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花间集【宫廷侯爵】── 黑白世

时间:2021-05-02 12:29:34  作者:黑白世

 

第1章 001
 
说到花千宇,别说洛京,中原一带都鲜有人不知——科举制度由来已久,却从未出过一个尚未束发的小状元郎。放榜之后的日子,这位小状元便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
“我说啊,这花小公子,不仅会成为最年轻的状元,还会做这最年轻的丞相!”一青年布衣大放阙词。
与他同桌的另一名青年道:“这还不一定,按宗法,这丞相可得是大公子花千墨来做。大公子文质彬彬,才华横溢,也是美名远扬,不会输给一介稚童。”
邻桌那位摇着纸扇的文人探出半截身,嗤笑道:“得了吧你们,还宗法!这丞相之位自是能者居之,哪有世袭的道理。”
青年不服气:“花氏为相三代,这不是世袭是什么?”
不知是谁用酒杯重重砸了下桌子,愤然言:“哼!这天下迟早是花家的天下!”像是怒皇族不争。
茶楼更加热闹了,众人各抒己见,闹作一团。
花千宇笑着喝下一杯茶。
坐在花千宇对面的乐洋不知道自家公子听到这样的诋毁,怎么还一点反应都没有:“公子,这……”
花千宇摇摇头:“这朝廷啊,便是对言论的管制太松,才使百姓胡言政事。”
“罢。”他抬手招来侍女。
侍女微躬:“公子。”
“仙儿姐姐可有空?”
“该是清闲,公子若是想见姐姐,奴家这就叫人去请。”
花千宇道:“劳烦姐姐了。”
侍女微笑着摇头:“公子客气。”说完便退下了。
“公子钟意仙儿小姐?”乐洋好奇。
花千宇没否认也没承认,只道:“是个有趣之人。”
乐洋摇头:“公子可不能对一个青楼女子上心,相公知道得大发雷霆。”
“我没说喜欢她。”
“那公子那日在街上撞见姑娘后就总是往长惜院跑,这要是被相公知道了……”
“这不是还没被发现嘛!”花千宇悠哉。
“可是这种地方……”乐洋连向四周张望都不敢。
他比花千宇还要小上半岁,心思过于单纯,听到女子赔笑都会感到羞怯。
花千宇向着楼下望去,一个气质柔美、带着面纱的女子正在戏台中央演奏琵琶,台前的男人们放肆交谈,有的讨论时政,有的说着儿女情长,更有不守规矩者对侍女动手动脚。
长惜院从来不是个安静的地方,本就是寻欢之地。
长惜院是官办的青楼,里边的人比起在民办的馆子,言语行为要收敛得多,在东座调戏侍女的也是少数纨绔。
长惜院占地广,比起青楼更像一座私人林园,院内主要有两座高楼,通俗地说,西座用于卖身,东座用于卖艺;此外还有两座较矮的楼,南座住男子,北座住女子。当然已经开始接客的女子通常也不会特意移居北座,便是不接客的夜晚也常在东西座就寝。各楼间由长亭相接,沿路甚至有小池以及假山,布景说不上恢弘,毕竟小家碧玉的景色才更是温柔乡该有的模样。长惜院的规模之大,令人称奇,也算是洛京名景了。外地来的人,只要是男性几乎都会到长惜院一游,不招妓,也会留在东座喝口茶,听个小曲。
过了许久,有小厮传话:“仙儿姐邀您到小亭一聚,公子请随我来。”
花千宇起身,乐洋随其后。
……
“来了?”仙儿正坐在凉亭边上坐着抽烟,背后是开着莲花的小池。
“来了。”
花千宇在石椅上坐下,面对仙儿,乐洋站在他身后。
仙儿似笑非笑地凝睇花千宇的谦谦模样,吐了口烟,道:“本以为小小年纪跑来烟花柳地的小公子是个淫胚子,不想每每皆谦逊有礼。”
“姐姐过誉了。”
“哈哈哈哈,”仙儿放声大笑,“称我等为姐姐的公子爷,你也是头一个。”
花千宇笑而不语。
“公子有何求,但说无妨。”毕竟花千宇怎么看也不是眷恋花丛之人。
花千宇起身作揖,后道:“常闻仙儿姐姐与许公子交好,我原意是想托姐姐之口以借许公子之手。”
仙儿没有回应。
花千宇本以为他的目的性太强,令仙儿不悦,不想她只是笑笑,道:“我便知小公子来是有所求,不过撑到这时候再说,这耐心还真是……”
花千宇摇头:“千宇此时才出口是怕冒犯了姐姐,也是真心想和姐姐交朋友。”
“哦?”仙儿挑眉,“我有什么好?”
他不假思索道:“姐姐不固于世俗,自由豪放,不似寻常女子。”甚是诚恳。
“你可实诚点,说是男人婆便好。”
“姐姐说笑。我是真心欣赏姐姐,姐姐知道。”
仙儿故作叹气:“好啊,但事成之后你可不能就这么把我忘了。”
“姐姐不是不让我来长惜院吗?”她曾说长惜院是污浊之地,劝花千宇少停留。
仙儿将身子倾倒,伸出食指,勾勾手,道:“来看奴家的话,就不一样了。”本就松垮的领口往下掉,隐约可见雪白的胸脯。
这等媚态,让无法习惯的乐洋浑身起鸡皮疙瘩,而花千宇只是平淡地笑着,说:“姐姐说笑——既然姐姐是朋友,千宇自然常来往。”
“说笑?非也,”她用烟管指着花千宇,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更显妖媚,“如若公子再大上几岁,仙儿保准会哭着求你收我为妾。”
花千宇不接话,只是笑着,像是不打算就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啊——”一声声女子的尖叫穿击鼓膜。
忽地,他被远处的一行人吸引了目光:“怎么这么吵?”
老鸨带着头,几个男仆架着一个疯了似的挣扎喊叫的女子向楼内走去。
仙儿手举着精制的烟管,抬起一条腿,毫不淑女地跨在边栏之上,吐了一口白烟,道:“有人想逃,这不,又被架回来了。”
花千宇重新坐下,问:“她会怎样?”
“不怎样,新来的,还没开过苞,在这的女儿,初夜都会拿来拍卖,所以她目前还贵着呢。
“打又怕把她打破相,只能把她关在北座晾着——本看她实在不乐意,我还说服鸨母让她在东楼唱个小曲,先当个清倌儿就好,没想她还是想跑,依鸨母的脾性,是要反悔了。”
花千宇沉默了会,道:“仙儿姐姐可别再抽烟了,对身子不好。”
“主要是小公子闻不惯吧?”仙儿拿管子在柱子外侧磕了磕,将其中的灰烬倒进水池,笑道:“我还想着小公子什么时候提出来呢。”她前些天就发现花千宇不好烟味了。
花千宇装作无辜地眨眨眼。
“戒是不可能的,若是公子娶我,仙儿可以考虑委曲求全。”
“姐姐说笑。”
“真羡慕啊……不知道谁有幸成为你的妻子……妾也好啊……”
花千宇笑着道:“若是姐姐想离开,我可以给你赎身。”
仙儿突然大笑,笑着笑着站了起来,走到花千宇面前,弯腰细瞧这张年少而俊美的面庞,抬手捏上他柔软而有弹性的脸颊肉,道:“虽然我说过长惜院是男人的梦想乡,女人的囚笼……但,对我来说来说,出去外面只是换了一个更大的囚笼罢了,还不如呆在长惜院自在。”
她放下手,悠悠走远,像是自言自语般道:“女人啊……在哪都卑微,还不如待在这院里,还能活出自己的模样。”
花千宇也闲庭信步地跟在她之后:“但呆在此地终归不是长久之计。”
乐洋也跟着。
“若是老了,卖不动了,没人要了,我便找条白绫自缢,怎么也比在外头受男人役使要强……男人啊,尽会指手画脚,像是比咱女人还会做女人。”
仙儿突然转身,用烟管指着花千宇,语笑嫣然:“如果像你这样的男子多些,女人倒是会活得轻松些。”
她说着转回身,直行,路上遇见熟客还亲昵地向他们打招呼。
“一点也不似世家公子的模样……也是,若不是家中富贵,估计也没人活得像你这般豁达……哎,这般美公子,长大又要让多少妹妹心碎……”
花千宇不知该接什么话,只是静静地听她说。
仙儿换了话题:“公子大概不知——我不欠院里钱。”
“嗯?”花千宇好奇她要说的话,快走了两步,凑上前去。
“我不是被卖进来的,是自愿踏入此中的。”
花千宇稍显诧异。
“所以,仙儿是真的不想走,不劳公子费神了。”仙儿对着他,行常礼。
……
“姐姐。”花千宇站在窗口,远眺北座。
仙儿停下抚琴的手。
“买下她要多少银两?”
仙儿叹了口气:“小公子有善心自然是好,但被卖来的姑娘几十上百,你能每个都赎走吗?”
“她为何在此?”
“她,据说本是江南名户的千金小姐,爱上一个落魄书生后,瞒着家里随书生上京赶考,而那杀千刀的,落榜后整日沉迷酒肉,不仅不听她的劝,还骗着她,把她带到这儿,五十两就给卖了。”
“岂有此理?”他说着,脸上却没有怒容。
“人贩子都能偷人卖,何况那杀千刀的还是她未婚夫。”
“官办的馆子,也能胡来?”
仙儿笑了,看着花千宇的模样像是母亲看着一个犯傻的孩儿:“公子天真——自古以来,官比民更黑,若是皆是好官当道,岂有百姓叫苦连连?说来,小公子原先以为这院里的女儿怎么进来的?”
花千宇细思,答:“家徒四壁,不得已进院子换取钱财?”
“公子以为卖女求荣是正义?”
花千宇一愣,摇头。
仙儿笑着,也摇了摇头:“若是此中女子皆自愿而来,便不会有这般多冒着危险想要逃跑的人了。”
花千宇垂下眼眸。
仙儿低头看琴,手掌悬空从琴面拂过,道:“世间丑恶,小公子不必去理会,眼不见则为净。”
“怎能只有我自在?”
仙儿莞尔:“能。”
……
即便仙儿不允,花千宇还是丢下乐洋在房中,让他与仙儿独处,自个走到了北座,他本以为找到到那位小姐还得费几番劲,不想却轻而易举——
北座第一层楼中除却通往二楼的楼梯,所有房间皆是用木柱做成的牢狱,且毫不遮掩,远远就能看见一间间牢房,以及其中一间牢房中裸着身子,头发凌乱,背对着牢门的女子。
花千宇第一次见到女子的胴体,感到羞臊,只好低着头走到目的地,但刚踏入北座,就来了几个男仆阻止他,道:“公子,此处不得擅入。”
花千宇看了看他们,道:“我要她。”花千宇指着那间牢房。
男仆回望花千宇所指,道:“公子若是想要,明晚再来。她还在受罚,初夜明晚竞拍,现在不宜接客。”
花千宇摇头,道:“我要赎她。”
作者有话要说:
黑(小声):我能问个啥?
白(小声):随便问问。
黑:咳咳,这看着不像一篇耽美文啊……
 
白:剧情铺垫中,第二男主将在第三章出场。
 
黑:男主为什么要叫“花千宇”啊?这感觉和花○骨撞名。
白:嗯哼……写的时候没想到这点,毕竟初稿在多年前(大概五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听说叉叉骨。花姓单纯是喜欢,而且“花丞相”这一说法听上去很……咳,名字是想自三千宇宙,毕竟这小少年自带“天神下凡”的bug。补充:目前看,也许,大概不会有玄幻设定。
小黑:为什么乐洋有相公?难道……
小白:额哼,很久以前,“相公”就是用来专门称呼丞相的,就像“御史公”这种。称呼之类的多少有由来,不会乱来。故事时间大概设定在唐宋之间,但毕竟是架空,也深究不得。
黑:虽然是架空,但为什么要叫宁朝?(不问一下,感觉没人记住这个朝代名)
白:宁朝的开国皇帝曾被封为安宁侯。
黑:这篇文能更得勤快一点吗?
白:前三章日更,往后一周力保两更(多的就三更),时间力保固定在周四周六晚上八点(多的放周二)。
黑:就不能更多点?
白:虽然是多年前的稿,但设定和剧情一改再改,最终确定的版本,存稿不多。由于这篇文很认真在写(毕竟沉淀多年),不想敷衍了事,在确定质量的基础上,可以的话,我会加更。
黑:有什么话要放在开头吗?
白:禁止未经本人允许私自转载、传播,写文不易,尊重原作者,出处晋江文学城,作者黑白世,谢谢。另外,读者宝宝们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放评论区问,估计说话的人也不多,看见的评论要不我直接回,要不我会放在新一章的作者有话说。望支持,再次谢谢各位。
……
白:精分有意思吗?
黑:有点意思【滑稽】。
 
第2章 002
 
“小家伙,”仙儿站起来,走近乐洋,挑起他的下巴,凑近他的脸,轻声问,“你家公子何许人也?”
乐洋别开脸:“额……小,小姐若是想知道,可以亲自问公子。”既然公子没说,他也不会说。
“啧啧,姐姐还什么都没做呢,耳朵都红了。”仙儿突然抬手捏他的耳朵,弄得乐洋一个激灵,红着脸护着耳朵跳开。
乐洋看着她,舌头打结:“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小姐自重。”
仙儿仰天大笑,笑完抹掉眼角的泪水,道:“你比你家公子好玩,你家公子都不知道是心眼太大,还是断袖,挑逗无用,滴水不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