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逍遥游之醉花间【虐恋情深】──诸葛晔晨

时间:2021-05-03 06:22:18  作者:诸葛晔晨

 

简单直接型文章简介:
1.本为为穿越文,前期经商,后期略涉及江湖。
2.百合文,现代失恋富二代暖女与古代冰山女杀手的爱恋。
3.稍微穿插着女二的小虐文
 
 
 
 
  安氏大楼高耸入云,而他的创建者——安氏集团,算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豪企业,而此时安氏大楼的天台,酒瓶横七竖八的散落在地上,有啤酒、白酒、洋酒、葡萄酒——每种酒的种类都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酒已空,一个男子打扮的青年站在天台边,身穿一件白色衬衣,黑色西裤,黑色西装随意的扔在一边,他长相普通,一头韩国男主角的小卷发,脸部棱角并不明显,黑粗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深深的眼窝,一双忧郁的眼睛,勾人心弦,一边喝酒,一边嘟囔道:“喝了这么多年的酒,也没有醉过,想醉一回,怎么就这么难?”说完拿起酒瓶又闷了一大口,一大滴泪不自主的滴落下来。
  “安翊鸣,我从十六岁认识你,跟你在一起十年,一个女人,一辈子还有几个十年?”
  “安翊鸣,我爸岁数大了,他只是想让我好好嫁一个人,这是他唯一的心愿,我没办法拒绝。”
  “安翊鸣,你是安氏集团的小公主,你想玩,一群人想要陪你,你能不能不要再玩我了?”
  “安翊鸣,我们都是女人,没办法在一起的,对,你是什么都能给我,但你能给我一个孩子么?忘了我吧!我们不会有结果的。”
  “忘了我吧——”记忆中,那个低眉浅笑,总是一袭白衣长裙的女子的身影渐渐模糊。
  再醒来,安翊鸣发现自己好像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头有点痛,好像是酒喝多了,“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蓝肤蓝发的小男孩跑过来,笑嘻嘻的说道:“你醒了啊!安翊鸣。”
  “你是谁?你怎么认识我?”安翊鸣问道。
  “我不光认识你,我还认识白洁,我还知道,你们是相恋十年的爱人,怎么样,被甩的滋味不好受吧。”说罢,小蓝人偷偷捂嘴笑起来。
  “靠!”安翊鸣有点火大,都到这地步了,还有人幸灾乐祸,找了半天,附近好像没有别的东西,只好拿起自己的鞋,冲着小蓝人就扔过去。
  小蓝人躲闪不及,被皮鞋砸了个人仰马翻,安翊鸣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气的小蓝人说不出话来。可小蓝人转念一想,又不生气了,爬起来,走到安翊鸣面前,说道:“你知道白洁为什么要走么?”
  “怎么?你知道?”安翊鸣吊儿郎当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因为果子成熟了,她肯定会走的。”小蓝人一副了然于心的感觉说道。
  “什么果子?为什么熟了她就要走?”
  经过小蓝人一番解释,安翊鸣才明白,这个世界,是造物者创造出来的,造物者很忙,会找许多小蓝人这样的特殊人来管理这个世界,而成为管理者的条件,就是寻找一亿颗果子,果子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真心结出的爱情果,就像安翊鸣对白洁的爱,无私且长情,就可结出果实,若白洁愿意拿来跟小蓝人交换,小蓝人就可以满足其一个心愿,然后摘走爱情果。但也并不是所有的爱情果都可以,越是爱得深,爱的时间长的爱情果,才是上品。
  “这造物者是闲的没事做了么?做这棒打鸳鸯的事他又有什么好处?那白洁呢?她交换了果子,得到了什么?”
  “那我不能说,你还是自己问她吧。”
  “那你把我带到这里是干什么?”安翊鸣问道。
  “这是对失败者的安慰,你们莫名被摘了爱情果,总要安慰你们一下,我这里有个选择,你可以选择去任何一个时代,找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可以拿那个爱情果,换回我现在手里的这颗,你,愿意么?”
  “就是说,我还可以跟白洁在一起,是吗?”
  “对!只要你决定了,我们就可以形成契约,等你拿另一颗果子换这一颗。”
  “我愿意!”
  小蓝人嘴中念念有词,突然在安翊鸣面前出现一个□□,“在上面滴一滴血,我们的契约就算形成了。”
  安翊鸣咬破手指,将血滴在□□之上,突然光芒大作,小蓝人笑嘻嘻的将□□收起来。
  “那你选一个年代吧,”小蓝人拿出一本厚厚的书,递给安翊鸣。
  安翊鸣翻开书才发现,原来这就是个年代的记事本,上面大大小小写满了各个年代的年鉴大事,“那就去近现代吧,最起码有电,有灯,古代就算了吧,太危险。”
  “好的,那你准备好!”小蓝人说完,口中咒语一出口,安翊鸣就觉得瞬间天旋地转,接着便觉得自己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瞬间失去了知觉,眼睛缓缓闭上的时候,好像看到一个浑身浴血的黑衣人也缓缓的倒地,耳边还传来小蓝人的声音:“哎?完了,咒语念错了,年代错了啊!”接着便是几声嬉笑,“让你再拿鞋扔我!”
  不知过了多久,安翊鸣才慢慢苏醒过来,浑身没有一处不痛,也不知道是刚刚摔得还是因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你大爷的!”安翊鸣想起晕倒前小蓝人的话,有种不祥的预感。先打量了一下周围,是一处树林,并无什么明显的标志物,不远处果然躺了一个黑衣人,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发现那人已经晕了过去,身上有几处不同程度的伤痕,这应该就是刚刚晕过去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人。
  “唉,怎么办呢?这是在哪?哪个朝代?这个人又是什么人,该不该救?若是救了,再是个什么杀人如麻的魔头,那我不是惨了,若是不救,我一个人该怎么走出这片树林?你大爷的!小蓝人,你给我出来!”
  果然没人应声,安翊鸣打定了主意,救,古代不都是说什么报恩,以身相许么?我救他一命,不图他以身相许,他总不能恩将仇报吧。轻轻将黑衣人在脸上的蒙面布拉下来,“呃——这个人,怎么长得这么,娘?”
  只见黑衣人闭着眼睛,长长细细的睫毛,脸上似乎还抹了点腮红,白白嫩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微红的樱桃小嘴,衬托的皮肤更加苍白,“可能就是失血过多吧,稍微包扎一下应该就可以。”安翊鸣自言自语道。
  安翊鸣在周围找到一个山洞,将黑衣人抱到山洞里,黑衣人身材矮小,安翊鸣本身就有1.78m的身高,而这个黑衣人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左右,安翊鸣私心想着,这大概就是个南方人吧,找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将黑衣人放下,然后用树叶跟树枝扎了一个盛水的小容器,打算给黑衣人清洗一下伤口。
  以前电视剧上一般都演这些刺客,身上都随身带着金疮药,安翊鸣随手摸了摸黑衣人的腰部,果然摸出来一个小药瓶,可他转念一想,要是毒药怎么办?
  “唉,死就死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安翊鸣自我安慰道。
  轻轻解开黑衣人的衣服,安翊鸣才发现这居然是个女的,怪不得看起来还挺好看的,这衣服解了一半,安翊鸣有点纠结,按说她的性别是女的,本来应该没什么,可她还是想以男子的身份在这个时代活下去,并不想让别人发现。现在,是救,还是不救?若是救,这人醒了,该怎么把这个谎言瞒下去。
  “唉,怎么刚刚穿越过来,就遇到这么个大难题。”安翊鸣在心里骂了小蓝人千百遍,但还是仔仔细细的将黑衣人的伤口都一一处理了一下,没有伤及大动脉,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白洁是护士出身,所以安翊鸣还是耳濡目染的学了一些基本操作。包扎的布条是个问题,电视上都是撕衣服,安翊鸣看了眼自己的白衬衣跟西服裤,就这一套,撕完了可就没了,于是将黑衣人的最外层的外套撕了,用来包扎伤口。
  终于全部处理完毕,安翊鸣的额头已经微微起了一层小汗珠,没有再理黑衣人,她自己坐在一边,考虑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
 
  ☆、黑月
 
  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噜起来,看着天一点点的黑起来,安翊鸣打算出去找点吃的,看了许久的贝爷的荒野求生,可真的轮到自己求生,怎么就这么难,找了半天,只找到几个野果,勉强可以果腹,又到河里打算抓条鱼烤了吃。可手里也没什么趁手的工具,突然,安翊鸣想起了那个黑衣女子的剑,于是在河里拿着剑戳鱼。还好,运气不是特别差,因为水清鱼肥,安翊鸣没费多大力气就抓了两条鱼,拿剑宰好,现在就差,怎么点火。古人钻木取火,安翊鸣钻的双手生疼,也没看到有火星子冒出来,最后长叹一声,将鱼放在洞口,回洞里睡觉去了。
  正睡到半夜,安翊鸣觉得迷迷糊糊有火在晃眼睛,揉了揉眼,看到一个人在洞口烤鱼,于是下意识的看了眼洞内,没有那个黑衣女子的身影,便知道是那个人醒了。
  安翊鸣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出来洞口,故意压低了声音问道:“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那女子回头并无说话,而是上下打量她,双眉紧锁,不知道在想什么。
  “呃,我这身打扮,你没见过,因为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很远很远,我们那里都是这样的,你没见过很正常。”说完随意的坐在一边。
  “你救了我。”女子说完便转过头去,继续烤鱼。
  “嗯,没事,举手之劳,你也别想着以身相许啥的,”说完安翊鸣嘿嘿一笑。
  “那我这条命就是你的,如果需要,这条命我随时可以还给你。”
  “我要你的命干嘛?你叫什么名字?这是什么地方,现在是哪个朝代,当今皇帝是谁?”
  “黑月。”
  “呃,是因为我问的太多,你记不住么?这样吧,我一个一个的问。”
  安翊鸣耐着性子,一句一句的问,而黑月还是一副冷漠的样子,能用一个字回答的话绝不会用两个字,根据黑月的回答,安翊鸣还是渐渐将拼图慢慢拼完整。
  现在是唐朝,李世民在位时最为繁盛的时期,看来小蓝人也没有过于公报私仇,而他们现在所在的树林就是在江南地区,距离苏州城也就是大半日的路程。
  关于这些问题,黑月还是可以几个字几个字的向外蹦,可关于她自己的问题,除了名字,她再也不回答任何问题。安翊鸣心里默默想到,这可能就是高冷御姐吧。
  两个人在林中像野人似的过了大半个月,黑月野外生存能力特别强,在她醒来之后,安翊鸣再也没经历过腹中空空的感觉。待黑月的伤势逐渐稳定,两人在黑月的带领下,逐渐向林外走去。距走出树林越来越近,每次,黑月总是会消失几个时辰,回来的时候,会带点吃的,或者衣服,“这,你不是出去杀人了吧。”安翊鸣问道。
  “没有!”
  换上衣服,嗯,大小还挺合适,因为安翊鸣是短发,所以戴上一顶帽子,一副翩翩公子哥的打扮,手中小扇子一摇,多了一丝儒雅的味道,只是那一双忧郁的眼神,时时勾人心魄。黑月换了一身女装,仍是一袭黑色长裙,衬托的身材玲珑有致。右手一柄黑色长剑,整个人冷冷酷酷的样子。
  “黑月,我要去苏州,你如果还有事情,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安翊鸣觉得上次见到那种打扮的黑月,她肯定是在执行任务,还是不要再跟她同路,免得招惹麻烦。
  “报恩!”黑月说完,继续向着苏州方向走着。
  在城门关闭前,安翊鸣与黑月终于匆匆赶到了苏州城,安翊鸣站在城门口,大声喊道:“大唐!我来了!”引得周围人纷纷侧目,黑月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默默走开。
  苏州城不愧是大唐风貌的典型城市,安翊鸣只是在电视上看过想象中的苏州城,可当自己亲自站在这片土地,还是没办法用语言描述眼前这幅场景。
  苏州小桥流水不断,青石砖样的房屋鳞次栉比,路上人影幢幢,好像每个人都洋溢着笑意,路旁小贩的叫卖声,讨价还价声不断,小河上的花船已点亮了蜡烛,顺流而下,如一条发光的大鱼,隐约可以看到吟诗作对的书生和翩翩起舞的舞女,丝笛声声声入耳,伴随着歌女扣人心弦的歌声,安翊鸣觉得,真像是来到了天堂一般。
  “暖风吹的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安翊鸣一边摇着小纸扇,一边乐呵呵的向前走着。
  听到这首诗,黑月停下脚步,说了句,“这是苏州。”引得安翊鸣哈哈大笑。
  安翊鸣拉着黑月逛到了月上三更,黑月没有拒绝,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苏州城好像是个不知道疲倦的城市,向世人展示着大唐的繁盛。随便找了个客栈住下,安翊鸣有点头疼,以前作为安氏集团的副经理,花钱如流水,从来没有如今天这般,连住客栈的钱都是靠黑月出,确实是有些丢人了。“明天就要找点事做了,钱不是最重要的,但是没钱也是万万不能的,我要在苏州城建一个安氏集团!”
  第二天,安翊鸣起了个大早,敲了敲黑月的门,却没人应,“这么早,干嘛去了?”安翊鸣没想太多,自己下楼溜达了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发家致富的路子。走走停停,安翊鸣一边走,一边想,做点什么好呢?嗯,嘴有点闲了,对啊,这里的零食好少啊,幸亏当时白洁嘴馋,最喜欢吃零食,安翊鸣为了讨好白洁,所有的零食都是自己做,手艺还不错。打定了主意,安翊鸣开始打听需要的工具、材料等东西是不是都可以买到。一切准备就绪,就差钱了,本来想在黑月那里借点,但是黑月不在,总不能什么都指望别人。
  安翊鸣从胸前拿出一块玉,这是白洁当初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既然人都不在了,这块玉留着又有什么用呢。在当铺换了点钱,安翊鸣火速买齐了所有材料,借了客栈的厨房,一边熬糖浆,一边削竹签,另一边山楂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第一波糖葫芦刚刚出炉,安翊鸣就迫不及待的拿给黑月,敲了敲门,她果然回来了。
  “尝尝。”将糖葫芦递给她。
  “这是什么?”黑月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既然安翊鸣让她吃,她还是乖乖的咬了一口。
  “好吃么?”安翊鸣一脸期待的望着黑月。
  “嗯!”黑月点了点头。安翊鸣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跑到后厨,扛着剩下的糖葫芦就跑到街上叫卖去了,安翊鸣见人就推销,黑月在不远处一直跟着,小脸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若是安翊鸣此时回头,一定能被惊艳。
  折腾了一天,安翊鸣坐在客栈里,瞧着今天的战果,若是打出名气,就可以加价了,这才刚刚开始,说着便躺倒在床上,做着美梦睡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