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意外初恋【CP完结+番外】──Marey

时间:2021-05-03 05:47:41  作者:Marey

  

  omega穿越到了人类世界
  段惊风是个普通高中生,某日放学回家在路上捡到一个omega,对方跟兔子似的,又爱撒娇又粘人。
  于是捡到归年的第N天,段惊风没忍住在某乎上发了一个帖子,提问说:【室友太粘我了怎么办?】
  底下的回复五花八门,但他谁都没理,只在很久后配图他俩的牵手照,回了个问后续的人:【谢邀,已经在一起了。】
 
  *阅读指南*
  omega穿正常世界,有私设,不生子
  感情无虐
  受痴汉且恋爱脑,十分粘攻,对着攻日常撒娇求抱抱要亲亲(划重点!)不喜慎入
  后期受会和攻一起上学
 
 
第1章 
  随着下课铃声响起,安静了一晚上的庆州一中,总算又变的热闹起来。
  “段哥,等我一下。”时闻折按掉手机,从后边跑过来,用力勾住段惊风脖子,“说好的一起走,段哥怎么先走了?”
  时闻折是体育生,力气不小,段惊风被他勒的快断气,没忍住用手肘往后捅,才得以从时闻折的禁锢中挣脱开。
  “看你玩的入迷,就没叫你了。”后脖颈火烧一样疼,段惊风揉了两下,骂道,“你他妈不知道你手劲大?”
  时闻折笑嘻嘻的,作势要帮段惊风按摩,显然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每次我妈肩膀酸都是我帮她按的摩,手法技术绝对好,要不段哥我给你按按?”
  说完也不等段惊风回答,时闻折手便先伸了过去,“小时服务绝对诚心,一……”
  “边儿去。”段惊风毫不留情地拍开时闻折的手,冷漠道,“摸了一晚上手机的手别碰我,油死了。”
  “操。”时闻折瞪段惊风,不可置信道,“段哥你嫌弃我?”
  段惊风抬眸,反问说,“不然你以为呢?”
  “这日子没法过了。”时闻折一副受伤的表情,委屈道,“昨天还跟我通宵玩游戏,今天就嫌弃我手脏,段哥你没有心。”
  段惊风太阳穴直跳,再三忍耐才没一拳抡上去,只咬着牙说,“闭嘴。”
  时闻折和段惊风做了五年同学,早摸透了段惊风脾气,所以才敢在他面前戏瘾大发。但现在见段惊风这样,时闻折知道要是他再作下去,段惊风绝对会动手,所以段惊风刚说完,时闻折便连忙摇头说不闹了。
  “不过段哥你怎么了?”时闻折敛笑,“平时我叫人玩游戏,段哥肯定是第一个进来的,但今天怎么我叫了三次你都没来。”
  段惊风也觉得奇怪。
  虽然一宿没睡,但上午的课管的松,段惊风又坐在最后,断断续续睡了一上午,倒补回不少精力,按理说熬到放学没问题。
  可不知为何,下午的课刚上一半,段惊风头便坠坠地疼,做什么事都没劲。段惊风起初还以为是熬夜后遗症,睡会就好了,然而他一觉睡到晚自习开始,不仅头痛没得到缓解,相反段惊风还开始犯恶心。
  时闻折传纸条叫段惊风玩游戏时,他胃里正翻江倒海,哪有心情搭理时闻折,更别提摸出手机上线了。
  “没事。”段惊风不欲多说,“大概没睡够,今天状态不太好。”
  时闻折点点头,又问,“今晚还玩吗?”
  最近游戏出新活动,进赛季前五百有奖,两人为拿到奖励,已经连续肝了几周,凌晨刚好闯进前三百,离最高等级奖只差了百来名。
  “玩……算了。”段惊风摇头,“等下我回去就要睡觉,就不陪你肝了。”段惊风又说,“戚枝技术不错,你可以跟她组局。”
  时闻折头摇的像浪鼓,“那还不如不玩。”
  “上回你有事不在,我和她玩了一局,”时闻折微笑,“总共四十来分钟,我被她骂了半小时,对面兄弟都看不下去替我说话了。”
  戚枝是他们班科代表,尽管长的很可爱,但跟一般女生不同,戚枝不仅不温柔,暴躁起来比男生还可怕,班上没谁敢惹她,作业都交的勤快不少。
  “……”段惊风被逗乐了,“是你垃圾。”
  庆州一中是庆州市最大的高中,这会刚下晚自习,校门口站了不少来接孩子的家长,原本还算宽敞的马路也变的拥挤。
  哪怕已经见过很多次了,段惊风每每见到校门口的盛况,还是忍不住感慨,心说与其在这儿堵着,还不如停远点,免得别人都坐上公交车了,他们还在这堵车。
  “还好我没让我妈来,要不然她该打电话骂我了,说我净给她找事。”时闻折拍拍胸口,表情很是庆幸,“我们到前边打车?”
  庆州一中在老城区,但段惊风和时闻折都住在主市区,然而途径一中到他们住的小区的公交,最后一趟在九点一十五,段惊风不认为他赶得上,所以高一每次下晚自习后,他跟时闻折都要走到十字路口打车。
  不过现在段惊风不用这样做了。
  “是你去打车。”见时闻折一脸状况外,段惊风不禁乐了,好笑道,“我这学期在附近租房住,走几分钟就到了,可用不着打车。”
  时闻折回过神来,“…滚。”
  初春的风夹杂寒意,段惊风本就头疼,和时闻折闹了会,虽被分散了些注意力,总算好受了些。但现在被冷风一吹,头疼的同时眼圈还又干又涩,简直一秒都不想多呆。
  “不跟你扯了。”段惊风摆手,“趁大家都堵在这儿走不了,你快去打车,到家了给我条信息。”
  段惊风指指旁边,“我租的房子在这边,就不送你了。”
  时闻折本还想和段惊风闲扯几句,但见段惊风脸色着实不好,时闻折便压下到嘴边的话,“段哥你也是,到家发个微信。”
  段惊风没吭声,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就往另一边走了。
  不比时闻折要走的那条路,段惊风这条路因为通往附近的居民区,光线要暗上不少,沿路还坏了好几个路灯,同行的人也少了一圈。
  段惊风没太在意,拢紧衣服只管往前走,一心想快点到家,再打开空调窝床上睡觉,非得把昨天没睡的觉补回来。
  这边居民区多,段惊风图安静,租的房稍微靠里,在走完这条长路后,还得拐弯走一条不短的巷子,才能到他住的地方。
  听到有人在吐槽路太暗了,段惊风没忍住轻啧,想起他等下要走的那条巷子,心想要是这人走到那儿去,肯定是要问候人祖宗的。
  庆一中自习下的早,段惊风走进小巷子时还没到九点半,无奈天气寒冷,往常挤满人的大樟树下,现在空荡荡的,只有落了叶子的石桌石椅。
  段惊风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然而一股强劲的冷风从巷子口吹过来,冻的段惊风倒抽一口凉气,打了个寒颤。
  “……日。”段惊风冷的爆粗。
  不怪段惊风骂人,着实是今年天气太反常了。庆州地处江南,往年这个时候,不说气温回升到二十多度,起码不像现在,气温不升就算了,还时不时下雨,寒风裹着湿意,吹的人骨头都疼。
  头疼让段惊风脾气变差,前两天遇到这样的情况,段惊风顶多拢紧衣服快步跑回去,绝不会骂脏话。但今天他本就不舒服,刚才又被冷风一吹,头晕脑胀加剧,再压的住脾气就不是他了。
  段惊风黑着脸骂了几句难听的话,才抬脚继续往前走,可很快段惊风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空气中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闻起来有点甜,又很清爽,像……
  段惊风皱起眉,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股味道,更没法从现实生活中找到能替代的香味。
  大晚上的,谁喷这种味道的香水?
  段惊风没多想,当是附近住户窗户没关紧,导致屋内的香味飘了出来,然后被风吹散到巷子的各个角落。
  只是很快段惊风便说服不了自己了,因为他越往前走,这股香味越浓,并且除甜味外,段惊风还闻到一丝鲜味。
  像大雨后空气中的气味儿。
  段惊风嘀咕,心想要是能够知道香味从哪传来的,那他一定要想办法问出香水名,然后自己买一瓶回来用。
  这股味道他太喜欢了。
  段惊风走完巷直道,边闻香味边拐弯,想走近路到小区。
  然后段惊风就被吓了一大跳。
  几步开外的地方,一名穿着校服的男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一脸痛苦地跪在地上,露在空气中的耳朵,红的能滴血。
  而段惊风惦记半天的香味,这一刻浓到他忍不住皱眉,源源不断地往巷子口涌去,无一不在向段惊风证明,这股味道来自还跪着的男生身上。
 
 
第2章 
  段惊风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扶墙跪在地上的男生,神情防备。但在视线划过对方脚时,却猛地一顿,眼底闪过几抹惊诧。
  他家境不错,父母大学毕业后下海经商,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倒也小有成就,段家在庆州也算是排的上名号的豪门。
  不过他的生活费是固定的,所以在看到喜欢的鞋时,若是超出预定额太多,段惊风哪怕再喜欢,还是会犹豫,舍不得花大几万买。
  比如男生脚上的穿着的这双当季新款。
  然而……
  段惊风仔细一看,发现男生穿的还是新款中的特别款,全球限量发售,比他当时要抢的要贵小一万。
  连普通款都舍不得买的段惊风:“……”
  深感贫富差距的段少爷,冷漠的啧了声,收回落在男生鞋上的视线,免得再看下去他会忍不住去官网下单。
  但没过多久,在看到男生手腕上戴的表后,段惊风直接变面无表情,觉得刚才他酸男生鞋的行为太幼稚了。
  跟这只表比起来,小几万的鞋算什么?
  段惊风收回视线,没再瞎看,打算绕过男生继续往前走,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事上浪费时间,免得耽误了休息,回去后又头疼的睡不着了。
  只是段惊风接下来要走的这条路,正是巷子里仅有的坏了灯的一段,而近二十米的直道,除了拐弯处的灯还好着,后面的路灯要么不亮了,要么一闪一闪的。
  所以段惊风才往前走了两步,被路灯照射投影到地上的影子不断拉长,最终落在跪着的男生的旁边。
  于是半天没抬头的男生,猛地抬起了头,像被侵犯领地的猫,浑身毛都炸开了,龇牙阻止段惊风的靠近。
  男生眼睛通红,像是正在遭受不小的痛苦,可他像毫无察觉一般,仍狠狠地瞪着段惊风,大有一种段惊风上前一步,他就敢跟他拼命的意思。
  莫名其妙被瞪的段惊风,不仅不生气,相反还觉得男生有些可爱:男生或许以为他很凶,但在段惊风看来,他刚才的动作像极了没有安全感的小动物,明明害怕的要死,还伸出爪牙凶人,以为这样就能吓跑人。
  段惊风没忍住笑了,心情突然好了点。
  他见男生状态不太好,干脆停了下来,难得主动和陌生人搭话,“要帮忙吗?”
  段惊风自认为他话说的够温柔了,哪怕男生防范意识再重,在接收到他传递过去的善意后,也该稍微放下心防,好好的回他一句话。
  然而男生没有。
  他跟前一次一样,在段惊风刚说完后,边皱眉瞪段惊风,边扶着墙要站起来,浑身散发着我不好惹的气息。
  段惊风不算有善心的人,会多问一句,也是看男生太可怜,而这条巷子到了晚上人特少,若是他就这样走回去,放任男生呆在这,段惊风毫不怀疑今夜的寒风会把男生吹傻。
  但他难得好心想帮人一把,对方却一直在拒绝,甚至不给他接近的机会,那段惊风可没耐心在被连续拒绝的情况下,还能做到毫无芥蒂地厚着脸皮贴上去。
  所以在看清男生的表情后,段惊风了然的点点头,没再提要帮忙的事,“拐弯往右直走,大概几分钟后能到大马路上,到时候你打车回家就行。”
  “那我就先走了。”记着男生防备的模样,段惊风想了想又解释说,“我住在后面巷子,得从你旁边经过,没其他意思。”
  说完段惊风冲男生笑了下,也没管男生还在慢吞吞地起身,目无斜视地往前走,似乎是真对这事儿没兴趣了。
  男生没接话茬,注意力全放在墙上,边用手臂撑着墙,边手撑着膝盖,借力想要站直身体,眼见着马上就成功了,双腿却突然一软,整个人直直地往地上摔。
  “操!”段惊风大吼了句。
  段惊风额角直跳,忘了才决定不管闲事,吓得方向一转,直接伸手去搂男生的腰,用力将人往怀里带,避免他摔在满是落叶残渣的地上。
  下一秒,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熏的段惊风闭上眼睛,不自然地咳嗽了两声。
  “自己不行就说啊,瞎几把逞什么能呢?”段惊风瞪他,凶道,“非得摔一次才老实?!”
  男生没说话,段惊风皱着眉,还想再教育他几句,免得男生不长记性,下次遇到事了还瞎逞能。
  “如果不……”段惊风话说了一半,在不小心碰到男生脸后,脸色大变,“脸怎么这么烫?”
  原先隔了些距离,段惊风只觉得男生脸红的不正常,现在距离蓦然拉近,男生的呼吸还打在他的颈侧,段惊风才发现男生的体温高的吓人。
  刚才的抵抗,像是花光了男生所有的力气,现在他被段惊风搂在怀里,连手都抬不起来,听到段惊风的话,也只小声地哼唧。
  男生声音很小,段惊风没听清他说了什么,也不准备再问,弯腰公主抱抱他,“你发烧了,前面有家诊所,我带你去挂水。”
  那家诊所开在庆州一中旁,专门为一中的学生服务,怕有学生身体不舒服要来看病,每天很晚才关门。
  段惊风心里着急,怕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一时健步如飞,三两下就快走出巷子。不想一直安静的男生,却突然攥住他的手,“不……不去医院。”
  看男生瞪人瞪的那么凶,段惊风还以为他的声音偏冷,不想男生声音偏软,像是江南软糯的糕点,看起来甜,听起来更甜。
  “那不行。”段惊风分了会神,想也没想便拒绝了男生的提议,“生病了就要去医院看病,不看病哪里会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