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营养过良》【CP完结】──芥菜糊糊

时间:2021-05-03 14:14:58  作者:芥菜糊糊

 

 
 
第1章 勺子
  年末的时候,钟熠接了个双男主的剧。
  在同期的本里算是很出彩的,角色也很不错,但是这两年双男主的风险大,尤其是另一个男主还没定好的时候,团队自然不敢轻易去接的。
  结果趁着团队还在斟酌的时候,钟熠偷偷摸摸地把本儿给读了,然后他大半夜的联系了导演,自己做主给接了。
  第二天经纪人气得直掐人中,钟熠有条有理地给她分析:“您看啊,我演过盲的也演过傻的,就是没演过整整半部戏都腿瘸着的。”
  “这角儿好啊。”
  他说,“别人吊着威亚拍打戏累死累活,我只用坐着在那看着,多舒坦啊。”
  后来主演敲定完官宣,开机前半个月,导演刘圆丰弄了个局,请主演们吃了顿私房川菜。
  二月底的时候年味正浓,包厢门框上挂了红红火火的辣椒串,水族缸里还游了几条喜气洋洋的孔雀鱼。
  除了一位没来的老戏骨,钟熠算是这一桌子里咖位最高的,加上他年末刚刚又拿了奖,大家谈论的话题免不了都往他的身上落。
  钟熠有点头大。
  ——他馋眼前的那一锅毛血旺馋得眼都快绿了,结果光是接话就接了半个小时,半天吃不上一口热乎饭。
  于是最后他干脆把话题一转,引到了刘圆丰的小女儿身上。
  刘圆丰最疼他那个六岁的宝贝女儿,立刻拉不住闸,摸着滚圆的肚子,开始乐呵呵地说他女儿前一阵子刚上小学,是如何如何在国际学校里和印度外教学了一口咖喱味儿的英语。
  钟熠也终于如愿以偿,把筷子落在了面前的那一份毛血旺上。
  结果夹的第一口黄豆芽就是凉的,钟熠只能叫了服务员,重新把小锅底下的火点上。
  十分钟后,几口热乎的鸭血下肚,烟雾缭绕之间,钟熠终于抬眼,瞥了眼对面那个安静坐了两个小时的男孩。
  是这部剧的另一位男主,一个脸生的年轻男孩。
  黑发柔软,下巴尖睫毛长,露在宽大卫衣外面的脖颈清瘦而白皙。
  也确实挺适合他这次的角色,和钟熠即将饰演的警察不同,这男孩的角色设定是个清冷的高中生,确实需要张干净的脸来演。
  ——只是不知道是这小孩儿是提前一个月先入了戏,还是实在太年轻了点儿,脸上的那点冷淡连藏都不愿意藏。
  打进了这个包间的那一刻起,除了最初的自我介绍和问好之外,这个叫容眠年轻男孩就没有再张口说过哪怕一句话。
  倒还真不是他们故意挤兑人家小年轻怎么的,而是这小孩自己吧,从来没有尝试着融入所有人的对话。
  他微微垂下眼睫,手指蜷缩在卫衣宽大的袖口里,好像有点怕生,又好像十分警惕,一直坐得僵直而拘谨。
  就连桌子上的饭菜,他也是一筷子都没有动过。
  他只是偶尔会在大家谈话的间隙中侧过脸,看向不远处的水族箱,不错眼珠地望着里面游动的鱼出神。
  “这个容眠吧,听说是个去年走红的小网红,总共就拍了一个网剧。”
  沈妍偷摸着对钟熠说,“但是他这回这个角吧,听说别人连试的机会都没有,好像是刘圆丰的熟人还是怎么的,直接就给了他。”
  “不说演技怎么样,脸长得难得有灵气,是真精致。”
  她拿水涮着鸭血上的辣油,惋惜道,“但是要是一直是这种高傲性子,这以后估计有机遇都把握不住啊……”
  “妍姐。”
  钟熠说,“鸭血再涮就要散了,放过它吧。”
  整整两个小时一直在用白水涮掉每一道菜上的红油,沈妍手腕子早就酸得不行了。
  “我能怎么办啊。”
  她苦着脸用筷子敲了敲碗边,“这一桌子香归香,就是我这张脸碰不了辣啊——诶你不之前来过这儿次吗,就不能给我推荐点能入口的?”
  钟熠笑眯眯:“开水白菜。”
  沈妍和钟熠搭过两三部戏了,俩人私下交情一直不错,于是沈妍也没和他客气,直接一脚就往他腿上呼。
  钟熠不紧不慢地错开了身子。
  “——他们家红糖糍粑不错。”
  玩笑点到为止,钟熠慢条斯理地重新开口,“糍粑外脆里糯,但最绝的还是配的热乎的红糖汁儿,调得温热浓稠,干喝都香,蘸着皮皮虾都好吃。”
  他这描述得有模有样,勾人胃口,一桌子的人一时间都看了过来。
  沈妍这样二十七八的女孩子本来就馋甜食,立刻就叫服务员过来,把菜给加上了。
  这回就连坐在对面的容眠也忍不住抬头,看了过来。
  钟熠没躲,直接对上了他的视线,容眠呆了一下,随即错开了目光。
  钟熠若有所思。
  红糖糍粑很快就上了桌。
  不知道是大家吃辣吃不动了,还是是钟熠刚才描述的太勾人,这道最后甜食反倒是今天最受欢迎的一道菜。
  糍粑炸得金黄酥脆,蘸着酱汁口感翻倍,几乎每个人都吃了两三块,很快就空了碟。
  刘圆丰最后放下筷子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继续拿着盘花生仁往嘴巴边塞边说:“这红糖汁儿是真不错,钟熠你别说,要是有皮皮虾,我倒还真想试试。”
  餐桌上的人都跟着笑着附和,钟熠没有说话。
  ——就连沈妍这种平日里最注意身材的女明星都忍不住连吃三块,这个叫做容眠的男孩也只不过是在上菜的时候,对着那只装着红糖汁的青色瓷碟多看了一眼。
  他好像没有被勾起哪怕一点的食欲,只是错开视线,继续盯着鱼缸放起了空。
  孔雀鱼甩着尾巴在碧绿色的藻类之间转身的时候,他的睫毛也会跟着小幅度地颤抖一下。
  酒足饭饱,聊得兴起的时候,把窗帘一拉门也一关,屋内的几个男演员一个没忍住,都开始抽起了烟。
  烟味儿一散开,沈妍倒是没什么,钟熠却是有点儿顶不住了。
  钟熠挑这挑那儿的臭毛病比谁都多,除了咧着嗓子嚎啕大哭的人类幼崽之外,烟味儿可以说是他第二个受不了的东西。
  他知道这一屋子的人平时也都藏着掖着久了,难得兴致好有个机会能好好放松一下,钟熠也不想别人的扫兴,就找了个打电话的理由,出了包厢。
  钟熠先是回了经纪人的消息。
  然后又给他妈订了件大红的羽绒服,快过年了,还得让她老人家新的一年里继续做广场舞圈里最耀眼的Queen。
  钟熠看了眼时间,感觉差不多是时候回去了。
  结果他刚一抬腿准备原路返回,不远处的包厢门就被拉开,从里面走出来了个人。
  钟熠站在走廊尽头阴暗处,刚好被一盆高大的散尾葵挡在后面,容眠转过身把门拉上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他。
  钟熠怔了一下,下意识又退了两步,回到了散尾葵的后面。
  容眠关上门后,刚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在了原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重新回到了包厢门口。
  钟熠就看着男孩站住,仰起脸,开始盯着门框上吊着的辣椒串看。
  所谓的辣椒串其实就是用泡沫塑料做的质感很差的假装饰,可能为了增添年味,底下还用劣质的金线栓了一小簇的红色流苏。
  容眠继续盯着那串辣椒看了一会儿。
  然后他突然微踮起脚,抬起手,轻轻地拍了一下那串流苏的底部。
  ——于是整个辣椒串开始微微摇晃起来。
  他放下手,又仰着脸盯着那串摇晃的流苏看了一小会儿,半晌才慢吞吞地转过了身子,继续往前走。
  可能是因为这男孩真的很瘦,他走的明明是瓷砖地,但是脚底却是好像没有接触地面一样的轻盈,钟熠几乎没有听到任何的脚步声。
  透过散尾葵细密的绿叶缝隙,钟熠看着容眠走到了包厢门口的餐具柜旁。
  男孩微抿着嘴拉开抽屉,对着里面的一排餐具呆了一会儿,然后伸手,很小心地取起了一把勺子。
  钟熠有点疑惑。
  他记得没错的话,别说是吃菜了,这人今天全程连茶水也没动过两口,餐具到现在估计都还是没拆封的状态,现在拿这勺子是要……
  然而还没等钟熠反应过来,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容眠举着那把白瓷勺,转过身,径自走进了身后的男厕所里。
  作者有话说:
  容眠:开饭了。
  钟熠:…….?
  大家新年快乐~
 
 
第2章 才艺展示
  容眠真的很饿。
  他以为自己是可以忍到饭局的最后一刻的,可是好巧不巧的,包厢里有一个很大的水族缸,里面游着很多条鱼,而且其中有一只真的很肥很大。
  它很活泼。
  鳞片是炽热的橘红色,尾巴纤长而有力量,像是一团在水里烧开的火焰,容眠知道,它的肉质一定是新鲜而有嚼劲的。
  他想象着自己的牙齿刺进那条鱼的尾巴的那一刻,会有鲜嫩的汁水在口腔里迸开,就感觉自己的胃控制不住地痉挛起来。
  容眠饿得很难受,他想抓鱼,更想吃鱼。
  他已经学会了如何以人类的身份来交际生活,也只想在娱乐圈这种人类花样勾心斗角的修罗场中演好自己的戏,本分平安地打好这一份工。
  但直到现在,适应人类的饮食对他而言,永远都还是最难的那一关。
  容眠嘴馋,但其实现在的他已经可以忍着不适强咽下两根青菜,甚至可以吞下一颗煮熟的土豆,因为难吃的并不是食物本身,而是人类调味的方式。
  比如今天这顿饭所有的菜里都放了辣椒。
  好在在饭局之前,容眠就提前为自己做了一些准备。
  趁着那包厢里的人说笑的时候,容眠从包里偷偷地把罐头取了出来,藏在自己卫衣宽大的口袋里。
  他顺手在门口拿了把勺子,溜进了卫生间。
  容眠从不在意用餐的地点,只要不被人发现就可以。
  于是进了厕所之后,他就站在洗手池旁边,笨拙地用食指钩住拉环,掀开了罐头。
  铝制罐头勾环的边缘有一些锋利,容眠皱眉,蜷缩了一下手指。
  然后他用勺子挖起一小口鱼肉,送进嘴里,咀嚼,咽掉。
  是熟悉的,很好吃的吞拿鱼味道。
  容眠有一点开心。
  他就这么埋头狼吞虎咽地连吃了好几口,鱼肉冰凉,但是容眠吃的很香,因为这一罐刚好是他最喜欢的吞拿鱼明虾混合口味。
  偶尔会吃到很有嚼劲的虾肉,容眠眯起了眼。
  ——然而就在他咬着勺子,抬起头的那一个瞬间,容眠透过镜子,和那个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对上了视线。
  钟熠这回是真有点傻眼了。
  其实拿勺子和去厕所这两种事儿,不过是两个日常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行为,分开单独来看的话,哪个好像都没什么大问题
  但如果当这两事儿很巧合地撞在一起的话——拿着把勺子去厕所,钟熠愣是一时间没想出第二种可能性。
  钟熠在门口还做一会儿半天的心理准备。
  好在他刚把门推开,就直接在洗手池旁边看见了个人影,钟熠刚准备松一口气,结果定睛一看,又发现自己松懈的得太早了。
  这男孩竟然还在吃东西,只不过吃的是——
  钟熠的视线落在了他的手心里。
  褐黄色的铝制罐,罐身贴着一圈的蓝白色的纸质标签,上面印有一只毛发蓬松雪白的猫咪,猫咪的下面印着一排小字。
  特制吞拿鱼宠物罐头。
  钟熠沉默。
  听见身后的动静,面前的年轻男孩却好像直接炸了毛。
  他先是仓皇无措地把手里的罐头藏在身后,又猛地转过身,瞪着钟熠,眼底是不加掩饰的敌意和防备。
  钟熠在圈里是出了名的情商高,他嘴巴毒,但玩笑的尺度总是拿捏到位,因此人缘很好,大大小小的场面也是能总能处理得圆滑得当。
  但在这些场面之中,并不包括发现“我即将一起合作的演员躲在厕所里吃猫罐头”这种级别的特殊情况。
  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对峙着了一会儿。
  “我身边有不少的朋友。”
  钟熠沉吟半晌,说,“他们和你有着一样的情况,没关系的。”
  男孩的瞳孔似乎是缩了一下。
  钟熠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答案。
  是饮食障碍吧。
  他想。
  演员这行吧,明面上谁都是风风光光,但是背地里,多得是身体早已垮了大半的年轻人。
  那些vlog里天天分享美食菜谱打着狂吃不胖的人设的艺人,其实大部分在片场是连一口大米饭都不敢吃的。
  节食过度,压力过大,又或者是因为戏里的角色需求需要减重,而选择了像是催吐或着是吃药的手段。
  吃不下饭或者暴饮暴食的钟熠都见过,但是正经的饭一口不吃,偷偷躲起来猫罐头的他是真没遇到过几个。
  不过他也听过类似于异食癖这样的疾病,只不过这种好像更多的是精神和代谢那方面的问题,具体的钟熠不太了解。
  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言之隐,只是钟熠看着男孩清瘦的侧脸,却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
  太年轻了,他想。
  凶巴巴的,像是虚张声势的小兽,但是圆眼里藏着的那点儿怯意和懵懂却还是被钟熠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钟熠的这句话却是直接把容眠说懵了。
  “……你什么意思?”
  容眠微睁大眼,“你说你的朋友——”
  他呆了一下,可能是一时间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情况,最后憋出来了一句:“你真的知道我是什么……”
  钟熠的视线下落在男孩那着罐头的左手上。
  那是一只白净清瘦,线条漂亮的的手,只不过此时正在无意识地攥紧着罐头,力度很大,锋利的金属边缘好像下一秒就要嵌进肉里。
  不难看出来,他在紧张。
  “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