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怪物研究所【末世】──步歌

时间:2021-05-03 05:55:49  作者:步歌

 

楚砚是位科研人员,在末世,他们这样的人才十分稀少,做的工作也分外危险。
研究所外丧尸云集,研究所类科研人员忙的焦头烂额。
只有楚砚跟个没事人一样,整天拿着热毛巾走来走去,擦拭他心爱的蛋。
楚砚实验做的快,众人拿他没办法,但也不得不劝他:“能不出去就别出去,蛋能有你的安危重要?!”
对此,楚砚但笑不语。
某天,丧尸疫苗研究有进展了。
然而丧尸却进化了。
刀枪不入,砍掉大脑四肢还能自动重组。
众研究人员生无可恋,以为熬到头了结果一切又回到原点。
研究所外丧尸越来越多,恰在此时,楚砚在外面捡的所有蛋都成功孵化了。
一个一个刚出生、浑身光溜溜的四不像从蛋壳处冒头,眨着大圆眼睛看楚砚,声音脆脆的:“妈妈!”
楚砚:“……”
众人震惊,这玩意居然还真能孵出来?可是孵出来了又有什么用?
渐渐的,他们发现,楚砚养的东西对付丧尸很有一套,还会凭空变出食物。
只是这些小东西全都只跟着楚砚,在他身后喊:“妈妈!”
 
就是个甜的小短篇~
 
 
 
  ☆、第一章
 
  “报告!”
  门口站着一个急匆匆赶来的士兵,脸色焦急的开口道。
  所长眉头一紧:“又有什么情况?”
  士兵说:“围墙外面的丧尸又多了一层,预估围墙最多能够撑半月。”
  半月,如果他们还没研究出来病毒抗体,基本等同于要去见死神了。
  所长叹息一声,语气沉重:“这件事先不要通知大家,等我消息听我命令。”
  士兵立刻应道:“是!”
  所长眉头舒缓了点,又问:“楚砚他……回来了吗?”
  楚砚是今早九点左右出去的,门一开一关的瞬间,惊险又刺激,一个不小心丧尸群变回钻漏洞闯进来。
  但楚砚这个人就是很神奇。进出自如,从来没失误过。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士兵迟疑两秒,答道:“没,需要我出去寻找吗?”
  “不用,外面危险。”所长又嘱咐:“从现在起,通讯录必须时刻在线,一有情况立刻通知给我。”
  “明白。”士兵离开时,轻轻带上门。
  现在这个时候,通讯设备十分珍贵。因为所有资源都用来供科研人员研究抗体了。
  通讯设备一旦损坏或是没电,就必须得更换。
  所长让把通讯录时刻准备着,可见情况有多么紧急。
  “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分,请各位人员及时到达C7厅就坐。我们已经为您准备好晚餐,请按时享用。”
  播报准时响起,研究所内所有人齐齐暂停手中的工作,共同前往C7厅。
  “1021。”
  “在。”代号为1021的男人举了举手,方便巡查员记录。
  巡查员抬眼又垂眼,继续喊:“1022。”
  “这里!”
  “1023,1024……1069,1069,1069在吗?”
  巡查员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正准备继续往下喊,一个风尘仆仆、头发杂乱的男人就推门而入。
  “到1069了是吧?”男人手指插着头发往后顺,露出精致但略显疲惫的脸,“1069在这里。”
  巡查员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喊下一个:“1070。”
  男人刚坐下,就有人凑到他身边,打趣道:“楚砚,你可以啊,外面这情况你都能平安无事的出去又回来。”
  被称作楚砚的男人笑了笑,低头用勺子吃了口饭。
  “不理我?算了算了,还想跟你一块儿出去的。”
  楚砚这才开口:“太累了没力气说话。不带你,太弱了。”
  “……”
  催林晚瞪着楚砚,一口气吊在喉咙好半天都没缓过来。
  他倒也不是弱,只是现在研究抗体要紧,哪有时间健身啊,想当年……
  他还没开始在脑中细数增强自信,就被楚砚一眼看穿并打断:“体测一千五你跑了半刻钟都没过。”
  “我那是……”
  楚砚表情恹恹的补充:“腿一伤伤了几年没好。”
  催林晚抿了抿唇,不说话了,低头干饭。再不吃他就血亏,因为跟楚砚说话早晚会被气饱。
  两人吃完饭,准备离开,去往下一个厅,正巧撞上迎面走来的所长。
  所长冲楚砚抬了抬下巴。
  催林晚自觉先遁:“我先走了,你跟所长好好说话!”
  “又有什么任务?”楚砚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他昨晚就睡了三个小时,根本就没达到正常睡眠需求的门槛。
  醒来没吃早饭又直接出去,体力持续消耗,现在没直接睡过去,也算是定力够好的。
  所长冷哼一声:“你今天又去哪了?”
  “没去哪,外面转了一圈就回来,顺手捡了颗蛋。”楚砚说完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是在困得不行。
  “顺手?”所长现在怀疑自己对这个词的理解有歧义。
  哪有人出去那么多次,每次回来怀里都抱着一颗蛋,还说是顺手。
  楚砚唇角微弯:“真的是顺手。所长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我怕等会儿倒地上还需要人工清理。”
  “亏得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可回收垃圾。”所长哼哼道,“行了,赶紧滚,看见你就烦。”
  “谢谢夸奖。”楚砚麻溜滚回自己房间,用冷水冲了个澡。
  只有在C9厅,才有热水可供洗漱用。
  楚砚的房间不小,三室两厅,除了距离门进的房间,其余房间全都用来装蛋。
  他拿着刚打湿的毛巾,进到最里面一个房间。
  正中央有个木质方桌,放着巨大玻璃器皿,里面躺着一颗黑色的蛋。
  凑近了看,能看见蛋壳上的雪花纹路,很漂亮精致。
  楚砚想起自己刚带回这颗蛋时满是泥巴的样子,抿唇笑了。
  他用毛巾细细擦拭蛋壳,沿着纹路从上往下。清洁到蛋壳中部时,他发现了一条裂缝。
  从里面散发出来的清香让人头脑兴奋。
  楚砚警惕的屏息,退开几米,裂缝在这时沿着两端延伸,直到整个蛋壳分成了上下两半。                        
作者有话要说:  摸爬打滚求收藏qwq
 
  ☆、第二章
 
  蛋壳一分为二,上面那部分被定弄下去,从里面伸出来一只细细的爪子。
  没有毛,雪白的皮肤上面没有血管等纹路。
  楚砚眨了眨眼,带上口罩上前两步,用手里的透明细管玻璃棒挑逗里面的东西。
  这东西不像猫不像狗,也不像别的一些生物,如果非要找个生物形容它的外形,那就只有恐龙了。
  但它有没有尾巴,等等,现在有了。
  一条细长、雪白的尾巴从它的屁股里长出来,尾端卷卷的,看着很是可爱。
  “啾啾啾?”楚砚试图跟它交流。
  然而小东西根本不搭理他。窝在蛋壳里闭目养神。
  人类幼崽刚诞生时,必须说话,不然很有可能成为哑巴。
  楚砚当时觉得这个结论不准确,但后来看过一些实例后,他才相信。
  用人类幼崽类比蛋壳里的东西,确实不太科学,但是试试又没坏处。
  楚砚勾了勾唇,用玻璃管戳了戳小东西的尾巴。
  尾巴上神经少,戳起来痛感和触觉都淡些。
  小东西很敏感的睁开双眸,如琥珀般晶莹的眼珠上面蒙了一层水雾,很是漂亮。
  小东西双目圆睁,瞪着楚砚:“嘶——”
  从嘴里探出的舌尖跟小猫舌头似的,粉粉嫩嫩让人有想保护的欲望。
  恐龙尾巴小猫舌头,不知道想什么的身子,总之就是很可爱啊!
  楚砚暂时决定称呼它为四不像,因为四不像皮肤雪白,楚砚给他取了个名字:楚小白。
  “以后你就叫楚小白好不好?”楚砚不顾楚小白的意愿,接着又喊了几声楚小白,喊够了,这才来势育儿教育。
  “小白,见到我要喊爸——爸!”楚砚拖长音教育楚小白,一切仿佛对牛弹琴,毫无回音。
  楚小白看着他,大大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模样,难道是带了口罩小白不认识他了?
  楚砚摘了口罩,后知后觉,草,带着口罩小白怎么看清他的嘴型啊!傻了吧唧的。
  楚砚无语的揉了揉眉心,低头对小白慢慢说话:“见——到——我,喊,爸——爸!”
  楚小白眨了眨眼睛,张了张嘴,粉嫩的舌尖抵着未长完全的牙齿。
  而没有牙齿说话是非常艰难的,发不出什么声音。
  楚砚这才作罢,不教育他说话,改行做奶爸,从冰箱里拿出一袋未开封羊奶粉,他准备了很久。
  取出一部分后,他迅速把奶粉罐盖上重新放入冰箱里。
  现在这个情况,食物放在外面很快就会被病毒感染,他们每天进食都冒着感染风险的。
  不过研究所内相对安全,食物储存都经过一系列流程,一般情况不需要太担心。
  家里没热水,楚砚只好把很久没用过的保温杯翻出来,洗干净了带着去C7厅。
  临走前,他还特地检查了一下小白的位置,这是个密闭空间,他锁好门才出门。
  回来时,却在门上面看见了一个被踹开的洞。
  楚砚:“……”
  他张了张嘴,无语凝噎。
  “小白?”叫唤的同时低头看脚印,印子比较大,容易寻找。
  楚砚把保温杯放在桌上,心里着急,只想快点把小白找回来。
  若是被研究所里面的人看到,被当成怪物扔出去就不好了。
  沿着脚印一直往前走,印子由小变大,最后停在了他的床边。
  楚砚抿了抿唇,心情复杂的掀开的被单,瞳孔瞬间变大。
  短短半刻钟,小白就变大了一个形态,从幼崽变成儿童。
  小白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他,声音脆脆的:“妈妈!”
  “……”
  性别为男性取向为男的楚砚有被内涵到。                        
作者有话要说:  楚白气呼呼:“等我长大你就知道我是楚小白还是楚大白了!”
 
  ☆、第三章
 
  扎心归扎心,自己的崽崽学会喊人了有够令他感到欣喜的。
  打击自己人楚砚是做不到,他得学会鼓励小白,小白才有可能心甘情愿的改正称呼,喊他爸爸!
  “哎!妈妈在这里。”楚砚伸手想要摸一下小白的额头,后者似乎猜到他的动作,歪着脑袋看他,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珠转悠着。
  小白不愧是他从蛋就开始养的崽,主动上前几步,亲昵的蹭着他的掌心。
  小白生长速度出气的快,不一会儿,就又长大了一个形态,头顶已经有了一层够撸的白色绒毛。
  摸起来很舒服,手感超级好!比他在实验室捏着史莱姆还要舒服。
  “妈妈!”小白开口喊他,“肚肚,饿了。”
  楚砚这才明白,刚小白出去,是因为饿了觅食。
  他把羊奶粉泡好,装在奶瓶里面。转身面对小白,后者伸着爪子看他,掌心是粉色的,四个手指头肉乎乎很可爱。
  这个动作楚砚几乎是瞬间就理解了,把奶瓶递给小白,让他自己动嘴喝。
  第一次使用奶瓶,小白还不太熟练,咬着奶嘴好半天没喝到,气的撕咬起来。
  “哎别咬,就这一个,坏了可就没有了,妈妈来教你怎么用。”楚砚说着身上去抓楚小白怀里的奶瓶。
  楚小白看见他的动作,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尾巴很有灵性的指着他的保温杯。
  “……”
  楚砚愣了两秒,然后就看见小白拧开瓶盖喝了起来。
  真聪明。
  不愧是他养出来的崽。
  他又教了楚小白一些常识,比如在哪上厕所,怎么睡觉舒服,怎么用筷子勺子,怎么开门等之类的。
  完事之后,他口干舌燥的在一旁喝水,楚小白倒是很会享受的躺在床上滚来滚去。
  所长担心他们睡眠不好影响研究进度,便给他们配了最好的床。
  这些物资都是从最近的城市内搜刮出来的。
  过程十分惊险,完成任务时,他们的队友损失了一个。
  抗体如今已经有了些许进展,估计这个月内就能研究出来,快的话,也许这周内。
  主要还得看运气。
  楚砚自认为运气不好,这不,刚喝完水,就被通知去到实验室。
  他说了声好,就去到楚小白跟前,好生商量:“妈妈要去工作了,赚钱,给你买奶粉。在家乖乖的,听懂了就眨眨眼。”
  楚小白眨了眨眼。
  楚砚这才放心离开。走到门口,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把监控开着。
  不然小白丢了,他至少还能找的回来。
  去到研究室的路上,楚砚碰上了刚不久训过他的所长。
  两人并肩走着,所长看他的眼神充满敬佩。
  他被看的心底发毛,没忍住问道:“你今天跟以前好像有点不一样。”
  以前你看见我,我都是要跳起来走路的,因为你要打我。
  现在你看见我,居然眼神充满崇拜……真是吓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