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1

回到古代开食铺【布衣生活】──呆呆呆呆呆

时间:2021-05-01 15:56:09  作者:呆呆呆呆呆

   

第1章 苏醒
  沉睡中的黎子安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吵醒。
  睡意朦胧中他还以为小区哪家人家在办喜事,心中还暗暗惊奇这家人家胆子真够大的。从去年开始,□□u已经颁发了禁炮令,没想到还有人家敢顶风作案。这种不是后台够硬,就是钱多……
  在心里吐槽完,黎子安翻了个身闭着眼睛想去摸床头柜上的手机看看时间。可是没想到手伸出去却摸了个空不说,手还被人给握住了。这下可把黎子安给惊到了,他自己独居一室,父母远在外地老家,房间里除了他哪还有别人。
  难道是家里进贼了?
  想到这里黎子安不由惊出一身冷汗,睁开眼睛正看到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太太,穿着一身粗布衣裳正坐在他的床边一脸慈爱的看着他。
  “鬼啊!”
  黎子安惊叫着从床上跳了起来,却没想到腿一软一头扎在了地上。老太太见状吓得脸色都变了,叫了声‘我的儿啊’,立刻上前搀扶黎子安。
  待一阵天旋地转之后,黎子安从晕眩中回过神来。挥手挡住老太太伸过来的手,自己揉了揉被磕疼的脑门儿,看着将自己扶起来的老太太问道“你谁啊?”
  等黎子安问完之后,他自己也回过了神。因为他发现他所处的房间已经不是在沪租的小单间,而且这老太太的衣着也实在是怪异。若说是做梦那他额头上的包不是假的,老太太手掌的温度也不是假的,一时间黎子安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我的儿啊,你怎么样了?摔伤了没有啊?”老太太见黎子安一脸痛苦的皱着眉揉着自己的脑门儿心里满是担心,想拨开黎子安的手去看看他的伤势,又怕弄疼了他。
  黎子安瞅了眼老太太,坐在床上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手掌摸了摸床上铺的粗布缝的铺盖,心中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抬头看了看几乎透光的屋顶,黎子安心里不由叹了口气虽然他不求荣华富贵,妻妾成群。可是看着周围的环境,估计连最基本的填饱肚子都很困难。
  这也太惨了点儿吧……
  老太太看他不说话,忍不住叹了口气。“安儿,娘知道沈玲花的事你心里不痛快。只要你中了秀才,她沈玲花算个什么?到时候她就是跪着求我们,我们也不要她。”说完,老太太看了眼黎子安的脸色,继续说道“明天是文明的大喜日子,娘这个做嬷嬷的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在陪着你不露面。花轿还要一会儿才到,你要是累的话就再睡会儿,娘就先出去了。”
  说着,老太太帮黎子安将被子拉了回来,扶着他的肩膀躺到了床上,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待老太太将门从外面带上之后,黎子安痛苦的shen吟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脸。同时,大量的记忆片段涌进了他的大脑,一时间黎子安只觉得脑子要炸开一样,而后便真的昏了过去。
  黎子安是真的穿越了,巧合的是原身也叫黎子安,今年刚到二十岁。原身弟兄三个,老大黎子峰三十五岁已经成婚,并且有了两个孩子。老大叫黎文明今年十六岁,明天正是他的好日子,小的叫黎文青刚刚十二岁。
  兄弟两人跟着先生念了两年书,除了认识几个常用字外也没什么进益。黎子安大哥见两个儿子实在没有读书的天赋也就没有勉强,就让两人跟着黎老爹进了城里的酒楼当跑堂小二,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百文。
  黎子安的二哥黎子扬是个木匠,因性格忠厚老实被他师傅看上将女儿许配给了他。两人感情甚笃,成亲不过半年他二嫂便怀上了。一口气给他二哥生个一对龙凤胎,两个孩子今年刚好五岁。
  黎二哥做的一手好木工,为人又和气,平日里打些家具,帮乡邻修修桌子板凳日子过得也不错。
  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偏幺儿,老太太老来得子,千辛万苦才生下了黎子安,自然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这黎子安自小便对读书感兴趣,黎家老两口见小儿子如此,咬牙将人送进了私塾,好在他本人也争气,十五岁的时候便考中了童生,着实把黎家老两口给高兴坏了。
  不过,黎子安的好运似乎就此止步,之后的连考了五年却再也没能更进一步。
  黎大嫂自打进门儿起最眼气自己这个小叔子,明里暗里没少指桑骂槐。老太太坚信自己儿子肯定能够考中秀才,憋着气也不理她,只等她儿子考上之后狠狠地为她争口气。
  老太太口中说得沈玲花,是黎子安考中童生的两年后家里给他定了媳妇儿。黎子安本不同意,不过在见过那沈玲花一面后便不再反对。偶尔想起沈玲花也会痴痴傻笑,偷偷在纸上写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来聊表情怀。
  本来黎子安想要等到自己考中秀才后风风光光的把沈玲花娶进门儿,奈何自已一连五年都未曾考中。黎子安暗下决心今年再考一次,若再不中就此放弃科举这条路。自己随便找个账房先生的差事也能养活一家老小。然而在黎子安刚刚考完试,那沈玲花等之不急同隔壁村地主家的儿子看对了眼儿,死活闹着要退婚。一气之下原主便卧倒在床,没想到被黎子安给钻了空子……
  躺在床上,黎子安回忆着前身的一切悠悠的叹了口气真是一出好烂的狗血剧……
  就这样过了一夜,黎子安总算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听着外面的鞭炮声又起,知道是自己便宜侄儿媳妇的花轿来了。作为亲叔叔黎子安也不能不出席,无奈只能起身,费了好大一会儿时间才穿戴整齐走出房间。
  若说黎家的家世在整个黎家村也算是数的着的,老爹刚到知天命力气正足,因着做饭的手艺不错,在镇上的酒楼当厨子,一个月也能挣个两钱银子。老大老二又是正当年,又都有些手艺,日子过得比村里一般人家都要好一些。不然,也供不起黎子安这么多年。
  因着黎文明是家里的长孙,又赶上沈家退亲的当口,黎家老两口又存心想要摆排场给沈家看,自然卯着劲儿把大孙子婚礼的排场做足。红花桥,八大碗儿的流水席……喜得亲家直竖大拇指,逢人便夸黎家办事排场讲究。
  黎子安顶着一头包出现在众人面前,看着众人同情且诧异的目光黎子安窘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偏还有些“好事”的邻居过来同他聊天,听着对方安慰实则嘲讽的话,黎子安心中只想骂娘。
  沈玲花跑了管他屁事?!又不是他未婚妻,就是沈玲花在他头上留下一片青青草原跟他也没有关系,他又不是真的黎子安!
  腹诽完之后,黎子安不由一脸黑线,他现在可不就变成黎子安了么?!
  好不容易忍到观完了礼,距离开席还有一段时间,眼看着又要被‘同情’包围的黎子安当即带着两个便宜侄子和侄女出了门。
  平素里黎子安因为读书,老太太不让自己孙子孙女去打扰他。黎家的小辈基本跟黎子安不怎么亲近。此时,见黎子安主动要带两个孩子,快忙成陀螺的黎二嫂虽然担心也没有反对。嘱咐两个孩子要听话,便又转身招呼客人去了。
  此时正值初夏,荷花正含苞待放。黎子安凭记忆带着两个孩子一路来到了村外的池塘边,原本还有些惧怕他的黎文舒和和黎文悦待没想到平时冷冷清清的人竟然如此平易近人,渐渐的也都没了畏惧之心,当即拉着手叽叽喳喳跟黎子安去村外玩。
  今年风调雨顺,村口的荷塘长势也好。碧绿的荷叶每张都有箩筐大小,亭亭玉路的荷花伫立在水中,一股清幽的荷香立时飘进鼻间。不等黎子安感叹,两个小家伙儿欢呼一声往荷塘跑去。见状,为防意外黎子安也疾步跟了上去。
  “小叔儿,我想要那张荷叶当斗笠。”
  “小叔儿,我也要,我也要。”
  黎文舒和黎文悦扯着黎子安的衣摆争先恐后的嚷道。
  “好好好,都有,都有。叔叔马上给你们摘。”黎子安嘱咐两个孩子呆在岸上不要动,回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人,将衣摆掖在腰间,卷起裤管儿便一步一步下了水。
  就在黎子安摘了两张荷叶往岸上走的时候,只听一声女子叫声传入了耳中。黎子安回头,只见一个上身穿青色棉布上衣,下身月白色马面裙的女子挎着竹篮正站在岸边看着他。
  黎子安仔细看了看那女子,好大一会儿想起这人就是要跟他退婚的‘村花’沈玲花。
  能被称为‘村花’,沈玲花还是有些资本的。最起码那张白皙的脸便是村里常常下地干活儿的姑娘所不能及的,配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更是惹人怜爱,也难怪原主会对她一见倾心。
  只可惜此时的黎子安,已不是那个没见过世面的黎子安,在现代看多了大长腿,小细腰美女的黎子安自然不稀罕。更重要的是,他本身也不喜欢女人,如若不然也不可能放弃家乡公务员的工作,自己一个人跑沪上打拼。
  黎子安上了岸,不顾形象的坐在荷塘边将脚洗干净,两个孩子狗腿的拎着鞋袜等他脚洗好立刻递了过去。
  从未被如此无视的沈玲花当即被气红了眼睛,咬着下唇跺了下脚,嗔道“你这人又不是聋子,我跟你说话你没听到么?亏得你还是读书人,怎会如此无礼?!”
  黎子安穿好鞋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抬头看着沈玲花道“你谁啊?”,看沈玲花要开口说话,黎子安继续说道“我确实不是聋子,但是我有名有姓。你喊声‘喂’我哪能知道你叫谁?张口就说别人无礼,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说罢,黎子安斜了眼中含泪的沈玲花带着黎文舒和黎文悦转身往家里走去。
  沈玲花看着渐渐远去的一大两小,眼中含泪愤愤的跺了下脚转回家去。
  ※※※※※※※※※※※※※※※※※※※※
 
 
第2章 闹事
  黎子安带着两个孩子回到黎家时,喜宴已经开始了。
  老太太和黎二嫂正满院子找这三人,看到一大两小兴高采烈拿着两张碧绿的荷叶的回来都不由舒了口气。此时,黎子安脖子里还驮着黎文悦,整张荷叶盖在黎子安头上,与他那身青色长衫看起来格外的相称。黎二嫂不由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家婆婆,见对方也是一脸惊诧心知自家婆婆最是心疼她这个小叔,平日里恨不得当成菩萨供起来,忙迎了过去让黎文悦从黎子安肩膀上接了下来。
  “小叔儿,小叔儿,我的荷叶,我的荷叶。”黎文悦趴在黎二嫂怀里冲黎子安叫道。
  黎子安这时候才发觉自己顶着一张荷叶竟然走了一路……
  想想在村外遇到的沈玲花,黎子安觉得这顶‘绿帽’戴的倒是不冤枉……
  伸手将荷叶从头上拿下来递给小文悦,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宠溺道“说一遍就听到了,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
  两个孩子经过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跟黎子安混的极熟了,小文悦冲着黎子安做了个鬼脸,挣扎着从黎二嫂怀里下来跑进了院子。
  黎二嫂冲着黎子安道了声谢,见两个孩子跑进了院子,生怕两人莽撞碰到灶上的热水热油,忙也跟着走了进去。
  一旁的老太太看儿子被晒得通红的脸不禁有些心疼,见院子里已经开始上菜,忙拉着黎子安的手帮他安置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下。
  这种乡下的流水席黎子安还是第一次见,加之陪两个孩子玩了这么久肚子也早就饿了,同桌上的长辈谦让了几句,待长辈动了筷这才开始吃了起来。
  此次的喜宴是黎老爹掌勺,做饭好吃是一,更重要的是可以省钱。老爹在镇上的酒楼当了几十年的厨子,大小席宴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味道自然是没得说。挺阔翠绿的杭白菜配上白嫩嫩的豆腐,明明是一道最普通的家常菜,可是黎老爹炒出来就是不一样。还有那丸子肉片汤,丸子q弹,肉片滑嫩,比星级酒店做出来的也不差。还有什么四喜丸子,小鱼汤等等……黎子安只觉得自己的嘴巴有点忙不过来。
  就在黎子安吃的正开心时,只听黎家的大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随即,几个膀大腰圆的大汉便走了进来,看着院子里热热闹闹的场面,当即掀翻了离他最近的一张桌子。霎时间,盘子碗筷碎了一地。旁边避之不及的人被撒了一身的汤水。原本热闹的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当即便有性子暴躁的人要冲上来,还是大管事上前将人拦了下来。
  在乡下,无论是红白喜事都会有一个大管事,能做大管事的皆是十里八乡有头有脸,德高望重的人物。黎家这次请的大管事是黎家村的里长,也是黎家村的族长。
  看到门口的闹事的人,里长忍着怒气上前对那人说道“沈家二哥,你这是做什么?”
  黎子安此时已经从凳子上站起了身,看着那个被里长叫作‘沈二哥’的人,脑子里仔细对了一下号才知道对方是沈玲花的二哥。
  说来这沈玲花也是命好,她娘一连生了四个儿子,最好好不容易才捞到一个女儿,自然是如珠似宝的疼着。这沈家因为仗着家里男丁众多,历来在村里蛮横不讲理。而她二哥更是出了名的‘横翻天’无人敢惹,这人平素最是疼爱他那个小妹。此时大闹黎家喜宴,估计也是为了刚刚在村口黎子安骂了沈玲花的缘故。
  “问我来做什么?让他黎子安出来!敢欺负我妹子,他黎子安好大的胆子!”沈二哥说着,用脚踹了下倒在地上的桌子。
  黎家老爹还在灶上忙活着,听有人来闹事解下围裙,手里还拿了一把刀便走了出来。看到来人是沈玲花的二哥,老爹眼睛眯了眯开口道“亲家兄弟来之前这是吃了火!药了?脾气这般冲?”
  闻言,沈二哥立刻嚷道“谁跟你是亲家,你他娘的少跟老子套近乎!让你那龟儿子滚出来,再不出来小心老子砸了你们家。”
  一旁的黎子安听到这话心里火气骤然升起,挣脱同族大爷拉着他的手穿过人群走到了跟前,抬眼上下打量了一下沈二哥,冷笑一声道“癞蛤!蟆打呵欠你好大的口气!”
  沈二哥一看来人穿着一身长衫,知道这人就是黎子安了。想起自家妹子回去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心头火气立刻伸手往黎子安脸上招呼过来。
  黎子安早有准备,见对方动手矮身躲过,在地上摸了一块儿垫桌脚的板儿砖朝沈玲花的二哥面门处拍了过来。
  那沈二哥原以为黎子安只是一个读书人,没想到动起手来这么彪。看板儿砖已到面门当即向后退了一步,仍是被拍在了肩膀上。
  沈二哥捂着肩膀疼的一脸扭曲,抬头看着黎子安骂道“直娘贼!你竟然敢打我?!给我砸!” 说着,沈二哥便要招呼他那帮小弟动手,可是看了看黎子安身后一干黎家村的人,当即又退了回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再说了,你要是不先动手我会拍你?”说罢,黎子安扔掉手里的板儿砖,拍了拍手掌上沾着的灰尘,继续说道“蹬鼻子上脸也要有个限度,跑到我家来掀桌子了,真当我黎家是泥捏的?你口口声声说我欺负你妹妹,你倒是当着大家伙儿的面说说我怎么欺负你妹妹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 })();