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成为邪祟后我依旧爱岗敬业》【灵异神怪 】──陆三七

时间:2021-05-03 14:13:41  作者:陆三七
 
 
第1章 起始   在下陆探,副业主播,职业天师……
  夜晚的月亮躲在已被这黑夜照模糊的云后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一般。仅剩的月光撒在地表那片曾经繁华的富人区。
  在一栋轻奢的别墅中,二三楼的楼道里仅有走廊的灯光是亮着的。一只飞鸟撞在了二楼的窗户口,撞击的声音急剧穿透力地跑过了整层走廊。
  与楼上风格不符的是,在一楼的会客厅中,机械键盘的声音持续又清脆。
  在顶着【探探的直播间】这个名的直播间里,100w的在线观看人数彰显着主播的热度,连续不断的弹幕惹的房屋里都热闹了起来。
  “感谢老板的舰长!老板大气牛逼有实力,有空来新城一起喝酒。”
  电脑屏幕上,一个满身疤痕,穿着破烂衣裳的游戏人物刚刚捡了空投里的AWM,拿吉利服换掉了原始装扮。
  操作者吹了声口哨,按下键盘换了子弹。
  “老板带来好运了啊。这天命圈加上空投砸脸,……啊,谢谢大摆钟的续船,大气!什么时候和上一个老板一起来新城啊,弹幕里有实力的一起上个船,三缺一来不来?”
  屏幕光的投影下,一双修长好看的手在键盘上敲打着。机械键盘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突兀。他熟练又有技巧的操作,让对面刚刚不小心探出头来的人物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枪爆头”。接着,人物巧妙地移动,躲过了另一人一连发子弹。操作者“啧”了一声,打开六倍镜后丝毫不犹豫地开枪。
  又爆头一个。
  六倍镜就像个标准镜。
  弹幕里见怪不怪,主播一向厉害,看久了也就不惊奇了,倒是聊起了别的。
  陆探叼着个棒棒糖的棍子,瞅了一眼弹幕。
  【主播这狙的我芳心暗许!】
  【探宝这是换房子了?真有钱】
  【探宝昨晚悄悄地拿出房产证递给我:这是聘礼。我犹豫了好久,想着什么时候把已经新买的宾利钥匙给他,这样以后就可以过上我想要的平凡生活。】
  【楼上老凡尔赛人了,快醒醒。】
  【探宝今天也依旧这么好看!】
  陆探轻笑一声,吐出为了戒烟而不得不叼着的棍子,低沉好听的声音伴随着键盘的敲打声响了起来:“换房子了,是别墅,不贵,下来也就八万多块。把我之前的小破屋卖了又取了一点积蓄出来,这不刚好。哎,芳心暗许那个,我点你头像进去看你是个大叔的啊,大叔就别芳心了,怪膈应人的。小鲜肉还行。”
  【八万…?探宝别吓我,你确定这房没问题??】
  陆探点头:“听卖家说是个凶宅——不过没关系,我命硬。”
  弹幕里飘着一阵又一阵的问号。直到有个大粉出来说了句:探宝又开玩笑了,那明明是我给你的聘礼哈哈哈哈哈我是在做梦。感谢【探探的小雷达】送的舰长~
  陆探也跟着那人感谢了一句,不能接着实话实说,他也就顺着说了下去:
  “是开玩笑,现在太晚了,怕你们看睡着,现在该醒了吧?”
  嬉闹的弹幕里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还是之前问房的那个。
  【凶宅?这又是什么博人眼球的东西。什么垃圾主播,首页都推荐的是什么玩意】
  【??楼上干嘛???机关枪本枪了是吧,房管封一下号吧】
  【这人一进来就阴阳怪气的,探探都说开玩笑了】
  【yygq+1】
  直播间少数的小伙伴刷起关切的弹幕来。
  但。
  【啊,楼上姐妹都坐下,让主播自己来】
  【探探已经是一个大孩子了,会自己吵架了,妈妈在这里给你鼓励】
  【探探勇敢飞,妈妈永相随】
  此时陆探也看见了那顶着‘探探的棒棒糖’id发的弹幕,也就是当他妈的那个人。
  他轻笑出声:“别发展妈妈粉,我不喜欢啊。”
  安抚了这边的弹幕,这才慢条斯理地整了整领口,衬衫衣领终于被拉平。
  陆探的眼瞳极为特殊,明明不是混血儿,但在这别墅的灯光照耀下,从眼里竟能看出一点淡淡的金色,倒是给这空气中平添了几分旖旎。
  但一切的旖旎都被一开口的调调给打碎了。
  只见这长相俊美的男人勾起唇角,端着深情男二的表情,吐出极为不符合人设的话——
  “id是‘你想吃桃吗’的这位兄弟,你家垃圾桶是不是翻了,闻着怎么这么臭?”
  陆探操纵的人物穿着吉利服爬在草地里,打开倍镜击杀了同样伏地的最后一个敌人。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弹幕里又掀起一堆彩虹屁,陆探的水平并没有太过优秀,顶多是大半个职业选手的水平,但放在路人局已经是顶配了。
  陆探扭了扭手腕,继续道:“别带着一身气到处跑……垃圾就该躺在垃圾桶里。前面都辟谣了,阁下是2G冲浪啊。”
  那弹幕又哔哔了几句,被一串“哈哈哈哈哈”给挡了下去,但陆探还是看见了,之前因为多嘴收到了警告,和最近没钱的生活,他露出一个微笑,转移了话题。
  过了一会,他关了弹幕提醒,认真地打了一局后下了播。
  刚摘下耳机的同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陆探看见来电提醒,墨色的眼眸转了转,接了电话。
  “您这是今天破天荒看了直播专门来堵我呢?”
  玩世不恭的口气,加上不务正事天天干些主播的活,德高望重的陆老先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是天天在干嘛呢!整天抛头露面,祖祖辈辈的活你就这么丢下了?你还记得自己是个天师吗?”
  陆探靠在沙发上,拍了拍扶手,揶揄道:“当然记得,这不,特地买了个凶宅来体会一下。”
  “……”陆老爷子几乎要被气死,“你能不能别杠你爷爷我!搬出去也好歹先说一声,要不是我今天找你林姨问你最近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她被你辞退了!”
  陆探:“我都搬走快三个月了。”
  “……”对面的老人突然没了声,直到电话被一个男人接通,“小探,爷爷前一阵子住院了,身体不适,就一直没机会联系你。哥哥也一直在处理家里的事……实在是抱歉,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搬走了。还有,你买的房子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来处理。”
  听到熟悉的温和声音,陆探的眸色重了些,也没了想继续应付下去的心情。他平静道:“没事,哥,照顾好爷爷。”
  嘟的一声挂了电话。
  已经能脑补到对面老爷子暴跳如雷的样子了,想他已经八十一岁高龄,还依旧像个小伙子一样。
  陆探抿唇笑了,眼底却没有多少温度,墨色的眸子里衬着吊灯的光。
  直接将刚打来的电话拉进了黑名单。刚操作完这些,一条信息出现在了手机上。
  【莫:报告出来了,最多两年。】
  【莫:只是暂时的报告,你知道这种事情都很玄乎,尤其是对你这一行……明天来我这检查一下,我给你再看看——】
  陆探没有再看下去,他把手机放在一边,半天后从角落的箱子里摸出一盒泡面来,而后找来了热水,放了调料就开始泡。
  沙发正对的地方有一个极大的衣柜,那衣柜真的是挺了天立了地,直接将一面墙都要占满。红木的表层上影影约约沾着凝固的血液,透过角落的漆黑,让一切都沾上了诡异的味道。
  陆探身上沾到了一滴油,他放下泡面桶,随意地脱下外套。到已入深秋,只穿一件毛衣还是挺冷。
  “……什么时候安一个空调吧。”
  陆探一边想着一边走向那偌大的衣柜,握在柜子把手上的手衬得更为白皙。
  柜子一拉,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对上了他。
  “晚上好。”陆探笑着打招呼,“没打扰到你休息吧,我来拿个衣服。”
  柜子里正蹲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身上穿着的白衬衫上沾满着血迹,连同那稚嫩的脸上也带着血。明明是矮小的样子,但藏在衣柜里的影子却是格外高大,陆探瞥了一眼,淡淡地把眼神收回。
  鬼哪有什么影子。
  小孩眼睛红红的,明明十分诡异的样子却让人看出几分委屈。
  “哥哥,你打键盘的声音好吵。”
  陆探拿到了自己的外套,分给小孩一个眼神,略微哄道:“乖,小孩子就要早点睡觉,睡着了就听不见了呢。”
  小孩:感情这还怪我????
  小男孩有些生气,两只猩红的眼睛里流出血泪来,他盯着陆探,看着这刚刚搬来的“新室友”,挑衅地拉住了外套的衣袖。
  陆探拉了下,没拉动。
  小男孩勾起唇角,这人今天竟然没有被他吓到,还一本正经地和他打招呼,看来得给他找点事,让他觉得自己不好惹。
  于是:“你知道我是鬼吗?”
  男人好看的眸子动了动,一直含着笑的嘴角向下沉了沉。虽然弧度不大,但他就是看到了。
  果然,还是怕的吧。
  小男孩得意地笑了,正打算一直盯着陆探让他知难而退,赶紧像上一个贪图便宜的老男人一样屁滚尿流地滚出去时,却发现陆探一直看着他的墨色眼瞳,逐渐变成红色。
  猩红、血液、戾气。
  小男孩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鬼气,呼吸变得沉重,多年都从未跳动过的心脏开始疯狂乱动,但他知道这是错觉,因为曾经装着心脏的地方早都空了。
  太、太可怕了!
  抓住衣服的手立刻松了下来,他连忙后退了一步,却被衣柜的门槛绊倒向前扑了过去。
  落入了衣服的怀抱。
  抬眼望去,比他高半个身子的男人眸色已经恢复正常。
  “啊,抱歉,”陆探摸了摸眼睛,“才发现这状况没多久,一生气就变成这样,吓到你了吧。”
  只见小男孩睁大眸子,他脸上的血被衣服沾走了大半,现在倒像是个小花猫。
  见刚刚的样子像是有点唬人,陆探沉默了一会,才接着道:“不过你在我都把衣服放进去了之后才后悔,这是你的问题,得有个解决方法。”
  小男孩:“……”
  陆探:“你把衣服给我洗了。”
  小男孩:“?”
  陆探把外套扔给了小男孩,也不管他瘦小的身子,让那外套把整个鬼给罩住。重新拿了一件大衣穿上。
  陆探心道之前只是说是一个凶宅,又没说有人“合租”。
  但转念一想,那上一个房主急于出手提出的白菜价,以及被折磨的痛苦样子,陆探还是决定原谅他,一边端着泡面盒一边上了楼。
  只留下小男孩拿着衣服在原地发呆。
  .
  翌日。
  当陆探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莫医生给自己发了近99+的消息。
  ——这个数目可能比他俩认识这么多年累计下来后说的话都多。
  “好的,没事,我有空就去找你。”
  回完消息,陆探侧头看向床头摆放着的照片。那是他和父母唯一的合照,照片上的他还是矮小的孩童,一家三口笑得灿烂。
  视线落在母亲温婉美丽的脸上,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尚躺在ICU的那苍白面容。
  “……等我,母亲。”陆探道,“我会找到救您的办法的,也会找到把我变成这幅样子的那个邪祟。”
  洗漱完之后,陆探提着公文包就离开了别墅,走之前还特地看了一眼昨晚被染脏的那件外套,衣领的地方还有着血迹。
  衣柜里哪里有小男孩的样子。
  陆探勾起唇角:“有趣。”
  唐卡刚刚给他打电话说接到了一个委托,委托人要求今天见面。
  只有见到的邪祟越多,他才有机会找到当年事件的主谋。于是陆探连逗弄的心情也没了,拿上门钥匙便离开了。
  ——门关上了。
  由于怨气都浪费在了上一个“舍友”身上,从而不得不依附再衣柜上的奥利,用他那没有实体的猩红眼睛盯着陆探离去的背影。
  不过是比我强大一些,还敢来命令我?
  “可恶,原来只是一个人类。”
  奥利泛着红色的眸子似是要穿透门板,追随着陆探出去一般。他昨天被那骇人的鬼气怔住了,一下子还没认真分辨出来,现在看看,那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昨天不知道拿了什么骗人的玩意,竟然还骗小孩!
  室内的空气更加稀薄,连温度都降了几度。
  “这间屋子,可是我的地盘!”
  小男孩隐去目光,屋子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那半开的柜门里躲着黝黑的空间。突然,一点猩红点在上面,却如同被吸收般瞬间消失。
  “哼哼,等你回来,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第2章 阴谋   你很火吗?
  唐卡把车开到陆探新家门口时,就被这里阴凉的气氛冻的浑身一抖。明明今天阳光明媚,从树叶缝隙中穿插过的阳光都不胜其数,但这栋别墅明显异于常态。
  “老大买的凶宅……可真是太凶了……”
  虽说他不懂得这些东西,但也算是亲身经历了些,似乎就会对这些邪气的东西有所感悟。想来他曾经不知从哪个鬼市买来了一件古董,差点把命搭进去。
  还好当时遇见了陆探。
  那年的陆探,才华横溢,意气风发,整个天师界都说这是一个好苗子,定能让陆家再上个台阶!
  但——
  陆叔叔的意外去世,不仅带走了妻子的魂魄,连小儿子的才华都吃干抹净。现在的陆家,最后竟全部还给了陆老爷子,由他主权,陆家长子陆绅协助。
  陆探也从此在天师界销声匿迹。
  只有他知道,自家老大依旧还在找“活”干,于是他喜闻乐见,便四处去找这邪门的东西带给自家老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