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屠户家的小厨子【生子】──爱吃羊角蜜

时间:2021-05-01 15:58:13  作者:爱吃羊角蜜

   

第1章 
  彼时,正值寒冬腊月,四野无人,大雪纷纷扬扬的落着,很快就是白茫茫的一片。
  山下一栋茅草屋里,躺在床上妇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声。原本因为下雪而心焦不已的刘大山立马端了水往屋里去。
  “娘,娘你怎么样?”半大少年扶起妇人,焦急的问道。
  妇人有咳了两声,缓了缓,“我没事儿,你爹还没有回来吗?”
  少年,也就是刘大山摇摇头,神色焦急又惶恐。他娘入冬就病了,请了好多回大夫看过,都说是积年的老问题了,说要好好将养着。但是药吃了不少,人却不见好。回头请了县里杏林堂的大夫来,大夫说需要用到人参。人参不便宜,刘老三左右是个猎户,咬咬牙也就收拾东西上了山。
  但是这都上山两天了,人还没见回来,又下了雪,这可急坏了家里的小儿子。
  看见儿子脸上的焦急,妇人抬头,焦急的看过去,“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下雪了。”
  闻言,妇人难过的低下头,“都怪我这不中用的身子,要不是我,你爹也不用寒冬腊月的冒血进深山……”
  “娘,你别哭,大夫说你要静养,快来喝点水。”刘大山赶紧扶住妇人,不让她继续哭下去。
  突然,刘大山似乎听见了什么别的动静,“娘,你听外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肯定是爹回来了,我去看看。”
  闻言,妇人顾不得哭泣,催促道,“快去,肯定是你爹回来了。”
  没等刘大山出去,门就被敲响了,还伴随着刘老三的喊声,“大山,大山,开门。”
  听见熟悉的声音,刘大山跑向大门的脚步都要快了两分,迫不及待的打开门,门前的场景却差点让他吓得尖叫,他颤抖的问,“爹,你这是咋了?这人是哪里来的?”
  “快,快去叫你大德子叔过来,这人伤得有些重了,让他带点好药。”
  刘大山没啥主见,听见他爹的吩咐,拔腿就跑,大德子叔是他们村的赤脚大夫,能处理一些简单的病症,这个时候找他是最合适的。
  “当家的,你回来了?”刘老三媳妇撑着起来,就看见当家浑身是血的背着一个人走进来,吓了一大跳,“当家的,这,你……”
  “我回来的时候,在长沟那边发现的,还有气,就把人救了回来。”刘老三把人背回屋里,手探到这人的鼻子下,还有呼吸。
  “当家的,我去烧水?”刘老三媳妇说着就要走,被刘老三叫住了,“等等,不急。”
  只见刘老三掀开床上那人的披风,那人背上赫然还绑着一个小娃娃,小娃娃嘴角也有血迹,一脸的惨白,眼睛闭着,就像是死了一般。
  “啊……当家的,这怎么还有个小孩子?”刘老三媳妇受到惊吓,白着脸看向刘老三。
  刘老三之前知道怎么回事,“还活着,有气,不用怕。”
  听说是活着,刘老三媳妇放心了一半,不过还是不敢凑过去,“这是碰到了什么啊,怎么伤成这样子?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爹,大德子叔来了。”
  大德子叔看见床前的这一幕,也不得大冬天的被人拉了起来,飞快的上前。当看见伤口的时候,顿时大惊失色道:“老三,人从哪里捡来的,这事情一看就不寻常,像是仇杀啊!”
  “什么?”刘老三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人身上有伤,还以为是踩空摔的。
  “啊,当家的,这怎么办啊,会不会连累到我们啊?”刘老三媳妇更是六神无主,慌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两人人也是命大,被捅了一刀,居然还没死。”大德子叔也不管惊慌失措的一家子,给一大一小检查了一遍,不由的感叹道。
  “诶!”
  “怎么了?”
  大德子叔有点麻爪了,“这人居然是个双儿!”
  “啥?”
  最不自在的要数刘老三了,他背了人一路,要是寻常时候,就该被人传闲话了。
  “弟妹,这就要麻烦你了,给看看,这小双儿身上还有什么伤?”
  “哦。”刘老三媳妇总算被叫回了神,让两个男人出去,蹑手蹑脚的上前。
  “就只有胸口那里有一剑,其他地方没有刀伤,就是有些地方红肿了起来。”
  “看来是滚下山的时候,摔着了,等下我看看有没有骨头断了的,给接上。”
  简单的给两人清理了一下伤口,将人身上脸上清理掉,大德子叔感叹一句,“长得倒是好,就是命不好,也不知道得罪了谁,被人伤成这样,一剑穿了过去,倒是没有中要害,你们看着点,晚看今晚能不能过去,要是熬过今晚,我明天再过来。”拿出伤药给敷上,又留下两张药方,“这张孩子的,这张大人的,不要弄错了。”
  刘老三看着手里的方子,也是发愁,他们家本来就这样,他又救回来这么两个重伤的,粗粗一看,要钱就不少,这简直就是。
  但是看着两个人就这么死了,他也看不下去。
  “当家的,你在愁什么?”
  刘老三把烦恼说了,歉疚的说,“是我对不住你,没跟你商量,就把人救了回来。”
  “这又算什么事情?”刘老三媳妇拿出一个荷包,“呐,这是那小双儿身上找到的,里面有些银子,这钱给他抓药,也说不出什么不对来。想来这小双儿醒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刘老三有点犹豫,刘老三媳妇给他下了决心,“家里也没银钱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大山也大了,改年就该说亲了。”
  刘老三低头,同意了媳妇的说法。
  “咳咳……”白宁只觉得嗓子眼痒得厉害,忍不住咳嗽,一咳全身就痛了起来。意识回归,白宁想起了什么。
  倒是没想到受了那样的伤,自己还能活下来,白宁一边想着,一边用异能给自己治疗。那小家伙不知道现在怎么样?是不是也活了下来?
  “你醒了?小心点,你受了伤,小心伤口裂开了。”
  白宁看过去,是一个中年女人,看起来三十往上,梳着……古代的发髻?
  白宁觉得奇怪,去看她的衣服,虽然材料不好,但是的确是古代的样式。
  古怪的情绪涌上来,他倒没有觉得是有人在恶作剧什么的。毕竟,那时候是末世第七年,人类在丧尸和异兽的夹击下日益艰难,队伍里面的人哪个有闲心去做这种一点都没有意义的恶作剧?
  原来,还是没有活下来吗?
  白宁想。
  他们小队是接了任务,是猎杀一头七级变异牛。任务也完成得很顺利,但是快要走的时候,才陷入了两棵变异牵牛花的包围。牵牛花等级比他们全队的都高,都到了王级,哪怕他们已经拼死反抗了,也没有逃出去。
  死前,他还看见了那小家伙朝这边过来。
  白宁轻哧一声,不知死活,那小家伙虽然也是王级,但是一个怎么打得过两个。
  “小哥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疼了起来?不过你和你孩子也算幸运了,两个都活了下来。”
  听着眼前这妇人的话,白宁才发现这里似乎有第三个人在,他在旁边发现了另外一道气息。
  这气息熟悉,他猛的扭过头去,是一个熟悉的小孩儿,眉眼还是那眉眼,就是身上的衣服不一样。下一刻,他跟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对上了。
  “爸爸~”眼睛的主人显然极为喜欢他,看见他就想要扑过来,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
  “小家伙也醒了。”刘老三媳妇倒是十分高兴,“也不知道是哪些缺德鬼,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身上给弄这个些伤。”
  白宁露出个腼腆的笑,“是你救了我们吗?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刘老三媳妇连忙摆手,“是我当家的在长沟捡到的你,你们身上都是伤……”
  刘老三媳妇犹犹豫豫的,“小哥儿,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我……”白宁也不知道啊,他才刚刚才从这具身体醒了过来,什么都没有摸清楚呢!下一刻,他就感觉脑袋被塞了一大堆不属于他的记忆。
  “药抓回来了,大山,快把药给煎了。对了,人醒了没有?”
  “醒了,娘在跟他们说话。”
  “那好。”刘老三想到里面是个双儿,他哪怕心里又好奇又害怕,还是想要避嫌的。
  “我当家的回来了,给你们抓了药。小哥儿,我在你身上发现了一个荷包,我们用几年的银钱给你抓了药……”刘老三媳妇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们没有拿里面的银钱自己用。
  “没事,这都是小事儿。”白宁摆摆手,这都不算事儿,“我还没有谢你们救了我们父子俩。”
  “啊?”刘老三媳妇疑惑的看着白宁,明明这小双儿身上的红朱砂还在,哪里来的这么个孩子?
  “大姐,我想要休息一下。”
  刘老三媳妇连忙点头,“哎呀,都怪我,明知道你才醒,肯定要注意休息的,还拉着你说话,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第2章 
  等刘老三媳妇媳妇的身影一消失,白宁脸上就是一抽。
  原来他是真的穿越了,刚才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画面不是别的,就是这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叫白宁,最让他纠结的是原主的性别。这个世界性别划分与他之前的不一样,分男女和双儿。男女的作用与原来的世界也差不多,但是这个双儿就有点抽了,他能生孩子。
  抛开这个问题不谈,白宁对这原主还是挺同情的。他原本是京城林侍郎家的小庶子,排行第六,不上不下的,是毫不起眼的那种。他娘原本是一个得宠姨娘身边的小丫头,因为他爹喝多了,就糟蹋了人家,结果有了原主他哥。白夫人倒是个大方的,给了个姨娘的名头随意的养着。
  但是那个姨娘却对这小丫头恨得不行。那姨娘本是专宠与白侍郎,结果被个小丫头截了胡,虽然没有一刀把人砍了,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欺负什么的都是小意思,他娘更是在生原主的时候难产去了。没了娘的孩子能活到现在,完全就是因为他哥护着。
  但是他哥今年也死了。
  是因为死读书,熬坏了身子,最后灯枯油尽。
  只留下一个三岁的小侄子。
  原主他哥因为能读书,多少得了一点白侍郎的看中,能庇护原主一二。
  但是他哥一走,那姨娘就又算计起他来,想把他嫁给死了老婆的鳏夫做妾。那人是白侍郎的顶头上司,比白侍郎还要大几岁。这事关白侍郎的前程,所以这渣爹也是同意了的。
  还是有个与原主娘有旧的人看不下去,暗自跟他说了。
  原主养在内院,没有消息来源。所以,轻易就信了那老婆子的话,收拾了东西带着小侄儿跑了。
  殊不知,这完全就是那姨娘的算计。最开始她的确打算将原主送与人做妾,但是原主长得好,也怕他得宠后报复,又犹豫不决。还是听了娘家兄弟的计划,才想着把人除去。
  白宁出了侍郎府,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去处,但是他哥哥曾说过那个丫鬟娘的原籍,便打算带着小侄子去那里。
  只是人还没有到地方,就被人杀了,连那小侄子也不例外。
  白宁不知道他怎么会穿越到这具身体,就连异能也还在。不过,他估摸着这跟旁边的小家伙有点关系。小家伙是空间异能,根据科学院的研究,空间异能到了十二级,也就王级,就能撕裂时空。
  “爸爸……”小宝委屈吧吧的喊了一声,软萌的童音因为受伤的原因,听起来没多少力气,让人心疼。
  但是,下一刻眼睛就瞪大,黑白分明的大眼都睁得大大的。他会说话了,小宝不明白为什么他睡一觉起来,怎么就会说话了。之前,他看见爸爸被那讨厌的藤子吞了,他很生气,就要去救爸爸,就是杀了那些吃人的藤子,爸爸还是死了,他很伤心很伤心,然后好像出现了一道裂缝,他就不知道了。
  醒过来就会说话了。
  “爸爸,爸爸,我会说话了……”小小的人,就想爬起来像以前那样跳两下,结果发现身上好疼好疼。
  “爸爸,疼……”
  白宁赶紧把人按回床上,“快躺下来,别乱动,你身上有伤。”
  小宝乖乖躺下,虽然爸爸的语气凶巴巴的,但是刚才还觉得疼的地方凉凉的,他就知道这是爸爸在给他治疗伤了。
  “爸爸!”
  白宁对小家伙并不讨厌,还因为他,多次转危为安。但是两人立场不同,所以他对这小家伙的态度一直很矛盾,现在倒是没有这个顾虑了。
  “你不要叫我爸爸。”
  “爸爸……”小宝以为这是爸爸又不要他了,瘪瘪嘴,一脸的不高兴。
  “你要叫我小叔。”身份上来讲说这样没错的。
  “爸爸……”小宝才不傻,明明是爸爸,才不是小叔。
  “小叔……”
  ……
  白宁要崩溃了,最后吐出一口气,“算了,你要叫我爹爹。”
  “爹爹。”小宝一下就高兴了,他可是知道爹爹就是爸爸的意思的。
  “你可真是机灵啊!”白宁没好气的道。
  把小家伙的衣服揭开,看着他身上老大的一条口子,“疼不疼?”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