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称心如意【天作之合】──宴语君

时间:2021-05-03 06:20:38  作者:宴语君

 

安纯只是想安安静静地替哥哥安然读完高中最后一个学期,谁知半路竟然杀出一个陈咬金说是自己的哥哥,
但他却从来不曾唤过安纯一声弟弟。
 
 
  ☆、第 1 章
 
  时针刚指向阿拉伯数字2,候车大厅墙壁上的钟摆便准时地响了起来。
  大厅外大包小包的人群从各个入口像沙丁鱼般涌进了候车室,潮湿干冷的风一下子赶跑了室内温暖而干爽的暖风,安静宽敞的候车室瞬间如热闹的菜市场一样,呼唤声,脚步声,报站喇叭声,嗡嗡嗡闹成一片。
  真的多人。
  “安纯,你还愣在那里干嘛,还不赶紧过来检票!”一位约莫四十岁,衣服洗得发白的妇女正朝着远处静静发呆的少年呼喊。
  身穿黄色棉质衬衫,头发细软弯曲的少年此刻正背着一个纯白色的包包站在大厅入口处静看着天空,闻声后才恋恋不舍地走向检票前台。
  “检票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么多人你还乱跑,万一走丢了怎么办,更何况你哥他们还在等你,你千万不要误时了。”女人呶呶不休,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我没有哥!他们也不是我的家人。”少年低声怒吼,身体因为发怒而微微颤抖。
  女人似乎也被吓到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在她眼里,她记得安纯从小到大都温顺听话,几乎不发脾气。
  她没有想到如此乖巧的孩子在和新家庭签领养合同都不曾吭声的他此刻也会像一头野兽一样失控发疯。
  直到周边的乘客慢慢围着这边看,她才不好意思地笑着快步走向那少年跟前低声哄道:“你乖点,有什么事到了那边再说。”
  “只怕到了那边你就可以完成任务在家坐着等着数钱了吧!”少年无奈地嗤笑。
  “别忘了这也是为了你好,你妈也死得安心!”女人压低声音,说话不带一点温情,脸上呈现的是一副急于完成大买卖的铜臭嘴脸。
  少年脸颊憋得通红,拳头紧握,嘴巴抿成一条线,在女人以为他要一拳捶过去的时候,他却忽然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了。
  女人松了一口气,快步跟上去。
  两人很快来到前台做了身份证登记并取了票,那女人又拉着安纯的手又絮絮叨叨叮嘱了几句方才离去。
  安纯跟随着人群在检票区检了票,他的心情并不好受,这里人太多太吵,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从书包里掏出了刚买不久的英语词典。
  刚要把它放到腿上,安纯无意间却瞥见了一份崭新的报纸静静躺在座椅底下。
  “专访陆添微谷伙伴资本合伙人。”几个大字跃然纸上。
  “陆添?”安纯喃喃嘀咕。
  报纸封面是一位西装革履,不苟言笑,戴着一副金框眼镜的年轻男士。
  “各位旅客请注意,发往南阳市的列车即将进站,请您拿好您的行李和贵重物品前往进站中心验证身份,谢谢。”候车大厅的广播准时发出通告。
  听到广播,候车厅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大家有序朝着进站口走去。
  安纯来不及细想,把刚掏出来的英语字典合上放进包里,崭新的报纸静静地躺在他手里,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再三确认没有人来认领便拿着它往进站处走去。
  进站口实行的是脸孔扫描识别技术,南平市首创第一年测试,也许因为只是测试,只有部分年轻人顺利通过,大部分则卡死在进口处。
  安纯站直在扫描机前,把前面栗色的刘海往后翻起,按照扫描机的指示摆好脸型,根据扫描机的指示上下左右点头张嘴微笑,结果均为红色大叉。
  临近上车时间,后面的队伍早已排成了长长一条,队伍中时不时发出一系列抱怨,安纯转身向后面弯腰点头作了一个抱歉的动作。
  左右上下点头张嘴微笑,再次尝试后结果还是一个大大的红色叉。
  安纯穿着一身嫩黄色的棉质衬衫,白色的休闲棉裤下是一双白色的干净运动跑鞋,白色的包包再加上他稚嫩的脸庞,彰显出一副年轻的学生气息。
  “你是不是还没有成年啊?”服务中心的小姐姐疑惑地打量着安纯,“否则不可能过不机啊。”
  “今年刚好18岁。”安纯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位小姐姐似乎还想继续询问,远处却传来了骚动。霎时间,所有人的眼光都往后面看去。
  安纯虽然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但他看得并不清晰,只好作罢,低头对着扫描机研究哪里出了错。
  皮鞋摩擦地板发出的清脆脚步声由远而至。
  一阵带着柑果、木香般的清新气息瞬间钻进安纯鼻孔,若有若无。安纯猛地抬起头。
  VIP通道处站着一位身高约187cm的男人,深蓝色的手工西装紧紧贴在高大的身躯上,他眼神深邃,像一弯深不见底的碧泉,金丝眼框上的防滑链在厅内灯光下闪闪发亮。
  这不就是报纸上的那个人么?安纯又瞥了一眼报纸上的头像。
  他单手入袋,表情平静地环视着周围的一切,偶尔嘴角下抿,而旁边那位肥胖经理急得露出不安的表情,时不时用手帕擦着脸上的冷汗。
  前台小姐姐现已无法顾及安纯,快速整下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在肥胖经理目光的示意下打开VIP通道将那位男人恭敬地迎了进去。
  他手里拿着一台轻便的某牌平板电脑,修长的手指像弹钢琴般在上面飞快敲打,好看的眉头时不时皱了起来,在刚迈开脚步的瞬间又快速地收了回来。
  “陈经理,距离发往南阳市的列车还有10分钟就要发车了,但这条队伍是怎么一回事?”他平静地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表,语气冷冽,又伸手指了指VIP通道隔壁排到候车厅门口的长长队伍,脸色颇为不满。
  名叫陈经理的肥胖男人一额头冷汗,战战兢兢地解释:“老板,今年是南平高铁人脸技术自动识别的初次测试,工作难免有所,有所疏漏。”
  “哦?”他嘴角微微上扬,手指无声地画过电脑屏幕,沉思片刻道:“桂平站,阳阳站,开封站,石柳站各站每天每月定时会向总部反馈设备使用情况,经工程师跟进处理现已正常使用,唯独你南平站每天提交的报告均为优。”
  语罢,那位陆老板优雅地合上电脑,背对着那经理冷声道:“现在你跟我说工作有所疏漏?陈经理,我看你是把公司的制度给忘了吧。还是说对公司有什么不满?”
  那经理颤颤巍巍哆嗦着,不敢多说一句话,额头上的汗水却掩盖不了他的惊慌失措。
  这种老板当着外人批评下属的好戏也真是太少见了,至少安纯是这样认为的,他忽然觉得那胖子挺可怜的。
  “行了,我不想再看到这条能排到南平市中心的队伍一直堵在这里。”
  像得到赦免般,那经理如释重负,用眼神示意前台小姐姐为阻塞的队伍安排其他通道。前台小姐也是一个识时务的人,立马微笑着对安纯作了一个请的姿势,邀请他走VIP通道。
  而排在安纯后面的那些人估计等得不耐烦,居然跟着起哄一拥而上。
  整条通道满是人群,推搡着安纯往前走,安纯已经尽力走慢点往边上靠避开,不料想那些人就着了着了魔一样奔往月台,安纯也被挤得像柿饼一样紧贴在墙壁上。
  碰!
  安纯眼前一黑,连蹦带走直接撞上了一个温暖而宽大的的后背,柑果、木香般的清香飘散开来,他立马睁开了眼睛!
  是那位陆老板!
  那男人似乎也被撞得不轻,整个人直接靠到了墙壁上,整齐的西装也被揉起了不少大大小小的褶皱,他闭着眼皱着眉,白皙修长的食指支在眉心处,俊俏的脸微微彰显着怒气,剑眉翘得高高的。
  此刻人群高峰已经过去,安纯背着书包从他身上站起来,弯腰伸手将要去扶他。
  “对不起,您没事吧。”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似乎料到安纯的动作,他瞬间睁开了眼,恢复了冷淡的表情,右手掌微微扬起,对着安纯做了一个阻止的动作。
  安纯僵在半空的手忽然不知如何是好,过了好久才放了下来。
  “各位乘客,开完南阳市的列车即将出发,请各位乘客系好安全带,谢谢!”
  安纯看了一眼手表,对那陆老板说了一句对不起便往车厢奔去。此刻车厢中的乘客早已入座,唯有安纯一个人对着号码牌孤零零地寻找座位。
  “26,27,28。”安纯抬头看着座位号嘴里念念有词。
  在两个B区车厢转了两次还是没有找到30号,于是他就近原则地拦住了离他最近一位服务员小姐姐:“请问B区30号位置在哪啊?”
  那小姐姐听到30号也是有点楞了,对着安纯思考片刻最后用手指指了指车厢后面:“推开那扇门过去就是30号座位了。”
  根据小姐姐的指示,安纯很快就找到了30号,但30号座位上此刻却坐着一个人,他似乎太累了,侧脸靠着椅子正打着瞌睡。
  瘦削俊美的脸庞,价格不菲的金丝眼框以及那淡淡的木香味,原来是他。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陆添刚说的话把安纯刚迈出去的脚步又逼了回来,他看着陆添隔壁仅剩的一个座位,寻思片刻还是决定坐过去。
  安纯悄声入座,生怕把那位男人吵醒,就连走过去的时候也是垫着脚的。入座后才发现自己背包太大,于是又重新站起来把背包从身上拿下来往高铁上面的货物架上放,有好几次书包带都快要晃到男人脸上了,幸好他是闭着眼的。
  努力几次后,安纯终于把背包安置好,为了不打扰他,安纯故意把身子靠着通道这边坐。
  安纯没事干正闭着眼打盹,忽然感觉肩膀一沉,一个圆圆的脑袋搁了下来。
  安纯睁开朦胧的眼,抬头看着这圆圆的脑袋忽然有点不知所措,叫醒对方似乎不太好,不叫醒话对方压着自己难受,进退不得,更重要的是男人之前那句“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话像魔鬼一样在他脑中回荡,真让人头疼了。
  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眼角忽然看到了餐桌上的纸巾,于是他灵机一动,抽了一张纸巾贴在自己的手心上,隔着纸巾,他把手贴着那陆老师的头部往里推,温暖而均匀的呼吸声呼在纸巾上渗透在安纯的手心上,挠得他心痒痒,粉嫩的手心瞬间添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
  安纯有点紧张,手心微微冒着冷汗,他尽量将动作放到最轻柔,谁知道动车忽然紧急刹车。
  啪!
  安纯一颗脑瓜直接撞到了男人漂亮的下巴,尖锐的疼痛感让安纯忍不住直呼气。
  “怎么又是你!”
  熟悉而冷淡的声音让安纯从疼痛中清醒了过来,他不好意思地赶紧从对方身上爬起来,迅速地往后退了几步。
  “对不起!”在看到对方冷冽的表情,下巴处被撞红的印子,安纯立马道了歉。
  但对方似乎心情也不好,说完之后便没有再理会安纯,安纯也只能乖乖作罢。
 
  ☆、第 2 章
 
  安纯是傍晚五点准时到达南阳站的,他背着白色的双肩包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突然觉得有点迷茫,就像南下的大雁不得已离开自己的老窝却又不得不为过冬寻找新窝而显得不知所措。
  他打开二婶之前给他塞进包里的资料,上面有新家庭给他的一系列安排,联系电话、住址、吃喝用度都规划的很好。
  刚看了一眼,二婶恨不得把他送走的表情瞬间涌上心头了,正想把它搓成一坨丢进垃圾桶,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是安纯吗?”
  安纯转过身,细细打量站在自己前面的这个人。
  那是一位大约60岁左右的老者,戴着一副黑色的老花眼镜,黑发中夹着些许白发,穿着却十分整齐。
  “您好。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是陆少让我来接你的。”
  “陆少?”安纯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他收到的安家资料里可从来都出现过姓陆这个人。
  然而老者并没有诸多解释,直接从工整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属于他的照片。
  他很少拍照,这张照片是他8岁生日时,母亲帮他在M记门口拍的,阳光帅气的人儿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衫笑着在胸口比了一个心引来诸多人驻脚观看。他还在照片上面签了自己的一个小名,仅此一张。
  安纯看着照片上笑容满面的人儿,眼里微微湿润,但他很快将心情掩盖在了眼皮最底端,目光却紧紧锁住照片,不由自主地朝着老者伸出了纤细的手。
  在手指即将触碰到照片的那瞬间,老者巧妙地把照片放进了衣兜里,十分体贴地为他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安纯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南阳候车厅,最终还是坐了进去。
  很快老者便将他带到了一家依山傍水的别墅前,别墅分上下两层,外面还带着一个大花园,看到这栋价值不菲的别墅时,说不动心是假的,安纯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大的房子,于是阴霾的心情很快就消散地无影无踪。
  老者把他带到沙发处安置好,打了个电话给对方,叮嘱安纯稍等片刻就离开了。
  房子足足有两百多个平方,摆设和设计却极其简单,一楼是厨房,饭厅和客厅,二楼则是卧室和书房,可惜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安纯放下背包,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实在是无聊,又跑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坐在沙发看起来。
  等人的过程是煎熬的,特别是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没看多久的书,安纯肚子便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时钟,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八点,早已过了他平时吃饭的时间,于是他摸了摸肚子,跑去厨房看有什么吃的,结果找了半天冰箱居然一点存粮也没有!
  无奈,安纯只好去饮水机那里倒了一大杯水灌进肚子,灌了水的肚子此刻就像一只会奔走的大气球,难受极了,于是安纯又安静地坐回沙发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周边的别墅次第亮起了灯,伴随着欢声笑语,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安纯趴在桌子上,看着墙上的时钟默数着一百只羊。
  一只两只三只。
  在数到第一千只的时候,门终于被打开了,迎面飘来的还有一股淡淡的木香味。
  安纯抬头看向门外,在看到熟悉的身影时,他大脑有那么一秒钟停滞了,他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在今天高铁上遇到的那位。
  对方手里拿着手机正忙着聊电话,安纯还能清楚地听到他抱怨今天出门不利被人撞倒不止还撞歪了下巴,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