一个座位被人占着。他犹豫了几分钟,还是没好意思要回自己的座位,只能去厕所旁边人少的地方站着。
  他把包放在胸前背着,小心地护住自己的包。
  这个背了六年,破破烂烂的包里,装着全国最高学府的本科录取通知书。
  此时距开学还有几十天,但是他和家人吵了架,不得不提前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的原因,还和这录取通知书有关。
  不久前,郑同尘高考成绩出来,他妈他爸就开始收到各路人马的恭贺,有夸郑同尘争气的,有夸郑父郑母教子有方的,更有几个多事的亲戚甚至要给还没成年的郑同尘介绍女朋友。
  郑父在笑得合不拢嘴的同时没忘了更重要的事——怎么报志愿?
  以郑同尘的分数,全国也就那两所大学可报了。经管建筑这样的大热门有望冲一冲,计算机和其他工科也基本能稳上。
  郑父虽然自己没上过大学,但是自从发现儿子学习好得不一般之后,就开始研究他以后的人生该怎么走,渐渐地对各种专业如数家珍,混成了报志愿的半个专家,各种亲戚朋友高考完之后都要指点一番,而对自家的出息儿子更是格外上心。
  所以郑同尘他爸早在高考前一年就规划好了专业该怎么填,基本上就是比着T大各专业毕业之后的薪资开了个从上到下的单子。
  但是郑同尘其实一直喜欢物理,他高中时候还搞过一段时间的物理竞赛,未来想搞物理研究,做个科学家。
  但这个玄之又玄的梦想对于郑父来说太虚无缥缈,所以他恩威并施,让郑同尘脚踏实地地学一些能有稳定对口工作的专业。
  郑同尘对爸爸的苦口婆心全盘接受,然后在提交志愿的最后一刻,瞒着他爸把物理学专业选为了第一志愿。
  物理学专业是大冷门,以郑同尘的分数自然稳稳地上了。录取通知书到手之后,郑同尘得偿所愿,他爸则大吃一惊。
  郑父大概是全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收到T大录取通知书之后还生气的家长。
  他和郑同尘大吵了一架——基本上就是他在骂,郑同尘在辩解。郑父从小时候骂到未来,在提及将来成家的问题的时候,郑同尘一不做二不休,顺势出了个柜。
  哦,顺带一提,郑同尘是同性恋。
  这柜一出,家里瞬间炸了锅。郑同尘早预料到了这种局面,提前收拾好了各种证件,带了点钱,拿着录取通知书,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站了一夜之后,郑同尘终于来到了北京。他几个月前来参加自主招生时来过一次,但这次来还是找不到方向,几次地铁坐过站之后才终于来到了海淀区自己学校的门口。
  在学校东南门口,郑同尘想进去,但是保安拦住了他,说:“出示一下T大证件。”
  郑同尘愣了半天,想起自己包里还装着录取通知书,于是急忙拿出来给保安看。保安只看到了信封上标志性的紫色老校门图案就放行了。
  进了校门之后,左右是几个热门院系的系馆,正前方是草坪和主楼。郑同尘只来过两次,还并不熟悉校园,他靠着高德地图找到了物理系系馆——正好在校园的西北角,他得横穿整个校园才走到,光从东南门走到物理系就花了半个小时。
  坐在物理系系馆前的长椅上,一夜未眠的他忍不住睡着了。
  日头西斜的时候,郑同尘被饿醒了,醒来之后他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包,发现里面的录取通知书还在,长舒了一口气。
  物理系离最近的观畴食堂很近,郑同尘在来的路上已经看到了。尽管是暑假,观畴食堂还是人满为患,他在一楼转了一圈,发现滑蛋饭相对便宜,于是排在了滑蛋饭的队伍最末。
  轮到他点的时候,窗口的师傅看着他拿出的钱,告诉他说只能刷饭卡。
  郑同尘大窘,只能讪讪地离开了队伍。
  但还好,他在打算离开食堂的时候在地下发现了一个超市,买了两包干脆面吃,结账的时候,想起这还是他爸给他的钱,一种屈辱感油然而生。
  吃完之后他在校园里游荡了一会,也不知道能去哪里。
  最后,他走进了一幢看起来像教学楼的建筑,没人拦他。
  他试着进了间教室,教室里只有几个学生在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他进去之后没人看他。
  他找了个插座旁边的座位坐下,给早就关机的手机充上了电,发现了几十个未接来电,有老妈的,有同学的,也有老爸的。
  郑同尘给他妈发了条短信:“我一切都好,会按时上学的。不要担心,不要找我。”
  然后就把父母的号码都加入了黑名单。
  郑同尘开始想自己开学前的这几十天该怎么过,想着想着,他又睡着了。
  十点多的时候,郑同尘又被摇醒了,发现有个穿着工作服的大妈跟他说:“同学,回宿舍了。教学楼要封楼了。”
  郑同尘来到图书馆前的长椅上,打算这阵子先在长椅上将就着睡。
  但是尽管已经入夏,郑同尘在长椅上还是觉得冷。第二天醒来之后膝盖疼得难受。
  于是他决定得住个酒店了,但是自己的钱绝对不够。所以他得先找个工作。
 
 
第2章 饭店打工
  郑同尘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凭着包里那张录取通知书可以给人当家教,薪酬供他在帝都待这阵子绰绰有余。
  他记得东南门出去有一片有很多饭店,想来暑假是用餐高峰,他估摸着应该会招服务员。
  果然,一出东南门就发现了不少饭店门外贴着招聘启事。
  但作为重度社恐,郑同尘在几家店门外转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没敢踏进饭店的门。
  最后,他想起老爸在吵架时说的一句“有本事你别回来”,叛逆和愤怒的感觉还是让他鼓足勇气踏进了一家看起来还挺不错的店。
  他来到前台,给自己鼓了半天的劲,还是没能流利说出“我来应聘”这四个字。
  前台的小姑娘看他面红耳赤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帅哥是来应聘的吧?我带你去二楼找一下刘经理。”
  郑同尘只能跟着小姑娘屁股后面上了二楼,见到了刘经理。
  刘经理是个摸约三十岁的女人,一见郑同尘,直接就问:“来应聘?满十六了吗?”
  郑同尘说:“满了。”
  刘经理:“身份证。”
  郑同尘忙找出身份证来递给她。
  刘经理又问:“打算干到什么时候?”
  郑同尘说:“8月16号。”他8月17号开学。
  刘经理在电脑上敲了几下,对小姑娘说:“小张,带去换衣服吧。今天就可以上班了。”
  小姑娘答应了一声,领着郑同尘去领工作服。她边走边说:“我姓张,你叫我张姐就好。今天你就先传菜。我们每天早上十点上班,晚上十点下班。工资基本也都写在招聘启事上了,每月月初结……”
  说了一堆之后,她看着愣愣的郑同尘,问:“有什么问题吗?”
  郑同尘说:“张姐,什么是传菜啊……”
  张姐:“……”心想这孩子看着长得好看,脑子怕是不太好使。
  郑同尘换上制服后,一时不知道该把录取通知书放在那里,张姐在外面催了两次之后他还是决定就锁在更衣室自己的柜子里。
  然后他从中午开始就不停地端盘子。一直到两点多,客人渐渐少了,他才闲下来吃了饭店的员工餐。
  晚上更忙,他从五点开始干,到九点就没停过。
  郑同尘高三疏于锻炼,传菜的盘子又大又沉,他端了一天,还要注意不碰到人,确实心力交粹。
  晚上十点,郑同尘换下制服,看了眼包里的通知书还在,他走出了饭店,却不知道该去哪。
  他不知道附近租房子要多少钱,也不知道该怎么租。只能打开美团,在附近找了个看起来便宜的旅馆。
  旅馆老板把郑同尘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怀疑他是不是没满十六岁,但还是让他扫了身份证。郑同尘不知道住酒店也要身份证,又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最后住进房间里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旅馆的质量非常对得起它便宜的价格,可谓将空间利用到了极致,郑同尘顾不得感慨自己花钱住牢房的感觉,回味自己的一天,觉得传菜这事好像并没有那么难。
  但是他突然想起来,给人打工好像是要签合同的。他没凭没据就干了一整天,万一第二天去他们翻脸不认人怎么办?会不会自己一天白干了?要真的白干了是不是又得再重新找工作啊?
  他担心着,担心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他提前半小时就到了饭店。人都还没来,他等到刘经理来了之后,正打算开口问问,结果刘经理先说话了,让他去办公室签合同。
  沈同尘长舒一口气,看来能在这里干下去了。
  接下来一周就是传菜,传菜,和传菜。每天走七八个小时。还好郑同尘高三不停地重复做卷子,已经练出了耐心,所以也不怎么觉得烦。
  唯一有点让他苦恼的是,以张姐为首的一群女服务员下午没客人的时候老是爱捏他的脸。她们调戏郑同尘时的表情就和初高中时班里的女生一模一样。
  以前那些女生找自己都自称是来问问题的,郑同尘还信以为真,只是好奇为什么来问的大多都是妹子,现在他可全明白了
  郑同尘干满一周以后,张姐建议刘经理把他调到了大厅,负责点菜上菜招呼客人。
  郑同尘一开始是拒绝的,让他开口说欢迎光临实在过于困难。但是张姐说带他而且包教包会。
  郑同尘想,怕不是带我再趁机揩油。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只能从包厢挪到了大厅。
  第一天点菜的时候,郑同尘就紧张得汗流浃背,因为他害怕记不住菜名,很多人总以为像他这样的学霸都能过目不忘,但是实际上郑同尘并不属于记忆力好的那种,他只是在推公式和画辅助线时有很多灵感。
  即使是数学和物理的很多公式,比如回旋加速器的粒子运动半径,电流和载流子浓度的关系,他也是记一次忘一次,往往是在考场上才现推。
  现在点菜的时候他也是紧紧抓着自己手上的小机器,客人说一个就输一个,因为特别怕错还每单都再次确认一下。
  又过了一个礼拜,他对大厅的工作也基本熟悉了。
  这天,他注意到两位年轻的客人,一男一女,男生是他喜欢的类型,不过看两人的样子像是男女朋友。
  他们点了份酸菜鱼,郑同尘负责给他们上菜。
  他抱着满满一大盆鱼片,颤颤巍巍地要往桌上搁的时候,男生抬头看了他一眼。
  郑同尘一哆嗦,把满满一盆汤汤水水都洒在了男客人身上。
 
 
第3章 报到
  郑同尘吓得呆住了。张姐见状连忙过来扯了两卷卫生纸给客人擦身子。
  和男客人一起来的女客人也有点慌了,一直问男客人有事没事。
  男客人简单配合张姐擦了擦之后,笑着说没事,没怎么烫着,别担心。
  他看到郑同尘还是还是吓得没回过神来,对他哈哈一笑,说:“看来我已经帅得让人端不动盘子了么?”
  张姐被他一逗,想笑又不敢笑,只能不住地道歉,并且跟客人担保说这顿饭免单。
  郑同尘看他没太生气,也没有原来害怕了,跟着张姐不停地道歉。
  男客人看起来和郑同尘差不多大,长得耐看的同时亲和力也很强。郑同尘没拿稳盘子的那一秒以为自己就要被打一顿了,但是看他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也就放松下来了。
  送走这两位客人后,郑同尘被臭骂一顿,也被扣了工资。
  之后郑同尘更加注意,在之后再也没犯过一次错。
  时间飞快,眨眼间开学的日子就要到了,郑同尘却开始为一件事纠结:对大学同学到底要不要出柜?
  他从来不喜欢遮遮掩掩的感觉,高中的时候性取向就人尽皆知,再加上成绩好,还算得上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
  他长得好,成绩好,班里几乎所有人都向他请教过问题,他也总能给出令人满意的答复,即使他是同性恋也不会受到太多歧视。
  但是上了T大,他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系里的风气是什么样的,如果因为性取向被人排挤怎么办?
  没等他想出答案,开学的日子就到了。
  在餐馆打工的最后一天,张姐和他开玩笑,好奇他为什么一直把自己的烂包护得那么严实,结果抢过来一看,里面装着T大的录取通知书,再一百度郑同尘的名字,发现是他们省高考前几名。
  张姐拉着郑同尘问这问那,最后问得眼圈都红了,只是不断地重复着:“你是国家栋梁,不该和我们一起在这干这种活啊!”
  郑同尘说:“没,这几个礼拜我干得很开心,这是我第一次自己挣钱。”
  告别的时候,郑同尘给张姐鞠了一躬,说:“这些天谢谢张姐了!”
  他最后一次脱了制服,走进自己的大学。
  尽管明天才开学,已经有一些同学先到了。
  他和辅导员提前联系得知了自己的宿舍号,到了的时候发现两个同学在聊暑假的见闻,简单自我介绍一下之后,他们就问郑同尘暑假都在哪过了。
  郑同尘说:“我在东南门旁边的饭店打工。”
  两人都很惊讶,忙问为什么。
  郑同尘解释说:“我和家里吵架,离家出走了,缺钱。”
  其中一人还想追问,刚说了个“为”字,就想起来似乎打听别人隐私不大合适,还是没问出为什么。
  这时郑同尘突然想起了离家出走的那一天,他爸告诉他说:“我不管现在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你以后不准跟人说一个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