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成为虐文主角后【强强】──俗世鸭

时间:2021-05-01 15:59:26  作者:俗世鸭

   

第1章 穿越
  已是黄昏,廊檐外,有雨滴四处飘落,滴滴答答敲打在青石板上。
  九月的江南总是如此,偶尔会来一场雨,之后又是天晴。雨也不大,淅淅沥沥恰好伴人入睡,空气格外湿润。
  如果是往日,想必公子也会早早睡下了。
  羊禹微微抬眸,扫了一眼还亮着灯的屋子,敲了敲门,然后在门外恭敬道,“公子,京城来人了,还送来了大老爷的信件,可要见一见?”
  “不见。”短暂的沉默后,屋子里传出冷淡的声音。
  两个字直白甩出来,羊禹也不意外,只以为自家公子还在生气,便交代周围的侍卫好生守着,然后直接离开了此地。
  庭院重新归于平静。
  事实上,屋子里,洛晞看着面前明亮的光球,没能忍住,伸手戳了一下。
  光球约莫一拳的大小,浑身圆润,散发着月华般的光辉,幸亏不够明亮,不然早被人发现了。
  咦,手感还不错,挺像果冻。
  光球被戳个正着,不由抖了一下,默默移开了。
  洛晞有些蠢蠢欲动,还想再来一下。
  “系统?”洛晞和光球面面相觑。
  即使光球没有眼睛,洛晞也能感觉出光球的情绪变化,察觉到其中的无奈。
  洛晞上辈子也算是年轻有为,难得旅行一次还在海里翻船了,简直就是现代版泰坦尼克号。
  奈何他不是杰克,也没有遇见他的罗丝,中间更没有什么凄美的爱情故事。
  他只是茫茫众人中求生的一员。
  窒息之前,他看见了一束白光,紧接着忽然来到了新的世界,变成了个刚出生的婴儿。这个世界还是架空的那种,压根就没在史书上出现过。
  这也就算了,好歹他安安稳稳长大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一段记忆。
  ——昨天,他还是个青葱少年,年方十五,在京城里按照常规读书学习,平日也就想着和友人去东郊赛马,或者去游湖。他忙碌着经营身边的关系,打算日后按照家族的安排来正常出仕。
  今天,他已十八,如今身在江南,离京城隔了老远。
  折屏上的字迹出自大家,豪迈奔放;镂空雕银的香薰炉散发着幽幽的檀香;黄花梨木拔步床四周被帷幔笼罩。
  屋子里的摆件不算少,各种布置格外精细,虽然比不得现代的空调风扇抽水马桶,但在古代,这些也就一个字,贵!
  房间外,一批人等着见他。
  据他身边的管家羊禹汇报,其中一撮人央求他再写一篇锦绣文章,最好是能达到洛阳纸贵的程度,然后送去边疆,让那些蛮夷看看我朝的风范;另外一撮人想着和他做生意,从他这里进货,想拜托他的商队来帮忙;剩下的就是单纯仰慕他的才华,想要结交他。
  洛晞:“……”
  对不起,风太大,我没听见。
  合着他现在不仅是个大才子,还是个大财主。
  花了整整两个时辰和各方人见面,客客气气将人送走,洛晞盯着铜镜那模糊的镜面瞅了许久,确定自己还是那张脸,只是成熟了些许。
  他是真的震惊了,这个世界还带一言不和直接快进的???
  三年的时光,就这么没了,洛晞唏嘘不已,人生哎,还真是无常。
  还没等洛晞哀悼完自己的过去,这光球就冒了出来,带着那道熟悉的白光,自我介绍为系统,还称呼他为宿主,巴拉巴拉介绍了一堆内容。
  洛晞不得不打断,“我好像还没有同意和你签订什么契约。”
  光球似乎顿了一下,一道机械的声音传来,“我们已经签订了。”
  洛晞问道,“强买强卖?”
  “你自愿的。”光球慢吞吞回答。
  “那我现在能后悔吗?能把我送回去吗?”洛晞不得不抓住最后的机会。
  “可以,你有毁约的权利,但你的死亡和我没有关系,毁约之后,你会直接穿越到你死亡的前一秒。”光球道,“如果你认为你能够活下来的话。”
  在大西洋的大海里翻船,洛晞哪怕会游泳,大概率也是死路一条。
  洛晞深吸一口气,面对现实,“你有什么信息要告诉我?”
  系统直接将一张纸给扔了过来。
  1.相信系统,做任务。
  2.是胎穿!别想了,记忆里的那个人就是你。
  3.下次遇见杨延,一定要打一顿。
  第三条后面还有两道横线,标明这个是要划重点。
  短短三行字,原主留下的似乎极为匆忙,洛晞来回看了好几遍,看着这熟悉的字迹,这确实是他的笔迹。
  记忆消失?看着语气,似乎是他主动的,有什么不知名的好处。
  用词习惯,基本上也注定了就是本人。
  字是他留下的,奈何他从未记得,自己写下过这三行字。
  系统见洛晞不说话,避免洛晞不认账,不得不提醒,“你是失了忆又不是失了智,只要脑子还在,任务还是可以做的。”
  洛晞暂时放下一团乱的往事,相信自己应该不至于坑自己,既然选择了系统,好歹是有原因的。
  他看向系统,诚恳问道,“有新手礼包吗?”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在现代大数据的爆炸式冲击下,洛晞对于系统这一类的小说倒也略知一二,基本内容也清楚。
  “……”
  “有商城吗?”
  “…………”
  沉默的时间似乎越来越长。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尴尬,系统决定长话短说,“看过小说吗?”
  “看过,基本的套路也懂一些。”
  “现在你成了其中的主角。”
  “当真?”洛晞有些怀疑。
  天上掉馅饼也莫过于此。
  “虐文主角。”
  洛晞深吸一口气。果然,馅饼里有毒。
  系统解释道,“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被一个作者的思维给捕捉到,然后写成了小说,但小说烂尾了还收到了大量负分。世界需要愿力,小说得到越多的人支持越好,当时落水的人中你离我最近,所以被我带了过来,占据主角的位置,给小说一个结局。”
  “你要我做什么?”洛晞深知,世上没有绝对的便宜。
  系统认真道,“世界的发展是动态的,我们没办法改变,但你可以确定自己的走向,让外人觉得你虐身又虐心,引起读者垂怜便可,之后的结局全靠你自己。”
  “比如说?怎么个虐身虐心?”
  “该打脸时憋着,该反抗时忍着,从心(怂)足以。”
  洛晞委婉道,“我这个人脾气没那么好……”你不给点好处我可能会翻脸。
  系统沉默片刻,“只要面上过得去就成。”
  至于事后洛晞有没有把那些人套麻袋,和它无关。
  洛晞心里满意几分,但还没迅速松口,“就这样?”
  系统直接道,“所有剧情都完成后,你可以选择回现代,或者可以许一个愿望,力所能及我都可以帮助你实现。”
  洛晞顿时改口,“成交。”
  既然意见一致决定合作,洛晞找系统要了基本的剧本,打算今晚先把内容大致了解一下。
  洛晞揉了揉眉心,“聊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系统正经道,“主角专属系统,代号100,有正规的出厂日期,定时检修更新资料库。”
  这名字倒是高大上,洛晞忍不住有些期待,“那你有什么功能?”
  系统:“提供陪聊服务,作为宿主的心灵导师,倾听宿主内心世界的声音;充当一位观众,陪伴着宿主走过金戈铁马的岁月,为宿主喊加油。”
  洛晞:“……”
  这辣鸡系统怎么没被回收?
  系统化身的光球消散于空中,然后提醒洛晞,“以后我们可以直接在脑海中交流,由于能量有限,大部分时间我处于待机状态。当然,第一个剧情,我会出来指导你的。”
  等系统走了,洛晞认真思考自己的情况。
  虐文主角大多都是美惨强的人设。
  论家世,洛晞不算差,自己也不是纨绔子弟;论脸,洛晞自认长得还行。
  ……就剩惨了吧?
 
 
第2章 气哭
  洛晞昨晚难得熬夜,将剧本看完了。
  这主角确实惨的一笔,不愧是虐文。
  先是家庭不睦,后是朋友捅刀,接连婚事不顺,主角和她们全都成了朋友,知己背叛了,最后主角为了救自己亲爹把命给搭了进去,可惜最后家人还是死了。
  等主角一死,后面的内容也没再继续写,但结局还是有的:朋友死光了,好兄弟挂了,所有的事业转眼没了。
  洛晞思忖,这变态剧情,就算他是主角,也得打个负分。
  难怪小说没人气。
  洛晞已经在这里待了十五年,自然不可能完全把这小说当真,以为一切都会按照预定的步骤发生,所以他将其中关键的转折记下来,然后就把小说扔到了疙瘩角落里。
  天气不错,洛晞干脆在屋子附近走走,没带任何人,洛晞走的有点远了,正好撞见了一个年轻弟子念念有词,“心若冰清,天塌不惊,万变犹定,定……”
  “万变犹定,神怡气静。”洛晞随口道。
  年轻弟子一拍脑袋,感激道,“啊,没错,后面确实是这一句。多谢你了,这《冰心经》我总是记不住,这次多亏你提醒。”
  恰在这时,系统冷不丁冒出来:“恭喜宿主遇见前期反派,王俨。”
  洛晞刚准备笑,冷不丁听到这个消息,脸僵住了。
  系统提示道:“打探情报的好机会,抓紧。”
  洛晞打量这位年轻弟子一眼,这娃娃脸看上去格外年轻,怕是连十五都不一定有,讨喜又透着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
  ——好骗的对象。洛晞心里下了结论,不由露出一抹属于大尾巴狼的笑容。
  王俨也打量了洛晞好几眼,这人一身素衣,衣角绣着翠竹,举止从容气质文雅,明显是大家出身,倒也可以称得上陌上人如玉。
  王俨刚来这江南没多久,也没几个朋友,乍然看见一位风姿绰约的神仙人物,不由有几分惊喜,想要结交一番,好歹能多个说话的人。
  王俨自顾自说话,“你也是来这里参加文会的吧?我最近好像没有见过你,虽然那洛晞……哼,总归他创办了附近几大书院的交流文会,倒也让大家有了个共同交流的地方。”
  洛晞听这语气,似乎王俨不怎么喜欢他。
  想想自己虐文主角的身份,洛晞决定先探探口风,“没错,洛晞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王俨一脸不可思议看过来,包子脸气鼓鼓的,“虽然我不喜欢他,可我也不恶意诋毁他。这几年,要是没有他,江南的文风也不至于如此盛行。何况洛晞还自己花钱印制了不少书本,送到了各书院里。”
  洛晞忍不住扶额,反派比他有节操。
  王俨绷着脸,忍不住提点一二,“背后道人长短本非君子所为,我看你也是顺口一说,心无恶意,就不跟你计较了,你可不要到处张扬。”
  洛晞点头,倒也略有几分好笑。
  王俨转而和洛晞攀谈起来,两人转而说起文会的趣事。
  “我才来这里没多久,恰好看这里热闹,也就过来看看。”洛晞给自己重新安了个身份。
  王俨恍然大悟,“难怪我看你似乎不大懂这里的规矩。”
  王俨顿时将自己当作了主人翁,给洛晞主动介绍起来,“自从洛晞三年前来了江南,就开始联络周围的几家书院,如今几家书院达成了一致,将九月初旬这十天当作了统一的文会,要是能拿到一个好名次,那也算是小有名气。因为参会人数不少,这庄子地方不小,就被洛晞拿了出来,不少学子为了来回方便,干脆住在这,我也不例外。”
  这种论策有些接近现代的辩论了,不过是多方发言加上诸多学子在一旁作为听众,更容易被挑出破绽,也更容易检验出真才实学。
  洛晞倒是觉得这主意不错,一个大众互相切磋的机会,又有些惋惜,“我自己看书比较杂,对这些写实论策倒是不怎么精通,如今出去也怕是丢人现眼。”
  王俨跃跃欲试,“那不如你我二人小论一番,各自阐述观点。不过友人间随口一言,好或不好,我都不会随意传出去的。”
  洛晞微一迟疑,迅速答应了。
  其实他也挺好奇,自己大概是个什么水平。
  王俨想了下,先是从‘礼’这个简单又不简单的话题说起,洛晞随口回答了几句先人的观点,转而又说到了自己的想法,最后将两者引申扩展,综合成一体,还提出了未来的基本畅想。
  王俨有些惊喜,感觉自己发现了一块瑰宝。
  两人的畅谈越发热切,话题一转再转,有些观点更是让王俨耳目一新,恨不得和洛晞再讨论个三天三夜。
  “得遇兄长,此行已经没有遗憾了。”王俨心满意足,原本对洛晞还只是觉得这人长相不错,如今心中对他的评价一再拔高,称呼也从你变成了兄台、兄长,以示尊敬。
  “你也很好,”洛晞秉承着商业互吹的理念,夸了王俨基础扎实出自名门等等。
  王俨一脸感慨,“我出门前还自觉自己也算是个天才人物,如今见到了兄长你才发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洛晞含笑,“你太客气了,你如今年岁尚小,未来的发展不可限量。”
  王俨愉悦道,“我拿到了此次文会论策的玉牌,本打算明早去找那洛晞去挑战一番,今日和兄长你交流一番后,倒是收获不少,想必明日把握也会更大一些。”
  玉牌?
  洛晞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刚刚王俨是说过,文会还有这么一个规矩,文会总共十日,表现格外优异者可得一块玉牌,这玉牌可用于去向别人挑战论策,别人不得拒绝,也可作为荣誉象征自己收着。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