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呜!金手指被烫坏了!》【 幻想空间】──仕惜

时间:2021-05-03 14:09:01  作者:仕惜
 
  ☆、羁绊
 
  江城一中。
  八月的尾巴,秋日已经来临,可仍是骄阳似火,空气中那股灼人的劲还没有完全褪去。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正值课间,从进校门的第一教学楼到操场边上的第八教学楼都是闹哄哄一片,走廊上站着的都是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熙熙攘攘,说说笑笑,大多都对假期念念不忘。
  高二一班教室门口尤其热闹,几个人围成一堆,嚷嚷着讨论什么事情。
  “刚才我去赵老师办公室交作业,听说咱们班转来一位新同学。”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二中的,之前在二中横扫各大荣誉墙,成绩很好,但是家世不怎么样。”
  “家世不怎么样还转进了一中,真知识改变命运。”
  高中生总是特别关注这种新鲜事,不过半分钟,这个消息就传到了一墙之隔的教室。
  “有人说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是个穷鬼,家里应该是卖绣花鞋之类的。”
  “对对对,好像是叫季寻。”
  而消息一层层传到黎衍耳朵里就变成了这样——
  “震惊!!隔壁二中要转过来一个学生,穷得叮当响,家里靠卖绣花鞋供他读书,据知情人士爆料,这个人还经常工地搬砖维持生计。”卢子昂说着摇了摇头,感叹道:“学习何苦为难穷人。”
  靠窗的位置,黎衍正横坐着,仰头靠在窗户上,脸上盖着一本书,别人一身规规矩矩的蓝白校服,就他白色短T加休闲裤,短T还有几个破洞,不修边幅。
  闻言他身板稍微坐直了那么一点,脸上的书滑下来,稳稳当当的接住,露出他眉心偏左眉骨那颗显眼的红色小痣,他注意力不在转校生身上,而是皱眉问道:“供地班专是什么?专门供贫困学生读书的部门?”
  卢子昂:“…………”
  他说:“工地搬砖就是用来讽刺社会对打工人压榨剥削的一种现状,你居然不知道?”
  黎衍听完,拖着尾音长长的“哦”了声,然后慢慢悠悠的说:“我不懂这个,我爹妈说社会上那些糟心事让我别管,他们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
  “同样都是爹妈,我爹妈怎么就从小对我社会现实型教育?!”黎衍话还没说完就被卢子打断,他一脸痛心的忿忿道:“动不动就祝我早日遭到社会的毒打。”
  黎衍还蛮心疼他的,特意伸手摸了摸卢子昂的头顶,给他顺毛,微笑道:“要是你有一个江城第二富豪父母,他们也会这样对你的。”
  卢子昂:“…………”
  他这辈子从来没这么无语过。
  虽然这话及其欠揍,但卢子昂不得承认,黎衍确实有说这话的资本。
  黎衍父母是江城第二富豪,黎小少爷进校那一年黎家就打着庆祝黎衍进入江城示范高中的名义捐了一幢教学楼,自此,黎衍这个富二代在学校几乎是横着走。
  关键是这富二代还从高一下学期开始成绩就一路开挂,考试成绩呈指数上升,从倒数第一考到年级第一。
  成绩好,家世好,长得还帅,尽管脾气不怎么样,但底气和资本够够的。
  卢子昂用十秒钟平复被摧残的心灵,然后说:“话说回来,转校生在二中可是飓风级别的学霸,要是转咱们班来,你的年级第一岌岌可危啊。”
  黎衍逗完卢子昂,复而又将脑袋靠回窗户上,手里的书盖脸上,声音从书页里传来:“他来了,顶多就是年级第二。”
  “这么自信啊?”
  “年级第一的位置我既然坐了,那就是我的。”黎衍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
  卢子昂点头,肯定道:“我也觉得,怎么说你也是天赋流,那些勤奋党怎么可能比得过。”
  一中不缺勤奋努力的同学,可那些人再勤奋也考不过上课睡觉下课打架从不学习就能拿年级第一的黎衍。
  别的学校来的第一名又怎么样?绝逼考不过黎衍这个被老天爷追着喂饭吃的人。
  开学第一天,在整个年级传得沸沸扬扬家里卖绣花鞋的转校生没来,倒是在开学第二天考试的时候来了。
  考试开始时间是早上八点半,七点五十到八点二十的早自习照常上,季寻就是在早自习的时候来的。
  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挺着个大大的啤酒肚,看起来大腹便便的,人送外号赵大便。
  赵大便领着他进来,季寻进来的那一刻班里朗朗的读书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注视着门口,正在弓着腰偷偷吃早餐的黎衍也跟着看过去。
  身材高瘦的少年逆着太阳光走进来,一身蓝白色校服在季寻衣架子般的身材上硬是穿出了某高定的味道,自他校服的领口看去,里面的那件T恤却是略微有些发旧,衣领洗得有些卷边了,他五官生得凌厉,眉心偏左眉骨处有一道不大却显眼的疤痕。
  赵大便笑呵呵的:“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季寻,大家欢迎一下。”
  不知是谁带头鼓掌,两秒后陆陆续续响起惯耳的掌声。
  季寻长得高,班里又没有其他空位,于是赵大便在教室后面添了套桌椅,暂时安置在黎衍后面。
  季寻坐下后黎衍就闻到一股非常淡的味道,像极了学校门口的广玉兰花香。
  他撇撇嘴,腹诽这转校生还喷香水,虽然怪好闻的,但是娘们唧唧的。
  赵大便双手撑在讲台上,笑得嘴角都快和太阳并肩了:“我们班现在有两个江城顶级中学的王牌,一个黎衍一个季寻,希望大家在这种超强配置下能更加勉力上进,有问题多向两位同学请教。”
  黎衍心情愉悦的享受赵大便的夸赞,虽然有点胜之不武的心虚,但这点可怜的心虚完全抵不过扑棱着小翅膀往上窜的虚荣心,被人赞扬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他不由得背脊挺直,随时准备着有同学转过来向他投向羡艳的目光时保持良好的形象。
  校霸作风学霸成绩。黎衍恨不得把这几个大字刻在脑门上,有人看他他就指着这几个字说:羡慕吧。
  他想看看后面那位被夸是个什么反应,是不是也跟他一样特自豪特飘,他悄悄扭了一下脖子,想不动声色的瞟一眼,没想到这一扭头就和面无表情的季寻四目相对。
  季寻:“…………”
  黎衍黑溜溜的眼睛瞪大:“…………”
  几秒后,黎衍此地无银三百两道:“那什么,老师在夸你。”
  季寻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转移到讲台上的赵大便身上,少年正处于变声期的嗓音有些沉:“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黎衍心想,真是比他还理直气壮。
  他也回答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反正他是有点心虚。
  二十分钟后早自习下了,同学们开始摆放考试用的桌椅。
  黎衍自生下来就没做过搬搬抬抬的事情,小少爷金贵的手是打架用的,哪能搬桌子,他下课后就偷懒去学校超市买雪糕,顺带拽着卢子昂。
  就算要偷懒也不能是他一个人偷。
  买好东西后黎衍和卢子昂回教室,他手里抱着几包饼干和薯片,嘴里还含着刚吃完的雪糕,两腮鼓鼓的,一边逗卢子昂一边往教室走。
  他扭头跟卢子昂说话,在楼梯口拐进教室的空挡迎面撞上了个人,下一瞬,他怀里的零食和对面人手里的书尽数撞翻在地,书本砸在饼干包装袋上,稀里哗啦的声音有些刺耳。
  黎衍皱着眉揉被撞痛的肩膀,下意识的看饼干和薯片,可怜的薯片包包稀稀拉拉的被厚厚的练习册压在地上,饼干被压瘪,光看外面就能想象到里面被压成渣渣的小饼干屑,好在雪糕在他回来的路上吃完了,不然他这身衣服也得遭殃。
  他抬眼,看着对面一身规规整整蓝白校服,身姿颀长,也垂着眸看地上狼藉的人,不是他的那位新后桌是谁。
  卢子昂率先反应过来,跟季寻道了声歉就蹲下身子收拾东西。
  季寻没说话,掀起眼皮看了黎衍一眼,然后也跟着蹲下来捡书。
  东西不多,卢子昂几下就收拾完了,还顺带捡了个雾蓝色的笔记本递给季寻。
  季寻道了声听起来冷冰冰得毫无谢意的谢,把书摞整齐后准备走,却被黎衍叫住。
  “等等。”
  季寻转身,看着他。
  黎衍还在揉肩膀,冲他的书抬了抬下巴,说:“我的小票夹你书里了。”
  其实一张小票而已,夹书里就夹书里了,根本没必要拿回来,但可能就是季寻刚才那毫无情绪的一眼,突然让黎衍有一种不想跟这个人有一点点牵扯的想法,一张小票的羁绊也不行。
  嗯。
  到时候季寻发现是他的小票是不是还得还给他?
  他是不是还要跟季寻说句话?再不济季寻还小票的时候叫他,他是不是还得应一声?
  季寻一看,语文书的书页里确实夹着张露出半个角的超市小票,上面还印着“一中超市”的字样。
  他抽出来,递给黎衍。
  黎衍伸手去接,两人指尖无意中触碰的瞬间,一股不知名的灼热感霎时从接触的那块皮肤传过来,顺着手臂直直的往上冲,激得他大脑都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
  黎衍心头莫名一惊,“撕”了声,倏的收回手,皮肤相离的一瞬间,那股烧灼感消失了,他不由得皱眉,眼神怪异的看着季寻。
  季寻没注意他的反应,在他拿回小票后就转身走了。
  黎衍抬手,愣愣的看着被烫的指尖,现在回忆那种灼人感觉又感受不到了,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头忽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愣了几秒,上课铃响了,旁边的卢子昂用手肘杵了他一下,“考试了。”
  黎衍回神,收回刚才那种奇异的感觉,进教室考试。
  考试座位是按照上学期测试成绩排的,他在一班的第一个位置,讲台边上。
  第一科是语文,监考老师数了一叠试卷发给黎衍,黎衍抽了一张起来往后传,三张试卷发完后他规规矩矩的写好歪歪扭扭的名字,然后开始答题。
  看到第一个题他就懵了。
  第一题不是阅读选择题吗?怎么会是古诗词填空?
  黎衍凝神想了一下,他背的古诗词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
  
 
  ☆、窃喜
 
  以前遇到这种题几乎是不用思考就能流畅写出答案的,今天却一点记忆都没有,凭他的记忆力,不可能把这种死答案的题目忘记!
  自从他一年前生了那场大病后便莫名得到一个“美梦能成真”的能力。
  他在病好之后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没想到梦醒之后他真的能对所有事物过目不忘,别人用三四个小时学习的知识点,他半个小时就搞定。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的成绩从倒数第一跃升到年级第一,一直保持到现在。
  一天上课的内容,他回家只需要四五十分钟就学完,记忆力超持久,段时间内根本不会忘。
  而且明明昨天晚上他还特意温习了上个学期的知识点,为什么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
  看着题目,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拽着他关着知识的那道门,知识呼之欲出,但就是拉不开那道闸,门放不下来。
  这种脑袋的空白感居然在某一瞬间跟刚才季寻碰到他的时候产生的感觉重叠起来……
  既熟悉又陌生。
  什么都记不起来。
  既然古诗词想不起来,那就看看后面的。
  他翻看了整套试卷,那些以前熟记于心的答题技巧和重点知识一点都想不起来,脑子比旁边白白净净的答题卡还干净。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是他的金手指坏掉了?
  手指?坏?
  黎衍想起刚才被季寻皮肤灼到指尖的那一下……该不会是季寻烫坏的吧?
  黎衍头皮发麻,有种深深的,要失去什么重要东西的感觉,仿佛某种一直以来维持得很好的平衡被打破,他的脸都皱成了一团,悄悄侧过头看了一下周围的几个同学,见他们都没什么反应。
  他小声的问站在自己旁边的监考老师:“老师,这个试卷怎么不一样了?”
  老师听他问完后便扬声回答他,顺便给其他考生说:“我们用的二中试卷,这次给你们换换口味,试卷题型有些变化,但难度是一样的,好好做就行。”
  黎衍:“…………”
  他默默叹了口气,斗败的公鸡般垂下脑袋,视线正对在命题作文上——
  《积极准备,坦然面对》
  黎衍觉得这个作文的题目像是在嘲笑他。积极准备考试,坦然面对翻车。
  他这下知道刚才那种不好的预感是怎么来的了,原来在这里等着他。这场考试证实了那个预感。
  真是不详。
  整场语文考试下来,黎衍如坐针毡,他用了毕生的耐心乖乖保持着学霸的姿势坐在座位上“写题”,没有一个题目是他目前及其有限的脑容量能答得起的,他一个都不会做,于是他全程靠蒙、编以及抓阄来答题。
  老师收试卷的时候对黎衍试卷上缺的四个角很疑惑,正想问就见他一溜烟跑没影了。
  因为语文考试这个事故,黎衍对接下来的英语无比忐忑。
  果不其然,英语试卷跟语文如出一辙的气人,还多了个翻译题。
  看着上面气得他脑仁突突疼的中文,脑子里已经在为这次考试翻车狡辩措辞了。
  果然,人不能太得意,天道有轮回,苍天放过谁。
  考试过后黎衍整个人就蔫蔫的。
  *
  周四早上一进教室就听到远处传来捷报——
  “报!赵大便说今天早上测试成绩出来,上午不上课,讲试卷。”
  卢子昂坐在黎衍前面,听见捷报扭头对黎衍说:“一中和二中教学质量之争马上就要见高下了,往年一中都是略胜一筹的,衍哥,今年就看你了!赵大便的脸面都压你身上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