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黄昏雨【小甜饼】──魏丛良/我饲养的小动物

时间:2021-05-03 06:31:22  作者:魏丛良/我饲养的小动物
 
 
第1章 
  又要换同桌了。
  雨过之后的夏天教室,窗边有雨水痕迹,空气里散布着潮湿的泥腥,边樾支着下巴望着窗外树梢上摇摇欲坠的雨滴。
  上课铃响,老师走进教室,让他们开始搬桌子。
  教室里到处都是桌椅摩擦地面的声音,女生和男生分开坐,个子高的坐在后头,成绩差的坐在后头,体育生也都坐在后头。
  边樾搬到了角落,不多久身边挨上一个人,他侧头看了一眼,对方笑嘻嘻喊他樾哥。
  边樾觉得没意思,他抓起桌上的笔,丢了过去,嘴巴微张,“滚。”
  “方宁致你怎么坐后面去了,你的位置在前面。”
  老师的声音从前边传来,一只洁白修长的手拉开了边樾前排的椅子,白色衬衫和黑色裙裤,空气里的雨气被另外一种香味替代,边樾不禁抬起头,看到自己前面的位子上坐下一个女生。
  他侧头,看到方宁致背后那从衬衫里隐约透出的浅粉胸罩带子。
  方宁致是他们的班长,成绩好的学生是不配坐最后一排的。老师想当然不会答应,却听方宁致说:“老师,班级里的学习互帮小组我想选边樾,坐在这教他会方便些。”
  边樾原本耷拉着的眼皮慢腾腾撑开,方宁致一向招老师喜爱,这么个理由也很合理,老师欲言又止后竟也就答应了。
  课上边樾都是趴着睡的,方宁致偶尔会起来回答问题,坐下时不经意往后一瞥,便都只看到边樾的后脑勺。
  上午的课结束,是午休吃饭时间,边樾还睡着。教室里的同学都差不多离开了,方宁致整理好这节课的笔记,扭过身去,伸手轻轻碰了碰边樾的胳膊,“边樾。”
  边樾被吵醒,皱了皱眉,一股脑地抬头,刚想发火,就看到方宁致的脸。
  细白的面孔,眼睛很大,瘦瘦弱弱的样子。方宁致见他醒了,便把笔记递过去,低声道:“这是今天上午的课堂笔记,待会下午有自习课,你可以在课上看看。”
  方宁致刻意压低的声音有些沙哑,没有一般女生那般甜美柔软。边樾撑着下巴,听着方宁致的话,又懒懒散散斜扫过去,扯开嘴角笑了一下,直起腰,身体前倾,几乎是凑到方宁致的脸前,他说:“方老师,我之前说的学习交流,可不是这种学习交流哦。”
  方宁致愣住,看着眼前边樾的脸,记忆追述到了自己的秘密被发现的那天,原本素白的脸褪去血色,如一张宣纸般苍白脆弱。
  方宁致从小身体便不大好,小学到高中的体育一直都是免修,任何活动也都是不用参加。
  在旁人眼里方宁致为人平和礼貌,成绩好却不自傲,一直都是柔软温柔的模样。
  学校游泳课,方宁致坐在教室里看书,夏天的暑热已经来临,太阳炙烤着大地,树梢的叶子快要被烤干,热风吹进室内,方宁致呼出一口气,用手抹掉额边的汗珠,顺便把松散的长发用一根黑色发绳扎紧。
  游泳课安排在周五下午,结束后大家都穿着自己的衣服三三两两回家了。
  教室里空荡荡的,方宁致看着窗外,蝉鸣声声,又是一阵风,坐着的人影站起,站定几秒后,拎起放在脚边的袋子走了出去。
  边樾是学校游泳队,再过一个月就要参加市比赛。放课后,他还不急着从水里拔出,沉沉浮浮了好几圈,最后浮躺在水面上,看着天顶上漂浮的波纹。
  太阳快下山了,粼粼水波成了橘红,他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快速沉入水底。
  一秒……十秒……二十秒……六十秒……一百二十秒……
  在临界点,他浮出水面,抬起头的刹那,水花飞溅,他看到了方宁致以及……那具被夕阳包裹的身体。
  雪白的身体在发光,没穿上衣的胸口平坦,灰色泳裤包裹着私隐,女性的躯干下是微微凸起的男性特征。
  雌雄莫辨,是她非她。
  边樾惊讶地看着,方宁致也呆了,他原本想着趁所有人都离开了后来游泳,却未曾料到还有一个边樾在。
  “方宁致!”边樾慢吞吞游到泳池边,双手微微用力,撑起上半身,少年的肌肉线条流畅自然,略深的肤色同方宁致截然相反,他们对视,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惊讶,可方宁致的惊讶中还带着恐惧。
  边樾喊了一声,方宁致浑身一震,似如梦初醒,猛地抬头,转过身拔腿就逃。
  边樾从水中直接跳到池上,他又叫了一遍方宁致的名字,但是对方显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赤着脚逃窜。
  “方宁致你别跑那么快,当心摔了。”
  话音刚落,就听“啊”一声,方宁致摔倒在地。
  边樾嗤笑一声,走到方宁致身边,低头打量。
  方宁致蜷缩在地上,下意识用手挡住自己的身体。边樾半蹲,他们的距离变近,他抬手,拉来方宁致捂住自己脸的手。
  方宁致闭着眼,根根睫毛都在细颤,脸上的血色尽褪,唇色惨败,像只掉进陷阱的猎物。
  边樾歪过头,出声,“方宁致,你是女的还是男的啊?”
  是在那个下午,窗外树影投落在水面,泳池的水被晚霞染红,方宁致躺在冰凉的白色砖块上,望着眼前逐渐朝自己压近的边樾。
  他听到边樾的声音,漫不经心幸灾乐祸的声音,对方问:“方宁致,我是不是发现了你的秘密。”
  是的,你发现了我最不可告人的耻辱。
  他不说话,边樾又道:“既然发现了秘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威胁你了。”
  方宁致睁大眼,发冷的身体被一双手抱起,他像个木偶,靠在边樾怀中,一片温热贴在他的耳边,边樾说:“我很好奇你的身体,让我玩玩怎么样?”
  教室内是一片死寂,方宁致沉默地看着边樾,低声道:“几点?”
  边樾翘起嘴角,如同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般看着方宁致,他说:“就现在,你过来。”
 
 
第2章 
  短暂的午休时间,方宁致从未如此紧张忐忑过。
  他一步步走向边樾,绷直的脊椎隐隐作痛。
  边樾的双腿微微岔开,“坐我腿上。”
  他这么说着,方宁致听了后便一愣,从小因为身体的原因,母亲总是让他要和人保持距离,自己的身体是禁忌,看不得碰不得。
  可边樾却把这一切都打破了,他抓住了方宁致,狠狠按着那痛点,毫不手软。
  方宁致战战兢兢靠坐在他的腿上,只坐了一个边,上半身死命地往前倾,咬着下嘴唇,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和这一刻作斗争。突然,腰上一紧,他惊呼着,边樾搂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方宁致摔进边樾怀里。
  边樾贴在他的耳朵边,声音很低,“别动。”
  方宁致很不习惯和人这么接触,他停下扭动,惊慌道:“你要做什么?”
  边樾没说话,鼻尖顺着方宁致雪白的后颈肉摩擦,深吸了一口气,额头抵在他颤抖的肩胛骨上,伸手随意拽住了方宁致塞在校裙里的衬衫,温热的手掌覆在他的腰上。
  明明是炎热夏季,方宁致却打了个哆嗦。
  他呜咽一声,像是要哭,感受着那顺着自己腰侧抚摸过的手,啜泣着又重复了一遍,“边樾,你要做什么?”
  边樾原本只是想碰碰他,却不料他的反应会这么大,竟然还哭了。
  “你哭什么?”边樾皱起眉头,下巴靠在方宁致肩上,侧头看他。
  方宁致一歪头,脸上便是一热,边樾的嘴贴在他的脸颊上,他怔住,边樾也呆了呆,微微一动,快速反应过来,抵在方宁致脸颊上的嘴顺势贴上了那柔软的浅粉。
  和边樾这个人迥然不同的吻,温和慢热,湿哒哒的吻发出“啧啧”声响。
  方宁致整个人都懵了,被问得喘不过气的时候,边樾稍微松开,给他了一次喘气机会,而后又覆上,细碎的吻,轻轻飘飘柔柔软软,边问边道:“别哭了,逗你玩呢,不在这搞你。”
  方宁致都快吓死了,这下子一听边樾稍显软下去的声音,抽泣了几声后,竟是哭得更大声了。“呜呜呜”好几声,双手在空气里挣扎,哑着声音喊着,“你是坏人,边樾你这个坏人。”
  方宁致当乖乖女当久了,连骂人都只是坏人坏蛋这几个单调词汇。边樾听了都不觉得他是在骂自己,反倒像是撒娇,觉得好玩,笑了两声,又在他的脸上亲了好几下才把人放开。
  方宁致的一张脸都红成了柿子,还是一只熟透了一戳就破的软柿子。
  边樾打量着他,还真的用手指戳了戳方宁致的脸。他一戳,方宁致就抖了抖,低着头,忍着哭,憋闷道:“你干嘛啦。”
  边樾哼笑,双手环住他的腰,把他往上拖了拖。方宁致双腿分开在两侧,完全是坐在了边樾的大腿间,他忍不住蜷缩,挤在一起肚子上的软肉就被边樾捏了一下,他刚想要喊,边樾就把他放开了。
  他愣住,随即立刻手脚并用从边樾身上下来,往后退开好几步,双目紧盯着边樾。
  边樾慢吞吞起身,一贯懒散的样子,只是衬衫领子皱了歪了,就更显不端正。
  他走到方宁致身侧,宽大的手掌圈住方宁致细瘦的腕子,松松垮垮还留下一圈空隙,他皱了皱眉,随后攥紧。
  方宁致被他拽着往外走,行走间,边樾说:“走吧,去吃饭,我饿了。”
 
 
第3章 
  优等生、差生、学霸、二流子……不同的人依次归置于不同的群体内,这种观念好像是人与生俱来的。所以当边樾和方宁致并肩走入食堂时,嘈杂声一下子消去,整个都安静了下来。
  方宁致深吸一口气,刻意放慢脚步,却不料边樾突然停下,扭头问道:“吃面还是吃饭?”
  他们学校食堂窗口给学生的选择还是挺多的,方宁致抬头看了眼滚动的菜单电子屏,想了想说:“饭。”
  这一顿中饭吃得方宁致战战兢兢的,因为边樾的朋友实在是多,只要走过他们身边的,都会停一停,笑着打趣边樾几句,然后朝方宁致有意无意瞥上几眼。
  方宁致低着头,如芒刺背。
  米饭一粒粒咬着,又咀嚼了好几下,才慢吞吞咽下去。方宁致实在是没什么胃口,味如嚼蜡吃了几口后,就放下筷子拿起汤碗,喝了一小口例汤。
  “怪不得不和我们一起吃,原来是和女朋友约了啊。”
  由远及近的声音,几个男生嬉嬉笑笑簇到桌边。方宁致差点被汤给呛到,他抬起头来,看到几个不认识的男生。边樾也吃好了,站起身笑了笑,“什么女朋友,一个班学习小组的,我们交流学习呢。”
  方宁致不说话,微微仰头看着边樾。边樾单手撑在桌上,低头垂眸,对视着时,他说:“我先走了,回头咱俩细聊。”
  方宁致抿抿嘴,也不吭声,就看着边樾直起身,用刚才撑着桌子的手拿起餐盘,另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走到池子那边,把空盘子丢了进去。
  一整个下午边樾都不在教室里,数学课上,方宁致撑着下巴,用笔在纸上画着圈圈。临近下课的时候,老师拖堂了几分钟,又给他们讲了道几何题。
  课间时间本来就紧张,一下课,学生就一涌而出,教学楼的卫生间门外排起了长队。方宁致走过去看了眼,又默默转身,往另外一栋楼走去。
  因为不是教学楼,所以厕所里基本没有人。
  方宁致从隔间出来,洗完手往外走时,就撞见了正朝这里走来的边樾。
  边樾右手托了一只篮球,左手则拎了一袋排球,边走边用手指转着球。他应该也是看到了方宁致,缓下脚步,稍抬眼皮,目光在方宁致身后的女厕标志上逗留了两秒。
  不知他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放下那袋球,快步走到方宁致跟前,低下头脸就凑得很近。
  方宁致被他吓到,步步后退,后腰抵在水池边上。
  “方老师,又见面啦。”
  边樾语气里都是调侃,方宁致扭过头,下巴却被他给捏住又给掰了回来,被迫对视着,方宁致闷闷道:“也就三节课没看到。”
  边樾好像就是喜欢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笑眯眯道: “方宁致,你觉得自己是女生还是男生啊?”
  “啊?”
  方宁致一下子被这问题给问懵了,长这么大,还没人和他问过这话。一直以为父母都是默认他是女生,就连身份证上的性别也是女,可他自己却觉得自己可能更偏向于做个男生。留长发、穿裙子、戴着一点不舒服的文胸、被迫改正的坐姿……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套子罩在了他的身上。
  他钝钝地望着边樾,正不知所措时,又听边樾嘀咕道:“你是男生女生好像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的确是没关系的,方宁致撇了一下嘴,下巴突然被捏了一下,“你这什么表情?”
  边樾歪着脑袋,脸上都是不满意。
  方宁致愣了愣,干巴巴道:“我是什么表情?”
  边樾眯起眼,身体前倾,方宁致努力后仰,觉得自己的腰都快折了,突然后背被猛地按住,下巴尖就被咬了一口。
  方宁致瞪大眼,原本还以为边樾又要亲自己,他都鼓足勇气做好被吻的准备了,可不料却是下巴疼了一下。他茫然地望着边樾,有些委屈,声音细细,“你咬我做什么?”
  “不咬你咬谁?”
  边樾反问,方宁致皱眉,看着貌似还真思考了几秒,随后反应过来,“你就是强词夺理。”
  “成语不错,我喜欢,适合我。”边樾哼笑。
  方宁致被气得说不出话,哆嗦着嘴唇,结果下一秒,就被边樾给堵住了。
  方宁致“呜呜”了几声,抵在盥洗池边上快要折了的腰被边樾用手托住,掉在脚边的篮球滚到墙边,边樾就这样抱着他,踢开了男厕的门。
  “咣当”一声脆响,门关上的时候,方宁致被压在了门板上,边樾的手扯开他的衬衫衣角,手指沿着脊椎往上,在那文胸扣子上逗留两秒。方宁致听到一声笑,脸扑簌簌红了,接着又听边樾说:“方宁致你戴这东西有什么用?”
  方宁致气息不稳,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边樾掌控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肆意摸索着他的身体,他想要挣扎反抗,可却只觉得酥软无力。温热的手指沿着皮肤摩擦后残留的感觉,不是讨厌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