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还她初吻【打脸】──挖坑只为你

时间:2021-05-03 06:41:52  作者:挖坑只为你

 

穿着黑衬衫扎着小马尾造型的女孩微笑着被姐姐拖过来。
我注意到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写满了拒绝!
 
 
  ☆、第 1 章
 
  
  十年了,怀揣着离婚证,秦舒又回到了这个江南小山城。
  旁晚雨后,清冷空气中飘来让人垂涎欲滴的家常味道,调皮的微风撩起眼前细碎刘海,秦舒走在青石板路上,巷子里满是她焦急的脚步声。
  这里不像身居城市里的楼厦,出门就是公交地铁路线单一便捷,家乡更多的则是弯弯曲曲带着幽幽泥土味的小巷,在老房子中间局促的穿插着这几年拔地而起的农家小洋房。
  “嘟嘟。。”秦舒捏着手机的纤纤玉手骨节泛白。真是胡闹!才一转眼这两个混蛋就不见踪影!说好一起去吃烧烤的!这家乡的巷子比前几年又变了许多,想靠以前的记忆找到传说中的烧烤店,如今看来似乎是个笑话!
  望着幽深的小巷岔路,秦舒紧了紧身上略微有些单薄的外套,喵着腰钻进了一家路边不起眼的小店,抬眼一看,一个年约二十的姑娘,长相一般但打扮挺潮,她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哼着不着调的歌曲。
  “姑娘?”秦舒微微靠前,一副慈眉善目的长辈模样。
  商店里年轻的姑娘,抬起涂的像被人狠狠揍了一顿的大眼睛,秦舒笑着凑过去:“姑娘,我是外地刚回来的,不记得路了,请问你知道大吉昌烧烤店,往哪一条巷子走吗?”
  “大吉昌烧烤店?“年轻姑娘摇了摇头,”没听说过呀?”姑娘皱着眉头,语气疑惑。”我住这里也好几年了,从来没听过什么大吉昌烧烤店的!“
  “啊?”秦舒想过各种情况,唯独没料到会碰到这种款式的回答,瞬间有些蒙圈。”不可能啊?大吉昌烧烤?没听说过?“秦舒记得自己五年前回家乡就是去的这家烧烤店啊?姐姐说今天晚上去大吉昌吃夜宵!还把儿子先给带走了!
  秦舒望了一眼店外的天幕,朦胧的夜幕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降临,万一天黑了走不出去怎么办?一想到错综复杂的巷子,路痴秦舒竟然有些腿软。
  ”我问一下我哥,他在后院,你等会儿!“说罢,店里热情的年轻姑娘清了清嗓子:”哥!哥!“
  回廊响起凌乱的“笃笃”声,有好几个人笑闹着朝前院走来。
  青绿色的隔帘下一刻便被人撩开,出来一男三女。
  秦舒用纤细的修长手指擦了擦眼睛,微微有些意外。只见眼前的四个年轻人打扮都很时尚,四人中唯一个男生,站在众人最前方,穿着一件军绿色的休闲外套,染着黄色的头发,长得不错。还有三个女孩站在男生背后看不清楚脸,但依稀可以看见个子都挺高,服装打扮都不俗气。
  “哥!这阿姨想问大吉昌烧烤店在哪!”原先看店的姑娘揪住男生的衣角,朝秦舒的方向指了指。
  胆小怯懦的秦舒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脚,头偏了偏,自从嫁到千里之外的大城市以后,秦舒一直宅家做家务,带孩子,不太接触社会,后来更是严重到一看到人就有压力,特别是在陌生男人面前更是紧张的手足无措。
  “我想请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一家叫‘大吉昌烧烤店’的?我和儿子走散了,他和我姐姐已经过去了,我一直找不到路,麻烦你们帮我指个路,好吗?”秦舒看了一眼高大的男生,还没看清楚人家的脸就赶紧低下头,一到人多又陌生的环境,她就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严重程度和时间成正比。
  “大。。吉昌烧烤店?”男生皱了皱浓黑的眉头,犀利的眼睛眯了起来。像似要在秦舒身上烧个洞。
  “额,对,对。”秦舒感觉自己的头都有些发热了,希望自己的脸不要红。
  “没听说过。”男生转了个头,朝三个跟来的女生问道“你们谁听过这店名?”
  没听说过?秦舒原本低着的头忽然就抬了起来,黑白分明像小鹿一样的眼睛直视最后方一个高挑的人影。“小姐姐,这位小姐姐!您知道附近有没有一个叫大吉昌的烧烤店啊?”秦舒焦急的声音都带着哭意,天都黑了,孩子还跟着不着调的姐姐在一起,太危险了!
  喜提‘小姐姐’称呼的女生名叫薛莫,站在门框下,看起来似乎比男生还要高,她穿着黑色的军装外套,里头配着白色的T恤,淡漠的眼神,藏在昏暗的灯光下忽明忽暗。
  薛莫身边几个人不约而同的低声憋笑。唯一的男生更是闷笑的整个人弯了腰,“小姐姐,哈哈。。”
  秦舒咬了咬嘴唇,心里有些气愤,本来就是女生,叫一句小姐姐怎么了!习惯了在北方的人际往来,称呼一时间改不过来,地域差异问题,有什么好笑的!
  “这店我知道,不过,现在,它改名字了。”薛莫声调平平,似乎并不介意被比自己大十几岁的老女人称呼小姐姐。她默默的端详着秦舒的脸,似在看,又似透过秦舒的脸看着完全无关的事,好一会才说:“你说的那个店还要经过好几个岔路才能到。”
  “啊?能不能拜托你说详细一点?”秦舒眼神一亮,带着希望。
  “说不清楚。”薛莫紧了紧眉头,细长的眼睛继续淡淡的看着秦舒,高挺的鼻梁在灯光下投下深深投影 ,食指轻轻一落,点向室外泼墨一般的黑色。“看见了吗?天已经黑了。”
  听着深沉又柔和的嗓音,秦舒怔了怔,不自觉的说:“你可以带我去吗?”
  “不太方便。”薛莫声音不带任何起伏,淡而固执。
  一时间,原本活泼的气氛有些凝滞。
  秦舒眼神暗了暗,站了许久的身子晃了晃,转头看向深不见底的巷子,那里寂静而可怕。
  “路有些远。”安慰一般,薛莫清冷的眼睛滑过一丝不忍。
  “没事儿,我有自行车!你送阿姨去呗!”男生没有理会余光中薛莫投过来的眼神,眼睛带笑,挑衅般说道。
  “薛莫,你就送送人家吧!”其余两个女生声音软糯的附和。
  薛莫嘴角紧紧抿着,眼睛微微闪烁着不明所以的寒芒。
  秦舒看到高个儿女孩这样的神色,心里有些被人嫌弃的感觉,烦躁,自弃的心情慢慢的朝心里渗着,渗着。最后一点耐心,在最高的那处恋恋的盘旋了一会儿,终于不见了。
  尴尬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也没说什么,秦舒慢慢的褪去了脸上礼貌的笑容,留下一个倔强的背影。那股可疑的风旋儿似乎带了一些隐约的小脾气。
  “你怎么这么小气!送一下阿姨又不会怎么样!”一个微胖的姑娘忍不住数落。
  “是啊!送一下而已,找孩子还挺急的样子。”
  薛莫冷冷甩了一个眼神,“谁都可以送,就她不行。”
  “怎么?你和阿姨认识?”男生靠了过来,一脸八卦的样子。
  盯着快要消失在一条小巷岔路口的背影,薛莫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个笨蛋!该死的路痴!“借你自行车.”
  “欸?”
 
  ☆、第 2 章
 
  “上车”空无一人的小巷突然响起薛莫无可奈何的声音,潮湿的空气,让人心烦。
  早就听见自行车铃声的秦舒停也没停,继续在幽暗无人的小巷朝着深处走去。秦舒很少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面对这个陌生的女孩,面对女孩冷淡的回应,秦舒委屈的不能自己。
  薛莫继续跟在秦舒的后面推着自行车走,心里恍惚回到了许久以前那个炙热的夏天,一点点惆怅慢慢弥漫。
  ”站住!“
  秦舒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这个威严的声音,而是自己的手,被人牢牢的握住,似乎比自己大了一倍的手掌带着一小股暖和的温度。
  ”你干什么?“秦舒不自在的想抽出自己无力的手掌,太难为情了,这陌生的女生怎么尽是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一会儿拒绝带路一会儿又巴巴的骑着车跟在自己后面,现在居然直接上手!什么意思!秦舒满脸通红,瞪着面前奇怪的女生:”你松手!我。。。“忽然间失了声,只见路灯下女孩的眼睛似乎带了电,闪闪发光,亮的惊人。秦舒长这么大,见过不少人,特别是女人,各种女人,却没有哪一个像眼前的女人一样,眼神活似烧着的火苗一般,充斥着浓重的侵略性,活是要把自己这把老骨头吃干抹净。瞬时间,秦舒吓得有些腿软,好半天,慌的一批,像是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上车,我送你。“薛莫皱了皱眉头,松开了紧握女人的手,似乎有些后悔。
  被放开了手,秦舒咬了咬牙,忍住擦手的冲动,“我前些日子出过车祸,腿里有钢板,没法坐,太低了。”
  薛莫怔怔的看着秦舒,心里不由得一抽。
  秦舒心里微微有些涩意,想起一些让人心痛的场景,眼神落在最暗的那处。
  “一个小车祸,早过去了。”
  薛莫紧紧的盯着秦舒的腿,心脏颤抖了一下,那个最喜欢在阳光下漫山遍野撒欢的少女如今居然变成这样。
  秦舒不自在的别过头,不知道眼下的年轻人怎么都喜欢死盯着别人的伤处,真别扭!
  “坐前面吧。”薛莫黯然了一会儿,只觉的沉重,够不着边的沉重。
  坐前面!前面!秦舒看着自行车前部的一根横杆一动不动的站着,这!太过分了吧!怎么可以坐陌生人的自行车,还坐前面?
  “快点!”薛莫不耐烦的语气冷了几分。“还不快点!你儿子该找你了!”
  秦舒心里咯噔一下,对哦,儿子还跟在不靠谱的姐姐身边!危险指数百分百啊!
  秦舒,脸色微红,心生别扭,却又不敢反对强权,只能屈服在女孩的强势之下,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近陌生的女孩,直至走进高挑女孩的包围圈。
  “快。”低沉柔和的声音近在耳边。
  秦舒瞬时间羞红了老脸,深深低着头,默默的自动自发爬上自行车前杠,想不到都这把年纪了,还有机会坐在这个让人吐血的位置。
  幸好,薛莫的手脚够长,秦舒能够瑟缩着臃肿的身体在一定范围内不接触女孩温热的身体,只是耳边不时呼过温热的气息,这该死的气息。
  幽深小巷,洒满月光,月光似水,如水倾泻。
  已近初夏,稍一活动,便会出汗,秦舒不经意间闻到一丝如青草般令人舒心的暗香,似乎来自身后的少女。
  薛莫咬牙,奋力的蹬着自行车,呼吸沉重。
  “那个,我下来走走吧,是不是特别重?”秦舒低着脑袋,一副低眉顺眼模样。
  等了许久。
  沉默依旧。
  秦舒没听到回应,微微向前倾身,犹豫的转过头,只见一晃而过路灯下女孩头发都已经湿透了,涨红着脸,紧咬着牙。
  蹬着自行车的薛莫发现秦舒怯怯的目光,眼睛滑过一丝倔强倨傲,细长的眼睛瞪了一眼秦舒,便继续目不斜视的盯紧前方,不一会儿,女孩嘴巴动了动,声音沙哑:“别乱动!”
  秦舒一听到这句近乎低语一般,无奈的回应,气馁的缩了缩脑袋,默默转过头,没出息的模样让薛莫无语凝噎。
  好在尴尬又别扭的时光终于在五分钟以后就宣告结束,哪怕这时光让秦舒感觉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在一条比较宽大的巷子转角处,薛莫终于刹住了车。
  “到了。”
  女孩子冷漠无情的表情仿佛刚刚那个骑自行车送人的是别人。
  秦舒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场面,只能向高冷的女孩不断的道谢然后鞠躬,跟电视里小日本一样。
  “妈妈!”
  忽然一句清澈的呼喊声打破尴尬。
  “妈妈!你去哪了,我到处找你,姨妈还说你被人拐走回不来了!”
  当不远处的小身子带着奶香味儿扑向秦舒,秦舒差点儿泪崩。
  “妈妈迷路了,妈妈差点就找不到你了!对不起!宝贝!妈妈的小宝贝!”
  “你这傻子!在自己地盘都能迷路!还是你小时候死党家附近!你脑袋是椰子吗?”秦舒姐姐走过来一巴掌呼在秦舒的后脑勺上。害的秦舒不由的朝前踉跄了一下。
  薛莫下意识的伸出双手。
  “咦?小薛?你也来了?”秦舒姐姐睁大了眼睛。
  秦舒诧异的看了看自家姐姐,怎么姐姐认识这个奇怪的女孩吗?
  “梅姐!”薛莫平静的打了声招呼。
  “怪了!你怎么知道我妹妹回来了!她今天可是才下火车跑回来的!”秦舒姐姐--秦雪梅好奇的问道。
  秦舒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我,是我迷路了,请小姑娘带我过来的。”
  “你说什么呢?什么小姑娘!我的姑奶奶,这可是经常和你一起玩的薛莫啊?你经常带回家玩的那个小妹妹呀!”秦雪梅似乎发觉自己的妹妹越来越出格了,“你还记的你同学小左吧!小左家旁边就是薛莫家!你经常带她回家玩啊!”
  秦舒一听到这话,吓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年纪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和已经三十的自己有交集?
  “你怎么这么健忘!因为学校太远,高中的时候你经常住在同学家,周末就把人家邻居的小孩带回来睡,还说也想有一个这么懂事的妹妹,当时那个你经常带回家的妹妹不就是小薛咯!”
  听姐姐这么一囔囔,秦舒才从已经分崩离析的记忆库调出几个零星的片段,记得高中最好的朋友叫左芬,左芬家旁边是一户贫苦户,只有一个老奶奶和一个不到十岁的女娃娃。女娃娃特别乖,而且很粘人,喜欢流鼻涕,经常冒泡。。。。当时记得有一段时间经常在一起玩,还。。。。
  秦舒想到这里,忽然就瞪大了眼睛,想起许久以前一个惊悚的画面!
  “你呀!谁叫你考上大学以后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离开家了,小薛来找你,都来了好多次!”秦雪梅指了指秦舒的脑袋。
  秦舒不自在的望向薛莫,只见薛莫修长的身影在月光下沉默着,冷淡的表情似乎有些龟裂,眉头紧蹙,莫名有一丝凌厉之色。
  “原来是小薛啊!谢谢啊!”想起旧时荒唐画面的秦舒尴尬的捏了捏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