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与渣受分手后我成了万人迷》【都市情缘】──陈赠

时间:2021-05-03 14:10:42  作者:陈赠

 

 
 
  ☆、第 1 章
 
  明晃晃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玻璃照进来,陈回猛地把窗帘拉开又猛地拉回去,他去卫生间洗漱一遍,收拾好后又把早饭做出来,弄来弄去一个小时都过去了。
  他看着钟表指向九点钟了。于是走进卧室,顾书迢还在睡着,他睡相总是不好,不知有多少个夜里都把陈回踹到了床下去。
  他摇了摇顾书迢的肩膀,轻声叫着:“书迢,该醒啦。”“书迢,书迢,快起来吃饭了。”
  顾书迢眉头紧皱,怎么也不肯睁眼,把摇着自己肩膀的手拍了下去,转了个身又裹着被子接着睡。
  陈回无奈地笑着说:“书迢,明天就是邵星、齐重云他们两个的婚礼了,他们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乖,快起来,一会出发了。”
  顾书迢不耐烦地说:“是你最好的朋友,又不是我朋友。从小到大,你那些朋友可一直看我不顺眼吧,你自己去,我才不去。”
  陈回揉了揉顾书迢的脑袋,叹了一口气,又说道:“你起来记得吃早饭,中午、晚上你如果不想点外卖就回爸妈那儿吧,我大概明晚才能回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快走吧,烦死了。”顾书迢把头埋进枕头里,好像一句话都不愿意再听的样子。
  陈回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也只是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陈回走出门的时候轻手轻脚,连门关上的声音顾书迢都没有听到。
  陈回到邵星家的时候,他的那些发小们差不多都到了。
  万迟和李明和正在往客厅里的大鱼缸上贴“喜”字,两个人摆来摆去怎么也弄不正;王奔正在厨房里炒菜。陈回走过去把外套脱下来放到沙发上,笑着说:“怎么把活都推给你们几个,邵星他们俩干什么去了?”
  李明和“啧”了一声,说道:“陈回你可算来了,这小夫妻俩,真是可着劲儿使唤我们呗,说是去机场接人了,把做饭收拾屋子的活儿全留给我们。”
  万迟看见陈回来了,非常高兴,笑问:“陈回你快看,这个“喜”字贴正了没有?”
  “正了,正了,横平竖直的。”
  王奔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大眼睛提溜提溜转了一圈后,问:“陈回,你家那位又没来呗。”
  身边最亲密的这群发小、朋友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可瞒的,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他轻浅一笑,有一点自嘲,有一点无奈,陈回解释道:“他不太想来,觉着跟邵星他们也不怎么熟。”
  李明和“切”了一声:“他的确不熟,但我们是从小长大的朋友啊,就算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该这么任性吧。”
  王奔也附和道:“就是呀,陈回,我可跟你说,这么多年我们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就仗着你喜欢他吧,你自己想想,多少事情都是他拿捏着你……”
  “你们俩话太多了,哪有怎么严重,我觉着顾书迢还是挺不错吧,除了有点大少爷脾气。”万迟打断王奔的话。
  王奔弹了万迟一个脑瓜崩,“也就你这么认为吧,我看呀,陈回心里门儿清!”说完很欠揍地笑起来。
  万迟把王奔和李明和推进厨房干活去了。
  陈回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坐着,他知道,他当然知道王奔和李明和说得都有道理,然而,知晓道理是一回事,有没有决心又是一回事。
  万迟在客厅里找到一个兔子耳朵的发卡,应该是邵星的东西,他站在沙发后面,偷偷给陈回戴到了头上。
  陈回回过头,两人相视大笑,万迟说道:“好了,不要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啦!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一会等邵星他俩接人回来,婚礼正式开始的时候,大家好好热闹地玩一玩。”
  婚礼是在巫山酒店进行的,是李明和他们家的产业,这帮亲朋好友们没少嘲笑过他,怎么起这么个名字。
  于是关于“巫山酒店”的大名,他们这群人每次都要辩论一番。有人觉得这名字可太不正经了;有人觉得很有古风韵味;有人觉得这名字不喜庆;有人觉得这名字挺能吸引“风雅人群”的……
  在每次“论战”中,邵星都站在李明和这边。为此,李明和长年在“论战”中占据优势地位,他的说法是:“看到没,伙计们,我们邵星可是在中文系和知名报社学习和工作过的才女!我早就说过,我这巫山酒店名字起得不错吧。”
  陈回和万迟正帮忙迎接长辈。王奔在大堂门口放了桌子、椅子,在那里收礼品□□;李明和正调试着音箱。在真正忙活起来的时候,陈回觉得如此开心,就好像,就好像是他自己在结婚似的,一点也不觉得累。
  他从化妆间经过的时候,邵星叫住了他:“陈回,你等一下。”
  陈回在化妆间门口停住,带着笑意说:“邵星,你今天真好看,要不是咱们从小一起长大,现在还有小时候的照片,我都快忘了你小时候像个假小子,比我们几个还会捣蛋。”
  “哎,我这是好汉不提当年勇,要从良啦!”她脸上洋溢着美好又纯洁的笑容,让陈回想起《诗经》里的灼灼桃花。
  “对了,陈回,你帮我去接个人吧,这会儿他应该快到酒店门口啦,一定要把人家请进来入座呀。”
  陈回疑道:“是什么辈分高的长辈吗?这么郑重。”
  邵星摇摇头,回答道:“不是,是以前给我们杂志社投过稿的一位先生,我们相处过几次,他有点内向,刚才还和我联系说将礼物送到了就要直接离开,这可不行,我总要留下人家吃一顿饭,热闹一下嘛。”
  “OK,那我去接人家。”
  邵星向他比了个耶的手势。
  巫山酒店周边绿化非常好,酒店周围和公路两边都是参天树木,整整齐齐的绿色,既让人感到壮阔情怀,又让人感到旷然心绪。深秋中午,太阳光与树木倒是很和谐。
  陈回在酒店和马路相接的地方等人,来往车流如织,他不时向公路两边各看几眼。直到一辆与来往轿车格格不入的自行车,进入了他的视野。
  车上的人在距离酒店还有几米的地方就下了车子,那人推着自行车走过来。陈回看着来人,他穿着蓝色的牛仔裤,运动鞋,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褂子,头低得很低,头发长短适中,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魏相逢故意选了一个中午的时间过来,他想这个时候宾客们应该都到齐了吧,自己把礼物送到就赶紧走了。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门外竟然还有人。他下车,慢慢地推着自行车走过去。
  魏相逢上衣的拉链没有拉,深秋林间的风将衣服吹得鼓起来。
  “你好,请问你就是魏先生吗?”陈回迎过去,友好地问着。
  “啊,我是,我是来参加邵小姐的婚礼的。”
  “当然,跟我来吧,我叫陈回。宴席马上要开始了。”
  魏相逢攥了一下自行车的车把,跟在陈回身后进到酒店大院里。酒店停自行车的地方稍微远一点。到了之后,陈回说:“把车停在这里吧。”
  “哦哦,好。”魏相逢点头,用弹簧锁将自行车锁好,又把车筐里的礼物拿出来,抱在怀里,说:“可以了,麻烦带我过去吧。”
  陈回本来想说,在这里根本不用锁车的,李明和的酒店太安全了,但是看着人家细致又小心的样子,他觉得还是不必多嘴了。
  他领着魏相逢到酒店大堂的时候,王奔已经开始收拾了,此时宾客们几乎都入席了,他正在涮毛笔。
  两人走到桌前,陈回用指节敲了敲桌子,说道:“王奔,等一下再收拾,这里还有一位。”
  魏相逢连忙双手举着,把礼物递给王奔。
  王奔还以为是用纸包着的一沓钱呢,直到他剥开包裹繁复的红色彩纸,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本书。王奔当场就绷不住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手捧腹一手拍桌,又笑又抖像个发动机。
  魏相逢疑惑地看向陈回,他竟然也在笑,虽然笑的比收礼物的这个人含蓄多了,但是分明是在笑!肉眼可见的,魏相逢的脸越来越红,他只好睁着大眼睛,茫然地看向这俩人。
  王奔笑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揩了一下眼泪,说道:“弟弟,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结婚礼品送书的!”
  魏相逢有点窘迫,“我……我”了半天,害羞地说不出下半句。陈回也笑够了,“行了,王奔,赶紧给人家记上。邵星不就是干这一行的嘛,她应该会很喜欢这份礼物的。”
  魏相逢听着陈回这么说,总算安心了一点。
  陈回说的话纯属胡编,据他了解,邵星看到这个礼物的时候,只怕会笑的比王奔还厉害,不过眼下嘛,先让这个弟弟高兴一下吧。
  王奔“咳”了一下,恢复了正经的语气,说道:“好了好了,弟弟说一下名字吧,我赶紧记录完,咱们也该进去吃饭了。”
  “魏相逢,魏蜀吴的魏,相逢,就是相逢那个词。”他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那个,如果你们与邵小姐同龄的话,我应该比你们大。”
  “嗯?”两人疑惑地看着他。
  “邵小姐二十六岁吧,我比她大三岁。”
  王奔边写字边笑说:“还真是,我们几个都和邵星同龄”,又转向陈回,调侃道:“听到没,陈回,快叫魏哥。”
  魏相逢连忙摆手说不用不用。
  陈回扫了王奔一眼,说道:“快别贫了,赶紧收拾完,我们先进去了。”
  陈回带着魏相逢坐到了他们几个发小那一桌,李明和,万迟,都在。魏相逢有点拘谨地入座了,过了一会王奔也过来了。席间几个人聊着金融股价,还有他们圈子里的谁家和谁家的“八卦新闻”。
  直到新郎新娘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魏相逢看着在大堂中央的邵星和齐重云,在司仪的主持下,交换戒指,亲吻,拥抱。他想他是羡慕的,在座的哪一位会不羡慕呢,就像今天帮助了他很多的那位陈回先生,眼中也有泪,他想了想,从桌上餐巾中抽出一张,递到他眼前,声音小小地问着:“陈先生,你要纸巾吗?”
  陈回本来想起了自己和顾书迢当年的“婚礼”,两个男人之间的婚礼没有任何大周章,甚至连好友都没有请,只是两家长辈在一起吃了个饭,之后就让他们两个过日子去了,尽管这几年他们两个把日子过得一团糟。
  他的悲伤愁绪,被魏相逢的一张纸巾打断了。
  仪式结束后,新郎新娘很郑重地到每一桌上敬酒,魏相逢知道一点,总之邵星和齐重云家都是腐书网。他们这一桌上坐的,应该都是新郎、新娘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正是因为熟悉和亲近,反倒可以最后再来敬酒。
  热热闹闹一下午,在欢声笑语中过去了。
  万迟把喝的大醉的王奔带回去了。李明和也喝的不少,两位员工把自家老板“拖”到房间里去时,他还攀着齐重云的肩膀,大着舌头说着:“重,重,重云啊,哥跟你说,邵星可是跟咱们一起长大的,那是比亲兄妹还亲,你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知道不?”
  齐重云答应道:“好了明和,我一定。”
  大家各自交代着自己要交代的话。
  邵星把没有抛出的花球给了魏相逢,魏相逢刚开始不肯收,他推拒着说自己有男朋友,不能要这个花球,这样的美好祝愿还是给更需要的朋友吧。
  邵星硬塞给他,笑说:“小魏,你就收下吧。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但我更希望,你能得到真正的幸福。”随后,她又请陈回一定要将魏相逢送回家去。
  深秋黄昏时分,难免有一点宾客散尽的凄凉,方才欢聚一堂的众人都互相搀扶,互相挥手再见,走向自己的车,许多一骑绝尘,只留下一些车过去的声音。
  像来时一样,魏相逢跟在陈回后面,陈回渐渐地走慢了一些,等到与他并肩,他开口问道:“魏先生,你的自行车是可以折叠的吗?”
  “好像……不能。”他感到太尴尬了,脸又红了。
  陈回从李明和这儿开走了一辆大一些的车,找了几个服务员帮忙把车后座整了一下,好歹算把自行车塞进去了。
  魏相逢非常不好意思,反复地说着“真不好意思”,“太麻烦你们了”。服务员们都知道陈回是自己人,大家很热心地帮了忙又各自干活去了。
  两人上了车,陈回问他家住在哪里。
  魏相逢本想说一个相近的地点就算了,但是人家又为他换车,又亲自来送他,如此大费周章,他知道他应该坦荡回答。
  他轻声说:“在云锦山庄。”
  云锦山庄,圈子里的人谁不知道呢,那片住宅是不言而喻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一些人士买给小情人住的地方。他这一身穿衣装扮,他骑着自行车来,他的举手投足,谁会看不出呢,他总不可能是包养别人的。
  魏相逢想,这一天的体面都没了,或许此刻在别人眼里,他真不是什么体面人。
 
  ☆、第 2 章
 
  陈回右手的指节轻轻敲着方向盘,听完魏相逢的话,只回答了一句“好。”然后发动了车子。其实人家住哪里也不干他的事,云锦山庄又怎么样呢,声色犬马或是过眼云烟,不过是有今天这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路途中下起了雨,深秋寒意葬送那一点点相遇,许多过往,一面又一面。
  到达之后,陈回把自行车从车里弄下来。魏相逢接过车把,说了一句“谢谢,今天您帮了我很多,再见。”
  陈回看着他在细雨夜色中骑上车,刚开始有些歪歪扭扭,然后终于像一条直线似的骑进了云锦山庄,骑进了他自己的世界里去。
  偶然相遇的陌生人,再见,没有下次。
  魏相逢把自行车放到车库里去,带着一身水汽上楼了。
  叶端正在阳台上喝酒,本是隔着细雨的玻璃好像与他相融,像是一幅画。
  “你回来啦?”叶端的声音温柔的像是丝绸,魏相逢简直受宠若惊,他把酒杯放在窗台上,走过来将他抱进怀里,魏相逢比他矮很多,他的头正好埋在叶端的胸口。
  叶端安静地抱了他一会,然后指着客厅茶几上的火龙果,对他说:“小魏,我给你买了火龙果,你快去把它们都剥开切好,我们一起吃。”说罢还抱着魏相逢摇了摇,问他“好不好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