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玫瑰蛋挞星【奇幻魔幻】── 顾慎川

时间:2021-05-02 04:31:34  作者:顾慎川

 

“星星浮了上来,关于那个夏日的一切,也浮了上来。”
“由云霞、海浪和玫瑰色构成的夏日王国。”
 
PS:
1.就是两主角跨星球谈恋爱的故事,含狗血老套失忆梗。HE.
2.地图一:玫瑰蛋挞星(天马行空+匪夷所思+毁灭+治愈)
地图二:地球(平淡日常+扮猪吃老虎+悬疑)
3.一起来吃蛋挞吧!
 
 
 
 
  ☆、踩一脚
 
  B院的毕业典礼在大礼堂举办。
  祝南的毕业作品被导师选中,成为十佳毕业作品之一,被挂在了学校的时空毕业墙上。
  时空毕业墙位于一条隧道里,隧道宽敞幽深,一侧是从学生入学所创的优秀作品,另一侧是学生毕业时的毕业作品。从入学走起,折返便是毕业,一条路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留下的空白越来越少。等所有的墙壁都被占据之时,不知学校是要为旧毕业生保留回忆,还是要为新入学者创造未来。
  台上,校长讲的话不能说不好,起码没有入学时那么枯燥,是语重心长的,是劝人向上的,他似是说得把自己也感动到了,顿了顿,抹了一把眼睛。
  祝南就是在这时候偷偷溜出礼堂的,旁边有同学拉扯他的衣摆,他也不停下来,微微猫着身子往前挪步,溜得虽不熟练,但很顺滑。
  终于离开了让人感伤的毕业典礼,祝南来到了更加令人感伤的隧道长廊里。全部毕业生基本都在礼堂里,来这里的人寥寥无几,几对情侣,几批游客,还有几个像祝南一样的独行者。
  四年的求学时光里,祝南来过这里许多次,这条路是不变的,变的只有墙上增加的画。带着不同的心境来,看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今日的祝南想走一条“时空倒流”的路,便从时光毕业墙那一侧开始走,折返时再看青葱新生墙。
  在青葱新生墙上,一幅画吸引了他的目光,在祝南的记忆里,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幅画。这幅画画了一个星球,星球的外型是像一个蛋挞,是橘黄色的,凝固的蛋液上站了不少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都是欢乐的。星球的中间长了一棵树,树的枝叶延伸到天边,颤颤巍巍地长出了一朵红玫瑰。
  从艺术上看,这幅画实在算不得是多么“有技巧”的画,在一众青葱作品里,还显得更外青涩。但这幅画表达的情感却很浓,浓在哪里?浓在创作者对这个星球的热爱里。这个星球童真而浪漫,祝南看得入迷,幻想着下一秒便要“乘风归去”,飞到那个并不存在的幻想星球里。
  夏日的风浓墨重彩,大张旗鼓地吹进隧道口,不偏不倚,将蛋挞星这幅画刮倒在地,顺便把入了神的祝南拉回到现实里。
  祝南弯下腰,刚想将画捡起来,下一阵神出鬼没的风又翩然而至,这次毫不留情,直接将画吹出了时空隧道。祝南一怔,顺着画飘走的方向走出去,这次顺利将画捡起来了,他拿着画,想要看一下这幅画作的作者是谁,结果看遍了画,也找不出署名。
  奇怪,被选中在时空隧道里的作品,都是强制要求署名的。这幅画难道是暗度陈仓挂上的?
  祝南又看了一会,不知为何,他格外喜欢这幅画,喜欢到不想归还到时光画廊里,而是想拿回家里挂起来。
  因为没有人工监管,为了避免偷画事件发生,时光画廊里安装了无数个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偷画是可以的,但是一般偷画贼都会在一天内落网,并且会被学校挂进黑名单里一个月,十分丢脸,所以学校近年来的偷画率越来越低,成功率依然是零。
  若是实在喜欢一幅画,有什么办法呢?唯一的去到就是去找原主人,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原主人同意,便可以在时光隧道管理员的见证下,双方签名确认后,画就换了个主人。
  可是这幅画连署名都没有,祝南去哪里找原主人呢?
  半个小时后,时光隧道的管理员翻遍了记录,也找不到这幅画的创作者,他关闭档案,沉思道:“真是奇怪,按理说这幅画不会出现在时光隧道里啊。”
  “我是真心喜欢这幅画。”祝南诚恳道。
  他顶着“优秀毕业生”的身份,态度又好,管理员很喜欢祝南,就说:“既然如此,这幅画你便拿回去吧。两个月内交上一幅新画便好。”
  祝南没想到管理员这么轻易便松了口,反问一句:“真的可以吗?”
  管理员笑着说:“这幅画如此不按规矩,我本来就没打算让它继续留在隧道里,想必画的主人也并不珍惜。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好,还不如顺水推舟,交到你手里。”
  祝南朝管理员连连道谢,登记了身份信息后便带着画作离开了。
  毕业典礼后,大学同学各奔东西,有的留在了本校读研,有的出国深造,有的早早就开了工作室,还有的去做了与专业完全无关的工作。而祝南离开了这片地方,来到A市,也开始了新的生活。
  以他的成绩,本可以申请保研或者出国留学,但由于祝南偏爱无拘无束的生性,让他在体制僵化和内卷程度日益加深的学校里再待几年,无疑跟要了他的命没什么区别。与其在不够自由的地方出类拔萃,他更希望当一事无成的闲云野鹤。不过他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材料,大二的时候建造的个人工作室,在网上人气越来越旺。
  祝南将那幅蛋挞星的画挂在了床边,每日午休结束、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颠倒的蛋挞星,蛋液在下,人也是倒立的,十分有趣。
  一日,祝南在画室提笔作画,直至钟鸣漏尽,才回到卧室,沉沉入睡。
  悄然间地揭天掀,挂在墙上的画无风自动,祝南眼睛一闭一睁,面前的世界与原本熟悉的环境有了天壤之别。
  他站在了一棵玫瑰树下,玫瑰树很大,这样庞大的躯干,若以地球的年龄来计算,起码有几百岁了,但树上开的花却不多,长得高的玫瑰只可远观,长得低一些的玫瑰伸手可摘,鲜艳欲滴。
  有人嘻嘻哈哈从他身边跑过,随手从树上摘下一朵玫瑰,祝南一惊,下意识地想阻止他们,却见一朵红玫瑰被摘下后,树上空缺的位置马上就长了一朵新的玫瑰花出来,从被摘下一朵玫瑰到长出一朵新的,整个过程只花了几秒钟。
  祝南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地球人呆愣在原地,瞠目结舌。这棵树违反了他所知道的“自然生长”规律,再生能力让人诧异。
  在陌生的地方里,他观察着身边的人和物,这里的人跟地球的人是一样的,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从外表上看没什么不同,不知道心灵是不是也跟地球人一样,有欢愉和痛苦,有坚定和愧疚,有矛盾有纠结,有争吵和罪恶。
  天空如他在画里所见那般,是橘粉色的,他着了迷,不由自主地在树上摘下了一支红玫瑰,当了回“偷花贼”。
  他拿着玫瑰,漫无目的地到处走。
  这里好像是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个小型游乐场,不少的小孩在里面跑来跑去,大人们一边追着,一边喊“注意安全!”“小心别摔到啦!“慢一点。”之类的话,遍布欢声笑语。
  祝南走到一个喷水泉边,里面的水居然是蓝色的,肉眼可见的蓝色,喷水泉像是花式专业运动员,一下子喷得像“天女散花”,一下子喷得“飞流直下三千尺”,一下子喷得“润物细无声”,祝南忍不住又站了一会。
  之后,他来到了一个湖边,湖水透明清澈,少了点梦幻的色彩,却多了几分真实,祝南沿着湖边走下去,走到一棵树的身边时,一只脚冷不丁地伸了出来,祝南没有防备,已经伸出去的脚来不及回来,结结实实地踩在了那双白鞋上。
  “啊!”
  惊呼出声的是祝南,被踩的人十分淡定地没有出声。
  他们所处的位置十分巧妙,原来那树后刚好有一张长椅,有个少年坐在上面看书,脚累了换了个姿势,伸出来时不慎被路过的祝南一脚踩中。
  祝南立刻将脚收回来,走上前两步,看见椅上的少年眉目清俊,并不见怒色,便说:“对不起,我刚刚没注意到这里有人。”
  少年轻笑了下,说:“没关系。”
  祝南看见少年的白鞋上多了一个灰黑色的脚印,有些愧疚,刚想摸出钱包给少年赔一双新鞋,却想起自己孑然一人来到此处,莫说钱包了,浑身上下一个值钱的玩意儿都没有。
  咦,兜里居然有一张纸巾,祝南摸出纸巾,蹲下身说:“我帮你擦擦吧。”
  少年缩回脚,说:“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必了。”
  祝南有些尴尬,看着少年的脸,鬼使神差地递了手中的玫瑰给他,说:“那个……今日没带什么出门,这支玫瑰就当是赔罪了。”
  少年放下手中的书,双手接过玫瑰,笑着说:“真好看。”
  祝南点点头,又挠挠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
  少年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打开来,原来是满满一盒蛋挞,他问祝南:“要不要来一个?”
  祝南来到这陌生的星球,身无分文,居无定所,温饱都成了问题,见少年不像坏人,便欣然接受:“好啊。”
  现在的他不会知道。
  他踩了少年一脚,赠少年一支玫瑰,少年请他吃个蛋挞。
  湖边清净,大树荫凉。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换言之。
  浪漫也是这样开始的。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下时间线,从现实-回忆篇到按时间顺序发展。
看过的小天使不要看混了么=3=
 
  ☆、同性恋
 
  祝南坐在长椅的另一边,咬了一口蛋挞,入口酥脆,香甜不腻,是乳酪布丁塔。
  他心思活络,有意与少年攀谈,无意中瞥见了少年看的那本书的封面,忍不住念出声来:“月亮不忠?”
  那本书的书名就叫《月亮不忠》,封面有一轮孤月,夜愁对阵,不知进退。
  少年见他将视线落在封面上,略有惊讶,问:“你没看过这本书?”
  “没有。”祝南摇头,心想,没看过好像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吧。
  少年微微一笑,问:“你是哪里的人?”
  不是吧,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了不是这个星球的信息?天啊,他不会被这里的人抓起来当实验品来研究吧。祝南忆起以前看过的外星人电影,心里千回百转,良久吐出一句:“我是……本地人。”
  少年笑意更深,没有说话。
  祝南用余光打量着少年,少年坐姿端正却不拘谨,脖颈修长,眼尾略长,如一支海棠花斜斜抽出,端得是一张好相貌。
  他不敢看太久,匆匆收回目光,做贼心虚般地微微舒展了身子,又看到那本书,问:“这本书是虚构小说吗?”
  “不是。”少年看了过来,“这本书是作者根据自身经历改编而成的。”
  祝南点头:“哦……那里面讲了什么故事?”
  “一个男子爱上了另一个男子,却因家人的阻拦、朋友的背叛、世俗的目光和爱人的痛苦而分开的故事。”少年简单地概括了故事大意。
  不知为何,祝南觉得少年看自己的眼神,像是把自己看穿了一般,他沉默片刻,说:“那是挺不容易的。”
  少年淡淡地嗯了一声。
  祝南又问:“那这本书为什么叫月亮不忠?”
  少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说:“你猜一下。”
  祝南没有看过这本书,只能从少年刚刚的故事大意中推断半分,他运用上了学生时代阅读理解的瞎掰能力,说:“月亮是夜晚才出现的,黑暗与蒙昧,朦胧与沉湎,在月亮下,人们会将消极情绪放到最大,而月亮的不忠,表示的可能是月亮将一切隐藏在白日里的不堪都撕扯开来,让作者的悲伤、无奈和彷徨都无处可遁。”
  少年深深地看了祝南一眼。
  祝南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以为自己瞎扯过了,便说:“我按照自己的理解随便说的,可能说得也不太对,见笑了。”
  “你说得很好,只凭我一句话的简介,你能说出这些,已经比大部分人的理解都要深刻了。”少年说,“这本书我以前便看过许多遍,但每一次再拿起来,都会有不同的感受。”
  “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1】”祝南说,“年龄、阅历、心境不一样,看同一本书的感受自然也不一样。不过,你看起来年纪不大,居然也能有这样的感悟。你多大了?”
  前面的话都是铺垫,这一句才是重点,祝南的心砰砰直跳,似是不经意地问起了少年的年龄。
  “你说的话倒是有趣。”少年心情颇好,说:“我十四了,你呢?”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古人说的。祝南心想,等等,什么?十四岁??少年虽然坐着,但那双随意交叠的长腿,一看就知道少年起码一米八,这个星球的人都是这样的吗?发育得这么着急?十四岁……十四岁……
  “你怎么了?”
  祝南一幅被定住的模样,许久都一动不动。
  这一声将祝南从十四岁的迷宫里拉出来,祝南回过神来,勉强一笑说:“没事,我二十二岁了。”
  “你二十二了?”这回轮到少年诧异了,他盯了祝南几秒,狐疑地说:“你看起来,至多十九岁。”
  我还觉得你至少十六岁呢。“我真的二十二了,大学都毕业了。”祝南说完之后,觉得自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万一等会少年问他在哪里读的大学怎么办,他不知道这个星球有什么大学啊。
  “你二十二才大学毕业?”少年的诧异更上一层楼,更加不信了。
  祝南:“……”
  二人相对无言,过了一会,还是祝南打破僵局,问:“你们一般……多少岁大学毕业?”
  少年用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他,说:“十八岁。”
  祝南波澜汹涌:死了死了我下一秒就要被抓去研究机构做实验了,糟了糟了我要被怀疑了,笨蛋笨蛋我为什么要问那句话,地球母亲救救你的孩子吧,如来佛祖玉皇大帝菩萨娘娘上帝耶稣……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