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学渣看我眼神不对劲【校园】──岩樱

时间:2021-05-03 06:39:50  作者:岩樱

 

祁笙转学第一天,便碰上了一个奇怪的男生,该男生成绩差得无可救药,撩人手段王者级别。
嘴上说着好基友一辈子,偏爱对他动手动脚,又撩又勾。
祁笙对此表示,莫挨老子,滚远点。
等真喜欢上了,祁笙才知道,自己打自己脸,真踏马疼!
闻肆,一个上课如梦游,考试如参禅、靠爸捐地进重点高中的咸鱼富二代。
咸鱼躺了两年,在第三年突然翻了下身,因为他发现新来的转校生竟然神似自己的小初恋。
打着学习的旗号接近他,对其百般纠缠“嘘寒问暖”。
一次意外醉酒,闻肆才知道,原来自己暗恋了很多年的“小姑娘”竟然就是他。
看了看转校生那张清逸绝伦的脸蛋,通身清冷干净的气质,闻肆表示:性别卡的太死容易单身,就他了。
 
高冷学霸受X偏执学渣攻
 
 
 
 
  ☆、第 1 章
 
  十月末的深秋,天气逐渐转凉。
  窗外朝霞染遍半边天,洒入教室的阳光给靠窗的同学轻描淡写地镶了层金边,暖洋洋的,很是适合拿来睡觉。
  有气无力的朗诵声,飘出走廊,学委许崔也混不在意,探着个脑袋,恨不得一分为二,一边盯着教室一边盯着走廊,担任的是监督的头衔,做的是狗仔的任务。
  眼见抱着试卷的女生往这边缓缓靠近,他激动的直起身,将人拦在门口,“班长,新来的转校生长得怎么样?帅不帅?”
  纪胜男眼也不抬道:“要不自己去办公室看,要不滚回教室里等着,反正一会上课老班也会把人带过来,麻烦让让。”
  许崔:“……”
  一见到班长,班级安静了下来,昏昏欲睡的脑子也清醒了,心惊胆战地盯着她怀里的那堆试卷,分数总是能成功地令班上每一个同学的心脏起起伏伏,大喜大悲。纪胜男把批改过的试卷整整齐齐地摆好在讲台上,拿了自己的,对其他人道:“老班第一堂课可能要讲,试卷自己去拿。”
  说完坐回座位上开始订正错题。
  试卷按分数高低堆砌好,张光磊迫不及待地率先扑上讲台,习惯性按排名找出自己的试卷,鲜红的数字令他捂着胸口,做出夸张状的感慨,“朕的排名总算保住了。只要尔等不篡位,我们就还是好兄弟。”
  得到了几个大白眼后,他也混不在意,从身后勾搭许崔肩膀,一脸满是劫后重生的庆幸,“难道是什么大美女,这么兴奋?”
  “不是,我昨晚听我爸打电话,说今天有个转校生要转到我们班,让老班多照顾着点。”许崔附在他耳边,轻声道:“那转校生的父母刚去世,好像是车祸还是什么……总之,身世挺惨的,我爸翻来覆去的叮嘱老班,我耳朵都起茧子,也亏得老班能坚持下去。”
  张光磊:“都高三了,还转过来,是来挑战地狱难度的吗?你别说,我也好奇了。”
  “……”许崔是服了他了,“你关注点这么奇特,我很好奇你每次阅读理解是怎么拿到满分的。”
  张光磊:“家传绝学,不可外传。”
  许崔:“……”滚几把犊子,老子分数比你高。
  ……
  藤市一中在藤市是重点高中,坐落在藤市市寸土寸金的中心,占地面积虽然很小,但师资水平高,升学率也高。
  高三段十六班,六个班为文科班,另外十个班为理科班,理科班(一)(二)(八)三个班,属于理科重点班。
  黎娟是理科一班班主任,教语文,她带着祁笙经过普通班时,班级叽叽喳喳的,相比之下,她对自己带的班级愈发的满意,上课铃声一响,一个个的就算没有老师监督也会主动学习,她更不需要像其他班班主任一样,各种后门脸,窗户脸,偷偷地盯着。
  “祁笙,你来我们班可能需要自己赶一下进度,我们的课程讲得有些快,而你又落下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虽然你成绩很好,但我们藤市一中的教学跟你原来的学校有些不同。你要是有不懂的,尽管来办公室问老师,我们班的同学也很热情,你也可以和他们互相讨教。”黎娟三公分的高跟鞋哒哒地走着,寂静的走廊满是回声,再拐过一个拐弯便到了高三(一)班的教室。
  黎娟先踏进教室,拿起黑板擦背面敲了敲讲台:“同学们,向你们介绍个新同学,祁笙。来,向大家做个自我介绍。”
  祁笙单肩背着书包,面容清隽俊逸,眉眼透着疏冷,廖廖几句做完了自我介绍:“我叫祁笙,祁连山的祁,别离笙箫的笙,十七岁。”
  黎娟:“……”
  转校生有些高冷,黎娟几次张嘴,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个尴尬的自我介绍。
  “报告。”教室门口传来漫不经心的一声,大半人视线往外斜去,只见来人双手插兜,白色短袖外套着一件马甲,深蓝色牛仔裤,裤脚塞进高帮布鞋里,懒懒散散地笑着站在门口喊,黎娟看着他就头疼。
  好了,尴尬也被这一声喊没了。
  “闻肆,你说说,从开学到现在一个月来,你迟到了多少回,学校门口的黑板上你的名字就没消失过,你校服好歹穿一次……”黎娟顾忌着身旁还站着一位寥寥几语做完自我介绍的同学,顿了顿,赶苍蝇似的,朝他挥挥手:“进去,进去。”
  闻肆才脚才迈开一步,黎娟又说,只是语重心长,带了几分恨铁不成钢:“闻肆,你也混了两年的日子,高三我希望你能端正态度,认真对待这一年,不为别的,就为你爸捐的那些,你也争口气,成吗。”
  闻肆家,非常非常有钱,闻家给藤市一中的教师楼精翻修一遍,又买下来藤市一中对面的地皮,装修成了操场,还附赠一座体育馆。不至于让一中每次升国旗做广播体操都拥挤在校内,把一中校长激动坏了,别提把闻肆塞进重点班自生自灭,就是让他亲自教,都没问题。
  藤市一中虽然能碰上一些企业家捐钱,但碰到送地的还是头一回。
  闻家是出了名的大手笔,连价值两亿的地皮都不放在眼里,要是把那块地皮拿来开发成房产,价值不可估量,可闻家为了闻肆,硬是送给一中了。
  于是,闻肆这个不学无术的学渣就硬生生被校长亲自塞进了黎娟带的这个班。
  财神爷,黎娟也不敢得罪,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黎娟道:“祁笙,你个子高,就坐在第二排倒二那个位置吧。”
  祁笙顺着黎娟手指的方向,走下讲台,往那个位置走去。
  把书包往桌下一塞,就把书本全掏出来堆在桌前一本本列好。
  黎娟盯着讲台上唯一一张没人认领的空白试卷,额角剧烈地抽了抽:“闻肆,交白卷你还真是名副其实交白卷,连班级号和名字都不填,拿回去,下次记得写上名字。”
  闻肆不情愿地起来,拿回了试卷。
  “好了,开始上课,这次试卷我就不讲了,没什么难度,你们考得也不算太差,平均分提高了几个点,要是有哪里不会的,或者是错题不明白的……”
  几十张口异口同声喊道:“——找班长。”
  “你们啊——”黎娟失笑地摇摇头,翻开习题,开始讲解题目。
  闻肆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从隔壁桌抽走支笔,修长的五指快速翻飞,进行花式转笔……
  教室的书桌是一人座的,许崔离他只隔着一条过道,瞄了眼黎娟,见她没有注意这边,大着胆子给闻肆鼓掌,虽然声音比蚊子嗡嗡声还小,“大款,你说你要是把这转笔的心思花在学习上,一班的第一不属于你属于谁。”
  “少在这放屁,你爸又让你来做我思想工作是吗?”许教导主任可能是想着,闻家捐了那么多钱,也不能让人家白白打水漂,于是就开始了在教育闻肆的道路上越来越用心。一有机会就找他谈心,闻肆见他就躲。
  闻肆一分心,笔就从手中掉落,滚在了新来的转校生脚步。
  许崔刚想说,大爷你别招惹人家,闻肆就伸出他的大长臂,食指在人家背后戳了戳 ,“朋友,麻烦捡个笔。”
  许崔捂着脸,生怕新来的那位脾气不好,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朋友反手给闻肆一拳。
  祁笙垂下薄薄的眼睑,仿若未闻。
  “啧。”闻肆又戳了一下,似有不达目的不罢休。
  祁笙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才俯身捡起笔,扔在他怀里。
  闻肆重新拿起笔,却没转,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桌沿。
  他踢了许崔一脚,“哪个班调上来的?这么拽。挤下去的是谁,还挺倒霉的。”
  许崔:“……”你个倒数第一好意思说别人倒霉,要不是有钱,你早被刷下去几百次了。
  声音不大,但也不小,许崔刚想说,大爷我求求你下课聊吧,黎娟就开口了:“闻肆,既然这么想聊天,要不走廊站着,看看有没有缘分能碰到许主任,碰上你俩好好谈谈心。”
  闻肆趴在走廊栏杆上,微微低垂着头,闻肆长得很帅,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浓黑的剑眉下是乌黑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与红唇形成完美比例,他往那一站,就像走秀的男模似的。
  班级对面是高一段的学生,坐在窗口边的女生一个个仰着脸往闻肆那看。
  巡堂的许教导主任也看到了,他快走几步,爬上来二楼,朝着闻肆走去,一开口就是,“闻肆啊,跟我去办公室聊几句。”
  闻肆也学着他语重心长的语气,“老许啊,下次吧,心灵鸡汤天天喝也会腻的,凡事不是讲究循环渐进嘛!”
  许教导主任被他气得一噎,横眉竖眼瞪了会,只好拍拍他的肩膀,“你啊,明明很聪明,怎么就这么不爱学习呢,不然你再有钱,哪一天钱花完了,你都不知道怎么挣回来。”
  “老许,你放心,我家钱很多,我花个三辈子不成问题。等下下下辈子,我再努力好好学习吧。”
  许教导主任:“……”
  突然想先回办公室拿颗速效救心丸压一压,再来教训这学渣富二代,他屏息静气,伸手指着教室里坐得笔直的转校生祁笙道:“看见你们班新来的转校生没,人家……”许教导主任意识到这是别人的隐私,只好按捺住,改口道:“你好好向人家转校生学习吧,不会错的。那是一个励志少年。”
  励志少年四字说完后,许主任捧着他的养生茶,悠哉悠哉地飘向下一个班级。
  闻肆:“……原来不是从普通班挤上来的啊!我说怎么以前没见过。”
  目光睇着教室里那张清隽的脸蛋,心道,长得真像,是从嘉州来的吗?
  闻肆足足站了四十五分钟,才回到教室。
  进去的时候,纪胜男正站在过道上和祁笙说话,语气温柔:“你有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谢谢,我知道了。”祁笙接过她递来的一堆试卷,翻开看了看。
  闻肆啧啧称奇,心想,一向严肃的班长大人说话会这么温柔,那小子的脸比他还能祸害小姑娘。
  “哎,你名字怎么那么像女生?”闻肆又继续拿手指戳他背,祁笙背挺得很直,犹如劲竹般。
  祁笙啪地把笔放在桌子上,转过头把闻肆的食指捏住,眼神透着冷意,“再戳一次,我不介意让你去医院重新接一下手。”
  闻肆笑眯眯地道:“我就问问,下次不戳了——哦,同学,你是从嘉州转来的吗?”
  祁笙松开他,转回去之前,又特意瞥了眼他。
  许崔搬着椅子凑过去,小声嘀咕:“大爷,你怎么老喜欢惹他,以前也没见你对哪个同学这么关注过啊。”
  “哦,他脸好看。”
  许崔:“……”你他娘又不是找女朋友,还关注人家脸好不好看。
  似是察觉到许崔的小心思,他说道:“好看的人才能和好看的人做朋友,丑逼不配和我做朋友。”
  “打扰了,告辞。”丑逼许崔搬着椅子,撤出了闻肆释放的伤害范围。
  ......
  祁笙背着书包走出学校时,一位及肩黑发,穿着黑色连衣裙的中年妇女走向他,面容很是秀美,“小笙,怎么样,还适应吗?老师同学们相处得还好吧?”
  “都好,姑姑。”依旧地沉默寡言。
  一个月前祁笙父母出了车祸,祁燕梅匆匆赶回去替祁笙的父母办好身后事,又亲自帮他办了转学手续,带他到了藤市,这个姑姑,祁笙有些印象,每年过年,都会互相拜年问候。
  “书包给姑姑拿,你表妹已经在车里等着了,我们晚上去你姑父上班的餐厅吃饭,庆祝你开学。”祁燕梅在一家小公司做会计,收入还行,姑父方正是在一家连锁酒楼做餐饮经理。
  “姑,就随便吃吃吧。”祁燕梅一家对他都很热情,希望祁笙能摆脱失去父母的伤痛,融入进方家,把他们也当成家人。
  祁燕梅领着他走向停在较远的停车场,方晓萱一看见祁笙,就急忙从车上下来,往祁笙那边冲,搂着他手臂,笑道:“表哥,你下课了。你肚子也饿了吧,我们去吃大餐,狠狠敲爸爸一顿。”
  方晓萱一张小圆脸喜气洋洋的,一双杏眼满是天真的光芒,让人看着就觉得心情好,祁笙也不例外,他揉了揉小姑娘发顶,“嗯,被你这么一说,肚子是有点饿了。”
  祁燕梅看见祁笙露出点笑容,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她真怕这孩子把自己压抑出病来。从父母去世,他除了在医院痛哭了一场之后,后面一直到下葬,都很平静,甚至平静过了头。
  幸好还有个晓萱能让他稍微放松一些。
  “妈妈,吃完饭,你送我和表哥去看电影吧,我同学给了我两张电影票,说可搞笑了,我想去,表哥,你陪我一起看吧。”大大的杏眼满是乞求。
  祁燕梅双手握着方向盘,视线时不时落在后视镜上,她开车一向很小心,宁可开慢点,也不超车。闻言,微微一笑,“小笙,你想去吗?散散心也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