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豪门长媳又美又婊》【完结】──渣男收割机

时间:2021-05-03 14:13:07  作者:渣男收割机
 
  ☆、chapter1
 
  包厢绚丽的灯光下,肤白俊朗的张小少爷本就好看的五官被衬的格外深邃,他穿了一件看不出牌子的浅灰色T恤,雪白的小臂几乎可以看得到青紫色的血管,张闵对她招了招手,薄淡的唇带了一丝微弱的弧度:“你过来,给我开酒。”
  楚沅沅有些手足无措,她今天才第二天上班,侧边的老前辈们白眼都快白到天上去了,但还是不愿意得罪这一屋子的富二代,隐晦地用手肘捅了捅她小声提醒道:“张少叫你,还不快去。”
  她几乎同手同脚地挪到了张闵身边,一边挤出一个有些僵硬的讨好笑容,一边有些生疏地用酒起子开玻璃茶几上那瓶昂贵得不像话的红酒,因为太紧张竟一下没开起来。身侧的男人身子放松地往后靠在真皮沙发上,一双狭长的眼睛晦暗阴沉。
  包厢公主穿得都是统一的制服,裙摆很短堪堪包住臀部,随着楚沅沅往前倾的动作可以看到她雪白的大腿和一点点柔软的臀肉。年轻男人有些凉的手掌贴在她的腿根,说话的口吻还带了点笑意:“不要怕,慢慢来,今天你开多少,我就付多少。”
  包厢里响起了好一阵起哄的声音,作为一个新晋捞女楚沅沅的段位显然还没修炼到家,一张雪白的脸羞得通红。
  张闵对面那个有些富态的中年富商斜着被挤成一条缝的眼睛看了看张闵又看了看楚沅沅,抬手摩挲了一会下巴:“小张董事艳福不浅呀,沅沅是新来的,手都没被别人碰过的。”说着对她眨了眨眼:“对吧?沅沅。”
  她尴尬地嗯了一声,心里暗暗想着被年轻的小张少爷揩油总比坐在中年暴发户身边好,而且长得这么好看的小富二代可说不准到底谁占谁便宜。
  这样想着,脸上谄媚的笑容格外带了几分真心,软着身子蜷到了张闵怀里,男人有些疲倦地微抬起眼睫看了她一眼,通透的瞳孔映出她被涂的死白艳俗的脸。
  女人像是没骨头的蛇一样绞着他半边身子,娇滴滴地将高脚杯凑近他的唇,她嘴里都带着廉价的香气,红唇开合时凑得很近,湿热的吐息暧昧地扑在他的耳畔:“喝一点呀,小张董事~”尾音拉的很长,可仔细看她的谄媚皮囊下又带了些怕他拒绝的不安。
  张闵张开左臂搂住了她的肩膀,垂下头单薄的唇含住了杯沿,他的睫毛很长,只是没有弧度又不够浓密睁开眼睛的时候存在感并不太强,只有眼睑垂下来的时候从侧面看疏疏落落纤长又冷漠。
  “啊……”楚沅沅低叫了一声,包厢里本就人声繁杂,除了隔得很近的中年男人没有别人听见,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脸红的一塌糊涂双腿还不自然绞着的楚沅沅,又看了眼气定神闲但是右手手掌隐没在怀里女孩子裙摆里的张闵,很淡定的移开了视线。
  楚沅沅这一晚得到了相当多的一笔提成,还有张闵冷着脸塞她衣领里的一张银行卡,他微凉的手掌离开的时候还抽空捏了捏她的乳肉,也许是对这坨软肉还算得上满意,脸上才带了点温度,抬手拍了拍她的脸蛋儿:“明天给我的生活秘书打电话。”说罢从皮夹里抽了张名片给她。
  女人伸出两指接过,长长的睫毛轻轻开合眨了眨眼睛,红唇弯着:“好哦。”
  看着这一张薄薄的纸片,她甚至开始幻想出了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俗气戏码,但很快又摇摇头,贵公子对包厢女郎一见钟情再瞎的编剧也写不出来,不过捞点钱还是可以的。
  她室友田祯都有些看不下去她对着名片傻笑一脸智慧的模样,随手就抢了过去,抬腿就在她床上坐下,伸指在纸面上一弹:“张家弟弟呀?福源不浅啊。”
  “嗯……?”楚沅沅有些疑惑地歪着脑袋,像只八爪鱼一样巴在电脑椅上看她。田祯斜了她一眼:“贺雪晏的小叔子啊。”她的眼神越发充满智慧起来,整个人楞得仿佛马上能从嘴角垂下一串晶莹剔透的口水。
  田祯几乎想上手揍她,胸前郁了一团恶气不上不下地重重喘息了几声,最终还是好脾气地掏出手机给她看相册里那个穿着打歌服的少女,那是很多年的照片了,糊的不行,可那个少女依然鲜明美丽,田祯翻了个白眼两指将照片放大给她看贺雪晏的脸。
  那个人有一双浅棕的眼瞳,配上雪白的皮肤像个混血儿,因为年纪小还有些婴儿肥,漂亮得不行。是有些眼熟,楚沅沅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就……就挺……挺漂亮的。”
  田祯叹了口气:“你这脑子除了捞钱,能装点别的吗?初三那年不是你带我逃课跑到隔壁市偷看贺雪晏的吗?”时间太久远,而且楚沅沅无脑追过的偶像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个,爬墙爬得快,忘也都忘得差不多了。
  田祯没有多说什么,将名片还给她以后只说了一句:“张家不太平,没什么好人,不信你自己百度看看贺雪晏。”
  楚沅沅抿了抿唇,思绪复杂,扭过头就开了电脑,一输入贺雪晏这三个字紧跟着的词条就是:十大未解之谜!贺雪晏到底是失踪还是死了?!或者贺雪晏嫁入豪门多年音讯全无?
  她轻轻噬咬着下唇打开了相关的词条,上面写着贺雪晏2012年大一参与一档选秀节目,因为外貌突出业务能力也不错一直都是c位晋级,最终却止步于出道前一步,永远都没有真正踏足过娱乐圈,这么多年仍有这么高热度,相貌是其一,其二就是她销声匿迹得很彻底,彻底到有些诡异。
  13年初贺雪晏和张家长子同行,两人被拍到在车上起了争执,推搡间出了严重的车祸,昏迷不醒时她仍被张大少死死地护在怀里。
  再度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贺雪晏清减了许多,一张原有些婴儿肥的脸蛋都现出了清丽的轮廓,浅色的瞳冷冰冰地看着坐在轮椅里的张家大少,面对镜头也没有笑容冷着脸说因为突如其来的车祸即将退出选秀专心照顾未婚夫。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任何暴露在公众视野里的消息,楚沅沅看着照片里那个褪去少女青涩的女人,她穿得很随意素色的棉麻长裙披了一件卡其色的羊毛披肩,发丝也松松垮垮地扎了个低马尾,可就是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清艳感,人群中第一眼就能看到。
  她抬头看了眼化妆镜里的自己,素颜的时候皮肤有些暗沉,虽长得还算得上漂亮,和贺雪晏这样的大美人却是不堪比较。
  又垂下视线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名片,撇了撇嘴无所谓地想:搞点钱也好,总比年纪轻轻就跟那些油面秃头啤酒肚大叔搂一块得好。愉快地搞钱和忍着恶心搞钱还是搞帅哥的钱比较轻松愉悦,更别提张小帅哥还是个黄金单身汉,总算没给她本就不富裕的脆弱三观再压上一副当小三的道德框架。
  所以她第二天一大早就没心没肺地给张小少爷秘书打了电话,那人还没醒,嗓音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记下了她的身份名字以及和张闵认识的场合沉默了一瞬才约她十点钟小区门口咖啡厅见。
  和楚沅沅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那人并没有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什么约法三千章的情人合同这等大狗血道具,来人穿了一套藏青色的商务套装,发丝挽得一丝不苟,一坐下就推了两串钥匙过来,一串车钥匙,另一串说不上来但应该是房门钥匙。
  楚沅沅抿了口咖啡,抬眸看了秘书小姐一眼:“您这是什么意思?”
  陈秘书推了推眼镜:“是张董事让我给您的。”她淡色的唇抿成一条脆弱的直线:“他很喜欢您。”
  楚沅沅拿起了那串车钥匙,手指勾着金属圆环把钥匙悬挂在眼前故作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小张董事是要包我吗?总要划几个注意事项给我吧,还有时间也要定一定,他要是玩腻了,光靠这点东西可养活不了我后半辈子。”
  秘书小姐看着她,一双眼睛在冰冷的玻璃镜片后面看不出情绪,她轻轻摇了摇头:“对您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您能辞职,其他的没什么约束,张董事是想追求您,没有别的意思。”陈秘书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来:“我们小张少爷很纯情的,搞不来包养那一套。”
 
  ☆、chapter2
 
  楚沅沅难得生出了几分不实的荒谬感,看着钥匙又看了看对面的陈秘书,可人家面色如常还能淡定的喝咖啡,眼睫垂着就连余光都没再赏她一个。
  托陈秘书的福,她加上小张少爷的微信,那边隔了一个多小时才通过验证,看着张闵黑沉沉什么都看不出来的头像,还没组织好语言发一串讨好的问候那边就转了一笔钱过来,好几个零,银行卡支付单笔限额五万,他一共转了四次,整整二十万。
  楚沅沅虽然一心捞钱,但这个操作实在看不懂,都要给他跪了,哆哆嗦嗦地发了个问号过去,小张少爷没有马上就回,停了几分钟才发了句语音过来:“给你的。”
  现实中他的声音有些冷,清脆地落下来磕在地上像坚冰一样碎开,隔着手机去听却添上了一股软黏的温柔感。
  “您给的太多了,我不敢要。”她捧着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打,看着那几笔好几个零的转账心痛得不行,犹犹豫豫地点了退回。
  刚点到第三个那边打语音过来了,他的声音有些疲乏:“我不让你上班,自然是要养你的,有的捞还不趁我还喜欢你多捞点。”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哦,手指一点把剩下的钱都领了,那边传来一声轻笑:“乖一点,知道了吗?”
  能做有钱又有金鸟笼的金丝雀楚沅沅求之不得,张小少爷年轻又长得好,出手还阔绰,虽然纯情这个形容词水分大的可以,但她还是过得很惬意的,就连田祯来看过房子以后都发出了仇富的啧啧声,一边转一边啧啧啧:“好腐败,怪不得你要钓富二代,太快乐了。”楚沅沅倒了杯苏打水给她:“得了,喝口水再喷吧。”
  她和田祯合算着盘个店铺做点生意,小田家里条件不错,大学城附近租个百八十平的铺面楼上楼下打通开个烤肉店,生意肯定不错。房租装修人工怎么也要一两百万,田祯叹了口气:“我顶多只能凑三十五万,就算把我那些包包首饰都抵押了砸锅卖铁最多最多五十万,不能更多了。”
  楚沅沅掰着手指算自己手里的钱,那次二十万虽然退回十万但是第二天张大少爷又大手一挥转了二十万回来,拢共有三十万整,卡里有五万,房子车子现在都不在她名下,她也凑不出更多了。
  她有些丧气地垂了脑袋,嘴角往下耷拉着,田祯坐到她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抚道:“算了,我们开奶茶店好不好?投资小一点,大学城奶茶店生意也很好的。”女孩子柔软的手掌抚在她的背上,怀里也是香香软软的。
  田祯和她几乎从小玩到大,两家人就隔了两条街道,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手牵手走过了十几年岁月,她垂下头来的时候一缕温凉的发丝划过楚沅沅的颈侧,有些痒,楚沅沅缩了缩脖子,女孩子的神情怔了一瞬,双手按住她的肩膀推开了一臂的距离,她的声音很轻地落了下来,像是喟叹:“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楚沅沅也愣住了,而后伸手搭在她的手背上,唇角带了点笑:“是啊,有些奢靡的高档公寓,说得上牌子的小轿车,六七个零的存款,我也在想年轻真好,居然这么值钱。”
  她的目光转回去,正对着田祯:“我很开心,守着这些东西我才有种原来我还活着的实感,以前的我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的脚该往哪儿落。”
  田祯的唇瓣颤了颤像是想说些什么,话语涌到了唇边又咽了回去,她闭了闭眼睛:“这样也好。”
  张小公子实在称得上国民好金主,如果这玩意儿也能评等级,楚沅沅非要给他送面锦旗,好一个慷慨解囊又不辣手摧花的金丝雀十佳玩家。
  除了那天在包厢里被又摸又捏以后,他们家金主一次都没来过,每天跟着小田胡吃海塞到处看店面的小楚突然想起了这一茬,心底还有点危机感,毕竟刚从金主这捞的钱基本都从她的户头转到了房东户头,她趴在床上给金主发消息:“亲爱的,你下班了吗?”那头半天没回复,她又加了一个小女孩疯狂比心的表情包。
  那边终于显示正在输入中了,不到半分钟又是一笔转账,楚沅沅看了一眼没有马上点确认,又继续给他发:“亲爱的,干嘛总给人家打钱?你都不来看我,把我一个人扔家里好无聊。”张闵回了她三个点,过了好几分钟才又发了一句过来:“乖一点,还没下班,晚上来给你送夜宵。”
  楚沅沅眼眸一转,把手机一扔翻箱倒柜找起了当时刚搬进来买的情趣睡衣和黑色吊腿渔网袜,她躺在床上,酒红色的薄纱睡裙被拉的很高,两条被包裹在渔网袜里的腿微微弯曲着并在一起。
  她扭扭捏捏地拍了好几张,抿着唇选了一张不太露骨但意思还不错的发了过去,还略有些忐忑地问了一句:“喜欢吗?”那边隔了几分钟回了一条十几秒的语音。
  是个好听的女声,清凌凌的嗓音像玉鸣一般:“喜欢,你的腿好白,下次也穿给我看看好吗?”
  楚沅沅吓傻了,手机都砸脸上了,鼻子被砸的生疼,等她再捡起手机想再听一次的时候那边已经撤回了,重新回了一个微信自带的微笑过来,看着那眼黑向下,三分讥讽七分漫不经心的微笑表情,她心里只想骂娘。
  生怕会发生正室手撕小三的血腥戏码,楚沅沅颤抖着点了删除好友,满脑子想着跑路,好在还没失身就捞了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张闵如果是有女朋友还包小三的死渣男,打死她也不给他退钱,赚大发了,只要别被正牌女友按着扯头发就万事大吉。
  好半天后张大少重新发了好友验证,验证消息只有三个硕大的问号,楚沅沅咬了咬牙,问号你麻痹,死渣男,但还是从善如流地给他发消息:“你好坏,你有女朋友怎么不跟我说,人家好害怕。”张闵又回了她三个点,后面跟了一句:“通过好友,不然迷晕以后把你卖到柬埔寨。”
  她撇了撇嘴,点了通过好友验证,那边还没吭声,马上发了一长串语音:“我好害怕哦,那个女人是张董事女朋友吗?好凶哦,我怕她打我,又好怕她为难你,她有没有无理取闹让你不好做?没关系的,你都推到我头上就好了,反正我确实做了第三者,嘤嘤嘤。”
  那边正在输入中了大半天啥也没发过来,停了十几分钟张闵也给她发了个微笑表情,看着那个嘲讽的围笑楚沅沅渐渐起了杀心,手指按着键盘都按出了刀光剑影般的狠厉:“嘤嘤嘤。”
  他这才回了条语音过来,是正常男人的声音,楚沅沅松了口气:“别想太多,是我嫂子,她问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约你去家里吃饭。”
  女朋友,哪门子的女朋友?您女朋友在哪里?什么,您指的是我吗?我难道不是收钱提供.身.体.服.务的女朋友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