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谎称怀孕后全朝堂都来认领【生子】──林不欢

时间:2021-05-01 16:00:41  作者:林不欢

  

第1章 
  “不好了,老爷气得晕倒了!”
  一声破了音的尖叫,开启了柳府数十年来最为慌乱地一天。
  柳老爷躺在榻上,一边翻白眼一边倒气儿,眼看就要厥过去了。风韵犹存地柳夫人却在一旁只顾着抹眼泪,连伸手替柳老爷顺顺气的自觉都没有,可见平日里就是个没经过风浪的主儿。
  “愣着干什么,快请大夫去啊。”
  老管家还算有点定力,指挥着家丁去医馆请了大夫,又让丫鬟弄了点温水给柳老爷擦了擦脸,甭管有没有用吧,这当口总得做点什么,不然显得柳府一大家子没一个能依仗的。
  院子中央,一个一袭白衫地青年歪歪斜斜地跪在地上,散了一半的黑发凌乱地垂着,遮住了小半张脸,但没能掩住那双明亮如星的眸子。若是单看他这十分不得体地跪姿,多半会以为他是哪个府上不成器地纨绔浪子,可他偏偏成器得很,还是这大宴朝最年轻的疾风将军——柳临溪。
  柳临溪十四岁便从军,在西北战场上仅仅用一年的时间便成了最受倚重的先锋,十七岁那年他随主帅出征被敌军包围,他一人单骑闯入敌阵取了主将首级,又九死一生地闯了出来。事情传到京城,君心大悦,亲封柳临溪为“疾风将军”,那一年京城的话本有九成的主角都是柳临溪,更有不知道多少怀/春男女的梦里亦都是柳临溪。
  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天之骄子会一路大杀四方,最终成为大宴国威名赫赫地西北军统帅。可就在今天早晨,柳临溪突然宣布,此次回京述职后,他不会再返回战场!
  原因是:他怀孕了!
  依照大宴国的律例,男子残疾或有孕者,不可服役。
  这也就意味着,柳临溪的前途就此断送了。
  “他可是疾风将军啊,是咱们柳家没落了几十年之后,第一个能光耀门楣的人!我还指望那个孽子能出将入相,为咱们柳家挣个爵位,也好庇荫子孙,他竟然……”柳父说到伤心处又要翻白眼,柳夫人忙握着他的手想要安慰,自己却先哭了起来。
  “溪儿不懂事,毁了自己的前程,也毁了柳家子孙的前程。可他年纪轻轻,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一时风流也是难免的。”柳夫人一边抹眼泪一边道:“老爷你再生气,怎么罚他都行,可孩子是无辜的啊,你这么让他跪在外头,万一有个好歹,那可是一尸两命啊。”
  柳父一听孩子的事儿,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朝着外头怒骂道:“他肚子里的孽种死了正好!我柳家好歹是将门,就算是没落了,也不能让子孙出去入赘,更别说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了!”
  院子里跪着地柳临溪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他倒是不担心这孩子的问题,他现在最该担心的是去哪儿替这个孩子找个父亲。
  三日前,柳临溪在另一个世界病死了。没想到他死后穿到了偶然看过的一本古耽生子小说里,小说里他的名字也叫柳临溪,而且此人连长相都和他如出一辙。
  一开始柳临溪还挺庆幸自己的出身,毕竟年少成名的少年将军,算是高光人设了。可他很快想起来,这个疾风将军在原著中二十岁的时候,便在回京述职后的返程途中被人暗杀了。
  一个将军,死于暗杀,而不是战场,这个结局可以说是很窝囊了。
  柳临溪当然不想死,好不容易穿到书里获得了第二次生命,他只想活下去。
  庆幸的是,他穿到了原主被暗杀之前,这样一来,他只要不再离京返回战场,就可以避开暗杀。但柳临溪是一个将军,拒绝返回战场那可是死罪,除非,他有光明正大的理由。
  依照大宴国的律例,男子残疾或有孕者,不可服役。
  残疾,他是下不了这个手的,那就只能是怀孕了。
  “溪儿,你爹已经被你气得丢了半条命,你能不能……趁着孩子还小,打掉算了。反正事情也没有传开,你称病告个假修养一阵子再去西北,这样也没人会知道这件事,你依旧做你的疾风将军,待仗打完了,满京城多少姑娘和少年还不是任你挑选?”柳夫人语重心长地拉着柳临溪的手劝道。
  柳临溪抬起头,一张棱角分明地俊脸带着淡淡的笑意,他在西北征战多年,除了略有些瘦削之外,倒是丝毫没有被风沙磋磨过的痕迹,皮肤白皙光滑,只眉骨左侧留着一道寸许长的伤疤,就连那双眼睛都干净明亮,几乎没有染上什么戾气。
  若是单看他这张脸,很难想象他就是那个杀伐果决地疾风将军。
  “我可怜的溪儿……”柳夫人一看儿子这张脸,一颗心软得不成样子,抱着柳临溪又哭了一场,劝道:“你要实在想生下来,为娘就再去求求你爹,孩子都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啊,你舍不得,为娘也舍不得啊。”
  柳夫人一边哭着还一边去摸了摸柳临溪的小腹,神情竟然带着几分慈祥。
  柳临溪强忍着怪异地感觉,心道你这个外婆怎么比我入戏还快呢?
  柳夫人立场摇摆不定,本来是来劝柳临溪打掉孩子的,心一软又倒过头去劝柳老爷去了。柳老爷一听夫人倒戈,气得从榻上一跃而起,在院子里抄了根棍子,就要打死柳临溪。
  “爹,我可是先帝亲封的将军,您打死了我,朝廷可是要问罪的。”柳临溪朝柳父道。
  “孽障!老子今天就是要教训儿子,我看谁敢拦着!”柳老爷伸手就要打,却发现整个府里谁都敢拦着,都不用柳夫人动手,家丁丫鬟一拥而上,将柳老爷抱得死死地,他一根棍子悬了半晌愣是没敲得下去。
  “这孩子长大后,得叫您一声外公呢,您就忍心亲手打死自己的外孙?”柳临溪又道。
  “老子只当爷爷,不要什么外孙。”柳父一脸倔强地道,说完才想起来翻白眼,眼看又要晕了。
  众人七手八脚去扶他,乌央乌央闹成一团。这时有一个家丁匆匆跑过来,一脸惊魂未定地道:“老爷,外头……外头有人来提亲。”
  “提亲?提什么亲?”老管家率先问道。
  “说是……”家丁看了跪在地上的柳临溪,又看了一眼柳老爷,小声道:“来人说是大公子肚子里那孩子的父亲。”
  好哇,这不知廉耻的狗男人找上门了!
  柳父也顾不上晕了,甩开众人,拎着棍子就朝门外走去。
  他倒要看看是哪个狗男人勾引他家柳临溪,还把他儿子的肚子给搞大了!
  柳父走到门口拉开大门朝外一看,吓了一跳。
  只见门口人山人海,京城的青年才俊来了得有大半,远处的街上还有马车和娇子陆陆续续靠近,但因为交通太紧张被堵住了,这会儿正互相扯皮呢。
  “你们……谁是来提亲的?”柳父咬牙切齿地问道。
  “老爷,他们都是。”家丁在柳父耳边小声道。
  柳父闻言如五雷轰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众才俊见状慌忙上前献殷勤:
  “快去我府上拿那株千年老参给岳父大人服用!”
  “拿着我的玉佩去太医院请掌院过来,万不可耽误了岳父大人的病情。”
  “我府上有陛下赏赐的还魂丹,快去取来救岳父大人。”
  “……”
  这一声声岳父大人落入耳中,柳父剩下的半条命又给气没了不少。老管家当机立断,忙差人趁着柳父被彻底气死前,把人抬进了屋。
  众才俊一看柳父晕倒,纷纷要求进去探望,老管家看着这帮人,各个都是得罪不起的主儿,一时之间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心道这大公子果然是血气方刚,凭一己之力竟能将京城的青年才俊招惹了个遍,只不知到底哪一位才是那孩子的亲爹。
  作者有话要说:  防杠提示:设定男子可孕,且大宴思想开放,未婚先孕不丢人,将军生孩子也不丢人,文中除了受爹比较迂腐没人会因为受怀孕看不起他~(全文私设超多,勿考据,祝大家生活愉快~么么哒)
  接档古耽生子文,已经开坑,欢迎试吃~么么哒
  文案:楚沉穿越成了某朝最不受待见的六皇子,这位六皇子文不成武不就,除了长得还行一无是处。
  老皇帝为了折辱敌国,竟直接将敌国质子赐给了自己这个最不成器的儿子做男/宠。
  楚沉看着被五花大绑送到府上的敌国质子,见他长相英俊,身材挺拔,腰肌轮廓分明,当即红着脸便把人收下了……
  质子存了视死如归的心思,本打算和六皇子同归于尽,没想到这一身纨绔相的六皇子面对他的时候害羞的话都说不利索,憋了半天只说了一句,自己是个零。
  质子闻言一脸懵逼:说好的折辱我呢?
  此后,质子便踏踏实实在六皇子府上做起了“男/宠”,直到有一天战局逆转,楚沉得知质子将被赢回国做太子,他生怕质子回想起这段“屈辱”地岁月会报复自己,于是连夜将质子送出府,从此做起了缩头乌龟。直到质子回国那天他也坚决没再见对方一面。
  可敌国质子走后不久,楚沉便发现,自己怀孕了……
  一个月后,两国和谈,敌国提出了和亲的要求,楚沉作为最不受待见的皇子,被送到了敌国……
  人设:六皇子受X敌国太子攻
  提示:1v1,HE,甜,宠,生子,穿越
 
 
第2章 
  老管家这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心情只能用不知所措来形容。
  偏偏这柳府没一个顶用的,一帮子家丁丫鬟,谁也帮不上忙,除了瞎跑就是瞎嚷嚷。
  “老伯,依我看不如让将军出来认一个吧。”
  人群中不知是哪个好事之徒尖着嗓子喊了一句,老管家一听这话顿时醒悟,招呼着家丁给门口这帮惹不起的才俊们看了茶又摆了果子,这才跑去找柳临溪。
  柳临溪这会儿还跪在院子里呢,老管家一看忙哭天抢地的道:“祖宗哎,怎么还跪着呢,您就算是不在意自个儿身子,也得顾着点肚子里这块肉啊。”
  “我爹就剩那一口气了,我这一起来别真给他气没了,不吉利啊。”柳临溪道。
  “您肚子里这块肉要是有个好歹,万一孩子他爹闹起来,咱们柳家能撑得住吗?”老管家就差跪在地上给柳临溪垫脚了。
  柳临溪见老管家一脸战战兢兢的模样,问道:“这外头……来得是谁啊?”
  “后头那些个我是认不全,站在前头的有太傅幼子程远,宁安候家的小侯爷林景泽,还有禁军副统领陆俞铮……”老管家掰着手指头道。
  柳临溪:!!!
  他随口扯个谎只是为了保命,竟然真有人来认领孩子,而且还一下子来了这么多!!!
  柳临溪暗道:原主难道是个情场浪子,竟然招惹了这么多风流债?
  他记得原主在原小说中是没有感情线的,虽然作者曾写过一笔,说他是京城许多怀/春男女的心仪对象,但他一直以为那只是夸张的修辞手法,并未当真,没想到这话竟然是实打实的陈述句!
  柳临溪悄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道原主不会真的怀孕了吧?这大宴国的男子本来怀孕生子就是常事,虽说原主是个将军,但也没说将军就不会怀孕啊。可这孩子是谁的呢?
  “大公子,您倒是给个章程啊。”老管家道:“孩子他爹到底是哪位贵人?”
  “这个嘛……”柳临溪挠了挠自己一头乱发的脑袋,有点犯难了。
  他穿过来之后倒是一直在陆陆续续记起原主的记忆,但这些记忆片段很零碎,而且不是以时间排序。这就导致柳临溪根本不知道原主回京述职这段时间到底经历了什么,和什么人有来往或者有私情。
  可这孩子的爹也不能随便认吧?
  万一认错了,回头孩子生出来不像爹,那不就尴尬了?
  “我回京述职这段日子,夜夜流连于花街柳巷,实在是……有些记不起来了。”柳临溪开口道。
  老管家一脸茫然:“大公子这些日子除了去宫里述职,都没怎么出过柳府,哪来的流连花街柳巷一说?”
  柳临溪这话原本就是试探老管家,听对方这么一说顿觉有些疑惑。既然原主这段时间没怎么出门,哪儿来的工夫跟别人生孩子?难道是有人夜里翻/墙来和他私会?还是他自己翻/墙出去找的别人?
  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可就麻烦了!
  他谎称怀孕原本是为了避开小说里柳临溪被暗杀的结局,却没想到会惹来这么大的乱子。刚才老管家提到的人,都是跺个脚就能让半个京城晃一晃的主儿,柳临溪心再大也知道不能轻易得罪,看来孩子他爹这事儿,还真的慎重对待。
  “他们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各个都说是孩子的父亲,总得有点凭据吧。”柳临溪道:“谁主张谁举证啊,让他们自己拿出凭据来,否则我谁也不认。”
  老管家没太听懂他这“主张举证”的意思,但大概听懂了后半句,那意思就是外头这些人先争出个高低呗。这样也好,反正大公子如今选了谁都会得罪旁人,倒不如先让他们自己互相得罪一番,也免得柳府承担不必要的责任。
  才俊们这会儿已经消停了不少,坐在柳府门前品着茶吃着果子,还有人当众为柳临溪吟诗作赋,倒是挺有雅趣。满京城的话本先生和天桥艺人也都搬好了马扎纷纷聚集,都想瞧瞧这京城百年难遇的盛况。
  “我先来吧。”人群中一个略显稚嫩的少年起身,朝众人拱了拱手,开口道:“那夜京城放花灯,我与柳将军是在河边放灯的时候认识的。我记得他当时穿着一袭白衫站在灯火通明的河畔,我回首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是哪位谪仙落到了凡间……”
  说话之人正是当朝太傅的幼子程远,今年才十七岁。程远肖父,自幼便满腹诗书,是京城有名的才子,只是他一张稚气未退的脸扎在一堆才俊中,总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说重点啊。”人群中有人笑道:“孩子怎么来的?”
  程远脸一红,正要说话呢,被人打断了。
  “柳将军出身行伍,自幼便跟随西北军征战,哪有这份赏灯的雅趣啊?一听就是编的。”另一个青年起身,拍了拍程远的肩膀道:“程贤弟,今日之事关系到为兄的终身大事,你可别怪哥哥横刀夺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