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狐狸今晚不吃鸡【灵异神怪】── 花子不留饭

时间:2021-05-02 04:24:29  作者:花子不留饭

 

最强的狐妖(村里)在上山的时候遇到了……
强盗?
敢挡你大爷的路,小子,跪下来求饶我放你一命!
可是,怎么情况有点不对啊,大……大哥,我错了!
 
 
  ☆、拦路之人
 
  “不久前,蛟龙族的彭师逃到那里,屠杀了山中所有的生灵。”
  夕阳的余辉斜映在老人脸上,他将脚边的锄头重新扛到肩上,迎着晚风朝村寨走去。
  “如果他还在山里”老人笑了一声,笑声散入风中:“小狐妖,你能活着走出去吗?”
  红莲望向大山,看见山顶上方笼罩着黑色的云气。他已经等了太久了,即便是飘渺虚幻的希望,翻过那座山,便是合水城!
  风很大,带着初春的微寒。
  红莲穿过几道田埂,天色有些晚了,他找到一条荒废了很久的山道。
  沿着山道往上走,一根枯枝被风吹断,紧贴着他的右脸飞过。他用胳膊挡住扑面而来的劲风,时值初春,山间的野草却依然苍黄一片。
  “站住,狐狸!”
  红莲顿时僵了一下,他缓缓抬起头,暮色里多了一抹明快的红色。
  前方站着一道黑影,那人怀抱挂月钩镰枪,从长发边垂下的一小段红穗,在风中飘飞。
  “蛟龙?”红莲手心有些潮湿,硬是生出了一层冷汗,他紧握住剑柄:“你是……”
  “哼,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那人甩了一下□□:“现在下山,我饶你一条小命。”
  红莲不由得退后了半步,挥剑横在身前:“我只是路过此地,还望行个方便。”
  “不行!”
  “我听说蛟龙一族的彭师横行天下,无人能敌。”红莲甩出一道剑气,眼中瞬间有了杀意:“今日有幸,我也见……”
  “住口!”那人舞出一个枪花,携风而上。红莲接过这一招,枪剑相交,一下子就把那人震得倒退了好几步。
  “哼,狐狸!”那人说:“彭师算什么,你好好记住了,我便是大名鼎鼎的苏怀!”
  红莲怔了怔,握着剑的手放松下来:“苏怀?”
  那人见此,嘴角上扬,嘲讽道:“怎么,怕到连剑都握不动了?”
  红莲冷冷看他一眼:“刀剑无眼,我不愿意伤你性命,请你让开!”
  暮色四合,从远处传过来钟声,那人看着红莲,忽然笑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枪下没有无名之鬼。”
  “让开!”
  那人闻言,脸上的笑意一点点消失了。他举枪指向红莲,刹那间罡风四起,如排山倒海!“狐狸,打败我,你便可以过去。”
  好霸道的力量,红莲抬手护住眼睛,在他身后,黑夜来临,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了。
 
  ☆、合水城
 
  街道之上张灯结彩,行人往来,整个小镇都沉浸在一种喜悦的气氛之中。
  红莲被流动的人群挤到一旁,前方锣鼓喧天,抬着红妆的队伍蜿蜿蜒蜒,一眼望去,不见尽头。
  “这里,有大事要发生了!”
  老翁坐在门口,对满身风尘的年轻人道:“是我们的阿香公主,她要出嫁了!”
  “阿香公主?”
  “公主的婚辇很快就会路过此地,您便可以看见她了。”老翁说:“客人,请到我的茶楼里喝点水吧。”
  “不了掌柜,我得走了。”年轻人望着长街,他的视线仿佛穿透人群,看向了很遥远的地方:“还有人在等我!”
  初春的阳光照在老翁身上,他眯起了眼睛:“是您的朋友吧,别叫他久等了。”
  “朋友?”年轻人不解地看向老翁,眼中一片迷茫:“恐怕不是。”
  老翁笑道:“那必然是您的亲人了!”
  “我……不记得了。”年轻人悲伤地笑了,装饰华丽的车舆从远处缓缓驶来。
  街道之上,人群涌动着,流向两边。
  “请您留意这世道的变化,照顾好自己。”年轻人说,他躬身向老翁行了一礼,转身隐没在了熙熙攘攘的人潮里。
  人们欢闹着,紧紧跟随车舆前行。
  公主身披霞帔,以红纱遮面,她散漫的目光划过众人,神情之间一片落寞。
  “狼?”红莲目送车舆离开,回头看过去。“苏怀,你怎么了?”
  苏怀怔了怔,回过神来:“那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红莲看了一眼人群,收回视线,直直地盯住苏怀。苏怀低下头,过了一会儿,红莲问他:“你在害怕?”
  “没有!”
  “我不想欠你什么,可以帮你去杀了他!”
  苏怀猛地抬眼,愕然看向红莲,不可置信地问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红莲冷笑一声:“我要找的人不在这里,我得走了。”他背过身去:“你我就此别过吧!”
  “你去哪里?”
  “合水城北,大江边上看看。”
  苏怀上前一步,一把扯住红莲的胳膊:“我同你一起去!”
  红莲右手按上剑柄,侧过身子冷冷看向他。
  苏怀尴尬地别过眼睛,抬头望着屋檐上方那一抹浅蓝的天空。“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他说:“我好心饶你一命,你得听我的!”
  年老的掌柜拢了拢袖子,他靠着门框,一片阴影笼罩过来,遮挡住了视线。
  掌柜抬起头来,在他面前,站着一个独臂的刀客。他起了身,让到一旁。
  刀客目不斜视,径直走进店内,带起一阵阴风。
  时近正午,茶楼里没什么客人。
  刀客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吃了几粒花生米。他举起茶碗,突然,那茶水晃了一晃,漾起来几圈涟漪。
  刀客一转头,如鹰隼一般凌厉的眼神便射向了门口阳光处。在那里,站了一只流萤小妖。
  “这里,要下雨了!”小妖说。
  刀客轻笑了一声,放下茶碗,右手攀上放于桌沿的武器:“这么好的天气,姑娘何出此言?”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小妖注视着他,有暖风吹过,她的裙摆飘扬起来:“一场小雨罢了,不切实际的梦,还是趁早醒来的好!”
  “我今天倒是看见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那刀客笑道:“你们把公主献给御风一族,难道是想得到什么帮助?”
  他站立起来,大步往门外走去,路过小妖身边时。“是不是小雨,姑娘心里清楚。”
  流萤四处漂泊,你在的地方就是家园。
  王,小妖望向前方,握紧了手中的花灯。不论你去往何处,我们都将会跟随你!
  红莲坐在客栈里,桌子上燃着一盏油灯,菜已经凉了,却没怎么动。从黄昏起,这里便开始下起了雨。
  苏怀出去有一会了,红莲仰头喝完了杯中的茶水,叫道:“伙计!”
  伙计从半人高的柜台后面钻出来,肩上搭着一条手巾:“客人有什么吩咐?”
  “结账!”
  “您看,外面下着雨呢,不如在小店住一晚?”
  红莲站起身来:“不了,我还有事情。”
  积了水的路面映着灯笼黯淡的光亮,一个人影从雨中走来,撑着伞。他绕过西南角上那棵大杏子树,将伞收拢,抖了抖,靠在门边。
  伙计认出是先前的客人,便说:“您的朋友回来了!”
  苏怀径直走进店内,在红莲对面坐下,不满道:“你不等我?”
  红莲看他一眼:“我记得不久前,这儿的城主还是武雄,他去哪儿了?”
  “武雄?”伙计耸了耸肩,笑道:“早死了。”
  “死……”风从窗户外面灌进来,桌上油灯的火光跳动着,红莲声音有些发颤:“什么时候?”
  “很多年了!”伙计拿起茶壶,重新给他添了些水:“百足城遭遇天灾,城中的那些妖物便来抢夺粮食,武雄被他们杀死了。”
  苏怀仰起头:“你找这个武雄做什么?”
  红莲木然坐了下来,他一手握着伙计递给他的杯子,呆呆地望着前面,没有说话。
  “武雄不过是个懦夫!”伙计骂道:“他差点害死了我们。如果不是王,合水城二十余万生灵,恐怕都已经是百脚虫妖毒箭下的亡魂了。客人您若有什么事,便去找王吧。”
  苏怀问他:“王在哪里?”
  “江日宫中,寻常人是见不到他的,不过近日公主大婚,你们或许可以去碰碰运气。”
  苏怀推了推红莲的手臂:“喂,我们去吗?”
  红莲回过神来,没好气道:“不去!”
  “怎么不去了?”
  “苏怀,这不关你的事,不要再跟着我了!”
  “我……我才没有跟着你,我只是恰好也路过这里。”苏怀从伙计手中抢过茶壶,倒满了一杯子水:“先说好,大路朝天,你可管不到我!”
  雨珠从檐上滴落下来,红莲移开视线:“安然夫人呢,她还活着吗?”
  “这……我可不知道。”伙计笑了起来,问红莲:“客人是为了夫人来的?”
  苏怀正在喝水,被呛了一口,他直勾勾盯住伙计:“这安什么夫人的,又是谁?”
  “安然夫人!”伙计告诉他,惋惜地摇了摇头:“我只在小时候见过一次,没想到后来竟跟了武雄!”
  “哼!”苏怀不屑地对着红莲:“原来是为了女人来的。”
  “呵呵!”伙计笑了一声:“夫人可是个大美人。”
  “你很闲吗?”苏怀突然把茶杯重重拍在桌子上,茶水四溅出来,他对伙计斥道:“还不快去干活!”
  伙计的笑意僵在脸上,他将桌上水迹擦干,回头瞪了苏怀一眼,走开了。
  “红莲,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苏怀抱着双臂,生气道。
  红莲没再说话,出神地望着窗外,雨渐渐大了起来。
  城中下了一夜的雨,天光微亮的时候,王站在高台上,俯瞰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大地。
  “昨晚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花妖从他身后轻轻走来:“王,我们该怎么办?”
  “铃兰莫怕,我们的勇士会守护这里。”
  “可是,你会走吗?”
  王举目望向远处翻滚的大江,轻尘四起,他的衣袂飘动起来。“你看,起风了!”
 
  ☆、约定
 
  起风了,一片桃花掉落下来。红莲站在篱笆门外,江风很大,吹起尘沙,迷了他的眼睛。
  老妇人佝偻着腰从屋子里面出来,将簸箕靠在墙角。突然,她顿住了,吃力地直起身子,满头银丝被风吹得凌乱。
  红莲双唇轻颤,张了张口,却发不出来声音。
  老妇人笑了,笑意弥散在她脸上每一条皱纹里:“我等你很久了,请进来吧。”
  红莲有些失神,三十年的时间,如今再见,已经物是人非。
  苏怀在他身后重重推了一把,阴阳怪气说道:“人家都等你很久了,还不快进去!”
  屋子里很暗,老妇人点了灯,燃烧的火苗舔舐着灯芯。“请多担待,房舍简陋,不比当年了。”
  “夫人”红莲低下头,犹豫了一下:“我听说,武雄死了!”
  老妇人轻叹一声:“是,死了!”她的思绪飘回到遥远的过去。
  百脚虫妖围城,王独自守在角楼上面,射完了背囊里所有的箭。他把弓狠狠一摔,自鸡鸣之时起,城主就撤走了所有的勇士。
  武雄面容悲戚,城中的力量无法阻挡敌人,只有投降,才有唯一的活路。
  那天,她看见狼妖站立在城楼上,背对着百脚虫妖的乱矢。刀光闪过,后来,她才知道,这个狼妖便是王!
  “是王,杀死了城主!”
  红莲有些吃惊:“可我听说,是百脚虫妖?”
  老妇人背过身去,从角落里找出来两把矮凳,“人们崇拜英雄,把一切都推给了虫妖。”她将凳子上的灰尘擦去,轻声说道:“请坐吧!”
  “英雄?”
  “城主死后,王带领勇士杀出城门。谁能想到,令我们害怕到夜不能寐的敌人,竟轻易地败了!”
  老妇人神色哀伤,一步一步走到红莲面前:“我背负着众人的讥笑活了下来,直到今天。”
  她踮起脚尖,浑浊的双眼直视着红莲,努力想要看清楚:“只是为了三十年前的那个约定。”
  她笑了:“你还如当年那般年轻。”
  “是呢!”苏怀靠在门上,话中带刺:“这狐妖当年怕是迷倒了不少人吧?”
  红莲一手搀住老妇人,带着她退回到矮凳边,对背后的苏怀道:“滚出去!”
  苏怀冷哼一声,抱着银枪转头出去了,愤怒地坐在廊下。
  红莲扶着老妇人坐下:“夫人,请不要在意。”
  老妇人轻笑道:“是我失礼了!”
  褪了漆的雕花案桌上,油灯闪烁着,发出微小的光芒。
  红莲从背后解下长剑,郑重地说道:“夫人,三十年前的约定,武雄之物,我今日奉还!”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