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综漫同人)[主咒回]星》【综漫】──果灯阿珀

时间:2021-05-03 14:12:27  作者:果灯阿珀

 

 
  ☆、第 1 章
 
  “张(Tsua),我走了,女儿还在等我回去~”
  喝得醉醺醺的同期伸出手,拍向男人肩膀。
  倚在电线杆上的男人绷紧了身体,和挥苍蝇似的,抬手打开了这手。
  “是张(Zhang)。你小子,毕业多少年,还故意把我的名字念得和‘草’一样!”
  他的嘴巴一张一合,说得很慢,舌头迟钝地搅和在口腔里,都是酒精的影响
  “哈哈哈,我就喜欢草!”同期抱着公文包,脚步跌跌撞撞,往远处走去,边走边大喊道:“草草草——”
  这声音震动耳膜,伴随着往事在脑袋里回荡。醉意上涌,张安泰身体一歪,“哇”的一下,却什么都没吐出来,倒是反射性地吞了下去,自己都觉得恶心。
  吃了什么来着,先点了毛豆,聊饿了后吃了炸鸡,来了鳐鱼鳍,之后想吃甜的,又尝了海胆。
  这些食物和酒一起在胃里打架,没一种肯让另一种先逃离。
  一步步迈开在街头,知道自己要回去,回到住着的地方,堆满了杂物的房间,倒在床上睡到天亮,但越是靠近那里,就越觉得自己在远离,好像永远都无法到达。
  风吹走了蒲公英,白花拿在手中,庄严的仪式,前排的抽泣声,自己没能流出的眼泪,已经……
  所以就算酒量再糟,他也喝上了一整瓶,像是代替死去的前辈悉数喝下。
  不断目睹他人死去,什么都没法做到,这样的工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真的,真的,真的很不甘心!
  身体一软,张安泰跪倒在天桥上,大脑一片混沌,就这样倒了下去——
  “……喂喂,没事吗?在这种睡着会着凉哦,这附近的巡逻警员……”
  时近时远的声音在耳旁回荡,像是初夏的晚风,沁人心脾。
  倒在地上的男人发出抗拒的嘟囔声,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哭腔。
  “警员,不行……”
  “不行?为什么?”眼前的人揉了揉头发,沉默了一瞬:“啊啊,没办法。”
  身体陡然一震,张安泰乘风而起,又从空中重重摔落,陷进了大地中——
  心脏猛地被揪紧。
  张安泰坐起身,深吸了口气,随即头痛袭来,脑袋里像是有座撞钟,哐当作响。
  他抬起手,掌心重重地按在太阳穴的位置,拧着眉头,口干舌燥。
  模糊的视线逐渐恢复,一扭过头,就对上了一个女人的目光——
  金发碧眼的女性,身上布料的遮挡面积不超过五分之一,充满魅力的笑容,脸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电影里看到过。
  张安泰的眉头未松,努力抬起沉重的脖颈,打量着周围,驱动着手脚下了床,扯过放在旁边的衣服。
  他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全身光溜溜的,没穿衣服。但他有裸睡的习惯,大概率是自己脱的。
  有些年轻人会混淆宿醉与床战的感觉,他已过了那种年纪。
  张安泰谨慎地套上衣服,确认钱包和手册都在,没少东西。紧接着,他起身确认这里的情况。
  一间普通的公寓,一室两厅加阳台,昨晚片段隐约在脑海中回荡。
  他喝醉了,被谁捡回了自己家。
  拉开冰箱,里面堆得半满,放了一排矿泉水。张安泰拿出一瓶,拧开盖子,仰头咕咚喝下。
  冰凉灌溉了身体,他的余光瞥见一旁餐桌。
  保温罩下是日式早餐,米饭,味增汤,小菜和鱼肉,看上去简单,对张安泰来说已很丰盛。
  碗边压着张字条,上面写着:警察先生,感谢您平日的付出。宿醉可以喝蜂蜜水。
  嘴角抽动了一下,张安泰用力抿起嘴唇,又扯了扯嘴角,从鼻中发出一丝哼笑。
  “什么,我可不相信是纯粹好心。”他抬手拍了拍脑门,犹豫了一下,拉开椅子坐了下去。
  就算有毒,只要能在死前吃饱,也没什么大不了。
  菜还是热的,可见做饭的人离开不久。难得喝酒,没想到会睡得这么死。
  淡口的汤汁配着米饭吞进肚子,柔软的鱼肉入口即化。放下碗筷,正为这美味感叹时,电话声打断了心中的宁静。
  碗筷放进水池里,张安泰按下接听键,歪头夹着电话,打开了水龙头。
  “安泰前辈,你在做什么!”那头传来后辈的质问声。
  张安泰看了看手里的东西:“在洗碗。”
  “哈?!”
  “一大早的小点儿声啊,今天不是我值班。”
  “……”听筒中一阵沉默,接着是无奈的声音:“今天有警视厅会议。”
  张安泰:“……”
  “忘了,我就知道。刚才我碰到黑田管理官,他问我——”
  “马上来。”
  张安泰放下电话,匆匆拧上水龙头,将碗筷一股脑放进沥水架上,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外套。
  他走到门廊上,脚步一顿,又大步转身进房间,拿起餐桌上的笔,同时翻过留言纸,字体龙飞凤舞:Thx!
  他出了公寓楼,在街道上奔跑着,冲进了一家便利店,拿了信封信纸和笔。
  柜台前都是人,张安泰直接走到最前,出示了警察手册,放下一张让对方不用找了,冲出店门,在门口叫了辆出租。
  “去东京警视厅,麻烦快些。”
  “没问题!”
  见这位警官头发还乱糟糟的,外套都没来得及穿上,司机想一定是有紧急案件。
  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在市区道路上狂奔。
  张安泰将信纸放到膝盖上,整个人随着车子拐弯轻轻歪向一边,笔尖依旧平稳划过纸面。
  车子开到楼下时,“辞职信”几字正好写完。张安泰下了车,边走边将信纸放进信封,走进大楼。
  会议厅的后门有条缝,张安泰弯下身体,慢慢推门,钻了进去。黑田兵卫低沉的声音在会议厅中回荡,听众都是屏气凝神,这氛围实在膈得慌。
  后辈特意坐在靠后位置,注意到后门的情况扭过头来,见他才来,五官挤在一起,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张安泰迅速坐到他身边。屁股刚沾到椅子,前方就传来“散会”二字。
作者有话要说:  张安泰,设定是混血,有挂,后面会展开
CP是虎杖悠仁
 
  ☆、第 2 章
 
  “散会——!”
  所有人一下站起,站得笔直,张安泰的身体还迟钝着,一脚踢到桌边,呲牙咧嘴。
  坐在最前一排的几人从前门走,同僚们从后门鱼贯而出。严苛的等级制,让张安泰窒息的原因之一。
  “前辈,你这是宿醉了?”正襟危坐的后辈凑过来,就往他身上嗅:“衣服怎么……”
  “张,你的头发翘起来了哦。”另一个同期走来,朝他笑道。
  “位置谢了。”张安泰没直接回应两人的话,对后辈摆了摆手,边拨弄着头发,边对围上来的几人道:“待会儿再说。”
  他匆匆走出前门,瞥见前方正和几人聊天的高大身影,张安泰大步走去,那人像是感应到了他的到来,侧头看来。
  “安泰,你这是刚值完夜班?”这人身旁,熟悉的上峰对他笑道。
  张安泰做出笑脸,要插科打诨,他要找的人就在这时开口了。
  “张。”黑田兵卫说着,看了眼电梯。
  张安泰后进电梯,负责按楼层,一路无话。到两人进了黑田的办公室,张安泰在心里已叹了好几口气,
  他踏进管理官的办公室次数屈指可数,每一次都没什么好消息。
  黑田兵卫坐到椅上:“最近,怎么样。”
  “多谢关心。”张安泰规矩答道:“很好。”
  很好?黑田看着他乱糟糟的头发和看上去穿了不止一天的衣服,不知又睡在谁家了,他可没教过他怎么当个浪子。
  黑田接着开口:“安泰——”
  “黑田管理官,请您先听我说。”心想也是最后一次了,张安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黑田兵卫的话,抽出放在外套下的手,“啪”的一下,将信封放在了桌上。
  信封白面朝上。
  张安泰面不改色,翻过信封,让写了字的那面对着黑田,平贴着桌面往前一递。
  黑田沉默着,左眼移动到信封上,开口道:“多少年了?”
  他的声音中毫无动摇,张安泰听不准是什么意思,答道:“到今年正好八年。”
  “哼。”黑田兵卫的目光落到了张安泰身上,一动不动:“十年都不到,你就想做逃兵了。”
  “我一直想。要不是母亲和您认识,我也不会做这份工作。”
  张安泰毫无负担地笑了。
  “说真的,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能救到谁,最近愈发觉得一己之力什么都做不到。我快被这个组织吞没了,真没法坐到您这个位置。”
  “我的位置?野心依旧不小。”黑田粗声道:“你本来就是不用管的类型,我一直放任,倒也长得这么大了。”
  张安泰没被他的话影响,继续说道:
  “这个年纪转行做其他也不晚。收下吧,黑田先生,本来是要最先给我的直属上级,您是我的监护人,必须让您先知道才是。”
  这小子的身上有一股酒味,显然是因为伊达的葬礼。
  年轻人一直在死去,他的同僚们,他自己也曾是年轻人,知道这样下去确实不行。很可惜,在事情变成让人惋惜的情况下,必须行动。
  黑田拿过辞职信:“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什么?”张安泰想不出是什么,见黑田将手伸到上衣内袋里。
  难不成要给他一枪?倒也不错。
  令人失望的是,黑田拿出来了一张薄薄的纸片,放到桌上。
  这种情况,张安泰遇到过很多次,他知道这是什么,瞥见上面的人像,他没有看去。
  “黑田先生,我要辞职。”张安泰重复了一遍。
  “张安泰,我允许你从刑事部辞职,今天开始你回到公安课。”黑田说着起身走到碎纸机前,将辞职信放了进去,示意他拿起桌上的照片:“公安四课新成立了一个小组,针对三年前东京事件,进行调查。”
  公安四课,负责资料搜集,没什么危险,也是离开一线的后勤工作。
  但涉及到三年前,性质就发生了改变。
  三年前,二零一八年,涉谷被封锁时,张安泰在国会议事堂。
  作为秘密机动搜查队的一员,他和机动救助队的成员一起,负责保护要员撤离。
  时过三年,那个月发生的事,他永远不会忘记。
  “什么情况?”张安泰问:“还在调查?我看过之前的报告,来龙去脉都说得挺清楚了。”
  “出现了新的情报。”黑田兵卫平静道:“这几年的调查,屡屡遇到阻碍。那次之后咒术界也经历了权力更迭,和我们之间存在分歧的事倒是没变。”
  张安泰:“那件事的源头是他们,自然会对我们隐瞒信息。但这个新情报……”
  黑田兵卫保持了沉默,也就是说情报来源能够信任。
  张安泰拿起了桌上的照片。
  标准的证件照,也不知怎么搞来的。
  一个穿着卫衣的青年,一头属于新宿街头的粉发。年龄约二十上下,正值青春。
  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了五岁的是两道疤痕:一道长疤斜划过眉间,一道短疤落在嘴角。
  在张安泰问出口前,黑田兵卫先道:“虎杖悠仁,你新的恋人(Lover)。”
  行内会用恋人指代“监视对象”,张安泰看向照片背面,空白一片。
  张安泰:“他和三年前什么关系?”
  黑田兵卫:“140。”
  张安泰微微瞪大了眼睛。
  140,指的是在涉谷发生的,在宇田川街和井之头街的交界处为中心,发生的半径140米的消失事件。
  这是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还原的现场,据说当时位于这范围内的人同雪花般消散在空中,宛若被投下上一次战争时的武器,人们蒸发在眼前。
  咒术界将其推给传说中的存在,这边的政府始终不予直面,甚至没在内参上提到,只有口头相传。民众无法得知真相,只好接纳,小部分试图追查者,也没能形成撼动之力。
  张安泰:“我记得那边说宿傩被处刑了。”
  黑田卫兵:“最新的情报,他还活着,在虎杖悠仁的身体里。”
  张安泰重新看向这照片,青年的面庞染上一层阴郁色彩。
  “安泰。”黑田兵卫叫出他的名字,口齿清晰,字正腔圆:“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你去。”
  张安泰知道,知道得清清楚楚。因为他的祖辈属于东方的咒术师家族,而他也是唯一一个在三年前存活下来的搜查队成员。
  如果说犯下残忍罪行的宿傩还活着,在照片上名为虎杖悠仁的青年的身体中,而咒术界还在包庇他——
  他们作为守护大多数民众的存在,必须打破不必要的情况下互不干涉的规则。黑田兵卫这是给了他生杀予夺的权力。
  “啊,突然塞来一个恋人,还真是麻烦。”张安泰揉了揉头发,将照片放进口袋里,随意地鞠了个躬:“那就先告辞了。”
  
 
  ☆、第 3 章
 
  
  调离部门的事非常突然,况且从搜一去到四课,人人都觉得张安泰是要去坐冷板凳。
  他自己无所谓,后辈却愤愤不平。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