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你踏梦而来》【强强】──南风解愠

时间:2021-05-03 14:10:00  作者:南风解愠

 

  ☆、第 1 章
 
  他们死了,不像是死了一个人,倒像是死了一头牲畜。
  昔日繁华的街道,如今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腐烂的臭味,如同曾经的政坛。
  偌大的人类首都,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死的死,走的走,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人藏在家里,大门紧闭。
  贵族早就乘船走了,宫殿里的东西,能带走的都被一扫而空,现在那里是最大的尸体堆积处。
  大臣们以防止瘟疫扩散的名义,毁坏掉了所有的出口。
  昔日高耸的城墙,威严的大门,金色的浮雕上,攀附着深绿色的藤曼,将这座城市与外界彻底隔断。
  死亡笼罩着整个城市,人们终日惶惶,不知道是否能够见到明天初升的太阳。
  在阳光下,病毒是没有办法扩散和传染的。
  大祭司的原话。
  没有医生认可,也没有任何一例能够证明,可大家都莫名其妙地相信,等待天明成了最重要的事情。大概绝望到了尽头,除了疯掉,最好的办法就是相信奇迹。
  当黎明的第一束光刺破云层照到地上,人们先开始欢呼,随即冲到教堂感谢大祭司,感谢神。
  然后开始一整天的放纵。
  他们只有在伪装的幸福下,才能找到真实灵动的灵魂。
  以前人们最看中的名声,贞洁,现在都抵不过一场欢愉。
  毕竟,他们现在能做什么呢?
  教堂最深处,一身白袍,神色悲悯的男子正在慢条斯理地撕着眼前人的黑衣服。
  “我会伤到你的。”那人的衣服渗着血,数不清的,深浅不一的红色印记遍布全身,从那刚露出的一块,结实的胸膛可以窥见。
  他一开口,像是没有力气,又像是在极力忍受什么。身体稍微动一动,便带动锁链发出清晰的,刺耳的声响。
  “大祭司,又有一批人死了,外面有人请您”刚来的青年很毛躁,直接推门进来,整个人都愣在原地。
  “出去。”冰冷的,没有一丝起伏的声音。
  “好好好,我,我立刻出去!”
  随着大门关上,房间里又重回黑暗。
  “忘记锁门,的确大意了。”那人口中的大祭司丝毫不慌乱,从容地锁好了门,还点了一盏灯。
  被锁链困在椅子上的黑衣男子,眼里猩红一片。
  大祭司把灯放在附近,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遍。在他的耳畔低语:“你看,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还忍么?”声音很温柔,带着致命的诱惑,手上的动作却很粗鲁“你其实早就可以挣脱了。”
  看吧,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那么就这样一直纠缠下去吧,从身体到灵魂,永无休止。
  激烈的疼痛与情感,是治愈孤独的良药。“你慢一点,到床上去。”
  慢一点是不可能的,但是后面那个愿望满足他了。不过大祭司自己也不记得是第几次的时候才被抱到床上去。
  其实这个房间很宽敞,床也很大,可不知为何,他总喜欢把自己圈在一个小地方,慢慢侵占,尤其是那把椅子上。
  大祭司百思不得其解,多次询问,无果。
  眼前这位大祭祀的津液血肉,是唯一暂缓病情的药 ,国王陛下早就知道了,并且借此占了他一个多月的便宜。
  一开始只是亲吻,他们都很克制,到后来,变成了单方面的掠夺。
  每当发现有死人,大祭司都会亲自为他们祈祷,这样过后,死去的人身上就看不出得过疫病的痕迹,也不会再次传染。
  不过有些人们会因此认为,他们并非死于疫病,而是因为没有遵守神的旨意,被赐死的。这场瘟疫本就是神赐。
  大祭司也没想要解释,这样也好,更方便他控制了。
  人类真是复杂而又难懂的生物,若不是自己还有牵挂,他早就离开了。
  “醒了?”
  刚恢复过来的国王也不说话,只是推开窗,任阳光打在他英俊的脸庞上。
  他的身体光洁如初,脸上泛着自然的红润,很健康的样子。
  大祭司放心了。
  “我去给你拿东西吃。”刚要起身下床,却被他一把拉住。
  “对不起,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他神色复杂“你还是,别管我了。”
  “什么叫别管你了”大祭司气到发笑“我把你从刑场救回来,每天用自己的血喂着,每周还帮你治病,你是想让我把你扔到街上,死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然后让我为你收尸吗!”
  “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君主,也不是一个好的恋人。”他看着自己昨夜留下的痕迹,很心疼。“我总是在伤害你。”
  “我说过很多次,我不介意。”大祭司穿好衣服,以极为缓慢的姿势下了床。
  “陛下,我这里不会收你的尸体。”离开前,留下并不和善的一笑。
  不论如何,人们所期待的救世主没有出现,他们所信奉的神明也没有降世。
  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偶尔有那么一两次,会出现□□,那个时候大祭司就不知所踪。等到□□都结束了,也就是那些人都死了,他又出现在众人眼前。
  最后,这里就只剩下一个妇人,还有一个青年。
  妇人会给他们做饭,青年则被吩咐去处理那些死去的尸体。
  “你后悔吗?”他已经很久不叫他陛下了,就连那个教徒也不叫他陛下了。只有那个老妇人还这么叫。
  “你知道吗,我被绑在刑架上,其实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以为终于要解脱了。”
  “再过不久,人类会重新找到方法上来,这里又将变得繁荣。”大祭司对着热粥吹了口气,试图劝导他“人类有着很长很长的历史,你们这些被推举出来的,所谓的领导者,都不过是时间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朵浪花,从来就没有过人可以力挽狂澜,时间总会推动着一切,历史也会不断向前。”
  “你们人,有时候就是将自己看得太重要,可是这千百年来,这么多人,又有哪一个是被真正记住的。”
  “你们被有限的生命局限了。”
  “我知道”他注视着大祭司紫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很漂亮,却总是很冷漠,带着令人心疼的孤寂。“可是,我心里不能放过自己。”
  没有关系,大祭司想,时间会抚平一切伤痛,我可以等,等到他终于想通了,自然会长长久久地陪着我。
  那时他想继续做国王也好,想离开这里也好,自己都无所谓,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就好。
  他喝了自己的血,寿命也会变长,总有一天,他会想通的。
  青年死了,他去找食物,就再也没有回来。
  于是剩下的三个人里,大祭祀主动寻找食物,虽然他自己不需要,可是另外两个人类,他们很脆弱。
  漫长的一天中,大部分时间是老妇人和国王陛下一起度过。
  所幸,老妇人很会讲故事。
  她总是会给国王陛下讲述一些发生在她自己和邻居身上的小事,带着人一起陷入回忆。
  记忆中的这座城市,温暖明亮,朝气而又充满活力。
  “陛下您看,这是鸢尾花,从前我老伴最喜欢养的,是不是很美?我的小孙女啊,以前给她爷爷的花还画过一幅画呢,就挂在她自己的小房间里......”
  “每天黄昏的时候,太阳的光就会到她房间里,洒到那幅画上。”
  “以前这条街上啊,人人都爱花,家家户户窗前门外都摆满了花,每年春天,总要比谁家的花种类最多,开得最好,可惜......”
  “可惜他们没能活过那年春天。”
  “我的老头子,我的小孙女,也没能看到今年的花开。”
  “国王陛下,您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贵族们都走了,您还留下来做什么呢?您为什么还要给我们不存在的希望呢?”
  “你知道吗,多少人相信你可以救他们,相信你是真的可以带领我们度过这次劫难?”即将消失的,太阳的光洒在她棕褐色的长裙上,慈祥的面容带着最狰狞的表情,“你既然做不到,为什么不去死!”老妇人的声音变得分外凄厉“他们都死了,他们都离开我了,你为什么还活着!”她面容变得狰狞,甚至有些扭曲。
  不知道是她的力气太大,还是他实在太虚弱,竟然直接被一个妇人推倒了。
  “咳咳,抱,抱歉,是我,辜负了你们。”他的身体不知为何,明明每天都被迫喝了大祭祀的血,却越来越差。
  “很奇怪是吧,”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平日看着和蔼的老婆婆笑得阴森“陛下,每日吃的食物您还满意吗?那里面参着死人的腐肉,有一个月前死去的那个面包师手臂上的肌肉,也有一周前刚刚入土的女郎的□□,哦对了还有,之前替您寻找食物的年轻人的眼睛。我的手艺是不是很不错,这些食材都完美融合,没有让您感到一丝不适。”
  “您这是什么表情,您怕什么呀,这些曾经可都是您的子民,您的所有物,您在恶心什么呢?”
  “只可惜,那位大祭祀从来都不愿意尝一尝......”她话未说完,便直接被扼住了喉咙。
  “你敢动他?”生气了。
  “呵呵,您急什么呀,等您的身体几乎完全烂掉,大祭祀都救不了的时候,我自然是要想办法让他去陪您的。”她的喉咙发出苍老又尖锐的声音,眼中都写满了咒怨。
  “你们这对恶心的,”似乎是找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直接冲他叫喊“你们都该去死!”
  枯槁的手在他脸上抚摸了一下,仿佛长辈对孩子的安抚,嘴里却说着分外恶毒的话:“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地腐烂,感觉如何,陛下?”
  每一声陛下,都像是一把凌迟的刀子。
  身体开始变得虚弱,那些消失的红色斑点又开始冒出来。
  就在前天,大祭祀都没有放弃他。
  “忘记这些,那不是你该背负的。等你身体恢复了,陪我去看大海。好不好?”
  大海是他刚刚发现的,新的地域,或许那里会有新物种,是另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
  “好,我答应你。”
  “大祭祀,”他想“我可能,要食言了。”
  “大祭祀,您,您终于回来了,您快过来看看,陛下他”他字没说完,老妇人的表情凝固,已然没有了呼吸。
  大祭祀红了眼,匕首也不从老妇人身体里抽出来。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她对你做了什么!”明明前几天还没有异样的,现在他的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红斑,有的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熟悉的臭味,是之前笼罩在城里的那种味道。
  “别碰,脏了你的手。”国王虚弱地靠在墙边,很勉强地扯动面部肌肉,想给他一个微笑“对不起啊大祭祀,不能陪你去看海了。”
  “原来我还是不肯放过自己,现在我要死啦,还挺高兴的。”
  “你要留下我一个人是吗?”他发现怀中人的身体在逐渐变得僵硬。
  “不要哭啊,我的大祭祀。”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
  “是我的错,若是有来世,”如果还有来世,我一定会抛开所有的枷锁,倾尽一切来到你身边,毫无顾忌地去爱你。
  遗憾的是,他们彼此从未说过爱。
  “我对他说了那么多次喜欢,可为什么忘记告诉他,我爱他呢?”意识消散之前,国王还在想。
  “会有来世吗?”
  可是已经没有人回答他了。四周空荡荡的,什么活物都没有,没有生命的变异植株疯长,彻底遮盖住了太阳。
  人类的首都,这座名为昼的城市,曾经是他送给自己的礼物,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喜欢自己的人也没有了,怨恨自己的人也没有了。又回到了那种长久的,看不到尽头的寂寞。
  岁月漫长,无人陪伴的,溺死人的孤独。
  或许他们一开始就错了,自己不该动心,那样他或许会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千百年的孤寂都熬过来了,何必要扯上别人呢。自己本该就是一双没有感情的眼睛。
 
  ☆、第 2 章
 
  这个世界毁于一场瘟疫。
  起初并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医生都以为只是普通的皮肤病,而且并没有传染性。
  直到死人了。
  刚开始只是一个殷红的小点,然后身体的各个地方都会泛起小红点,一般来说,染上病的人第二天身上的红点会扩大,第三天颜色变浅,中央会出现一个乳白色的小泡,那也就是最难受的时候,但只要忍住不弄破,大约两天,红色便会褪去,再过两天,就彻底好了。
  可大多数人是没有办法忍住的,因此他们身上总是反反复复地出现红点。最恐怖的是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身上到处是已经好了的疤痕和新起的红点,除此之外全都是大片糜烂的红色血肉,脸上都是。据说是因为父母管不住孩子,即便把手脚都捆住了也没有办法,他会在地上打滚,用力摩擦粗糙的地面。
  大祭祀从占星台下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对不起,我救不了。”
  他曾经的住处前围满了人,有坐着的,站着的,躺着的,他们的表情都是卑微而又虔诚。
  大祭祀在后面轻轻摇头,转身去往宫殿。
  一个守卫都没有,大门紧锁。
  但这并不能阻挠他。大祭祀优雅从容地从窗户跳进去。
  依循这记忆找了很久,他听到一个房间传来砸东西的声音。
  推门进去,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在白色大理石地面上痛苦地□□。
  房间里没有光源,窗户都用黑布遮挡起来,开了半扇的门口,站着一个白色衣服的人。
  仿若神明天降。
  大祭祀凭着微弱的光,看清楚了地上人的长相,立刻冲过去想把他扶起来。
  “会,感染的......”
  “不会的,我和你们人类不同,不会的,你让我看一看......”声音不可抑制地颤抖,动作也是小心翼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