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对家影帝竟是我爱人【娱乐圈 】──但趁春风词笔

时间:2021-05-02 04:21:17  作者:但趁春风词笔

 

编剧景闻清与影帝裴敬是一对佳偶。
景闻清一觉醒来穿书了,成了他笔下狗血剧本里的舞王,和剧中影帝是相爱相杀的死对头。
剧情发展的最终走向是——
“谁都可以就我不行?”影帝晃晃铁链,阴鸷地笑了,逼问,“说说看,还想怎么逃。”
景闻清回忆起来,浑身不舒坦,只想早点跑路避开这剧情。
可对线第一天,他发现书里这位影帝,居然长了张裴敬的脸。景闻清挣扎着逃跑,却怎么也逃不开。
后来景闻清发现,影帝的习惯跟他爱人裴敬一模一样。
再后来,爆料接二连三。
#景舞王 裴影帝 沙滩激吻视频#
#爆料 景舞王裴影帝酒店高清大图#
#景闻清舞会跳女步 舞伴为影帝#
粉丝A:救命,脑袋进水才会跟对家搞上吧,明显P的啊真有人信?
景闻清促狭:“我们关系不好。”
“怕什么。”裴敬懒洋洋地放下手机,搂过他,目光沉沉,盯着那截脖颈,“我咬一口,留个强有力的证据。”
第二天,热搜高高挂着:
#景闻清吻痕#
#房塌了我蒸煮和对家结婚了#。
 
【阅读须知】
1、1v1,HE,双穿书,同性可婚背景。
2、作者不追星,本文无原型,理想型娱乐圈。
 
 
  ☆、第一章
 
  第一章
  “医院外的狗仔虽然被咱们的人打发走了,但接下来几天都不能掉以轻心……”
  时佑握着方向盘,往后视镜瞟了眼,幽幽叹了口气:“宿醉的感觉不好受吧。”
  景闻清阖着眼,眉头快蹙成深沟了:“你说呢!”
  他靠在后座靠垫上,袖子卷了大半,露出半个胳膊,上面青一块紫一块,好几处伤痕。不过除此以外,细皮嫩肉,白里透红,完全看不出沧桑的痕迹,皮肤状态保养得很好。
  时佑知晓宿醉后头晕难受,他身上又带着伤,说话不自觉地低了些:“今儿下午试镜,前一天隔夜弄出个大新闻,你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景闻清目光落在手臂伤口处,一时无言,眼底掠过一丝惊喜,转瞬即逝。他垂眸,压抑着面上的情绪。
  “别跟我说你想一出是一出啊!这可是你半个月前背着我找的本,也是你非要跟裴敬扎堆进同一个剧组。”时佑回忆起来,又想到昨晚,懵逼了,“喝醉就算了,包厢隔壁还是影帝,他也刚好醉了。这运气,啧啧。”
  他又补了句:“醉酒打架,双双皮外伤进医院,不愧是你们俩。”
  景闻清顿了两秒,诌的像真的似的:“就不能是临到试镜前,我掐准时间跟裴影帝打一架,故意搞个大新闻造造势,来点热度引流嘛?”
  “……那我只能替公关谢谢您了!”时佑没当真,笑了笑,话锋一转。
  “你回去后喝点醒酒汤,手上的伤,该敷的药别忘了敷。下午助理会来接你去试镜。”时佑思考了两秒,改口,“下次别喝这么多酒了。你整个人都跟鬼上身似的。”
  景闻清点了点头。
  “我怕你下次醉了拿着刀鲨裴敬。”时佑沉默两秒,“你昨晚砸他手机那架势,简直要提着刀往他脖子上砍。”
  景闻清大惊。
  时佑还想再多逼逼两句,结果景闻清脸色变了又变,最终缓缓闭上眼睛,靠着坐垫静静的。
  看不出景闻清在想什么。
  估计是头还有点晕,时佑想着,话到了嘴边,到底是没说出口。
  半晌后,景闻清睁开眼轻轻叹气,再次盯着自己的手臂瞧了半晌。那目光,一寸又一寸,仿佛在看珍宝。接着,他眼睛眨啊眨,伸手腾空犹豫了两秒,用指尖缓缓戳了上去……
  嘶……有点疼!
  景闻清眼神微颤,迅速收手。
  越是疼,景闻清大脑越是清醒地突突两下──这是现实,不是梦。
  几个小时前,景闻清在陌生的病房内醒来,一位护士激动地抄起小本本,飞也似的赶来,羞涩地红了脸:“景景宝贝能不能给我一张签名,我是你的粉丝。去年舞蹈节那段自编舞我可喜欢啦,练了好久也没跳出精髓!”
  旁敲侧击下,景闻清恍然发现他穿到自己笔下的剧本里了,还成为了主角舞王!跟剧中的影帝是死对头不说,最后还死对头变情侣了。
  景闻清穿书前是个编剧,获过各种奖,跟圈内大佬们关系也不错。
  这剧本能创作出来,却是因为景闻清并不想做编剧。他的梦想,一直是跳舞。
  当年,父母阻止他报名学跳舞,硬着口气非要他去做编剧,迫于家中施压,景闻清颓废了好几年,也没有机会参加艺考,但从小种下的梦从未忘记。
  所以景闻清写的第一本剧本,主角的身份就是鼎鼎大名的舞王。虽然剧情狗血,却能用另一种方式圆他的梦。剧本主角的名字,就叫景闻清。
  景闻清写完后私自保存着,除了他的爱人裴敬外,没有其他人翻阅过这篇故事。
  可他没想到,一朝醒来,他竟然穿进剧本里了,而剧本中的影帝,名字居然莫名其妙成了裴敬──他穿书前爱人的名字。
  他当初分明不是这样写的!
  一路上汽车拐了几个弯,景闻清全程闭着眼,思考了半天,想不出什么所以然。
  直到达目的地,急刹车咯噔一下,景闻清才回过神来,缓缓睁了眼。
  在他面前的,是一栋独立别墅,高四层,房大地大。装修风格简约大方,以黑白灰三色为主基调,底层是储物间和车库。
  景闻清心里盘了圈剧情,了然:这是舞王的家。
  下了车,他径直往屋里去,轻车熟路地来到卧室。
  镜子里,年轻人手里提着医院的塑料袋,整个人看不出一点半点憔悴,完全可以用精致二字形容。他本就挺白的皮肤凑着光线更甚,看起来又细腻又平滑,没有皱纹也没有痘痘。
  他齐肩的中长发披在身后,内双眼,挺翘的鼻梁,眉目间带着几分雌雄莫辨的性感。
  景闻清仔仔细细打量着。
  二十三岁。
  这是他二十三岁时的样子。
  剧本中的舞王恰巧也是二十三岁。
  景闻清的心砰砰跳着。
  他不仅穿越了,还“返老还童”了。
  足足站定着打量了有几分钟,景闻清眼里透露着难以捉摸的情绪。一会儿后,景闻清坐到床边,打开药膏,上药。
  可捏着棉花棒的手微微颤抖,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穿书前,他已经三十五岁了。
  小时候,景闻清的父母就离婚了,跟着母亲。景闻清学过几年跳舞,中途被母亲逼迫着成了编剧,再也没碰过跳舞。为此,他记恨着,不满着,无时无刻不想逃离这种生活。
  三十岁前后,景闻清已经是知名编剧了,在圈内结识良缘,遇到了与他相知相惜的影帝,裴敬。
  景妈唯利是图,一听是裴敬,鼎鼎大名的影帝,眼神都亮了:“裴敬啊,哎哟。儿子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可不要像我跟你爸那样。”
  确实没有像,他们的婚姻很幸福。
  景闻清忍了母亲很多年,终于在结婚后搬出去,彻底摆脱了家庭的控制。
  活到三十五岁,说老不算老,说年轻又不算年轻的年纪。可景闻清愈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是有多“老”。
  成年人学跳舞并不是个别现象,对其他人来说也许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年纪再大也不为晚。可对于景闻清而言,这就是痴心妄想。
  婚后,他也练过跳舞,但碍于编剧坐在电脑前的时间久,养成了职业病,不光腰酸脖子痛,连膝盖都有点风湿关节炎,还有轻微的驼背。身体的硬伤再不允许他重拾舞蹈。
  韧性也不及年轻人。
  裴敬曾经哄着,陪他慢慢学,景闻清也努力过。
  可惜,努力付之一炬。
  景闻清上好药,缓过神来,把药膏往床头柜抽屉里塞。随后,他再一次细细打量这具身体──
  这是剧本里的舞王。
  舞王从小练跳舞长大。
  他还年轻,这是具二十岁刚出头的身体。
  景闻清的嘴角微微上扬,随即又苦笑了一声。
  一切都刚刚好,除了他的宝贝裴敬不在身边了。
  几个小时前,景闻清在医院中缴费,发现病历卡上的电话号码与他穿书前一致!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翻到兜里的手机,抱着侥幸心理,拨打出记得滚瓜烂熟的十一位数字。
  明知道穿书是小概率事件,堪比喝水呛死,景闻清仍是在“嘟嘟嘟──”的提示音中悬起了心脏。
  正当景闻清以为这是个空号时。
  刺啦一声,电话通了。
  景闻清的心脏几近悬停──
  “啊,喂?您好。”青年疑惑地唔了声,“不好意思啊。这是新办的卡,您是不是打错了。我不是上一任号主。”
  青年边说,嘈杂的背景里突然传来一个更有力更低哑的嗓音。太过含糊,根本听不清。
  “……没事没事。要打也不会打给这个号,准是别人打错了!”青年那边踢踏踢踏的走路声响起,说话声小了很多,“老大……”
  说话的语调和气场,都跟裴敬大相径庭。
  景闻清捏着手机,呼吸艰难,一动不动。
  隔了会,青年的声音才又响亮起来:“先生?您还在吗?要是没什么事,那就……”
  景闻清垂眸,捏着手机的手指蜷缩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扰了。是我拨错号码了。”
  三四句话,说了有近五分钟。
  掐断电话后,景闻清打开微博搜了搜这个世界的影帝裴敬相关。
  不光名字一样,长相也一样。
  景闻清眼神骤缩。
  然而视频中,与他爱人同名同姓的影帝嗤笑,推开镜头;影帝冷眼看着记者,全程没说一句话;影帝阴鸷的眼神里好似写满了不耐烦……
  只要记者问的问题不好,影帝的臭脾气就全在脸上了,懒得加以任何掩饰。
  同是影帝,景闻清的爱人为人温和大方,向来明辨是非,会说漂亮话,能跟记者大战三百个回合套不出一点八卦。从来不会这般不耐烦。
  这明显是两个人。
  景闻清回忆起来,脸上带了点落寞的情绪。他起身,慢悠悠晃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
  喝了两口,兜里的手机“嘀”了声。
  景闻清瞥一眼,放下水杯。
  【孟溪昊:上回叫我定做的手机壳出图啦,跟我的那套一起发货了,明天去舞蹈房我带给你?】
  底下发来了一张手机壳照片。
  手机壳是骚紫色的,定制款,上面贴满了影帝和舞王的大头照片。这些大头中,影帝的表情都很微妙,毫无形象可言的抓拍,边上一个箭头大大的,标着“傻逼”二字。而凡是舞王自个的,全部是优雅慵懒的美照,标着“迷人”。
  景闻清:……
  孟溪昊:景宝,怎么了?
  景闻清:……赏你了。
 
  ☆、第二章
 
  第二章
  孟溪昊是景闻清在舞蹈工作室练跳舞时认识的朋友,两人关系一直不错。简要胡诌了几个理由打发完,景闻清退出聊天界面。
  于是成功看见满屏红。
  ──99+新消息弹进眼里。
  剧本中,舞王出身豪门世家,矜娇自在,父母常住在国外,手伸不到那么长。因此舞王有众多狐朋狗友,还有一堆仰慕他的烂桃花。
  昨夜舞王恰好国外进修舞蹈回来。
  回来第一天,一堆好友前来庆祝,一圈人就在酒店包夜,喝酒唱歌打牌,玩得不亦乐乎。舞王喝得烂醉如泥,出去后跟隔壁同样喝大了的影帝打了个难舍难分,再然后,双双挂彩,喝晕了。
  酒吧里看热闹不嫌事多的围观群众把事儿po网上,这个网友转,那个网友转,滚雪球似的,闹得人尽皆知。
  舞王的朋友吓傻了,赶紧送他去医院,被护士以“不要打扰伤人休息”为由,“遣返”了。
  为表歉意,大家商量好了似的,全在舞王的微信里慰问。
  景闻清随便挑了几条看看,大同小异,干脆照着记忆里舞王说话的习惯给这些朋友群发回复。
  最后一条消息,是舞王的助理小冬发来的。
  【小冬:时佑哥说准备准备,下午三点多我来接你试镜!】
  回了个噢后,景闻清陷入沉思。
  剧本中的舞王人美路子野,朋友也多,但只是万花丛中过,不沾一片叶,从没对谁动过心。
  剧情坏就坏在,景闻清笔下的设定里,影帝靠实力崛起,误以为舞王勾三搭四,靠脸和屁股上位。
  偏偏舞王看惯了其他人对他百依百顺,反倒是影帝越烦他,他越得趣,面对影帝的误会,舞王从来不解释。他喜欢有事没事往影帝身前凑,两人“神仙打架”打得营销号都报不过来。
  舞王还不过瘾,最终选择了进军演艺圈,舞蹈演戏双修,致力于在裴敬的领域里搞死裴敬。
  起初他们确实是死对头杠到底,但渐渐,影帝才发现自己误会了,还真香了。后期吃醋发疯、关舞王小黑屋、先走肾再走心啊……反正剧情要多狗血有多狗血。
  先前舞王有多牛掰,之后的舞王就有被多少次疼爱。
  景闻清欲哭无泪,能想到的影帝人设关键词只有:阴鸷残暴、城府极深、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控制欲拉满,甚至还有点病娇!
  舞王进军演艺圈的标志,便是他在国外进修舞蹈期间给主演是裴敬的电影剧组投简历,剧组审核完敲定好试镜时间,舞王提前一天买机票回国。
  现在正处于……万恶之源啊。
  景闻清举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
  剧情发展到最后,影帝一双眼阴鸷暴戾,直勾勾地盯着舞王。而向来意气风发的舞王浑身上下衣不蔽体,被链条牢牢锁在室内,浑身上下满是红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