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财神下凡当舔狗【天作之合 】──阿克书

时间:2021-05-03 06:33:06  作者:阿克书

 

白珩一个普普通通的做梦人士,大学毕业就踏上了写小说的征程,不过,屁都没写出来!
过年回家时,看见母亲坐在门口迎财神,自从那之后,白珩一与人接触过密就会感觉到冷。
后来奇怪的事接二连三的发生,不过心大的白珩没有当一回事,直到某一天,
他因为能吃进医院了,再次睁眼,看见的人简直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可是,那人似乎那人脑子有点问题。
“你好,我是财神。”那人开口。
“……你看我信吗?”白珩回答。
“那得看你。”财神回答。
“那你下凡干什么?”白珩接着问。
“向人间挥洒财运。”财神一本正经。
好了,已经确认这是个傻子没跑了。
论一个“傻子”混入了你的生活你会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傻子必须帅的一批!
 
醋精财神美人攻×活蹦乱跳小萌受
 
 
  ☆、迎财神
 
  一束烟花从万家灯火中极快的冲向了云霄。烟花炸开的那一瞬,五彩缤纷的火星照彻了半个天空。
  火星在半空熄灭坠落在残存的白雪中时,仿佛隔着窗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烟火味儿。那是年的味道。
  “儿子!”一个保养的不错的中年女人坐在平房的门口前冲屋里喊道:“你俩快过来!”
  “来了来了。”白珩把客厅的电视按了暂停,走到他妈妈旁边,“怎么了?”
  白母满脸笑容:“你哥呢?”
  “我哥画什么玩意儿呢。”
  “去把你哥叫出来。”白母对白珩道。
  白母刚说完,西屋的门便开了,走出来的人高高瘦瘦,单手捧着画板,贼帅!
  “快来快来!”白母一看见自己大儿就笑的合不拢嘴,大儿子太优秀了!二儿也帅就是有点矮。
  “坐这儿。”白母拍拍自己旁边的两个小凳子。
  两人坐下后,白沈也没心思画画了。这大东北,一出来都快冻成冰棍儿了,能画好就怪了。
  “妈,您这是上演的哪一出啊?”白珩不解。
  “迎财神啊!我儿子们这么帅,财神肯定会多待会儿!”
  白珩:“……”
  白沈:“……”
  虽然立春了,但也没立多久,还是很冷的,更何况砖墙上的积雪尚未化尽。白珩和白沈就坐在寒冷中听着沈女士说东道西的。时不时还讲冷死人的笑话,配上这寒冷的环境,说是在北极都不为过。
  白家哥俩此时冻得像两条狗似的,不愧是亲妈啊!
  白珩搓搓手,忽然想到了一个损招。他看向他哥两人刚好对视,相□□点头。比了一个手势,随后笑容逐渐变态。
  五分钟后,原本三人的阵容变成了五人。离门最近的是白珩妈,其次是白珩表姐何梓,之后是他哥和他,最后一个是白珩的发小郑柯。
  他们四个一起在这里冻着,正应了那句:好朋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好的是,自从何梓与郑柯来了之后,白母就收敛了点。从没有再讲冻死人不偿命的冷笑话,到后来的不好意思和小年轻们待在一起进屋了。但走之前,还嘱咐他们说,千万别走,不然财神该生气了。
  白妈妈还是有人情味儿的,怕冻着何梓,特意让她挨门坐。不仅把外衣留给了她,而且还把门给打开了。
  屋里的锅炉很暖和,热气顺着门气势汹汹的往外涌,而冷气也不甘示弱的往里冲。真是苦了冷热交融间的孩子们。
  看电视的白父虽然冷,但也敢怒不敢言的穿上了棉袄。
  白母进屋后就照镜子去了,还念叨着:“老了老了。”
  屋外——
  “好事儿呢?”何梓刚敷完面膜就被白沈叫了出来,说是有好事儿。
  “这不是好事儿吗?迎财神!”白沈有一丝害怕。
  “闭嘴吧你。”何梓瞪他一眼道。
  何梓让白沈闭嘴他就真闭嘴了,他虽然脾气不算好,但他是真怕何梓!小时候他表姐给他的印象就是彪悍,那时白沈被大鹅追着跑,没想到他表姐上去就拎住鹅脖子,把鹅扔出两米远。等白沈再次看到鹅时,它已成了白眼鹅了。
  饶是多年以后再次回想,还是鸡皮疙瘩掉一地。
  “白白啊,看在咱俩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份上,要不咱俩换一下地方怎么样?。”郑柯冻的牙直打颤。
  “不是我不和你换我也冷啊。”同样冻成狗的白珩道。
  “姐啊,要不咱俩换?”郑柯把希望投给了何梓。
  “你咋娘们唧唧的?”何梓虽这么说,但还是把坐让给了他。
  “谢谢姐,以后你就是我再生父母!”郑柯热泪盈眶的奔向了靠门的座位。
  “姐啊,快给我捂捂手。哥,你给我捂这只。”白珩臭不要脸道。
  “美得你。”何梓对他们三可真是无语凝噎。
  他们四个打小就一起玩,关系杠杠滴。何梓是他们的头儿,她是头儿不仅因为她年龄最大,还有她在这四人里最像男的,那三人平时挺阳刚,一到她面前就娘们唧唧的,好像一群小鸡仔儿。
  但何梓属于那种嘴硬心软的,她能做的只要你提她就能帮你,很有大姐风范。
  “来,插哥兜里。”白沈把兜敞开。
  当白珩把手插进去的那一刻,他感觉周身的温度又往下降了,冻的他打了一个寒颤,牙颤抖的幅度更大了。
  “我天儿!”白珩一下子就架住了白沈和何梓的胳膊挡在自己的胸前,缓解寒冷。
  白珩以为会暖和一点,没想到事与愿违。这特么不仅没缓解,反而更冷了!
  “不行了,我进去了啊。”白珩话音未落就已经冲近了门,留剩下三人三脸懵逼。
  白母来西屋放东西的时候就看见床上的被是鼓起来的,但能在这里待的都去门口迎财神去了。细思极恐,吓的白母一声盖亚。
  这一声盖亚把床上的白珩吓了一跳,随即他跳出了被窝,摆了一个变身的动作:“变身!”
  “儿子?吓死我了你!”白母听清是他儿子的声时瞬间放心了。
  “妈,你来干什么?”白珩蒙着被,一双杏眼黑白分明叫人怎么看怎么喜欢。
  “我本来打算藏红包,让你们四个找的,现在被你看见了。”白母。
  “啊?那妈妈还给不给了?”白珩遗憾道。
  “废话,不给你们,等着钱自己长毛啊?”白母看着自己刚毕业就不务正业的儿子,嫌弃道,“吃饭前在给你们。”
  “哦,那我提前谢谢妈妈!”白珩溜须道。
  “那吃饭前你就不谢我了?”白母开个玩笑。
  “都谢!”白珩卖萌撒娇道,“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比心心~”
  “不对,你怎么没在门口?”白母才意识到。
  “妈妈,太冷了!冷的我胃疼!”白珩有胃病,故意买惨。
  白母:“……”请你下次卖惨时过一下脑子。
  “行了,我去把他们仨叫回来。”白母,“你们四个去玩儿吧。”
  ·
  “好冷啊,要不回去吧。”郑柯一只脚都快进去了。
  “听姐安排。”白沈看向何梓。
  何梓刚想说你们看我干嘛?就听白母说快进屋吧。
  瞬间何梓有了底气:“走,进屋!”
  郑柯:“大姐威武!”
  白沈:“大姐霸气!”
  进屋后,暖气瞬间将三人包围,似乎刚刚的寒冷只是一场幻觉。再加上年轻人火力旺不一会他们仨的棉袄全都脱了。
  “白珩呢?”何梓说。
  “我在这儿呢,大姐!”白珩裹着军大衣出了西屋的门。
  “你咋还裹上军大衣了呢?”何梓好奇问。
  “我冷啊。”白珩回答。
  “行了,啥也别说了,小叛徒。”何梓道,“接受惩罚的洗礼吧,老规矩。你们赞同吗?”说完看向了那两人。
  “我们俩都很赞同!”
  白珩撒腿就跑:“妈妈救我!”QAQ                        
作者有话要说:  祝所有翻开这本书的读者大大们新年快乐!拉着柳渡在祝读者大大们新的一年财运爆棚!(我可能是最晚祝大家新年快乐的吧)
 
  ☆、麻将小能手
 
  “三条!”
  “六饼!”
  “红中!”
  “糊了!!!拿钱拿钱!”白珩骄傲的抬起头,仿佛一只开屏的小孔雀。
  “天儿啊!白,你怕不是开挂了吧?!”郑柯边拿钱边抱怨,“你从开局一直糊到了现在。”
  “哼,往日都是你们赢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风水轮流转了吧!”白珩得意洋洋的收钱。
  “小样儿的,别太高兴,看我下把不赢了你!”白沈道。
  “一定是风水问题。”何梓说着就拿起了刚刚放下的日历看了看,“这财神明明在南边啊。为什么白白在西边财运那么好?”
  何梓这一系列熟悉的操作,仿佛刚才坐门口不信财神的人不是她。
  “我看看。”白珩道。
  何梓把日历给了他,他看完后想说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但是没敢。
  “你看的那是福神,财神在正西好吗?”白珩看着何梓。
  “啥?”说着何梓又接过日历看了看,恍然大悟,拍了一下麻将桌:“草率了!”
  “来来来,接着玩!”何梓不信邪了,“反正等会得换座。”
  于是换座后——
  “八万!”
  “漂亮,糊了!”
  ……
  “幺鸡!”
  “糊了!”
  ……
  “我出牌了?”郑柯默默地问。
  “等等,我这把好像天糊!”白珩满脸欢喜。
  郑柯:“…………”
  何梓:“…………”
  白沈:“…………”
  他们三个仿佛失去了知觉。你这哪是跟着财神走啊?这明明是财神像舔狗一样和你走啊!
  他们拉开麻将机的抽屉发现屁都没有了!
  白珩得意的看着自己关不住的抽屉,心情大好:“还来不来了?”
  那三人是真的害怕了,头摇的像是拨浪鼓,旁边要是挂两颗小球,按现在的摇头速度估计能把鼓面砸出一个坑。
  “孩子们,包饺子了!”白母从厨房的门探出头道。
  白母的声音对于那三个人来说简直就是光,光驱散了被白珩所笼罩的客厅,他们仨就像窜天猴似的奔向了厨房。
  “他们仨咋滴啦?”白母问正在慢条斯理数钱的白珩。
  “没什么,就是今年财神太照顾我了。”白珩数完钱就放进了军大衣的兜里,还拍了拍。
  白母摸不到头脑,也没多问,就回去包饺子去了。
  白珩也去了厨房帮忙,他踏入厨房的时候,又感觉温度一降一个寒颤,他不自觉的裹了裹军大衣,去洗了一把手。
  面板前,妈妈、姑姑和奶奶在擀皮儿,爸爸、姑父和那三人在包。
  “还用我帮忙吗?”白珩走到面板前问。
  “儿子,你去把外面的大铁盘子拿回来好摆饺子。”白母边擀皮儿边对白珩道。
  “在哪儿呢?”白珩问。
  “外面外面的呢。”白母不耐烦,“你出门就能看到。”
  “知道了。”白珩回答。
  他走出去时,找了好一会儿才找道大铁盘子。果然,从妈妈口中得知物品的摆放处是最不靠谱的。
  白珩把盘子拿回来时,他妈妈又发话了,说用保鲜膜把它铺上。他对他妈妈的话不能一次说完真的很无语,但谁让这是生他养他的人呢?忍着呗。
  人多包的也快,不久就包完了。他们看了看点儿,离年夜饭还剩很长的一段时间。
  那四人收拾好就出去就溜达了,他们这是个屯子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随意溜达着就不小心溜达到白珩的姥姥家了。他们四个便去了姥姥家。姥姥很慈祥,今年高龄但却很干净利落。
  “姥姥!”白珩是第一个冲进去的。
  姥姥正在包着饺子,一见白珩来了立马拍拍手把面拍掉。
  “白白来了。”姥姥看见他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
  “嗯嗯。”白珩点点头。
  “你哥来了吗?”姥姥是利落的短发,虽然全白了但让人觉得很干净。
  “我们四个都来了。”白珩告诉姥姥。
  “姥姥!”随即后面的三人全部进来了。
  姥姥看见他们就开心,同而他们也开心,他们四个小时候很淘气,只要犯错了就往姥姥这边跑,姥姥通常是先给他们拿好吃的,才问他们犯了什么错。
  之后就好言相劝,从不硬碰硬。他们也知道姥姥性格温和好相处才愿意往这里来的。
  四人来了之后,白沈与何梓非常识相的站在了边上,怕被等会儿的情景误伤。都和姥姥打完招呼后,白珩和郑柯争先恐后的去磕头,场面一度混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