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周一有奇【完结】──袋鼠企鹅哈士奇

时间:2021-05-04 02:29:59  作者:袋鼠企鹅哈士奇

 

  清冷厌世T*小可怜美人P 两个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相遇,相互治愈救赎的故事
 
第1章 
  L市,距离首都车程四个小时。L市女子监狱,位于L市西北方向,距离L市中心车程一个半小时。L市女子监狱中有一特别之处,这所女子监狱建立初始就分为两个分区,其中一个分区只关押经济犯,另外一个分区关押其他刑事类罪犯。
  在L市女子监狱,狱警及犯人都称关押经济犯的分区为小监狱,另外一个分区叫大监狱,一是因为小监狱面积确实比大监狱小很多,第二个原因则因为一般在同样的场所,前面冠以“小”则意味着特殊及更好,比如学校里的小班课,单位的小食堂等。L市女子监狱也是如此,小监狱的建立初衷不得而知,但现在的小监狱俨然已经成为家境殷实、有钱有势的家庭里的孩子犯了罪被罚入狱后,家里找关系送孩子来服刑的地方,毕竟这里的环境较之一般监狱要好很多。
  当然,除非是极显赫的背景,小监狱依旧只关押经济犯,只不过这里的经济犯大多都是二代。
  周奇和王子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两家亦是世交,两人年龄相同,周奇早王子璐33天出生,两人高三那年周奇执意要出国留学,思想保守周父不同意,并且当时周奇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以说北京的高校任她挑。但是周奇当时铁了心要出国,她知道跟父亲讲道理是没用的,而且父女之间的交流一直也是少之又少,便采取了极端的方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上学,最终在周母的恳求下周父同意了周奇的要求,那之后周奇便拉着王子璐一起准备,一年后两人顺利考取了英国一所不错的学校,周奇主修经济,王子璐主修艺术。
  王子璐是家里老幺,上面有两个哥哥,家里的生意做得很大,但是她从来没有关心过,在经济方面她掌握的技能就是如何花钱。
  周奇是家中独女,爷爷当了一辈子兵,周奇的父亲—周宏一也在部队历练过很多年,而后下海经商,因为有周奇爷爷的扶持,生意上做的也非常成功。周宏一早在周奇刚上高中时就明确表示,家里的生意早晚是需要她来接手的。
  周奇的父亲从小对周奇进行的就是冷漠的军事加精英教育,周奇的母亲多年来都过着没心没肺的生活,被周父宠的什么事情都不操心,这导致她在周奇的成长过程中也没有完全尽到母亲该有的亲近教育。周奇在高中时期就发现了自己情绪上的不对劲,她开始不关心任何事情,不关心任何人,只想将自己封闭起来。最严重的时候她甚至不想听见声音,眼睛也不聚焦,头脑完全放空,就像木头人一样。这也是她一定要出国留学的原因,她想换个环境,不想再每天面对冷漠严厉的父亲,也不想面对每天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母亲。
  而与周奇每天形影不离的王子璐是最先发现周奇的不对劲的,所以当周奇提出出国留学时,王子璐想也没想的就要一起去,为了出国而准备的那一年,也许因为有目标,周奇恢复了一丝活力。而真正来到异国他乡后周奇无意识的又开始封闭自己,除了上课以外她很少离开自己租住的公寓,也不交朋友,王子璐使劲浑身解数才说动周奇去看了一次心理医生,医生的诊断是轻微抑郁,可是周奇拒绝心里干预治疗,她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王子璐每天干着急却改变不了周奇的想法,慢慢的也就随她去了,反正只是轻微抑郁,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也就好了。
  两人在即将毕业回国前,周奇找到王子璐说要做点小生意,王子璐高兴于周奇居然开始有想做的事情了,所以她多一句话都没问,直接回了一句“好呀”
  之后两人因走私被捕,周奇的父亲生气于周奇居然做出这种丢人的事,以周家的关系本可以将两人保释出来,但是周宏一决定给周奇一个教训,他最忌讳这种为了点小钱就去做铤而走险的事,所以周宏一将周奇送进了L市女子监狱,决心要让她吃吃苦头永远记住这次的教训。
  当然周家是不会将王子璐一起送进来的,但是周奇又问王子璐,要不要一起去体验生活,王子璐又是一句“好呀”,这次她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的觉得自己应该陪着周奇。
  王家父母虽不同意,但架不住王子璐心意已决,又了解到在这座女子监狱的小监狱,倒也吃不了什么苦头,不过磨磨性子,觉得也好,反正王子璐从小就是周奇的跟屁虫,也不介意再跟这一年。
  就这样,一个月前两个人被关进了L市女子监狱小监狱。小监狱只可容纳100多人,其中四人间有二十间,两人间有三十多间。王子璐知道周奇肯定是不会跟自己一间的。果然,在周家的安排下,周奇与王子璐每人住一间两人间,周奇从小到大有一点是决不妥协的,就是绝不与他人共处一室,王子璐与周奇一起在英国留学时,两人租的学生公寓就在斜对门,但是王子璐几乎很少登门,都是周奇有事直接推门来找她,王子璐也习惯这样,周奇在英国留学期间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就偶尔会找王子璐一起吃个饭,王子璐性格开朗又单纯,在英国留学虽不是自己本意,但是也乐在其中。没多久就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子,从不无聊,四年里还谈了几个男朋友,不过时间都不长,这跟她自己不定性有关系,也跟周奇一个都没看上,总命令似的让她分手也有关系,当然自己的不定性大概占了百分之九十的原因。
  周奇20多年的人生里似乎也没谈过恋爱,暧昧对象似乎也没有过,王子璐有一次觉得奇怪,就算没有她看得上的,可是人总是有需求的吧,心理需求、生理需求难道周奇她都没有?以王子璐的脑回路,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周奇眯着眼睛打量了王子璐几秒,开口道“我看你需求挺大,怎么,打上我的主意了?”
  “我打你什么主意,你是打扮的挺象个帅哥的,但是你有那根玩意儿吗?”
  “那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
  “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这还不能问问了”
  周奇笑道“你要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早打的你满地找牙了。行了,管好你自己吧,挑男人的眼光能不能高一点,找的都什么玩意儿”
  “哎,你还说上我了,就说我刚分手那个,一米八,混血脸,体力又好,简直完美好吧”
  “那你怎么还分了?”
  王子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换口味了吗,我现在喜欢奶一点的,最好会撒娇的,你说我不会开始母性泛滥了吧”
  “不,你不是要奶一点的吗,你得找个母性泛滥的”
  “你。。。。。。”
  “你什么你,自己收拾吧,我走了”
  “你大爷,你又这样”
  距离这次在王子璐房间吃完火锅拍拍屁股走人不过一个月,周奇提出了做生意的想法,也不过又几个月,两人在刚刚毕业回国不久后,就被双双送进了女子监狱。
  小监狱其实已经要人满为患了,周奇和王子璐入住之后床位所剩无几,但是周奇依旧坚持不与他人独处一室,就算是王子璐也不行,王子璐倒是无所谓,但是人家是因为自己家这个孽女才被连累,周家父母当然也要给王子璐安排单间。
  小监狱的狱室环境不算糟糕,地面铺了地板革,墙面也贴了大块瓷砖。进门左手边是一个上下铺,右边有个没有门的小柜子,放一些日常用品,牙刷脸盆等,挨着上下铺靠门位置是一个简易的洗手间,半人高的围墙,没有门,开了一个可供一人进出的口,里面一个蹲坑,蹲坑旁边是一个小洗手池,24小时供给热水,洗手池上方有一面嵌在墙里的小镜子,只够照出半个上半身的大小。
  狱室的窗户在墙的上方,细长一条,采光不算太好,但也足够了,狱室的门上也是一条小窗户,据说是前几年刚换的防弹玻璃,嵌在门里。
  这是两人间的构造,四人间的面积与两人间面积一样,进门一左一右两个上下铺,小柜子在门对面的墙边。其他都一样。
  她们入狱后,生活质量下降是肯定的,但是国家这些年越来越讲究人权,监狱中的生活也没有水深火热,每天6:00准时响起起床领,6:30会有狱警挨个狱室带人出门集合,之后统一带领大家去吃早餐,吃过早餐进行一个小时的政治教育,一般就是放一些法制新闻。政治教育之后出操慢跑一个小时,之后就开始上午的劳动教育,劳动教育分到小监狱这里大多是给娃娃贴眼睛、给装饰物上色这类简单枯燥的工作。上午的劳动教育一直到12:00结束,会有专门的狱警对大家的工作进行检查验收,然后统一带去吃午饭。
  午饭之后有一个小时活动时间,活动之后下午依旧是劳动教育,但小监狱分到的活通常不多,这个时候下午的劳动教育就会取消,一下午都是活动时间,活动时间可以在每天出操的广场上待着,也可以去专门的活动室看电视或者去图书室看书。每个活动场所都有专门的狱警监督,到了5:30这些狱警会准时带大家去吃晚饭。
  晚饭之后依旧有一个小时的政治教育时间,当然也依旧是大家一起看新闻,看完新闻大家可以选择继续看电视,至于看哪个电视台,只要所有狱友达成一致,狱警不会控制大家看什么。不愿意看电视的也可以去图书室看图书。甚至可以将图书借走回到自己的狱室中看。只是晚间的活动时间不可以去外面的广场。
  不过很少有人去图书室,主要是图书室的书绝大多数都是外面的人捐给贫困地区的学生的书,有的人捐书的时候也不会注意,什么乱七八糟的书都捐,那些不适合给小学生看的书,就会给送到这里来,所以图书室的书一般没什么可看的。
  到了晚上9:00所有人必须全部回到狱室,9:30会响起铃声,铃响之后10分钟熄灯,熄灯之后就必须上床准备睡觉了,会有狱警巡逻检查,透过门上的小窗户拿着手电扫进屋子检查。
  女子监狱采取5+1+1的作息,以上是周一到周五的安排,周六是全天的政治教育,有讲座、有新闻宣导,偶尔还会组织活动,让大家上台进行表演什么的。周日则是休息,当然了休息也只是在有限范围内活动自由了而已,守卫是更加森严的,因为在这一天大家可以自由活动,可以赖床,可以去外面广场放风,可以去活动室看电视,可以去洗澡,也可以去小监狱内一个小小的杂货铺买一些零食或需要的日用品。
 
 
第2章 
  周奇住的房间号是201,王子璐的房间号是202,她们楼下则是四人室,除了107室其他房间均是满员,107只住了两个人,一个叫沈玉,一个叫倪小妮。倪小妮人如其名,是个颇矫情的南方小妞,沈玉则跟周奇有些相似,是有些男子气的女生。
  所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虽然女子监狱中没有异性,但是周奇和沈玉这样的同性也颇得大家青睐,两人个子都挺高,长得也都不错,又有些雌雄莫辨的英气。所以大家一起活动时也都愿意跟她两人多说几句。
  可周奇总是冷冷的,话也不多,不得不回话时眼神里也多是敷衍,慢慢的也就没人来碰这个硬石头。
  沈玉则是个爱说爱笑的,笑起来左脸还有个酒窝,更显得有股邪邪的帅气。不过每当有人跟沈玉多说几句倪小妮就一脸不高兴,斜着丹凤眼瞪人,每每沈玉注意到也都会立刻收敛并且对着倪小妮又哄又逗,几次之后大家也心知肚明的知道了两人的关系。
  小监狱中的人大多刑期都不长,总的来说都比较和谐,不像电视剧中里有打架斗殴,或者要立权威当大姐大的。当然有这个看不上那个,那个又跟那个不和的情况,不过一般这样的人也都不往一起凑就是了,真要是倒霉了,两个犯向的分到一个房间,也可以跟狱警提出来换房间。只要有可以调换的,对方又没异议,都可以调换。除非像周奇和王子璐这种家里使了关系必须要求住单间的。
  这天下午周奇和王子璐一起被带到了狱警办公室,进去之后发现沈玉和倪小妮也在,四人被带到了办公室里间的小房间,带她们过去的张兰张狱警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有个事情想跟你们商量一下”
  张狱警这话一说周奇和王子璐立刻明白,原来沈玉和倪小妮也是特殊安排的房间。说完这句话,张狱警开门跟外面使了个眼色,一个年轻的小狱警推着一个低着头穿着入狱制服的女生进来了,张狱警拉过那个女生,示意小狱警先出去,女生被拉到四人面前一米左右的位置,从进来就一直低着头,身高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对面四人都比她高了至少半头,她这样低着头,四人只能看见她头顶一个圆圆的旋。
  张狱警开口道“这是今天入狱的。。。”
  她卡了一下,张狱警有点年纪,看着大概四十出头,实际年龄可能要更大一些,她是一个有着慈悲心肠的人,以前在大监狱执勤,后来发生了一些事被调到了小监狱,她对女犯人总是有着不同寻常的心疼,素日执勤时也是好声好气的,也不大愿意使用“犯人”这个词。
  “小姑娘”张狱警迟疑一下换了个词,“她是今天正式转入我们小监狱的,但是现在只有你们几个人的房间还有空床,我知道你们都有点特殊情况,所以一直没往你们几个房间里安排别人,但是这小姑娘今天已经正式转过来了,实在没办法,你们如果不介意,就勉强一下,左右还有几个月你们也就出狱了”
  张狱警话音刚落,小姑娘抬起头来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眼睛迅速的从左到右扫视了四个人,又缓缓低下头,只这一抬头就让对面的四个人惊了一下,这小姑娘真当得起小这个字,看上去将将十五六的样子,留着波波头,虽然现在女子入狱不会强制规定发型,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原因,小姑娘的发型就是七八十年代时最标准的入狱头,配上她人畜无害的脸倒也不违和。
  虽然只是一抬头的时间,但是小姑娘的长相还是小小的惊艳了大家一下。她的眼睛又大又圆,黑白分明非常清澈。皮肤也异常白净,精致的尖下巴,脸颊却又有一点点婴儿肥,清纯中有一丝妩媚,妩媚中又带一点娇憨。
  其实若是在北京街头偶遇这么一个姑娘,当然也会觉得很漂亮,但是不会有这种惊艳感,因为在监狱这种跟美不沾边的环境,看见的美好是会被放大的,所以就算是本来只想冷漠围观的周奇也惊讶了一下,心里好奇这小家伙能因为什么入狱呢?看着跟未成年似的。
  而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眼神中的不安和害怕。小姑娘头又低下去之后半天也没人说话,直到张狱警开口道“要是。。。”
  不等她说完倪小妮打断道“我们屋已经两个人了,再来一个太挤了”
  而沈玉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其实也不会挤什么吧,她又不会有什么行李”
  倪小妮瞪了沈玉一眼,又带着怨毒的眼神看向面前的小姑娘。周奇心里盘算着如果沈玉同意,倪小妮就算再不愿意也是没办法的,她们两人看着是沈玉哄着倪小妮,其实倪小妮才是弱势的一方,而沈玉也不像是对待感情多认真的样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