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莫老师,谈恋爱吗【甜文】──公子瑾少

时间:2021-05-03 06:35:32  作者:公子瑾少

 

  【前排提示】
  *主要是日常谈恋爱
  *主角都是普通人,生活比较平淡
  娄寻是位高中物理老师,工作第二年就被家里人安排了相亲,结果相亲对象没看上,倒惦记上了人家姐姐。
  新学期,有位新的数学老师调过来。
  娄寻闲来无事,去数学组办公室串门,看到新来的那位老师后,脚步一顿。
  ——新调过来的老师竟然是莫文宁。
  *
  学生欺负莫文宁是新来的老师,看上起也没什么脾气,上课不听课,跟老师拌嘴。
  原本在窗外偷看莫文宁上课的娄寻推门而入,帮她控场。
  放学后,莫文宁想感谢娄寻。
  娄寻:“感谢就不用了,莫老师,谈恋爱吗?”
 
 
第1章 
  暑假快要结束,娄寻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家人居然踩着假期的尾巴给她安排了一次相亲。据说是男方那边对她感兴趣才提出来的,男方家庭殷实,想到如果两人在一起后,将来娄寻生活也不会那么累,父母便同意了这次相亲。
  八月底的天气很热,娄寻兴致缺缺,随便画了个淡妆便出了门,去的路上还约了几个朋友,等相亲结束后一起吃饭。
  这次相亲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原因很简单——娄寻喜欢女人。
  她的家人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很着急为什么娄寻一直不找男朋友。娄寻有想过跟家里人解释一下,但是很多次想开口,就会被各种各样的事情压着说不出来。
  这次相亲,男方约她在商业街的一家法餐厅见面,一进门舒缓优雅的音乐传来,空调开得很足,娄寻只穿了一条红色的裙子,被冷风吹得打了个寒颤。
  “请问您是娄小姐吗?”身着西装的服务员走过来,礼貌地向娄寻打招呼。
  娄寻朝他微微点头,露出一个优雅的微笑,道:“是的。”
  “麻烦您跟我来,莫先生在等您。”
  “好。”
  服务员口中的莫先生就是娄寻今天的相亲对象,全名莫宇轩。
  服务员带着娄寻去了一个包间,娄寻进门后,看到两个人正坐在包间里。娄寻脚步一顿,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莫宇轩旁边的女人身上。
  一头长发绑在脑后,五官柔和,衣着干净利索,白皙的手指拿着菜单,正低头细细观看,睫毛随着视线的转移而抖动。在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后,抬起头来,看到娄寻后微微愣了几秒,随后淡淡一笑,“娄小姐,您好。”
  声音温润,仿佛春风撩过耳朵,娄寻不由自主地吸了口气。
  听到女人的声音,莫宇轩才从手里的菜单里回过神来,站起来径直走向娄寻,朝娄寻羞涩一笑,道:“你好,我是莫宇轩。那边那位是我姐,莫文宁。”
  娄寻朝他淡淡一笑,道:“您好。”说完,又走到莫文宁面前,伸出右手,道:“您好,我是娄寻。”
  莫文宁有点拘谨地伸出手,轻轻地握住娄寻的手,道:“您好。”
  打完招呼,娄寻坐在了莫宇轩对面的位置上。
  “我第一次相亲,有点紧张,所以让我姐陪我一下,娄小姐不介意吧。”莫宇轩一边说一边给娄寻倒柠檬水,本来他们准备红酒了,但是娄寻过来时提了一句她不喝酒,莫文宁便叫服务员点了柠檬水。
  娄寻坐正身子,道:“不介意。”说完,视线悄悄落到莫文宁身上,不着痕迹地打量。
  莫文宁属于长相很温和的类型,说话也很温柔,像个大姐姐。
  “莫小姐多少岁了?”娄寻装作随口道。
  莫文宁愣了一下,疑惑写在脸上,不明白为什么娄寻会问这个,但还是回答了,“26岁,比小宇大一岁。”
  “哦。”娄寻端起柠檬水抿了一口,“比我大两岁。”
  柠檬水有点冰,娄寻拿起杯子的时候,身体小幅度抖了一下。
  “娄小姐,”莫文宁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外套,“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的外套。”
  娄寻微微一怔,温柔明媚的笑挂在脸上,“谢谢你。”
  莫文宁的外套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香气,是娄寻从来没有闻到过的味道,很奇怪,明明没有喝酒,却有醉熏的感觉。
  娄寻弯弯眼角,在她进门的时候,娄寻便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被莫文宁俘获了,接着是耳朵,现在又是鼻子。娄寻轻轻捏了一下外套的衣角,拇指在精致的面料上摩擦,心痒痒的。
  这次相亲不出意外地凉了,娄寻离开时偷偷听到莫宇轩向莫文宁抱怨,说她压根对自己不感兴趣。
  莫文宁听完没有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娄寻确实对莫宇轩不感兴趣,但是对莫文宁非常感兴趣,这次相亲是娄寻有史以来话最多的一次,她想跟莫文宁多说说话,不然以后能不能再见面只能看缘分了。
  下午的时候,变了天,乌云填满了整片天空,风也跟着起来了,吹掉了几片树叶。娄寻法餐没吃饱,跟朋友吃完饭后,又去了经常去的一家酒吧。
  酒吧刚开门没多久,人不多,娄寻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一杯一杯地喝酒。娄寻知道,自己不过是莫文宁人生中的一次擦肩而过,她却如同失恋了一般难过。
  “娄寻,你怎么回事,闷闷不乐的。”同她一块来的朋友问道。
  酒吧为了营造氛围,把灯光调的很暗。恰巧有一束光落在娄寻旁边,娄寻伸出手,让光落在酒杯中,像一位孤傲的女王。
  “没什么,失恋了。”
  她的朋友被她这句话吓得手一抖,睁大眼睛贴过去,八卦两个字写在了脸上,“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娄寻看了她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就是因为没办法跟她谈恋爱所以才失恋了!”
  娄寻喝了一口酒,跟朋友们讲完了事情经过。
  “这也不能怪娄寻不主动,人家刚相完亲的弟弟就在旁边,总不能直接过去要手机号吧。”
  娄寻扯了一下嘴角,又叹了口气。
  “没关系,娄寻长这么好看……”
  “砰”一声,娄寻的酒杯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朋友以为她生气了,赶紧闭嘴,扭过头去看她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是,娄寻并没有生气,而且一副震惊的表情,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方。
  顺着娄寻的视线看过去,就见一位皮肤格外白皙的女人坐在吧台的位置上,衬衫包裹着纤细的身体,可以看出良好的身体曲线,细长的手指搅动着面前的酒,从微微侧过来的脸不难看出来,这是个美人。
  娄寻整理了一下表情,唇角微微勾起。
  朋友见娄寻一副要去搭讪的架势,试探地问道:“看上新的了?”
  娄寻眉头微微蹙起,道:“那就是我今天相亲对象的姐姐。”
  “什么?!”朋友赶紧捂住要尖叫的嘴巴。
  ——这间酒吧是附近有名的蕾丝酒吧,既然那个人进来了,也就说明她也喜欢女人。
  朋友用胳膊肘碰了碰娄寻,道:“快去吧,机会难得。”
  娄寻轻轻一笑,整理了一下衣服,抬腿向吧台走去。
  莫文宁低着眼睛,手还没停下搅动面前的酒,嘴唇轻抿。
  今天送走娄寻后,她家里人又开始念叨起了她的婚事,搞得她非常头疼,好不容易从家里的念叨声中脱身,路过这家酒吧,便忍不住进来了。她有一个不敢向家人承认的秘密——喜欢女人。
  莫文宁轻轻出了一口气,警惕地看了一眼一边的视线,有个短发的女人从她坐下开始就一直在看她,搞得她浑身不自在。这时,她注意到一个红色的身影慢慢靠近,莫文宁微微偏头,就见一个身着熟悉的红色长裙的女人坐在了她的旁边,定睛看过去,呼吸一滞。
  娄寻单手拖着下巴,面带微笑地看着莫文宁,朱唇轻启,道:“好巧啊,莫小姐。”
  余光中,娄寻注意到莫文宁的手捏紧了酒杯,因为太用力,粉嫩的关节处有些发白,凝结的水珠聚在杯壁,濡湿了指尖。
  莫文宁整理了一下心情,偏过头去,小声应了一声,“好巧。”到现在莫文宁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明明莫宇轩对于娄寻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结婚对象,但娄寻却没有流露出一点兴趣。
  娄寻注意到莫文宁的手有些微微颤抖,轻笑道:“别紧张,咱们两个是同类,有什么好紧张的。”
  “不是……”莫文宁小声道,眼神偏向旁边,“那边那个人一直在看我。”
  娄寻一愣,转过头向旁边看过去。视线之中,在吧台不远处,确实有一个短发女人一直在盯着这边,看得出来那个人在看莫文宁。
  娄寻轻轻一笑,故意调侃道:“应该是看上你了,莫小姐。”
  莫文宁眼睛微微睁大,“那怎么办,我是不是要过去拒绝一下?”
  娄寻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里感叹莫文宁可爱。
  莫文宁等着娄寻不笑了,开口道:“我第一次来这种酒吧,不太清楚……”
  “我教你。”
  娄寻勾起唇角,探身到了莫文宁身前,两人目光相对,鼻息交融,呼出的气体中掺杂着酒精的味道。
  温润的唇贴了上去,莫文宁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微凉的手便攀上了她的腰,惹得她心脏跳个不停,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在渴求更多。
  莫文宁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是这样的反应,难道是因为单身太久了?莫文宁在混乱的思绪中勉强抽出理智,看着娄寻下垂的睫毛,看着睫毛在她脸上投下的导演,最终忍不住也闭上了眼睛,耳边是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敲击着莫文宁身上的每一寸神经。
  过了一会儿,唇上的温润消失了,莫文宁慢慢睁开眼睛,注意到娄寻面带笑意地看着她。
  “好了,那个人走了。”娄寻的声音在莫文宁耳边响起,“这样她就知道你已经名花有主,不会再惦记你了。”
  莫文宁感觉自己的脸正在慢慢升温,她还以为娄寻会更近一步,险些张开嘴等着她的探入,没想到只是简单一贴。
  “谢谢。”莫文宁低下了头,担心被娄寻发现自己的异样。
  娄寻道:“莫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不用……”还没等莫文宁说完,娄寻就已经叫来了服务员结账。娄寻付完钱,朝莫文宁淡淡一笑,朝门的位置歪了歪头,道:“走吧。”
  插入书签
 
 
第2章 
  今天天气变得很快,娄寻来酒吧的时候还只是有点阴天,这会儿就已经下起了小雨。
  娄寻伸出手感受了一下雨的大小,偏头对莫文宁说道:“莫小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买把伞。”
  刚说完,莫文宁就把她的外套递到了娄寻面前,还是相亲时给娄寻穿的那件。
  娄寻愣了一下,莫文宁说道:“我穿的衬衫,不是很冷,你穿裙子有点冷吧,当心着凉。”
  没有了酒吧嘈杂的音乐,莫文宁的声音显得更加清澈通透。
  娄寻忍不住抿了一下嘴唇,接过了莫文宁递过来的外套。拿外套时,娄寻还坏心眼地碰了一下莫文宁的手,食指扫过莫文宁的手背。
  莫文宁怕衣服掉到地上,没有躲开她,任由娄寻调戏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扫过。
  莫文宁自小家教严格,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连歪心思有没有过,现在面对娄寻时,却有些渴望被触碰,就像是在背着家长偷偷干坏事的小孩子一样,那种刺|激的感觉在脑子里炸开。但是莫文宁很早就养成了理性思考的习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最后所有的想法化作羞愤,聚在脸颊,形成一片红色。
  娄寻的视线始终没有从莫文宁的身上离开过,莫文宁身上散发出的那种又纯又欲的感觉让她欲罢不能,心头痒痒的。幸好今天天气凉,娄寻还算清醒,不然非得把莫文宁哄骗回家。
  娄寻穿上莫文宁给她的衣服,那股好闻的味道迅速环绕过来。
  “你在这里等我。”娄寻道。
  莫文宁轻轻点头,道:“好。”
  娄寻穿着裙子,不太方便跑过去,还好商店离这里不远。没一会儿,娄寻拿着一把雨伞回来了。
  看到娄寻手里的伞后,莫文宁愣了一下,“一把?”
  娄寻把伞撑开,道:“嗯,一把足够了,进来吧。”
  莫文宁犹豫了一下,还在站在了娄寻旁边。
  娄寻身高一米七,莫文宁比她矮一点。莫文宁还是不肯贴娄寻太近,娄寻怕莫文宁淋到雨,顺势娄上了莫文宁的肩膀,道:“靠近点。”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莫文宁感觉娄寻说话时,声带的震动通过两人贴在一起的肩膀穿了过来,震得她肩膀发麻,耳朵也麻麻的。
  天公不作美,娄寻本来打算送莫文宁去好打车的地方,没想到才走了五分钟,雨越下越大,还刮起了大风,两个人都被淋了个通透。不过好在酒吧附近的宾馆多,娄寻就带着莫文宁去了最近的一家宾馆躲雨。
  “二位女士,请问要开几间房?”
  见娄寻和莫文宁进来后,大厅的招待立刻迎了上来。
  莫文宁看了娄寻一眼,温声道:“先住下吧,全身都湿透了,会生病的。”
  就算莫文宁没有住下的意思,娄寻也打算哄骗她住下,现在莫文宁主动提出,正合了她的心意。
  娄寻点点头,道:“行,咱们住一间吧,相互有个照应。”
  莫文宁思考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头。
  莫文宁走在前面进了房间,打开等后,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宾馆颇有情趣,浴室的玻璃是透明的,在房间里能清楚的看到里面风景。
  娄寻在她后面进来,也注意到了浴室的样子,轻笑一声,道:“这浴室设计的还挺有情调。”
  说完,去看莫文宁的反应,不出意料,脸又红了。视线下移,娄寻注意到莫文宁的手臂一直环在胸口,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湿透的衬衣上透出了里面黑色的文/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