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当黑步遇到了武侦步时【综漫】──花落成雪

时间:2021-05-02 04:25:46  作者:花落成雪

 

镭钵街街爆炸,乱步穿越至平行世界。
从此之后,这个世界上有两个乱步,一位为港口Mafia五大干部之一,世界上的阴暗皆为他所用;
一位为武装侦探社的支柱为委托人解开所有疑惑。
黑步对武侦步说: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像妖怪传说里的半身,也像莫里亚蒂和夏洛克之间的争锋相对。
你知道我所有的想法,我也知道你所有的想法,我们之间无形的斗争都使我们爱上了这种感觉,所以愿意和我一起吗?
黑步向武侦步伸开了手。
问你们觉得黑乱是个什么人?
某绷带怪:唔,和乱步侦探大人是完全不一样呢,他已经完全的陷入了黑暗。
武装乱:乱步大人是看他可怜才让他留在身边的!才不是和他在一起就可以接受各种点心吃
黑乱:阿乱,你要不要吃这个点心。
武装乱听到了看着黑乱:我要!给我留着!
某侦探:我承认他不是一条金鱼,不过性格很讨厌
 
普雷:1.有刀片谢谢
2.cp已定黑乱x侦探乱,雷水仙者勿入
3.剧情ooc归作者本人,作者文笔渣
分结局,写完he线会更新
 
 
  ☆、零壹
 
  雨天朦胧
  在一处二层别墅前,一位穿着警服的男士和一位穿着休闲装的女士驻足在这户人家的门前,驻足片刻后敲响了这栋别墅的大门。
  男人扭头看向边上的女人叮嘱“等一会,你尽量不要说话。这孩子很敏感,听到他父母去世的消息可能会胡乱说话。”
  边上的女人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同时也对这个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感觉到了悲哀。
  接着男人朝屋子里面叫道“乱步你在家吗?我是青泽,这次过来是想和你说一件事。”
  只听见房门内一阵“咚咚”响,然后一个十多岁的黑发男孩打开了门。
  看见他们男孩子眯着的眼睛不由得睁开了一瞬间,露出了翠色的眼瞳,随后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悲伤和不可置信,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父母就这样过世了一定是在骗他的,一定是,如同以前一样只是一个笑话。
  然后男孩子一把关上了打开的门,想要逃避掉这个事实,青泽也不想就这样惹他生气没有挡住他关门的手。
  青泽转过头去看着边上的女人“美奈绘,你找地方进去照顾他。其他事情我会处理好,还有告诉乱步两天后举行葬礼,这个你也要交给他。”说完青泽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面掏出来一个文件袋给美奈绘。
  美奈绘进去的时候,乱步正呆呆的坐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美奈绘看着乱步这个样子心里也难受,口中却说着“你要看开一点,你父母这件事情也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美奈绘还没说完,乱步就打断美奈绘的话语“你走。”
  “乱步君……”美奈绘想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却又没什么可以说得出口的。
  “滚,不要来烦我。”说完乱步起身走向二楼。
  乱步神情恍惚的进了父母的房间,看着床头柜上面他们一家人的合照,不由得伸手拿起来,抚摸着照片上面的人影。
  嘴巴里面喃喃的念叨“爸爸,妈妈,你们不是说不会抛弃我的吗?你们这两个骗子,大骗子!”脸上却忍不住的留下来泪水。
  两个小时后,乱步从楼上下来开门。
  青泽站在门口说表情严肃的说“乱步,这是你父母的骨灰,现在交给你了。”
  青泽身后是一队穿着警服的警察,其中站在最前端的两个端着两个骨灰盒。
  骨灰盒上贴了乱步父母的照片,两个警察向前一步准备把骨灰盒给乱步。
  乱步看到了骨灰盒,走过去接骨灰盒的身子踉踉跄跄“爸爸,妈妈……”
  青泽看了则是赶紧扶住乱步“乱步啊,你父母都在这里,你不要这么伤心了,吉大哥和雏实嫂子一定不想让你这么伤心的。”
  乱步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直接挣脱青泽,把他父亲母亲的骨灰盒抱起来,青泽见了则赶紧把乱步扶进屋里。进屋前说了一句“解散。”
  “乱步啊,你要好好保证你的身体健康啊,你父母不会希望你这样颓废下去的。”青泽假意安慰乱步说到。
  乱步还是不回应,就抱着父母的骨灰盒坐在沙发上。
  青泽见状只好和山本美奈绪说“你看着他点。”
  然后看着乱步“明天早上我会来接你去葬礼现场。”说完青泽就走了。
  乱步也不应,就坐在那里抱着骨灰盒放空着自己。
  乱步回想起来了父母在的场景
  那个时候在厨房做饭的妈妈,在书房研究案子的爸爸和在一边茶几上面做着家庭作业的他。
  那个时候多么美好啊,可是现在,现在他们都不在了只留下来了他一个人。骗子都是大骗子,抛弃了他,只留下来了他一个人。
  到了晚上,美奈绪担忧的看着乱步“乱步啊,明天就是你父母的葬礼了,你先去把衣服换下来,再洗把脸吧。你父母要是在天上看你这个样子他们也会不好受的啊。”
  乱步这才有点反应,起身时身体一麻差点摔倒,美奈绪赶紧上前把乱步扶起来,但是乱马上挣脱开美奈绘的手踉踉跄跄的上了楼。
  连续几天的雨天终于退散了,日光微微从白云背后冒了出来。
  美奈绪到乱步宅的时候,乱步还没下来,这个时候美奈绪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上显示着青泽的来电,接听电话后,青泽和美奈绪说“我半个小时后来接乱步。”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美奈绪刚想上楼叫乱步下来的时候,乱步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从楼上下来了。
  “乱步……”美奈绪说。
  乱步却直接打断她的话“半个小时是吗,我知道了。”然后就径直坐在沙发上。
  半个小时后,汽车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乱步向外走去,美奈绪也跟着乱步出去。
  走出屋门,乱步和美奈绪就看到青泽刚从车上下来,青泽看到乱步和美奈绪出来,点点头就说到“上来吧。我带你们去葬礼现场。”
  车子发动,青泽边开车边说“吉大哥和嫂子的墓地我帮他们申请合葬在一起,在南山公墓。葬礼的流程是我们现在去葬礼现场。”
  接着看了一眼手表说“这个时候吉大哥和嫂子的朋友应该也差不多在我们到的时候就到现场了,打一声招呼之后就去葬礼现场,还有就是吉大哥的朋友水藤华想让你去他开的警校学习。”
  乱步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我知道了。”然后车里面就没有人说话了。
  葬礼现场是在户外公园,那些参加葬礼的人,看到乱步的到来,纷纷说到“乱步啊,希望你能走出来,不要被你爸妈的死所困扰。”
  乱步看着他们,忽然觉得他们很可笑,明明是觉得他没有利用价值了,但是还是为了脸面来这样子说话。
  真是可笑太可笑了,乱步的嘴角不由得漏出来了一抹讥笑。
  接着乱步和青泽以及其他的宾客入场就坐,葬礼就开始了。
  台上主持人讲到“在xxxx年xx月xx日,我们的英雄江户川吉与他的妻子江户川雏实,在神奈川被逃犯所杀害,这让我们无比的惋惜,他们的儿子江户川乱步年幼,在不能处理后事的情况下,由三重县警察局代办。”说完望向了乱步那一桌。
  此时的宾客们也随着主持人的目光移动到乱步那一桌,而且都在细语的说到“就是这个孩子吧,真可怜,这么小就没有了父母。”或者“吉大哥和雏实嫂子这么早就离开了,乱步该怎么办啊。”这种话语。
  没过多久,菜就开始上了,江户川乱步听着耳边他们推杯换盏的话,心里想着一个个目的都这么明显,为了利益。
  他刚想开口说话,青泽就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于是他就停止了和别人说话,改向乱步说“乱步,你吃饱了吗?你要不要出去逛逛”
  乱步看了青泽几秒,点点头“走吧。”
  青泽也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就打算带他离开这个场所,免得让乱步坏事。
  青泽转头看着原先聊天的人“不好意思,乱步可能还不太能接受这回事,所以我先带他出去散散心,希望你在这里用餐愉快。”
  青泽带着乱步刚走到停车场,停车场里面就出来了两个人。
  两个人都比较高瘦,一个略微矮一点年轻一点的男人跟在年长的男人身后。
  矮一点的男人看见乱步和青泽想了一下就对着乱步说“你是大名鼎鼎的江户川警察的儿子吧,长的和你爸爸真像,不知道你有没有继承你爸爸的推理能力呢。”
  乱步回道“这可不用你管吧,常年处于副手,就算是升职也是副手的…”
  木华富腾有些疑惑的看着乱步,乱步的是怎么知道他是常年处在副手的位置。
  水藤华也不由得打断乱步说“乱步,我是你父亲的朋友。我也通知了青泽,让他告诉你,你今后就要去我就任校长的警校去读书。不过看刚才,你比你父亲的推理能力更为出色。”
  乱步不屑的撇撇嘴,青泽听了不由得站在边上点点头,同意这个看法。
  水藤华也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乱步,你接下来要去的就是我办的学校,还有要不要再去你父母那边看看。”
  青泽听了也就连忙接到话语“刚好水藤君也顺路,乱步你就和水藤君一起吧。”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停车场,往葬礼现场走去。
  乱步看着离去的青泽,也没有上车,而是往另一个地方走。
  水藤华也看到乱步这样说“你要去哪我送你一程吧。”然后使了个颜色让木华富腾去开车。
  乱步眯了眯眼睛,坐上水藤华也的车说“我要回家。”
  然后木华富腾就开车驶向江户川宅。
  期间水藤华也无数次抛话给乱步,但是乱步一言不发。
  水藤华也也就免了这个心思。
  江户川宅门口
  车子停了下来,下车前,水藤华也告诉乱步“明天早上九点我过来接你,带你去横滨。”
  乱步看了水藤华也一眼“你明天没时间。”说完就下车,进了屋子里面。
  另一边,在车子里的水藤华也突然接到电话说要他明天去东京。
  木华富腾惊讶的说“这样子看这个乱步应该也继承了他父亲的头脑。”
  水藤华也点点头说“看来乱步不止继承了他父亲的头脑,他母亲虽然只是个家庭主妇,头脑却更为出色。只是可惜了乱步啊,这也不是办法。”
  木华富腾接到“谁叫‘千里眼’太过于出色了呢,查到的东西太多了还不知道收敛。”
  第二天早上
  乱步拎着装了一大堆东西的行李箱走下来。
  把家里的门窗都锁好之后,就提着行李箱走出了门,在走了十米左右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有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乱步面前。
  车窗打了下来,漏出来了青泽的脸,青泽说“走吧我送你去横滨警校。”
  乱步上车后,车子走了两三百米后,他突然回头透过车窗深深看了一眼房子。
  两个小时后
  一辆车在横滨警校门口停下,青泽在车上跟乱步说“等一下,我陪你进去报道,不然你是进不去的。”说完青泽下了车。
  青泽上前和门卫敬了个礼“你好,我是警察青泽。”说完就出示了他的证件。门卫回礼然后接了青泽递过来的证件。
  青泽等门卫查看了他的证件“这次是奉你们学校校长的指示送江户川乱步来这个学校的。”
  门卫想了想是有这么一回事,然后说道“等一下我还要核实一下。”
  青泽礼貌的说“请。”
  门卫就打了电话“说有人带着江户川乱步来我们学校报道,请问要放进来吗副校长”
  接着电话里答应了这回事。
  门卫回答“好的,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然后门卫说“你们进去吧,副校长室在第一教学楼二楼右手边走廊尽头,停车场就在一教楼楼下。”说完就开了门,青泽上车把车开进学校。
  一进学校就可以看到教学楼。
  一教楼就在大门口,打开学校大门进去就看到第一教学楼。
  等青泽停好车,青泽帮乱步把行李箱搬下来。
  等到乱步和青泽上去找副校长时,乱步说“你把我带到门口,行李你放到门口就好了。”
  青泽没问为什么应了一声,然后刚到副校长办公室门口时,里面穿出来了谈话声,这个时候青泽的手机响了,门里的人听到了铃声说到“进来吧。”
  青泽敲了两下门,让乱步进去,自己在门外接听电话,刚接通电话就听见说“青泽,你现在立马回厅里,有任务。”
  青泽回了句“是。”然后离开了警校。
  乱步进办公室之后,办公室里有两个人,一个瘦瘦高高的站着,另一个脸有点圆润但是感觉是那种高山一样的坐着。
  这个时候那个坐着的人说“江户川乱步是吗?”
  乱步点点头。
  然后坐着的人说“我是这个学校的副校长津南梦也,欢迎来到我们这个学校。你是校长华也看中的人,因为已经开学了,所以你是以插班生在这里就读的,这是你的班主任,南库安叶。”说完指向边上站着的瘦高男人。
  南库安叶点点头,然后就说“学期开学了一个礼拜了,你来的也不算特别晚。”
  副校长说“好了,南库,你带他去了解下学校的规章制度吧。”
  南库点点头然后就带乱步出了门。
  在门外,南库边走边对乱步说“我是你们班的班主任,你可以叫我南库班主任也可以叫我南库长官,希望你可以跟上我们的进度,还有我们这边规矩也多,希望你能遵守下去。”
  乱步领着行李跟在南库身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