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送你一个保温杯[娱乐圈]》【 年下 】──六梨

时间:2021-05-03 14:11:56  作者:六梨
 
  
  录制进行到第十个小时,坐在“金字塔”上的八十多位练习生里已经有一小半打起了瞌睡。
  考卿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又坐回他的塑料小板凳,拿起手机准备发表评论。
  舞台上的练习生正闭目深情地演唱一首歌,他头上的大屏幕里不止有他表演的影像,上面还飘过很多实时的弹幕。
  一大批弹幕都是千篇一律的“好听”“感动”“真棒”“帅”。
  考卿手指如飞,迅速敲字:“高音部分气息不稳没顶上去,低音部分rhythm没跟上,中音部分有一句‘你可知道这颗心为谁而动’失误最明显,‘道’和‘而’pitch都不对。除了中高低音都不ok,其他还行。建议先学好乐理再来参加比赛。”
  点击发送后,考卿就没有再关注上方大屏幕,转而专心观看表演。
  由于他太过专心,所以没有注意到周围一群练习生嗡嗡的议论声。
  “快看快看,又出现了!”
  “指点江山的大佬又刷屏了。”
  “哪个傻逼?”
  “希望我上去表演的时候不要有这种SB弹幕刷出来啊,太可怕了。”
  这档选秀综艺名叫《星动之约》,是由一家新建立的视频网站爱嘉TV独家制作和播出的。爱嘉TV名声不大,但爱芷直播却是直播届的大户。它们同属嘉芷娱乐公司,因而在节目录制过程中也少不了爱芷直播的参与。
  就比如现在的初舞台评级,台下的练习生们虽然被没收了自己的手机,但是也被节目组发放了专门的手机,方便给现场演出的选手发弹幕和打分。
  经过一系列选拔脱颖而出的这88位练习生,需要逐个或按团上台表演,并按导师要求进行个人的vocal或dance的加试。评分由其他练习生们和导师共同完成,导师的权重更大,取平均值。
  评分有1-10分可选,选手的最终得分由高到低排名,前10名是1班,11-30名是2班,31-60是3班,61-88是4班。
  考卿给台上这位pitch不太行的选手打了6分。
  他全程都很认真,精力十足地观看演出,几乎不跟旁边的人交流。别人似乎也忌惮他这副拽了吧唧的表情,没敢找他搭话。
  工作人员来叫人准备去候场了,是和考卿隔了一个座的人。那人走后,考卿身边那个一直话很多的圆脸男生失去了朋友,感到十分孤独,便打起了考卿的主意。
  他看了眼考卿腰上的贴纸,凑过头来问:“你好,你叫考卿是吗?我叫莫hong hong ,来自胡建。你是个人练习生呀?”
  考卿看了眼对方的腰牌:莫逢风。
  父母给他起这个名字,也真是太难为孩子了。
  考卿点头:“是的,你好。”
  莫逢风趁势搭话,持续输出:“我也是个人来参赛的,连个伴儿也没有。好羡慕他们一个公司的人,能有个说话的人,还能一起训练。刚才下去的那个崔子墨,他其实已经出道了,听说他们的队长毕哥可好了,我听他说了半天,有机会我一定要去他们那一组。”
  考卿点头:“嗯。”
  莫逢风丝毫不被考卿冷淡的表情影响,单方面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伴儿,继续说:“啊对了,你看到大屏幕的弹幕了吗?不知道是谁每次都发这么长一段话,太搞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他还没哈哈完,就听见考卿扭头看向自己,表情有一点点僵硬。
  莫逢风心想,不愧是大帅哥,这么微妙的表情看起来也能这么帅。
  然后他听到大帅哥说:“是我发的。”
  莫逢风轻咳了一声,表示弹幕所言非常有见解,值得深思。
  接着,两人陷入了沉默。
  不光是他们两人,周围一圈人都陷入了沉默。
  沉默中,考卿听到了塑料板凳腿摩擦地面的声音。
  莫逢风悄悄把板凳搬得远了一点。
  考卿转头看过去时,莫逢风还没有落臀。
  气氛登时有亿点点尴尬。莫逢风心一横,坐了下来,笑着说:“考哥,等会儿我上台的时候给我留点情面呗?”
  考卿:“看你实力。”
  沉默中,考卿又听到了板凳腿和地面吱吱扭扭的摩擦声。
  好在下一组选手已经登场了,考卿的注意力被舞台吸引,莫逢风在一旁悄悄舒了一口气。
  这一组选手边唱边跳,动作整齐有力,歌也没跑调,C位还来了两个后空翻,激起台下一阵热烈的欢呼。
  “好炸!”
  “bigger牛逼!”
  “帅翻了!”
  “这是直接出道的水平吧?”
  “人家本来就是出过道的好伐?”
  导师又cue了几个人加试,选手们或唱或跳,单独看起来却没有刚才在团队里那么耀眼。
  在周围热烈的讨论声中,考卿仔细看了眼台上选手的腰牌。
  之前莫逢风提到的崔子墨表现一般,但C位毕世确实不错,跳到最激烈时声音也不抖,非常稳。
  考卿发弹幕:毕世还不错,其他人有点拉胯。
  接着,他又详细论述了自己如此论断的原因。
  评分时,考卿给崔子墨打了6分,给毕世打了8分。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轮到考卿上场了。
  他上场时,引发了一阵不小的惊呼。
  “他好帅,好上镜啊。”
  “这张脸就是标准的偶像脸吧?”
  “他腿为什么这么长?脸却可以这么小?”
  “颜值担当,预定了。”
  考卿确实有一副极其出色的相貌。
  他今年20岁,就读于英国某G5名校,学分已经修完,明年交完论文就可以等着拿毕业证了。考卿不喜欢金融专业,他喜欢唱歌,但家里不同意。
  说是家里,其实只有大他十岁的那个老顽固哥哥反对,爸妈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他憋着一口气上完了课,却不想再去投行找实习,有空就去酒吧驻唱打工,即使他哥自作主张切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他也能靠勤俭节约和打工养活自己。更何况,他唱得好,总能收到不少小费。
  这次暑假回国参加选秀节目,就是他跟他哥对抗许久才争取到的机会。
  考卿以为这个老顽固终于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了,没想到姜还是老的辣。仗着考卿对国内娱乐行业不熟悉,他哥给他报完了名,他才知道自己参加的不是歌唱比赛,而是偶像选秀,光会唱歌是出不了头的。
  考卿本来想退赛另行报名,他哥直接把合同扔他脸上:“无故退赛违约金三百万,付得起你就退。”
  “哪有这种规定?”
  “我定的,有意见?”
  老顽固是嘉芷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的CEO。
  考卿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考卿心里明白了,老顽固这是阻挠不成便以退为进,已经从一块单纯朴实的顽石进化成了一只狡猾可恶的老狐狸。
  他唱歌是好,但不会跳舞,也不会表演。来这种爱豆选秀节目大概率是逃不脱一二轮游的命运。到时候那老狐狸就能端起一张闷骚脸,居高临下地批评他:“给过你机会了,你做不好这一行的,赶紧回去学商科才是正道。”
  但是考卿不甘心,他非要证明自己可以。
  经过了三天的魔鬼集训,他认为自己已经可以成功驯服四肢了。
  舞台的灯光打在他脸上,他的胸腔中涌动起一种难言的热情和激动。
  四位导师翻了眼他的简历,寒暄几句,就让他开始表演。
  考卿准备的是一首英文抒情歌,低沉而温柔,他的音色和这首歌非常贴合。歌曲讲述的是一个人垂暮之年回首往事,为自己没有勇敢追逐梦想而感到后悔遗憾的故事。
  一曲唱完,他看见台上的好几位练习生在偷偷抹眼泪。
  导师席上也有人哭了,是一个叫阿童的导师,国内著名的流行歌手,曾经连续三年打破专辑销量记录。
  阿童喜爱的神情挡也挡不住,他连连夸赞考卿,称考卿是本场最佳vocal,有几乎完美的声音。
  其他几位导师也不停地点头赞许,其中一位金牌制作人周语还笑着补充:“颜值也非常能打,以后会很受欢迎。”
  导师们慈爱地看着这根好苗子,有心让他多展示一些东西。阿童主动cue他:“你会跳舞吗?我们看简历上你写的是‘跳得不好,如果导师想看,也可以来一段。’”
  周语笑着说:“肯定是谦虚啦。那么考卿,我们确实很想看,可以为我们表演一段吗?”
  考卿自信地点头。
  音乐响起,灯光变换,考卿把手心的汗往裤子上抹了抹,努力回忆着这三天的魔鬼训练。
  他自以为拍子卡得都对,动作也没漏,甚至还注意了自己的表情管理。他确信自己这次舞台表演绝没有平时练习时那么面目狰狞。
  由于时间太短,他也没有舞蹈基本功,老师给他编了个很简单的舞,但同时也告诉他:别小看动作简单,做到位了一样能出彩,关键是要解放天性。
  练习时,舞蹈老师总说他动作不到位放不开,过于羞涩,太收着自己。
  可是在三天的练习过程中,他始终没能达到老师的要求。
  这一回,真正站在了舞台上,他要全力以赴,他要放开!
  该扭胯就扭,该抖肩就抖,该撅臀就撅,要撅得义无反顾,撅得气势全开,撅得大气磅礴!
  考卿沉浸在音乐中,这是他头一次这么忘我地去舞动自己的身体。
  他心想,原来这种感觉就是跳舞啊!原来这就是解放天性啊!
  在随着节拍而舞动时,他感到心潮澎湃,他感到身体和精神的自由,他感受到了人类身体与自然与音乐的契合,他甚至回忆起了大一时选修的一门美学课,课上老师提到了一种马克思主义美学观点:“美作为自由的形式,是合规律和合目的性的统一,是外在的自然的人化或人化的自然。”
  授课老师当时将李泽厚的《人类学历史本体论》布置为课后阅读材料,考卿仔细阅读,未能读懂,甚至还挂了科,两次。这是要记一辈子的事情。
  而今天,在这短短几分钟全情投入的舞蹈中,他悟了。
  舞蹈,不愧是伟大的第六艺术!
  然而,四位导师的表情却越来越微妙。
  正处在大彻大悟状态中的考卿不知道的是,此时他头顶的大屏幕上,弹幕已经密集到遮住了他的脸。
  若要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满屏的汉字总结出来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意思还可以有很多别样的表达,比如:
  “忧郁王子一秒变身癫痫病患,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帅哥求你不要再动用你的四肢了,给我站好!站好!”
  “有没有人觉得刚才有个扭屁股的动作特别像蜡笔小新的‘大象大象~’”
  “卧槽还真是,我真怕他下一句就喊‘美伢你回来了!’”
  “感谢这位勇士,我又对自己的舞蹈充满了自信。”
  导师们也看到了大屏幕上的弹幕,但他们经过专业的训练,无论选手再搞笑,他们也不可以笑。
  阿童老师颤抖着在桌下绞紧自己的双手,尽力平和地说:“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周语捂着嘴,一副牙疼到抓耳挠腮的表情:“那么,请大家赶快给这位选手打个分吧。”
  旁边的Sarah老师适时问道:“节目组说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是不是该暂停,先休息一下?”
  其他老师一致同意。
  考卿潇洒而自信地冲各位老师学员点头示意,便下台了。
  他不知道的是,休息时间二十分钟,四位导师在休息间狂笑了二十分钟。
作者有话要说:  考卿眼中的自己:舞王风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
  别人眼中的考卿:蜡笔小新扭屁屁~
  ————————————————
  “美作为自由的形式,是合规律和合目的性的统一,是外在的自然的人化或人化的自然。”摘选自李泽厚《人类学历史本体论(中卷)》附录部分《八十年代主体性哲学论纲(1980-1989)》 人民文学出版社
  
 
  ☆、公开处刑
 
  休息结束后,又录制了三四个小时,在场的练习生终于全部完成了初舞台表演。
  打分是由选手和导师分别在专用的手机上进行的,成绩统计得也很快。
  评分结果出来后,毕世不负众望地进了1班,莫逢风在2班,考卿和崔子墨则在3班。
  刚完成舞蹈表演后,考卿还对自己的表现有一些错误的认知。但回到座位上后,他仔细那么一琢磨,才发现练习生们和导师们的表情一点不像是被惊艳到。不过,评级为3班确实远远低于他的预计。他有些不解。
  莫逢风难掩激动的心情,坐在位子上当场落泪。
  考卿给他递了包面巾纸,莫逢风接过纸,感动地一把搂住了考卿,趴在他肩头干嚎了几声。
  考卿浑身一僵。他轻轻挣开莫逢风,又悄悄把自己的塑料凳子挪远了点,问:“录制结束了吧?我们可以走了吗?”
  莫逢风擦着眼泪,没注意到他的这些小动作,“我记得流程单上说最后还有个规则宣读,再等一下吧。”
  考卿坐在“金字塔”下端靠近舞台的位置,安静地等待着。台旁的工作人员们正在做收尾工作,忙作一团。有一个小姑娘来借用手机,离得最近的考卿顺手就把手机给了她。
  果然,不一会儿,演播厅里的大喇叭中就传出了导演组的声音。
  导演称,为了帮助练习生们更清楚地看到自己表演的优缺点,提高本次选拔的公开透明度,选手可以在手机上查看自己和其他人的录像回放。
  说着,舞台上方的大屏幕连接了投屏,导演在演示这款选手测试版“爱芷直播”APP的使用方法。
  “这款APP是测试版,账号是我们已经帮大家注册好的。大家现在也可以拿出自己的手机照做,先点开‘我的-回放-初舞台’,第一条默认是选手自己,也可以下拉选择别人的名字,让我们来点击播放。”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