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教皇为她弯了三次【奇幻魔幻】──空妖Assassin

时间:2021-05-03 06:25:31  作者:空妖Assassin

 

啊~她穿书或者漫穿了。
教皇突然就弯了和她在一起了。
哦,她装的,只是做了个梦。
啊~她梦醒了,她是个可怜的喜欢教皇的娃。
又一次!教皇居然也喜欢她了?
哦,她还是装的,又只是个梦。
啊~终于醒了。
这么多梦综合一下,再验证一下。
哦,她预知了。
每一次教皇都能爱上她,这一次也不例外。
每一天活在亲情与爱情的煎熬之中……
纠结无数次也没有结果……
我多想与你过平淡的日子……
靠在一起看斗罗大陆的落日……
一起看孔明灯、日升日落……
假使我会忘却一切……
我要永远记得为我而弯的你。
 
 
  ☆、比比东
 
  “搞什么啊——”
  “你在干嘛?”
  比比东进来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女人双手抱膝坐在床中央,抬头大喊。面容绝对是天资绝色,给人一种多看都是罪孽的感觉,本该清心寡欲的却好似刚哭过一般红了双眼。
  “比、比比东?”
  【滴!系统载入成功。】
  【宿主,你该叫她东。】
  唐伊华愣了一下,随即一万个卧槽砸向系统。
  “醒了就赶紧起来梳妆,作为神使这副样子怎么行?”比比东刻意避开了眼。
  “啊哦。”态度截然不同。
  【宿主,你的华服在手链里,我将原主记忆传输给你。】
  “搞快点搞快点!”
  系统:双标狗!
  取出华服穿上以后,唐伊华才开始琢磨剧情,“这这这!我这位父亲是什么人间泰迪精?人都不在了居然还有我这位只比唐三大七岁的女儿?”
  【原主是领养的。】
  “这样啊——区别在哪里?”
  原主今年二十六岁,也叫唐伊华,被昊天宗领养至三岁时就被千寻疾掠走进入武魂殿神使阁做了阁主继承人。事实上,上一任阁主早就去世了,不然原主的神脉也不会出现。
  年仅三岁的原主就在昊天宗觉醒了神脉,这也是千寻疾带走她的原因,也是在带走她的时候武魂殿发现了阿银的存在,在原主六岁那年对唐昊阿银展开了追逐。
  在那三年的时间里,原主突破了三十级,神脉继承人想要达到封号斗罗非常简单,最难的是如何突破百级大关成为神,有些神使阁阁主就差一步突破的时候寿命就已经到了大限,这也是为什么千寻疾严苛对待原主的缘故,武魂殿需要一位神。
  但是千寻疾死后,比比东不忍心一个孩子如此痛苦的修炼,将标准放宽,她比原主大十七岁,早已体会过那些痛苦。
  对于原主而言,比比东就是她的一生,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弦就被拨动了。她对比比东特别好,好到为了多陪比比东几日,悄悄将自己的魂力渡给比比东,希望其也能突破百级大关破格成为神。就算不能为神,她也希望对方可以拥有无限寿命。
  “东。”唐伊华迅速进入了角色,可是又没有。只能说,她和唐伊华本来就很像。
  比比东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近乎二十岁的女人,突然觉得有点陌生,但是说不上来了哪里陌生了。
  “陪我去月轩。”
  唐伊华差一点没控制住脸上的表情。对于比比东在想什么唐伊华不清楚,但是月轩……那不是原主姐姐,也就是昊天宗唐月华的地盘吗?那这人知不知道这事?
  “好。”表面上唐伊华并没有露出一点破绽。“为了一只魂兽,你就要灭上三宗,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件事你已经提及多次了,还没有放弃吗?”比比东的眼神锋利,直向她射来。或许是被原主影响了,唐伊华居然觉得有点难过,还有点习惯。
  不在发言,她应该尽快掌控这具身体才是。她是一个懂得随遇而安的人。
  【宿主,你就不好奇你的任务是什么吗?】
  “是什么?”
  【彻底掌控这具身体,然后进入神殿。】
  “约等于,我回不去了。”
  【可以这么说。】
  月轩像动漫里一样,确实只接待华贵人群,也有着雅人的气派。
  “五位里面请。”
  “哎哎哎,就那个,好像在哪里见过。”
  “嘘——不可轻易议论知道吗!”
  “青竹,找到姐姐。”唐伊华背着比比东传音给自己的心腹长老。
  陶瓷杯很漂亮,至少唐伊华是这么想的,“你叫我来这,就是为了喝茶?”
  “嗯。”
  面前虽然是自己喜欢的纸片人,但是唐伊华却冷静得很。
  【宿主,我突然怀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教皇了。】
  “为什么这么说?我还是很喜欢她的。但是你觉得眼下合适吗?我再喜欢她,一旦遇上了,也是有危险的。”
  【那么宿主,请听任务二,得到教皇的心并与她在一起。】
  “这个任务最好不是由你随意发布的。”
  【对天发誓,真的不是。】
  “怎么?心不在焉的?”
  “神使大人大概是在想如何才能替教皇冕下分忧吧。”月关的话像是在为唐伊华解难,又像是套路。
  唐伊华朝月关笑了笑,“或许吧。”
  “后亭。”青竹悄悄把话传给她。
  “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唐伊华不等比比东回复就离场。
  天色不算美好,明明上一秒还是艳阳天。
  “你是……伊华?”唐月华不敢相信,但是那人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像了,具有侵略性的,寒冷十足的;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她依旧忘不了。
  唐伊华变换了神色,“是我,月华姐姐。”
  “武魂殿居然、居然没有杀你。真好,还能看见你,真好!”唐月华抚上唐伊华的脸颊,下意识的,唐伊华想甩开她,但是被她强行忍住了,“伊华,你能、跟我回宗门吗?”
  这种近似恳求的语气让唐伊华不忍拒绝她。她将要开口,却有人抢先了一步:“区区昊天宗,神使大人怎会留恋。”
  唐伊华抬头,比比东以极其嚣张似乎还有一点占有的意味站在亭上。不过做了一个抉择的时间,那人已经将她拉到身旁。
  “当真如此在乎我?”
  【!!!】宿主这是逐渐原主化了?
  “自然。”
  她回答的爽快,她自然也应的利落,“好。月华姐姐,我回不去了。您照顾好自己,告诉哥哥们,照顾好自己。”
  “你们最好不要出手,否则,你们的敌人,会是我。”不回去没问题,但是月华多少也是原主的家人,即使原主是领养的,月华那心疼又惊喜的眼神骗不了人。
  与唐伊华对峙半晌,比比东叹了一口气,“好。我们走。”比比东确定,唐伊华没有在和她开玩笑,她要是敢动唐月华一下,小孩一定会是第一个冲出来阻止她们的人。
  “主,过几日就是三他们的五年之约了。您可要去见他?”
  唐伊华点了点眉心,“不急,在这之前,你先替我跑一趟冰封森林,有一个叫,叫奥斯卡的魂师,食物系的,无论如何,护他平安。魂兽也好魂骨也好,只属于他。”
  “是。”
  “那么多魂师,你非得派青竹去,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你如此在意?”
  “一个,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罢了,不过就这么让他出了事,也不行,没了乐子我还怎么修炼?”唐伊华有些惊叹比比东的敏感程度。
  比比东没有回话,她好久没有和小孩一起压过路了。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觉得我写这个衍生实在是太损坏三少权益的话,请留言告诉我。
但是不瞒你们说,我想写这个很久了,我真的好喜欢斗罗里的比比东。
这个的话,说实话,我特意动了点手脚,把原型加了一点点自己的东西进去。
实在很讨厌的话留言让我删文吧,如果十八号早上十点之前不说,就要等到下周了。
还请见谅。我实在没空,每周周末休息,真的调不开。
 
  ☆、昙花
 
  她觉得比比东可能是故意的。她压根不会骑马啊——
  “我记得你以前会的。”比比东状似疑惑的问她。
  唐伊华看了她一眼,“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比比东笑了笑没说话。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笑起来居然可以这么好看!
  “持美行凶。”唐伊华小声嘟囔了一句。
  【宿主,教皇要是不美你还会喜欢吗?】
  唐伊华:“……喜欢。我喜欢的是她冷艳的气质。”
  【艳?这个艳?】系统默默打出了它理解的艳。
  唐伊华:这个系统居然答对了!淦!
  “滚粗滚哎哎哎——”
  “当心!”比比东一把将唐伊华拉上了自己的马,“神使大人在想些什么?若是我反应慢一步你就要摔下去了你知道吗?”
  “不想去星斗森林我不会强迫你,没必要这么做。”
  唐伊华:“……”我真的解释不清了。
  她迅速恢复原主该有的样子,“没有,只是生疏了。多谢。”
  比比东看着已经空了的手,总觉得少了什么,自从小孩昏迷醒来以后就变得很陌生了。和她像是刚认识一样……
  比比东心里不舒服,唐伊华何尝不是?她的偶像就在她旁边,她却要装作冷漠,可系统搞得她本来就该那样似的。
  “青竹,他还好吗?”
  “嗯。他成功了。”
  “主,魂骨分配我干涉不了,但我确定,他的生命没有威胁。”
  “主,您没有去史莱克?”
  唐伊华垂眸,轻轻嗯了一声。
  “剩下的路段骑马就不合适了,神使大人能自己下来?”
  “嗯。”唐伊华按照系统刚刚传给她的技术下马。如天仙一般落在草地。
  【宿主,你美惨了。快看比比东的眼睛!】
  唐伊华余光看了一眼,“蛮正常的,还是我女神。”
  系统:“……”你就没看到吗?
  系统自己又看了一眼,为什么在宿主眼里这种又看呆又占有欲满满的眼神是正常的?
  唐伊华歪了下脑袋,“怎么了?天色近夜了,我困了。”
  “主,我忘记带营帐了。”青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起吧。”比比东向她发出了邀请。“除了和我一起,你好像没地方睡了。”
  【宿主,树上。】
  “不用了。”唐伊华轻轻一跃上了身后的梧桐树,“晚安。”
  比比东眼神暗了暗,进了帐子。
  是夜。
  月光照在女人的侧脸上,显得女人更加圣洁唯美了些。
  “主。”
  “你该知道的,我不希望她去追究那些事。”唐伊华微笑抿唇,“她该比我还洁净些才对,不能让她染了杀戮场外的血污。”
  “主是要自己动手吗?!”青竹显得有些激动。
  “青竹,管好你自己的事,不要多管闲事!”唐伊华轻挥衣袖将青竹甩了出去,“我的意思你明白。”
  “第六魂技,昙花一现——”
  “再美的景色,也要有人陪你欣赏才是。”比比东跃上树梢。
  唐伊华没有拒绝她。
  “姑姑,你的意思是——”
  唐月华朝天仰望,缓缓闭上了眼,“虽然她并非昊天宗人,但无论如何,她都是你的姑姑。你绝对、绝对不能伤害她。”
  唐三紧了紧双拳,“那如果她和武魂殿同流合污,我也不可以杀她?”
  月华叹了一口气,“小三,你要知道,如果你杀了她,整个斗罗大陆都会覆灭。”
  “昂?!”
  “到时候,你我,还有那个女孩,所有无辜的人,都将为她陪葬。我们绝不能因为私仇而害了所有人,你明白吗?”
  “还有一点,你不可能杀了她。除非,她自愿。”
  唐三握拳的手松开了,“小姑姑为什么会在武魂殿?”
  “那时候我五岁,千寻疾倾尽所有闯入昊天宗,只为带走她。因为,她是神使!她决定了整个大陆的命运!”
  “为什么?命运不该掌控在自己手中吗?”
  微风拂来,树叶的沙沙声仿佛在嘲讽唐三的‘无知’。
  “那是个人的命运。大陆的命运,全在这最后一位神使手中。”
  “最后一位?”唐三不敢置信。
  坚定,唐月华异常的坚定!“是。她的父母将她送到昊天宗就是为了她能正常的生活。可惜,千寻疾依旧带走了她。”
  “如果我能将她带回来呢?”唐三看到唐月华摇头。
  “带人回来有什么用?她的心早就留在那里了。”她只是不愿意拆穿罢了。那个明明爱的很深,却不愿意说出来的傻瓜。
  冉冉升起的太阳照在了互相依偎的二人身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