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桂冠【升级流】──KEEN

时间:2021-05-03 06:12:06  作者:KEEN

 

程小辰没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看这个世界最后一眼,也没想过自己竟然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
刚进新世界就交了一个大佬朋友,一路上跟着大佬打怪升级,最后竟然和大佬在一起了?!
 
程小辰奇遇记√
程小辰交友记√
程小辰的奇妙冒险√
溥司x程小辰:幼稚与稳重并存妖精攻x敏感内向成长受
一起来看看平平无奇男高中生穿越后的奇妙冒险吧!!
 
【排雷】
1.攻、受不止一种性格,我认为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表现。
2.不成熟的成长文,关卡少,节奏快,逻辑简单,伏笔浅,字数不多,文笔正努力提升中。
3.受因为家庭和学习环境原因,内向、排斥、敏感,但是会慢慢被攻带动,也会坚强、成长;而攻也会越来越成熟稳重,很像养成系,所以想一上来看强强的可以离开啦。
4.这篇文我用了很多心血,这本书中的每一个人物,不论有无名字、情节多少,都是我一字一句仔细斟酌出来的,所以如果大家有看得不满意的地方想骂人啦想发泄啦,骂我,不要骂人物,我真的真的很爱他们。【高亮!!】
5.攻一上来的说话风格可能会比较油腻,建议大家往下看看,他确实是养尊处优的背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不过后来他变成很会说情话的小王子啦!所以恳请大家不喜欢就关掉不要辱骂我的儿子呜呜呜。
 
  ☆、静校后
 
  “叮铃铃——静校时间到了,请还在校内逗留的同学尽快离校。”
  “重复一遍,静校时间到了………”
  晚上时间八点半,学校里寂静一片,走廊里的感应灯不再亮起,操场上静得只能听见风声,闪着微光的只有林荫大道两边的路灯和门卫室内的小灯。
  空无一人的五楼走廊,在右边楼梯口旁边的男厕所里传来了门开的声音。
  程小辰掰开门锁,确定外面没有人后叹了口气,轻手轻脚地出了厕所。
  外面的洗手台有镜子,五楼的声控灯亮起,镜子里本该是一个干净清秀的男生,但他嘴角的血痂和脸上的划痕在深黑色的夜里格外显眼。
  程小辰打开水龙头,把脸上的血痕洗净,蓝白相间的校服上有污垢尘土和杂乱的脚印,他犹豫了一下,双手捧起水往校服上洒。墙上的皂托和洗手液已经用光了,完全就是个摆设。校服碰过水后颜色变深,脚印的黑和污垢的灰分散开,校服更脏了。
  他看了一眼窗户外面左右摇摆的杨树,树叶已经开始落了,夜里的秋风凉意更甚,于是程小辰在脱下校服只穿衬衫和穿着湿校服之前犹豫。
  他选择了后者。
  九点整,门卫关了大灯,拿出手电筒,拿出遥控器摁了摁,自动校门开始移动,缝隙逐渐减小。
  门卫咦了声,把落在门卫室里的大串钥匙拿出来随身携带,哗啦哗啦的钥匙声刚好掩盖住某人的脚步声。做完一系列检查工作,门卫离开了学校。
  程小辰站在围墙边上,校服勉强拧干,秋风不时吹到身上带来透骨的凉意,他听见脚步声渐行渐远,这才快步离开了学校。
  X市是大经济城市,人流量巨大,市场十分广阔,尽管已经夜晚,马路上的车辆仍旧川流不息,路边的店闪着耀眼的霓虹灯光,形形色色的人你来我往,享受着纸醉金迷的夜生活。
  程小辰穿过拥挤的人潮,绕过高耸的写字楼,避过西装革履的成熟人士,沿着路边来到破旧的某某小区内。
  他出生了几年,这小区就存在了多久。
  十七年前,程小辰的妈妈挺着大肚子,看中了这个新出的地段,这个小区新建成时房价也是不便宜的,多亏程小辰的爸爸苦活累活一起干,家庭里不愁吃穿,大鱼大肉随便买。
  谁曾想十七年里的变化竟会这么大:不断有新的楼盘拔地而起,每平米的房价越涨越高,越来越多的新社区出现。他们居住的小区——这个只有六层楼的老小区,已经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了。
  政府三年前说要翻新小区,会给予每家每户补偿,寻找新的楼盘,社区里的人等呀等呀,心想终于要住到几十层楼的、带着电梯的漂亮楼房里,但是时间越来越长,手续一点一点办着,大家的热情也早就消磨殆尽了。
  程小辰在这里住了十七年,小区的情况他是年轻人中最了解的。这十七年,不仅社区大变样,就连人也………
  他摇了摇头,上到二楼在一扇门前站定,掏出钥匙打开了防盗门,又打开了木头门。
  整个屋子不大,走廊还没两米宽,左边是发黄的墙,右边依次是厕所、厨房,和一个小房间。
  走廊的尽头是宽敞的客厅,大床和饭桌临着,饭桌上的剩菜剩饭还没有收拾,大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是程小辰的爸爸程任中。
  程任中翻了个身,面对着程小辰,后者吓得缩了一下脖子,速度极快地移到墙角抱头蹲下,两分钟后,熟悉的拳脚没有落在他的身上,程小辰半眯缝眼睛,还保持着抱头的姿势,发现程任中还在熟睡中,这才晃晃悠悠站起来。
  他放缓了脚步,把书包外套放下,小房间没有门,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程小辰上床的第一件事还是缩到墙角。
  床铺是凉的,非常凉。
  程小辰回忆起在学校的经过,就忍不住轻声抽泣。
  说实话,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在学校里的他沉默寡言,一言不发,安安静静的没有打扰到谁,为什么每天挨揍的还是他?
  青春期的少年们下手并没有轻重,程小辰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那群坏人似乎计算好了天数,每当他的淤青快要下去时,又伙同几个人一起围堵他拳打脚踢。旧伤未愈又添新伤,这让程小辰身上更加痛楚。
  “喂。”
  程小辰停止了哭声,双眸骤缩,抱着膝盖蜷在墙角,他发抖,他害怕,这个声音,这个语调,他实在太熟悉。
  程任中应该是喝酒了,睡了一觉酒还没醒,反而更加昏沉,也不知道是喝了多少。
  “你他妈哭丧呢?你老子在这儿呢。”
  程任中走过去,满是茧子的大手抓起程小辰的头发,逼迫后者抬起头来。
  “我呸。”程任中往地板上吐了口痰,“你到底带不带把,啊?”
  “真是个窝囊废,没出息的玩意儿。”
  程任中看见满脸泪痕的程小辰破口大骂,唾沫星子几度要飞到程小辰的脸上。
  程小辰不敢动,浑身发着抖。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程小辰的脸上火辣辣的,但他不敢说一句话。
  他闭上眼睛,再忍忍,马上就好了。
  如他所料,一个耳光不过只是开胃菜而已。
  程任中胳膊用力,使劲儿一甩,把清瘦的少年甩到地上,程小辰缓慢地移动到几步外的墙壁,身体蜷成球状,双手在颈后紧扣。
  “还敢跑?我看你能……”程任中说着深吸一口气,脚底下发了狠踹向程小辰的后背。
  “我看你能往哪儿跑!”
  程小辰紧绷的后背时刻不敢放松,拳打脚踢后几乎已经麻木了,身体绷得越紧,仿佛感受到的痛苦就越小。
  然后程任中并未放弃,而是更加气急败坏:“半天打不出一个屁来,和个娘们儿似的,就知道装可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他嘴上说着下流的侮辱性语言,身体也不闲着,继续用力毒打。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渐渐没了动静,程小辰动了动身子,四肢传来的痛苦瞬间侵入他的大脑,让他想要嘶吼喊叫。
  但是他不能出声,一旦把那个人再度吵醒,他连清醒的机会都没有了。
  程小辰的脖子还是好的,他稍微转了转,原来程任中躺在他的床上又睡过去了。
  他迅速拿起书包和校服外套,出了家门。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我可喜欢小辰啦,他是个超级可爱的男孩子!!!哈哈哈哈哈哈下章见!!
 
  ☆、离开
 
  程小辰的心脏砰砰直跳,根本顾不上身体上的疼痛,只想远离这个让他压抑憋屈的人。
  可是他没地方可以去。
  宾馆吗?他没有钱。
  楼道里灌进来的冷风,四肢的麻木让程小辰意识越来越弱,终于他还是抵挡不住人的生理本能,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梦里的程小辰以上帝视角回顾了他的童年。
  那时候还是三口之家,爸爸辛苦工作赚钱养家,妈妈在家照看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爸爸的衣服从二十块钱两件的地摊货变成了几十块带着标签的好衣服,从不抽烟到满口烟雾。
  “任中。”他的妈妈躺在沙发上看手机,“帮我倒杯水。”
  你敢相信吗?
  这句话就是悲剧的开始。
  那天他的爸爸像是变了一个人,把他的妈妈揍得鼻青脸肿,年幼的他躲过一劫。
  第二天,他的爸爸跪在母子面前自扇耳光,妈妈心软了,原谅了他。
  不过,有一就有二。
  终于,他的妈妈忍受不了,患上了抑郁症,妈妈的娘家人走法律程序,好歹离了婚。
  但把他落下了。
  弱小的程小辰看着分道扬镳的夫妻二人:“为什么不带上我,妈妈?”
  他的妈妈心软了,回头抱着他,却被娘家人扯开:“这玩意儿是会遗传的!你别犯傻了!家暴通过基因已经传给这孩子啦!趁早放手扔了他,让他们两个狗咬狗!”
  就这样,妈妈的背影渐渐消失。
  找不到发泄口的爸爸只有小小的孩子这一个目标了,起初还没下狠手,初中的时候变本加厉,等到程小辰有了独立的意识后,他才明白,这叫家暴。
  可是晚了,有些东西刻入骨子里就很难根除。
  渐渐的,程小辰长大了,不想被人发现这个丑陋的秘密,越来越沉默寡言,充当着没有存在感的小透明角色。
  然而人的私欲一旦得不到满足,他们就会寻找新的乐趣。
  很不幸的,程小辰这个打碎牙都往肚子里咽的性格,是不二人选。
  他不能反抗,他不敢反抗。
  再忍忍,程小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对自己这么说,他们打累了就不打了。
  梦境越来越令他恐惧,程小辰挣扎着逃出梦境,但身后的人——一群少年和他的父亲穷追不舍。
  他逃不出去!
  “砰。”
  程小辰喘着粗气醒过来,额头和后背都生出了冷汗。
  是隔壁出租车司机要去上班了,已经是早上四点半了。
  隔壁的女士经过他的时候啧啧两声:“好好的家不住,非跑出来,什么人呐。”
  程小辰低垂着双眼,默不作声,看着平底鞋离开了他的视线,才靠墙站起身子。
  吹了一夜的冷风,倒是没发烧,只不过得不到运动和伸展的身体比昨天还要疼,像是要散架一般。
  程小辰拖着身子一步一步下了楼梯,总之,先离开这里。
  他在一所普通高中念高二,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就要高考了,他们高中最早的开门时间是五点半,他这样慢吞吞地拖着身子走过去,应该正好。
  天还没亮起来,马路上的人却不少,想要在大城市里混个一席之地不是容易的事情,要付出比常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才可能获得一个飘忽不定的机会,人们挤破了脑袋往前冲,不论是白天黑夜,你总能看到这座城市里的打工仔卖命工作着。
  似乎自己比他们还惨,程小辰想。
  疼得头晕眼花的他努力晃晃脑袋,尽管路口的对面就有一家诊所,但他知道,没有人会想要帮他的。
  绿灯亮起,程小辰过了马路。
  如果去到学校,面对的是老师的冷眼和同学们的欺凌;如果返头回家,面对的是无休无止的谩骂毒打;如果无目的地乱走,面对的是冻死饿死。
  哪一条路才是他的归宿?
  没想到他才十七岁,就已经考虑起来这些了。
  有远见。
  “滴滴——滴滴——”
  尖锐刺耳的车喇叭好似要穿透他的耳膜,程小辰转头,闪烁的车灯越来越近,那小轿车迎面而来。
  巨大的声响后,人群慢慢聚集到路口,视线中央躺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学生,大滩大滩的血迹在他的身下延展开。
  这是所有人都用正眼看他的一次,他很开心。
  程小辰慢慢闭上眼睛,头歪下去的瞬间,看见了对面的颜色并非绿色,而是红色。
  没想到,人生的归宿并不是由他决定的。
  闪避不及时的小轿车拐出五十米远,车主立马下车跑过来看情况,当他看见满脸是血,双目紧闭的少年时,整个人都傻了。
  ………
  ………
  “程小辰,作业借我抄抄呗。”
  “程小辰,你这周帮我值日。”
  “程小辰,咱俩卷子换换,你给我写上。”
  “程小辰,你最近怎么这么拽?跟你说话也不理人?”
  “程小辰,我看你最近对我意见很大啊?要不男厕所走一趟呗?”
  “程小辰…………”
  “程小辰…………”
  嘀嗒、嘀嗒。
  一滴水,两滴水,三滴水……成了汪洋。
  程小辰再一次挣扎着坐起来,头疼欲裂。
  等等,身体……不疼了,后背不疼了,脑袋因为刚醒过来,在原地坐了一会之后发现并无大碍。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手上没血?
  他又环顾了四周,这是哪里?
  面前是平旷的草原,不远处是花海,他能看见蝴蝶和蜻蜓在徘徊飞舞,似乎还有木楼人家,耳边叽叽喳喳有燕子的声音,和煦的春风慢慢安抚了他。
  柔软的草地还是温热的,太阳不辣,光也不刺眼,程小辰伸出右手,慢慢地降到地面,手下的温度让他舒服得无所适从。
  这里很美,但这里太陌生了,X市有这样的地方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